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2, 2012

生命鏡子 -- 帶毒的慈悲,生命的故事···

父母親愛護兒女的方式,是每一個當父母的,從過去的經驗與記憶發展出來的方式。

筆者從自己的親戚朋友中觀察到十幾二十年來的不同教育方式。

一個母親因為年幼時被自己的父母忽略,所以自己對於孩子照顧地無微不至。孩子的所有生活起居都是由母親一手包辦。早晨上學前準備早餐,幫女兒梳頭綁辮子,洗衣服,接送孩子上學打球。孩子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孩子的玩具多到要在戶外加蓋儲藏室來儲存。孩子對於母親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女兒在十幾歲的時候還每天要媽媽幫她梳頭。兒子上高中,身體很健康強壯,但是卻從來不會幫家里做任何的家事。連衣服都還是母親洗好折好,幫他們放在衣柜或抽屜里。

這個母親所付出的『愛』是一種彌補過去自己獲得的關愛不足的心理補償。

她的孩子,卻因為她的『溺愛』而養成了沒有對他人有任何付出的生活習慣。也對他人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他們的生命裏,沒有『感恩』的感受。

這些孩子的靈魂選擇這種經驗來做生命課題。他們未來的功課是,學習感恩,學習欣賞體味生命,學習對他人付出時內心的愉悅感受

而這些孩子在學到了這些生命課程之前,母親是不是又創造了與她童年時期相同的生命經驗?孩子對『她的付出』毫無感恩之心,孩子對母親沒有關愛的回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女孩的父母在她年幼時離婚。孩子的父系祖母非常疼愛她。每次見面時,都會傾聽孩子訴苦,祖母的理念是,孩子只是需要有人聽他說話。孩子還有一些其他的長輩也有同樣的看法,認為傾聽是表達愛的方式。孩子後來因為常常因為訴苦而獲得他人的憐惜,慢慢地發展了喜歡訴苦的習慣,而且開始創造一些非事實的故事來訴苦。故事越創造越離譜。到後來,孩子才十三歲就需要心理陪談,陪談員發現孩子相信自己所創造的故事,不太能夠辨別事實與她自己所創的幻想故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筆者自己,也是過來人。從小學習母親抱怨的習慣,以抱怨生命及訴苦來與他人相處。獲得他人的同情與關愛。直到有一天,筆者第一個先生的朋友對筆者說:『你先生對你這麼壞,你為什麼不跟他離婚?』筆者才從自己創造的實相中覺醒,開始觀察自己的言行。後來發現自己口中的先生,造成他人對他的誤解。並且也開始觀察到,自己的印象裏,真的只記得他的不是,而很少記得他的好處。

後來的幾年,筆者慢慢地學習到觀察生命中值得感恩及享受的經驗,並且與他人分享。從一個只會看缺點不會看優點的大腦,轉變成一個能夠感恩及欣賞生命的幸福人。的確花了不少的時間,但是回過頭來看,並不是非常困難。只需要積極勤勉用功地在每天的生活中練習觀察尋找『善』,『良』,『美』的角度,改變自己的信念與過去的習慣。

改變大腦的習性請閱讀『信念的執著,與腦細胞連線網絡』一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所付出的我們認為是關愛,但是常常可能會造成接受者的負面影響。也有可能因為他人的不理解,或是他們大腦的聚焦習性或信念(認為你沒有做到他們所期望你做的)而對你有所不滿。

我們每個人,在生命的每一個經驗裏,都會依照我們過去對事件的理解來做結論。我們的結論,往往是扭曲的。當我們相信這些扭曲的故事,我們就會在自己的生命裏創造很多不必要的痛苦。

當然,在宇宙的觀點來看,世事沒有所謂的絕對『好與壞』或『錯與對』。只有根據我們的觀點,地位,時機,地點等,各個角度觀察後,選擇比較合適貼切的方式。如果我們執著於某一種行為應該如何如何,比如認定『憤怒是不好的』,『呵護就是愛心』等等,而忽略了其他的角度及可能性, 或許我們會得到預期不到的結果。生命中的事件,是多變化多元性的,以一個靈魂的角度來應對,也是要能夠以多元的角度來斟酌,而不以自己過去所採用的『定律』來規定自己,批判自己。學習如何在『宇宙觀』與『人類觀點』之間精密舞蹈,真是人生的藝術。也是讓自己能夠找到真正的自由的過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