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4, 2011

負面, 正面, 宇宙觀

每一個人都會對生命有所不滿。生命裏的實相,不是我們所想要的。

宇宙為什麼不斷地丟給我們不喜歡的狀況?或許我們這麼說比較正確:我們為什麼一直吸引我們所不想要的狀況?

答案有下列可能性:
  • 我們沒有順著靈魂所選擇的藍圖(*註),宇宙會繼續的以『我們不喜歡的狀況』來調整我們的人生方向,提醒我們面對我們的人生課題。例如,筆者從小就有通靈人的能力,因為升學壓力而完全遺忘了這個能力。到了三十多歲,身體開始出了狀況。當時幾乎對任何食物都有莫名地過敏的反應。當時吃了不會過敏的食物只有番茄,雞胸肉與豬油。這是極度不正常的狀況。這個狀況導致我走向另類醫學Kinesiology(以肌肉測試獲得人體生物能量資訊),走向靈性成長,又因為在學習另類醫學的過程中,因為經常觸碰人體而開啟了能夠看到他們身體細胞記憶的能力。在這個過程進行當中,筆者對於食物的過敏完全消失了。
  • 我們的生活態度習慣聚焦於不滿與不愉快的事情,我們習慣性地在內心重復排演我們不爽的經驗,或是喜歡向他人抱怨我們的不滿。根據吸引力法則,我們這種思想模式,會吸引來更多讓我們不滿的事情,尤其是許多一再發生的事情,因為我們在充滿了情緒地陳述這些事件的時候,我們同時在向宇宙下同樣的訂單。我們的情緒反應停留在不滿與不愉快的振動頻率,使我們更容易接收到更多不滿不愉快的事件。
  • 我們對人事物的認知角度,只有負面的,看不到正面的,或是對於事件的認知,完全不知道還有其他角度的可能性。比如:筆者的母親與人溝通就是以抱怨生命來與他人親近。所以筆者從胎教到成年,不知道還有其他的方式與人溝通。一直到第一個婚姻時與丈夫的朋友抱怨丈夫之後,發現他們對筆者的丈夫評價非常低。這個狀況提醒筆者反省,為什麼朋友們對筆者丈夫的評價會如此地低。六年的婚姻結束之後,發現自己對丈夫的不滿可以出書,而完全不記得任何值得感恩的行為。筆者第一個婚姻裏最大的課題就是學習感恩。
  • 隱藏的信念:如『我不值得他人對我好』,『所有的人都會騙我』,『男人都是騙子』,『我是低下卑微的』,『我的生命中充滿了失望』,『所有的人都會占我便宜』,『生命無常』,『因果報應』,『上輩子造孽』,『我天生命苦』等等。我們的想法與觀念會造成我們對人事物的假象認知。我們一再重復想的,以及我們的信念,則會創造出我們物質生命裏的實相。當我們相信『我不值得他人對我好』,我們所吸引到的人,以及他們對我們的態度,就不是我們心裏所喜歡的,而是我們所相信的。在內省生命經歷之後,如果能夠以宇宙觀的角度,觀察到這些人事物實際上是宇宙『無條件地』回應我們的『無心的要求』,並且有提醒我們調整我們生命態度的功能,我們就能夠對於這些不甚喜歡的人事物,達到感恩的態度。
現在你看到了以上四種不同的可能性,如果你願意從這些角度內省,你會有突破生命裏自己所創造的惡性循環的潛能。

如果您在內省時發現其他的可能性,也歡迎您與筆者分享,筆者可以將您的發現與大家分享。

從生命的不順暢內省,與神我意識(宇宙)連結,然後使用靈擺或是身體靈應法來詢問,自己目前生命中不順暢的人事物,是屬於哪一種類型。然後再改變自己,就能改變你未來所吸引來的人事物。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距離,也是一種振動頻率的結果。振動頻率接近的,就會自動地縮短距離。振動頻率不同的,就會自動地遠離。在我們生命裏的人來來去去,以感恩的心態來面對所有的人(因為他們是宇宙應我們的要求所帶來的),不需要對疏遠的人有所執著強求。

負面的認知

一般人在沒有學習如何從客觀的角度來觀察人事物之前,他們對於人事物的看法都是主觀的。而且幾乎所有的人,都會認為只有自己的看法是正確的。(基本意識層次)

如果父母親在孩子的幼兒時期教導孩子(與孩子分享)他人的角度的可能性,孩子就會很早就學到客觀的觀念。

比如孩子們在玩耍時,哥哥拿著玩具打弟弟。因為哥哥不知如何控制著手的輕重,弟弟痛的哭了。有些家庭採取打罵教育,就懲罰或是責罵哥哥。但是這個哥哥並沒有學到為什麼不可以打弟弟。他所學到的是,打弟弟 = 被懲罰或被責罵。他以後不打弟弟,是因為恐懼被懲罰或責罵,而不是因為了解為什麼不可以打弟弟。

如果這個時候,父母親利用這個機會,提醒哥哥,人被打的時候會痛,讓他去體諒這種狀況,這個哥哥就會學到將心比心。

我們此生成長的過程裏,有許多的經歷被過去的教育方式加上了等號。靈魂的記憶裏,也是同樣的有許多的等號。我們自己並不知道為什麼,在我們的潛意識裏,我們已經把生命裏的人事物,加上了等號。

當我們看到兩個人在溝通時,一方大聲地表達自己的意見,我們的認知的可能是『憤怒』,『吵架』,『霸凌bully』,有些人更可能因為(靈魂)記憶裏的經驗包括了暴力,創傷或死亡,就把大聲地發表意見視為暴力,創傷或死亡的代表而產生極度的情緒反應。

大聲,可能只是表達發言者的挫折感。就算是憤怒,也可能是挫折感的延伸。但是受方的認知,可能認為這個憤怒是針對自己的。『他在生我的氣』在自己的潛意識等於什麼?

這個時候,將心比心。發言者為什麼會有挫折感?針對發生的狀況,以客觀的角度來分析。先把整個事件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再把整個事件以每一個人(第三人稱)的角度來模擬。最後,模擬宇宙的角度,非二元論,再分析一次。

以這種方式來面對我們的對於人事物的認知,我們潛意識裏的等號會漸漸的減少。

每一個帶出我們負面感受的靈魂記憶(情感程式),如果想要獲得完全的平衡與釋放,都需要用這個步奏來獲得新的理解。這是我們人生課題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在沒有獲得人生課題的理解,以下兩個步奏則無法完全理清創造負面感受的源頭,讓我們獲得真正的自由。我們會一再地重新創造同樣地經驗 · · · 直到我們獲得了正面的理解。

下一步,以筆者提供的方式裏,就是找到我們的情感程式,使用經脈情緒平衡法來獲得平衡。(其它方式歡迎您與大家分享)

當然,如果過去情緒有所壓抑,這些情緒仍然需要釋放,方能獲得完全的解脫。釋放情緒,生活上已經有許多有效的方法,例如運動,看電影(劇情片之後的情緒宣泄),看運動比賽(把情緒投射在運動員或隊伍上);另外坊間有些療癒的方式,比如花精療法,奧修動態,家族排列等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過去認為是不好的,總是有其正面的功能。問題在,我們自己看不到隱藏的正面功能,因為我們可能有先入為主的觀念,或是這個正面的結果要許久以後才會發生。

比如說,透過一個失敗的婚姻,你學到了感恩,看到了自己匱乏的心態。這個婚姻,不是失敗,而是一個成功的教育機會。

透過爭執,人與人之間或許得到了更深入的溝通。

透過兒時的打罵教育,我們觀察到了為人父母的恐懼,或許六十年後學到了真愛。

透過對憤怒的恐懼,我們學習接納憤怒,體諒他人。

透過缺乏自信心,我們學到了『我只是他人的鏡子,他們的想法與感受完全與我無關』。

透過霸凌對我們的壓迫,我們學到了勇氣與直言的魄力,也學到了如何同理他們的傷痛。

生命,有太多隱藏的機密,等待著你去發掘。從今天開始,在每一個負面的經驗裏,我們提醒自己,『這裏所隱藏的正面(貢獻)是什麼?』,然後慢慢地發覺生命向你透漏這些秘密。

你會發現,你的生命不再充滿持續性的不滿。你的生命變成了延綿不斷的驚喜。這也是遊戲人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註)靈魂藍圖:靈魂對於此生所挑選的基本課題,比如學習自愛,或是學習無條件的愛,或是接納情緒,接納自己的黑暗面,接納憤怒,學習金錢的態度,經驗不同的死亡,經驗恐懼,超脫生死觀,學習團隊生活,經歷利人或利己,或是在利人與利己中學習中庸的心態,學習服務,等等。

1 comment:

  1. thought it really suits here so I would like to share this story. Thank you Sunny for sharing as well. http://www.cmoney.tw/notes/note-detail.aspx?nid=10624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