Thursday, March 10, 2011

自我 - 內在所理解的世界,情緒

每一個人的世界,都是以內在『自我的定義』以及『過去的經驗』來解析現在的經驗。在身心靈的路上,大家學習到的是逐漸的接納自己。或許前後順序不同,但絕大多數都會有類似的歷程:

從不敢說話,到敢說自己想說的話。

在這個過程中,從屈服在自己的恐懼之下,我們學習接納憤怒,因為憤怒有推動自己超越恐懼的功能。

所有的情緒,都是需要被接納理解的。每一種情緒有他們特殊的功能。每一種不舒服的情緒,都是靈魂在暗示自己,有什麼地方(信念,選擇)不合乎宇宙(一切萬有)的順勢運行。許多我們認為是負面的情緒,只是社會上習慣性的批判。以宇宙的觀點來看,每一種所謂負面的情緒,都有潛在性的價值,並且應該靈活的應用。

從不敢發脾氣,到敢發脾氣。

任何的情緒在長期的壓抑之下,都會發生疾病。不敢發脾氣,是因為『恐懼』。恐懼什麼,許多人自己也不知道,也說不上來。或許是 · · ·

害怕別人不喜歡我們。這種狀況,『被喜歡』等於『被認可』。信念的差誤是『我的行為就等於我』。『別人喜歡我的行為等於喜歡我』。實際上,思考一下:別人喜歡你的行為,跟你有什麼關係?同樣的行為,另外一個人做了,別人也一樣會喜歡。那麼你做不做這個行為,跟『你』有什麼關係呢?真的喜歡你的人,你做不做這個行為都無所謂,還是一樣喜歡你。不喜歡你的人,那麼何必浪費精力去討好人?而根本還是不能讓別人真的喜歡你。

或許我們可以從這裏,根據吸引力法則,開始改變自己。我們先學習愛自己,然後我們的身邊就會吸引愛我們的人。不喜歡我們的人也就會因為振動頻率的差別而不再留在我們的身邊。

害怕別人說我們壞話。或是怕沒面子。

別人對我們的想法,是他們的自由。也是反映他們的觀點與價值觀。他們的價值觀實際上是與『我們』無關的。禪宗公案裏,蘇東坡佛與糞的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典例。當我們真正身體力行地了解,我們只是他人的鏡子,反應他們的價值觀。這時,我們可以選擇要不要在意他們的看法。也可以選擇自己在情緒上是否要有任何的反應。如果我們硬是要操控別人的想法,那麼這是我們就是『與現實爭執,肯定每一次都輸的』。要改變他人的想法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們自己願意改變。

我們的信念,會扭曲事實。

如果你相信,『不同意我的要求的人,就是對抗我』,那麼你會在你的世界裏,創造很多的敵人。因為不認同你的要求的人很多。每一個人,針對他們的狀況,都有每一個人的看法。他們就不同意你的要求,是因為你的要求不合乎他們的邏輯,造成他們的不方便或喪失權益,或是他們不喜歡等等。當你盲目的評斷『他們在對抗你』。或許你會覺得喪失了自我價值,或許你會覺得失去了掌控,或許你會覺得自己不被愛 · · · 你會有很多不舒服的情緒。但是這些情緒反應,都不是因為『他人不同意你的要求』而產生的,而是因為錯誤的信念,缺乏自愛,自信而引起。

其他類似的信念,如
『不同意我的看法,就是對抗我』,
『不同意我的看法,就是瞧不起我』
『不同意我的看法(或要求),就是不尊重我』
『不同意我的看法,就是不愛我』
『不同意我的要求,就是不愛我』等等。
或許你會有更多類似的經驗,歡迎您分享。

從不敢做事(決定),到敢做事(決定)

恐懼,經常顯像在我們生活上或工作上做決定的時刻,顯像在人際關係以及親子關係。

在做決定的時刻,我們的大腦裏閃過無數的『如果 · · · 』。
當我們屈服於這些『如果 · · ·』,我們會害怕遲疑,無法做決定。在工作上,或許我們會對他人的能力產生懷疑。會須我們會覺得工作上的職責壓力太大。在生命上,我們會限制自己的經驗。在親子關係上,我們的愛變成了恐懼的投射,我們對孩子的關愛變成了無理的要求,限制與情感的虐待。

當你在即將屈服於這些『如果· · · 』的恐懼時,及時提醒自己,『如果』是尚未發生的假設,你有選擇不相信這些『如果』的權力。

生命的改變在於你一瞬間的抉擇。你現在要怎麼選擇呢?

2 comments:

  1. 『不同意我的看法,就是反對我』
    『不同意我的要求,就是反對我』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