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0, 2011

Sunny 說 -- 二姐的癌症療癒過程part1

我二姐二十幾年前就通靈了,她是民國44年次的。

二姐和我三姐十多年前告訴我她們小時候都有性侵的經驗。雖然三姐人在美國加州,二姐人在臺灣,她們常常電話中互相哭訴,互相安慰。當時的我對于情緒是很排斥的,所以對她們的狀況完全無法同理。我只是很希望他們能夠得到療癒,但是無法了解為什麼這麼多年前的事到現在還無法釋懷。

或許我這個人是個怪胎,我從小就是有脾氣就發,而且很任性。但是常常發完了脾氣之後,也就沒事了。心情也好了很多。我讓自己叛逆過,讀大學時是全校第一個女孩騎越野機車的。現在回想起來,我還蠻懷念那部機車。

我在二十多歲的時候一個人去美國,在生命上一向是果決,並且對自己的決定完全負責。當我在生命裏有挫折的時候,我很會責怪他人,但是有時也能夠斷然的停止重復播放舊唱片一樣的自我的情緒虐待。

當然近十來年,了解了宇宙觀,而且了解自己創造自己的經驗與實相,我也脫離了『受害者』的角色,學會以種種不同的方法來提升及療癒自己的情緒。

二姐年紀大我七歲,年輕的時候總覺得她好老,也因為我的個性與脾氣,二姐和三姐與我比較『聊不來』,所以在我去美國之後,大家也就很少聯絡了。在美國24年,我很少回臺灣。

二姐97年得過一次直腸癌,做了六次化療。雖然一年多來看起來癌症沒有復發,但是她的身體卻變得很虛弱,頭髮都白了。她得直腸癌的時候,也沒有人通知我,只在她做完化療之後才聽三姐說她得癌症的事。三姐說,這是性侵情緒壓抑的結果,我也認同。99年二月因為母親過世,回臺灣辦喪事,才見到二姐。

母親的喪事,是大姐跟大哥決定的。二姐和我比較有默契,因為我們都是通靈,知道做法會是不必要的,但是因為大姐跟大哥的信仰,我們也不在意他們的決定。做七的時候,二姐和我會常常對看,偷偷地微笑。比如說,有一天,會堂裏的神位是全空的,沒人(神)在家, 我母親也不在。

做七的另一天,我聽見:『回臺灣六個月』。這是出乎我意料的。我在美國已經住了24年,從來沒有想過回國發展或定居的。但是當我聽到這個訊息,我立刻知道,這是很重要的,而且不能不回來。我再向內詢問時,我得到的訊息是回臺灣教課,還有幫助家人。當我與我先生討論之後,這個決定似乎來得非常容易。5個月之後,我們兩個人來到了臺灣。

回到臺灣之後,宇宙已經偷偷的把我們的住所與我要教課的地方安排好了。我也知道,我已經到了我在教課,我也很放心的觀察與接受宇宙的安排。後來也知道,宇宙也真是幽默,明明知道我不想回臺灣,就先告訴我『六個月』,讓我放心的回來,然後在租屋簽約時,房東要求簽一年的約,我也聽到了『簽』,我才恍然大悟,『六個月』原來是適應期,之後我就會很習慣,也不會很想趕快回美國了。

民國100年2月

二姐已經上了我4個多月的課程。對於生命的看法已經有了改變。也願意放下許多執著。這一段時間,二姐的下體一直少量的出血,她的自我解釋是身體還在慢慢地釋放兩年前化療的毒。她驗血的結果一直顯示是正常的,癌指數和血栓都還正常。

2月10日星期四,二姐發了電子郵件給我,說星期一14日要去門診,叫我陪她去聽醫生做驗血及超音破報告。11日星期五我跟她通電話,她說醫生過年前檢驗時有提過可能要開刀。我感應到她情緒上的緊張,和以前的態度不太一樣。我再繼續詢問她,二姐才說,醫生說她有很多腹水,她也以為只是自己變胖了。

這時我感應到我應該要問她有關性侵的經驗,我問她:『你們都認為你得直腸癌是因為性侵的經驗,我從來沒有聽過你親自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現在願不願意告訴我呢?』我們的對話後,結論了事件發生在4歲左右,她只記得被一個十多歲(估計12歲)光著身體的大男孩壓在地上,她之後就失去了記憶,成了一片黑暗。我再問她如何知道自己有被性侵,她說是自己後來憑感覺拼湊的記憶。

我對於這個『性侵』的事件,直覺感上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是也捉摸不上來。後來星期五晚上,我就請了一個第8密度層次的高靈來問。這個高靈告訴我,我二姐的記憶是不正確的。她將不記得的黑暗,後來以自己成人的想法與角度拼湊了其他的記憶。實際上這件事情並不是性侵的經驗。聽了高靈說的話,我內在感應覺得是正確的,我嘗試去用三眼去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看不到。我了解,當二姐想知道這件事的真相時,我就可以看得到的。所以我也沒有強求。

當晚我又跟二姐通了電話。告訴她高靈跟我說的,她仔細地想想,也覺得有可能。她說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我建議她做一個催眠,看看她能不能回想起來。她也願意。掛了電話之後,我看見了那天發生的事情,當時我問到的是還不是告訴二姐的適當的時機,我必需等到她內在做好心理準備去接受這個訊息。我們嘗試約星期天(17日)的個案,但是催眠師正好感冒,在時間上無法配合。

我一向都有這樣的理解:宇宙會給我最快、最直接、跟最有效的辦法。如果催眠師無法配合,則表示宇宙說,這不是最好的辦法。

2月14日星期一

早上我們到達了新店慈濟醫院的婦科門診。醫生說二姐腹中有很多腹水,血栓指數過高,需要馬上開到。另外卵巢,子宮以及腹膜上有很多腫瘤,先開刀去除之後,再做檢驗是否為癌細胞。如果二姐心理準備好了的話,當天下午就可以住進病房,做準備工作,星期三早上開刀。

我對『血栓』一詞不甚熟悉,我就問醫生『血栓指數過高』是什麼意思,到底有多高?他說,血栓指數是血液中凝血系統的分析。一般人的指數從500到800(我記得他好像是說800,但是不是很確定)左右是正常的。二姐的血栓指數超過3000,是一個非常不平衡,而且不穩定的狀況。血液隨時可能會凝聚成血塊,阻止血液的流動並能脫離血管壁,卡在肺部,心臟或大腦等其他重要器官,就會有中風或死亡的可能性。


星期一下午,我們住進了醫院,準備清除大小腸裏的宿便,以便周三開刀。星期一下午我在醫院陪二姐時,她正在睡午覺,我想:『身體的病變大部分是壓抑或卡住的情緒,信念以及小部分能量及飲食的不平衡而造成。二姐到底是有什麼心事壓抑了這麼久,還沒解決?』


我當下想幫她這些訊息,但是也看不到。因為二姐本身還沒有做決定要從這方面來著手做療癒。所以我只好等她午睡醒來再問她。


二姐午覺醒來,我們談了話。她說她周末想了很多,有關於性侵經驗的憤怒與怨恨。如果性侵真的沒有發生,那麼這些年來的憤怒,真的只有害了自己。


我提醒她,就算性侵的經驗真的發生過,也已經是50多年前的事,我們可以選擇記恨與憤怒,也可以選擇放下憤怒,為自己的創造新的景象。


根據美國賓州大學醫院核醫學醫師兼醫學院放射科助理教授Andrew B. Newberg M.D.運用大腦溫差影像診斷圖片分析的結果,當大腦看見一個景象,與大腦觀想同一個景象,大腦腦神經細胞所發電的部分是一模一樣的。這也就是說,我們的大腦對於親身的經歷與回想過去的經歷,我們身體的腺體及荷爾蒙反應是相同的。(這一段採訪可以在電影 “我們懂個X” 裏看到。)


我想:對於我們選擇重復在我們的大腦裏播放什麼經驗,我們真是要慎思呀!人,可以從回想過去的經歷,加上以憤怒或不滿將記憶扭曲,人類究竟在無知中怎麼樣自我虐待呀??


當下,二姐決定了開始改變她的人生,我們開始尋找她常見的情感程式,開始做平衡這些情感程式的功課。


星期一和星期二,我們觀察並且平衡了一些情感程式。


100年2月16日


星期三(2月16日)開刀,進手術室之前,我一再交代她,當你出了手術室之後,你要馬上冥想,身體躺在宇宙無條件的愛的療癒力量裏,像是一池金色的水,你浮在水上,你所有接觸到這個金水的皮膚,都在吸進金色療癒的能量,並且在肚臍眼的地方,創造一根能量導管,把不舒服或是疼痛的能量,導向天上,回歸宇宙


醫生取出了4000 cc 的腹水,卵巢,子宮以及腹膜上的腫瘤,一共大約有六公斤左右。腹膜與腫瘤取出後,腹腔放置了兩片人工腹膜。小腹部位正中間的切口有21公分長。手術非常順利,腹膜的腫瘤很集中,所以不難處理。當二姐離開手術室,送到加護病房後,我們進去看她。她因為胃部及呼吸道插了管道,不能說話。她用手比了注音符號拼出『熱』,我看了一看,感應到身體對人工腹膜很緊張,好像不太歡迎,我對她說:『你要跟身體說,叫身體歡迎肚子裏的人工腹膜,要去愛它。』不到幾分鐘,二姐就示意,身體不再熱了。她示意,她在做把能量導向天上的功課。我問她切口痛不痛,她搖搖頭。


一天半後,二姐轉回普通病房。因為還沒排氣(放屁),所以還不能吃固體。當醫生說可以喝無渣液體,我已經根據她身體的需求(通靈的方式看來的)準備好了液態補品。


我知道如果能根據身體的要求而作食療,二姐身體恢復的會更快。這是我個人練習多年的經驗,以食療來促進我通靈能力的發展。


二姐恢復進入第二個星期,醫生說他的白蛋白(albumin)過低,我了一下,感覺是肝臟製造白蛋白的能力比較差。是因為壓抑憤怒的原因。醫生推薦使用白蛋白點滴液。我們覺得是個不錯的建議,所以就答應了。


二姐說她一向都是住院時血壓一定會偏高,醫生有開降血壓的藥。我感應到的是這裏有情感程式,所以我們看了之後針對程式平衡情緒,平衡後,血壓就逐漸恢復正常,也不需要吃藥了。


二姐住院的兩個多星期,我們都很專注在食療,每天都看她身體的需求給予不同的食物。


三月三日星期四二姐出院了,她先回到她的家,打理一下,準備來我家住一陣子。因為她的腹部切口很大,而腹肌是全身力量的著力基礎,她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回到原來的力量去料理家事,她在家會有很多事不能夠做,或是照顧自己。另外我們的計劃是加強食療以及補給食品,我老公對於補給食品研究很久了,家裏常常有很多不同的瓶瓶罐罐。我老公特別為了二姐從美國 iherb.com 買了一些補品。我們來了臺灣之後才知道,iherb發展了個國際市場,貨品寄送臺灣郵費非常便宜。而且網站有中文(點紅色的大陸國旗)。如果你有興趣在iherb購買補給食品,第一次購買者在結帳時用酷碰碼 KCH236 可以獲得美金5-10元的優待。


三月四日星期五,二姐來我家。我們已經買好了床,和一大堆食療的補品。我們也準備好要繼續做心靈功課,平衡情感程式。


三月7日星期一,我們回慈濟醫院去與醫生討論化療的藥量。報告出來了說這些癌細胞是由直腸轉移的,所以二姐從婦科轉回腸胃科。醫生本來要用250mg 的 Irinotecan 和 4000mg的fluorouracil。 我們覺得用250mg 的 Irinotecan 是合適的劑量,但是4000mg的fluorouracil,看起來覺得不妥。我們跟他談論,說我們以通靈的方式去看未來,看到4000mg的用量我二姐全身的能量是黑色,很不舒服。改成3500mg,能量變得很亮,是一個療癒的現象。醫生說他不懂我們所講的,但是他認為只要我們所要求的藥量是在標準使用藥量的百分之75以上,他可以配合。


我們對於醫生願意配合的反應,非常高興。


二姐再過一兩天之後,也學會了聽身體的話,知道要吃什麼了。我們還是每天補身體。身體要求一些羊肉與牛肉,山茼蒿,五穀米,南瓜,紅棗等等食物。不能吃白菜,及蔥蒜類。


剛開始,我也不是很清楚為什麼身體要吃這些東西。後來知道是要把身體補成溫性。


三月14日星期一,二姐住進醫院打化療。她另外有一個朋友陪她,所以我沒去。下午一點多二姐打電話來,她哭著說:『我快要崩潰了,醫生忘了我沒有人工血管,要再幫我裝一個人工血管。』我當下看到了一個重大的情感程式,一個靈魂記憶在北歐維京人時期她被 『權威人士』亂錘打死的痛苦經驗。我告訴他這個情感程式之後,又叫他繼續哭,哭得越多越好。然後立刻踏上我的風火輪 (機車),從燕子湖(我家)趕到新店慈濟醫院。


三年前,二姐化療時裝的人工血管,因為堵塞,所以開刀取出。她第一次裝了人工血管時,二姐的態度很不高興,好像跟這個人工血管有仇。她也說不上為什麼。她也告訴過我,上一次裝人工血管,她的左肩到後來常常酸痛,而且左臂提不起來。這一次醫生說要再裝人工血管是,就觸發了恐懼的情感程式。


40分鐘之后,我到了醫院,我用能量幫二姐做了平衡,還有一些卡在腿上肌肉能量,我也幫二姐以靈性按摩完全平衡掉。之後我得到了訊息告訴二姐:


『你以前的人工血管之所以會堵塞,是因為你心理排斥它,所以你的意念就創造了人工血管堵塞的實相。以前你打化療,又吐又拉,而且反應非常強烈,那是因為你一直告訴你的身體,化療是毒,所以你的身體不但排斥它,而且產生 " 被毒" 的反應。你也相信農藥是毒,你等於是告訴你的身體以 " 被毒" 的反應來對待農藥,你也變相的告訴你的肝臟降低它的功能。你現在必須告訴你的肝臟,回復100%的功能,並且不要繼續壓抑憤怒。』


『這一次你打化療,你要把化療想成療癒你身體的金光,讓你身體完全以愛接受化療,然後很迅捷的排出不需要的部分。』


我們事前得到訊息,打化療時他不可以吃固體食物,所以我們已經事先準備好兩天的液態食物。


當晚,人工血管裝好之後,二姐吃了晚飯,開始打化療。我留在他身邊觀察化療的反應。當化療藥劑進入身體時,二姐身體細胞的反應是一種訝異的感覺,好像在說:『這是什麼奇怪的東西在我身體裏?』我請二姐告訴她身體的細胞,這是來幫忙的朋友,然後請二姐把它想成金光,並以愛對之。二姐的身體馬上就平靜下來。只有一種熱熱的感覺。


我這是才了解地透徹,原來這個化療的藥劑對身體是極度地躁熱,所以為什麼前幾天二姐一直要吃溫性與熱性的食物,所以身體才不會因涼與躁熱對沖,產生極度不適的反應。


我感覺二姐這次化療一切會很順利,所以我就回家了。準備明天一早帶果汁來給她。


小插曲


回到家後,我覺得有點消化不良的感覺,半夜兩點,我開始流汗,而且拉肚子。整夜流汗不好睡,跑了好多次廁所。早上八點多是我趕著出門去市場買新鮮果汁給二姐送去醫院。那一天(3月15日星期二)我有上午10點到晚上10點的課程。所以有一點擔心,但是我先向內在驗證了一下,覺得今天應該還是可以應付的過來,才放心的出發。到了市場買果汁的時候,我聽見『買兩瓶,一瓶給你自己』我想了一下,根據昨晚的狀況,今天光喝果汁,應該是好事。


到了醫院,二姐說他整夜都一直流汗,但是沒有嘔吐或拉肚子的現象。我跟二姐說,很奇怪我也整晚流汗,睡不著覺,而且拉肚子。不知道會不會是前一晚吃的便當有問題。二姐隨性地說,『會不會連到我的氣?』當時我也沒想到,所以沒有當真。等我到了賽斯花園,講了兩個多小時的課,在午餐休息時,我向內在問了一下,才知道真的連結上二姐的能量場,我在替她拉肚子。但是我也問到,我的身體正好需要排除宿便,真是一石二鳥。宇宙的幽默!!


3月16日星期三


下午二姐打完化療出院了。醫生搞不懂為什麼二姐沒有一般人上吐下瀉的反應,而且反而便秘。這就是我們偷笑的地方。嘻嘻!星期三我還是拉肚子,只喝液體食物。因為二姐自己覺得身體反應還不錯,所以決定回她家。


星期四,我的消化系統好多了,不再反胃或拉肚子,而且也不脹氣。所以我和老公中午去吃飯,下午去泡湯,休息一天。星期五也還覺得蠻好的,我們騎車到福山(烏來再進去17公里)去打坐。晚飯後回到家,肚子又開始脹氣,


星期六和星期天,我又開始了拉肚子的例行作業。星期天下午我送了一些山上的新鮮蔬菜去給二姐,才發現原來星期四我的消化系統很正常,同時間二姐的反應比較強烈。星期六和星期天我拉肚子,二姐的系統卻比較正常。


目前二姐的計劃是呆在她家,繼續她的靈性食療,以及清理情感程式。等到三月28日到30日下一期的化療完之後再來我家。我們現在預期的是下一次化療她的反應會稍微比第一次強烈。但是我們也看見未來身體及心理完全健康的二姐。


感謝大家的關心與幫忙!
(3月20日星期天)




請讀二姐的癌症療癒過程part2









2 comments:

  1. 讀了某些段落,我非常驚奇,
    原來可以和自己的身體細胞對話,而細胞也真的會做出相對反應! 而且如此快速!

    以前就聽說過別人跟身體細胞對話的事情,我一直不太信這會有效,
    現在倒是有百分之90相信了。

    剩下百分之10的疑問是,如果真的可以對細胞下指令,
    那我們對皮膚細胞下指示,去皺紋 變美白 回到少年時的狀態,
    難道這也會成功嗎?
    如果這個指令是行不通的,那為什麼下別種指令就行得通?

    ReplyDelete
  2. 人類的生命長度目前大約可以活到140歲左右。這是在身心靈飲食都很平衡的狀況。但是因為人類意識有深植的信念,認為老化是應該的事,因為每一個人從世界上看到的,都是會老化的。萬把年來都是這樣,基因里就已經有潛在性的信念。

    真正百分之百完全相信的,而且沒有其他信念影響細胞老化,是可以改變細胞。問題是,想要看起來年輕的人,心裏想的都是『怕老』,不要『皺紋』,心想事竟成。想到的就會來,真的吸引到的是老化與皺紋。所以這種意識美白法幾乎都無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