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1, 2013

讀者使用『形而上禪修能量坐墊』經驗分享

以下是一位讀者以及形而上禪修能量坐墊的使用者,自願與宇宙說啥讀友分享她個人的坐墊使用經驗。

這位讀友是稀有的敏感體質,所以她的經驗特別敏銳。每一個人購買形而上禪修能量坐墊的使用經驗會各有不同。但是基本上,都會有許多能量上的淨化,轉變與療癒的發生。

如與閱讀形而上禪修能量坐墊的來由以及說明,請點閱

如欲購買坐墊,請直接與Sunny聯絡:blissfulsunny@gmail.com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 · 01 · 08

Dear Sunny,

內心有股衝動想跟您分享一下我使用坐墊的初體驗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宇宙的安排,當我看到您昨天下午說要寄出坐墊的信件後,我的身體就開始產生一些變化,
喉嚨痛、頭痛、肚子痛、拉肚子...等,一直持續到我收到坐墊
(因身體不適跟公司請假一天,可我就直覺地知道坐墊早上就會送到公司,特地託朋友中午送來我家給我)
收到坐墊後,迫不及待地就開始把幾何圖形一張一張地詢問,看看要選哪張來使用

  • m-11086        建設性87%
  • mb-1110020   建設性93%
  • mb-1110024   建設性87%
OK就用mb-1110020 ~光是看著圖案頭頂就微微感到脹麻了
(雖然我的頭腦很想從生命之花開始用,可是似乎真的沒有這麼大的感覺)
抱著好玩又好奇的心,開始了我的初體驗
原本冷冰冰的身體,瞬間從臍輪開始發熱,像是插頭插上插座一樣,身體就開始充電了
還在感受身體奇妙振動與旋轉(逆時鐘轉)時,突然覺得有功課要做了(出現一個以前做過的夢的影像)

要處理我對於宗教的矛盾情緒,
以前曾做過一個"應該"是自己前世的夢
夢裡的自己是個德高望重的女巫,甚麼都會、無所不能,可是也因為這樣而驕傲自大
最後居然被自己的老師給性侵,然後羞愧地上吊自殺
憤怒、羞愧、受傷、不信任、恐懼 當下直覺地做了這五種情緒的平衡
頭痛、喉嚨痛、心痛、肚子痛的症狀隨著一種情緒的平衡好轉了大約60~70%
身體的旋轉也隨著每一次的情緒平衡由原本的逆時鐘變成了順時鐘(真好玩)
最後問了一下,還剩下40%11種情緒要處理,但不是現在
之後觀察到身體似乎在給自己建立能量場,前後左右上五個方向的連結,最後將所有能量收到了心臟位置,結束了我的奇妙初體驗


晚上十二點多到家,頭痛、胃痛、想吐,洗澡時想說等等睡前再使用坐墊一下,心裡都想好要使用哪張幾何圖形,結果把坐墊一拿出來,就覺得卡卡怪怪的,把圖形攤開找出想要的那張圖之後,身體完全沒反應(身體靈應法),試了別張圖也是沒反應,不信邪用別種方式再試一次(O型環),好唄~答案是:現在對我來說,打坐對我沒有建設性,睡覺對我來說才比較有建設性,哈哈,還真是有個性的小紅(我給坐墊取的名字)~不過這也勾起我的好奇心,不知這位新朋友的習性是如何?使用時機?心態?環境?時間?……呵呵,等我更了解我這位新朋友之後,再跟您分享我對它的觀察^O^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2 · 01 · 09


Hello Sunny,

這是我今天的奇妙經驗,與您分享!
因為當日記來寫,所以很生活化跟赤裸裸~哈^O^

2013.01.09 3:56~5:36 am

一早就被熱醒,真是溫柔的另類叫起床方式,問了一下,似乎是要起床打坐,看了一下時間,天啊~才三點多,我不是快一點才睡得嗎?想要拿天冷、累來當藉口,結果身體熱到像火燒一樣,意識又超清楚的,真的要起來嗎?問一下建設性有多高好了,媽呀~100%有沒有搞錯啊???換個方式再問一次,嗯,起床吧~

因為James還在睡覺不能開燈,我只好摸黑把小紅請出來,黑暗中眼睛看不到圖形,只能用身體把卡片一張一張地感受,最後有兩張感應很強烈,一張建設性98%、一張99%,怪哉,今早是發生甚麼事情了?一早就來個套餐組合嗎?好吧~那就先拿99%的來體驗一下吧,看看會發生甚麼事情 (圖形及編號是天亮後才看清楚的,看到時,身體已經沒有甚麼反應了,也許是因為已經處理完畢,不過我也在思考,若用眼睛看的話,是否會因為個人對於顏色與圖形的喜好而有所影響,這個我會再觀察與驗證看看)

建設性99% (mb-1110009)
坐上去身體晃動搖擺了一下,似乎在調整能量場,然後腦袋裡突然像出現字幕機一樣,配合著記憶圖像開始出現旁白(當時發生時的情景我所產生的念頭)

  • 情景:國小課堂上發問問題,被老師說這麼簡單的問題妳也問
  • 念頭:我好笨喔~好丟臉喔~以後再也不問問題了
  • 情景:想要爸爸抱我,結果爸爸拒絕了我
  • 念頭:一定是我不夠好,我要證明我很棒,讓你願意抱我

……一連串自我否定、自我批判、無價值感、覺得自己是怪胎等等等情景與念頭,像跑馬燈一樣跑跑跑,最後定格在一張「一個外星人坐在一群人中間」的圖像,
哇嗚~我感覺那個外星人一直想要把它大大的頭縮小擠壓變得跟旁邊的人一樣,然後一直覺得自己的下半身跟別人不一樣感到很窘迫,極力地想要把它像章魚一樣的腳縮啊縮地藏起來,又因為它沒有像旁邊的人一樣有衣服穿,覺得自己透明藍色的身體好奇怪,就一直想要把身體變成別的顏色來隱藏自己(假裝也有穿衣服)我感覺它好痛苦好痛苦,身體心理都好痛苦,突然我意識到我就跟那外星人一樣,過往的總總就像這張圖像一樣,所有我覺得痛苦受傷悲憤等等等的情緒與想法,都只是我沒有認清跟接受自己,然後自找麻煩地來傷害自己,當我有這個念頭出來時,心裡自然而然地開始做起簡易版的情緒平衡﹝註1﹞,「當老師說我問的問題很簡單幹嘛問的時候,我感到很受傷(這時身體逆時鐘轉起來),我完全地接受、尊重與愛我自己(身體變成順時鐘轉了)……把剛剛幾個跑過的畫面通通拿出來想了一遍,身體就配合著逆時鐘轉、順時鐘轉,我發現我的身體對於我負向思考/情緒,都會用逆時鐘來代表,當我轉念了有正向思考/情緒時就變成順時鐘了,在這過程中有一個情景是我尚未能轉念的,就是從我有記憶以來3.4歲到學生時代被親人和陌生人未經過我允許就撫摸我下體而不能釋懷,當我硬是想要想「我完全地接受……」時就會卡住且心很痛很痛,身體也很老實地繼續逆時鐘轉著,可以感覺我還是很抗拒且深刻地認為自己是受害者,這時能量漸漸地趨於平緩最後停止了,這時有個念頭進來,可以換下一張了
﹝註1﹞因為當時我的手像是被釘住了一般(靠在海底輪)無法敲打經絡,所以我稱為簡易版的情感平衡

建設性98% (mb-1110021)
一坐上去真是不得了,身體重心整個往右偏,沿著右邊屁股一直到右邊頭頂都刺痛到不行,像是被千斤頂壓著一般,身體開始劇烈地往17點方向快速大力地橢圓逆轉、126點方向圓形逆轉、39方向圓形逆轉,隨著這些逆轉右邊失衡的症狀漸漸減輕,似乎順著這些逆轉把右邊的能量給帶上來了,開始感受到身體肌肉的變化,身體似乎對於回歸正常位置的肌肉有一些些不適應,然後我的雙手被一股能量牽引著上舉,似乎在接收宇宙的能量,之後雙手壓在頂輪,感覺能量沿著膀胱經在流動,痛很久的右肩和右邊膏肓因為能量未能通過而感到刺痛,身體順勢搖了搖,通過去了~不痛了^_^奇怪,怎麼變安靜了?啊~耳鳴快兩年的右耳居然沒聲音了,太好了太好了~宇宙聽到我的呼喊求救了~雙手又往頂輪前一點點的位置移動,這時能量沿著額頭到達胃部,突然看到一個豬肝色的器官(應該就是我的胃了>_<),黑黑暗紅暗紅的感覺好噁心喔~能量團在這一直順時鐘轉著,轉啊轉好熱喔~顏色漸漸產生了變化,變成鮮紅的看起來健康多了,雙手開始順時鐘按摩胃,然後沿著心輪一路順時鐘按摩到海底輪﹝註2﹞三次,最後感覺身體在做最後地調整,身體沒有動可是感覺身體中心又再一次地1712639點鐘方向圓形逆轉,身體對於新回歸的肌肉與器官不適應感消失了,能量停止
﹝註2﹞第一次按摩時,我的手到臍輪就下不去了,我想跟先前未處理的情緒有關,可是在能量的帶動之下,第二次就很自然地接著按下去了

看了一下時間,5:36 am,再回去躺躺吧~感覺好奇妙喔~以前習慣的姿勢突然都覺得好奇怪,我想應該是因為身體肌肉與能量的調整,回歸正常位置後的不適應吧~測試結果還是正正地平躺最舒服,奇怪,怎麼感覺還有事情沒處裡完呢?

腦袋中又出現小時候被叔叔摸下體然後被媽媽罵、在公車上睡著被陌生人摸(3~4)睡夢中感覺被無形的靈體摸、和半夢半醒之間自己的手在摸等景象,天啊~以前不是已經找過諮商師處理過這問題了嗎?雖然我知道我潛意識裡根本不相信自己是維納斯女神有愛的療癒能力,所以吸引他們來尋求愛的慰藉,但是當時處理完,心裡確實好過點,可是,怎麼這自己是受害者的情緒還是這麼強烈呢?完全無法說服自己這一切都是我自己內心創造的,34歲的小朋友怎麼會創造這種事呢?


突然一個很荒謬的想法跑了進來,如果他們是在幫妳按摩妳的海底輪、開啟妳的海底輪呢?哇嗚~~~~突然啞口無言了,感覺好像應該要謝謝他們才是,發現自己的思考角度從人的觀點一下子被帶到從靈魂的觀點來看這件事情了,是啊~身體不過是個軀殼而已,對靈魂而言根本沒有甚麼損失與受傷,反而是我自己因為這樣而做出的自殘行為(用熱水燙自己、瘋狂的洗澡跟洗手)和受傷、憤怒情緒傷害了自己的身體與靈魂,別人根本傷害不了我的,除非我認為並相信他傷害了我,而我產生相對應的行為與情緒,那才是真正的傷害……


「雖然多次地被別人摸下體讓我很受傷,我願意完全地接受並尊重及愛我自己」
「雖然未經我允許就侵犯我身體讓我很生氣,我願意完全地接受並尊重及愛我自己」
「雖然身體被別人侵犯讓我覺得自己很骯髒,我願意完全地接受並尊重及愛我自己」
「雖然身體被別人侵犯讓我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我願意完全地接受並尊重及愛我自己」
……內心感覺今天到這就好,所以我就停在這了,我知道這課題我還有很多功課要做~~~不過我們今天已經進步了!真不錯^O^

起床後一直咳嗽且剛剛按摩的地方(心輪至臍輪處)冒出許多小痘子,或許這也是身體淨化毒素的一種方式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 ·  01 · 10


從昨天開始就一直昏昏欲睡(斷斷續續應該也睡了快18hr左右)、身體很沉重、所有類似重感冒的症狀都出現了,用O型環問了一下,這是身體淨化的過程、不需要看醫生、對我是有建設性的10 (1~10),因為假單的關係,今天下午去了公司一趟,骨頭都快散了~好痛啊~是那種從骨頭裡痛出來的痛、頭也痛、整個人很虛弱,我發現自己很想要寫信給Sunny求救,很想要跟她說我的狀況,可是奇怪的是,每當我要寫信的時候,就像被甚麼卡住一樣,寫不下去了~這裡應該有我要面對的課題吧?!

晚上到家,我發現內心的恐懼感出現了,之前沒有去S老師那的時候,一連串的病痛、不順、暈倒送急診室等等情景開始出現,難道這次也是嗎?因為我沒有去H老師那所以又要開始生病了嗎?我不信、為什麼?一定不是這樣的!心裡被恐懼感佔滿、腦袋像是當機了,明明知道有情感程式要做,可是卻害怕的不知道要怎麼做跟做甚麼?抱著逃避的心態,又躲去睡覺了~

(神明真的會因為我之前答應祂會去那裏服務、跟祂打了契約然後沒有實行而懲罰我嗎?難道我真的一定要靠神明的保佑才能平安健康嗎?為什麼我一定要照著他們所謂的方式才叫做修行和助人呢?為什麼「法」一定要神明給我呢?不是應該自己修出來嗎?不是應該要向內求嗎?不是應該要先自己修身養性嗎?我真的做錯了嗎?為什麼每一次我的堅持卻換來這麼多的病痛和磨難呢?為什麼?老師他們真的會施法害我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 · 01 · 11  8:00~9:17 am


一早,決定要好好面對昨天發現的問題,用身體靈應法問了一下用坐墊是否有建設性,答案是10請內在的神我和宇宙意識連結,挑選出對我現況最有建設性的圖形-m-11036

發現自己一想到這個問題,身體整個就緊繃了起來,似乎進入了備戰狀態,然後恐懼的心情連帶影響著腦袋,觀察到自己的心似乎和宇宙失去了連結,腦袋又呈現當機狀態,一種無底洞的黑暗籠罩了我,感覺自己被一股黑暗力量往下拉,當觀察到這些情況時,內心做了一個決定,停!不要再想了!深呼吸,先放空一下吧~體會一下今天坐墊帶給身體甚麼感受……

身體有幾條經絡微微地在振動、身體中心能量輕柔地在旋轉著、能量漸漸地充滿身體,可以感覺到皮膚下有種細微地帶電酥麻感、手掌和頭頂也開始有脹脹麻麻的感覺了,心似乎平靜了許多,恢復了正常心跳,咦~今天的感受都好細微喔~不過也因為藉由觀察這些細微的感受,心恢復了平靜。

突然,腦袋裡出現了四個字「討愛模式」,心微微地抗拒了一下不想承認,但我知道是的,某一部分的我確實常常藉由生病在和周遭的人討愛,難道是我自己開放自己讓無形的靈體來影響我,然後我藉由這樣向神明、向老師們來討我所需要的關懷與愛?天啊~不會吧???!!!真不想承認~~~~真是太變態了>_<

難怪老師他們怎麼處理我都還是一樣,只是換不同招不同方式而已,然後讓老師們誤以為我的靈體很弱需要好好保護與照顧,雖然某個部份的我達成目的了,甚至很享受在被保護的感覺裡,可是某個部份的我又很抗拒他們把我看得很弱、還有保護我的方式,所以我會很抗拒很矛盾,最後還會想逃跑,所以就找一堆的藉口和理由來證明說他們無法幫助我了我要靠我自己,然後當我真的靠自己但又狀況連連時,我就開始害怕無形的干擾、抱怨神明沒有出來維持正義、然後又再尋找下一個可以「保護」我的老師,唉呀呀~無限地惡性循環啊~~~真是一切都是自找的,跟神明根本沒關係,誤會祂們了真對不起~

(腦袋有閃過一個念頭,妳這次踢到鐵板了,Sunny才不會上當、才不會理妳咧~哈哈哈~難怪我寫不出去我自以為的求救信 :P )

當念頭停止時,突然感覺自己好像在自己眉心輪的斜上方,然後感覺眼前被白光充滿,之後就有一種不斷往前進的感覺(比坐高鐵還快上很多倍的速度感前進著)一陣子之後我就突然伸懶腰活動了一下筋骨,結束了我今天的打坐之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 · 01 · 12  3:00~4:17 pm


今天沒有幾何圖形讓身體有反應,所以就單純地使用坐墊打坐,可是內心卻很想要放之前別人送我的水晶缽音樂,我先選了「甦活七輪」來放,一坐上坐墊,哇~怎麼冷冰冰,屁股好涼喔~一股冷流貫穿全身,都起雞皮疙瘩了,右耳耳鳴好大聲~都聽不到缽的聲音了,好吧~耳朵聽不到那身體聽好了,酥酥麻麻的感覺,好特別喔~一陣子之後,眉心輪斜上方出現一顆金黃色的球體,我感覺自己好像在曬日光浴一樣,很享受地把臉朝向金黃色的光源(球體),臉還真的像被太陽曬到一樣,熱熱麻麻的真舒服^^突然被音樂中的鑼聲嚇到,眉心輪跟心輪因鑼聲的頻率振動著,後來音樂中有一個較低音的缽聲,似乎對應到太陽輪和臍輪,真好玩,觀察著這些脈輪與這些樂器的互動,一陣子後想換音樂了~

選了吳至青的詩詞吟唱,唉呀呀~怎麼第一首就開始哭起來了~這首是甚麼啊?怎麼好悲憤的感覺?心都揪起來了,又有點淒涼無奈之感,可是隱約中又帶點解脫,怪哉,可惜我國學造詣太爛了~以前國文課都在吃便當,想要努力聽歌詞也聽不出個所以然,好吧~等等再來查好了,先用心感受一下;第二首,哇~這首歌身體振動頻率好高喔~肩頸胸口左右晃動的好厲害,咦~怎麼突然看到一個涼亭,配合著今天外面的雨聲,哇~還真詩情畫意啊~怎麼又出現一個蓮華池?心裡有一股惆悵感,有點那種無可奈何的感覺;第三首,怎麼又哭了?可是這首的哭跟第一首不太一樣,類似喜極而泣可又不是,說不上來正確的感覺是甚麼,啊~有點類似好像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桃源仙境的那種感動;接下來的幾首,感覺自己有點失去意識,只記得身體不斷地逆時鐘旋轉著,有一段還越轉越快,其他的都想不起來了;一直到某一首,突然回神了,「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終於有一首是我有聽過的(原來這首王菲有唱過^^"),身體持續逆時鐘轉,可到後半段變成順時鐘轉了;這首結束後我又有點類似進入半夢半醒狀態,身體又變回逆時鐘轉了(不知是否是因為古人們藉由詩詞在抒發情感,而這幾首剛好都是比較負面情緒的,所以身體才會都逆時鐘轉?等清醒後來查查看好了),呼~不知經過幾首歌的時間,感覺自己都要睡著了,問一下繼續打坐還有建設性嗎?沒有!好,收工睡覺去zzz

這一睡又快兩個小時,持續地睡覺似乎怎麼睡都睡不飽,不過真好^O^可以這樣睡也是一種享受!
O型環問了一下我現在這樣睡對我的建設性是9好,那我就放心地睡吧~哈哈~

以下是上述經驗聽到的詩詞,今天的經驗還真是特別與有趣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 · 1 · 20  m-11086

才坐上坐墊,腦袋裡就跑出叫我查一下「鴿子」代表的意思(今天看到一群白鴿很舒服地在曬太陽,打坐前還聽牠們在咕咕合唱著)看完後,直覺宇宙似乎透過各種方式在提醒我甚麼事情。(之前自己在玩靈魂卡時,對於現況也抽到一張胸口有鴿子的卡)



上個星期的某一晚做了一個跟兩位弟弟有關的夢,夢裡的自己簡直被煩到快抓狂想殺人,醒來後也是一股腦地生氣煩躁,很本能地這部分又被我壓抑下去了,本以為夢應該都很容易忘記的,可是這幾天只要我心一靜下來,那畫面跟感覺、情緒就冒出來,今天,我們來面對吧!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好像是個當官的(可以判人死刑的那種),大弟是我的部屬(將軍之類),然後他一直在跟我說小弟(犯人或他的手下)他犯了甚麼錯、有多不長進……等等等,過程中我感覺大弟一直把他的情緒丟給我,然後我覺得好煩好煩,最後受不了我就答應他的要求把小弟拖出去斬了。事後我感到「懊悔」、「愧疚」、「自責」、「傷心」、「害怕」、「怨恨大弟」、「不敢再做決定」、「討厭囉嗦」、「厭煩當決策者」……


今天在做情感平衡的情況跟之前有一點不太一樣,在處理特定情緒的過程中,會跑出很多同一個情緒類似的情感程式出現,(比如說:我在做「討厭囉嗦」的情感平衡時,在敲打經絡的同時就會出現很多讓我感到「討厭囉嗦」的「情境」),有一種看似一個小洞結果一挖居然是一個大蜂窩的感覺,被叮得滿頭包/>~<\

一邊做腦袋裡像是有位老師一樣在提醒著我:「你確定是別人把情緒丟給你的嗎?」、「為何甚麼事情你都一定要有個結果呢?」、「你會傾聽嗎?」……著這些問題,幫助我換到不同角度去看同樣的情境,就會有不一樣的想法和感受,漸漸地身心都舒服輕鬆寧靜了許多



突然,一隻微笑的海豚就活生生地出現在我眼前,嚇了我一跳,這比去電影院看IMAX3D還刺激,感覺那隻微笑海豚叫我跟牠走,我就這樣跟著牠往前游去(感覺自己也變成海豚了),好深藍的海、好寧靜、好舒服,沉浸一會兒,忽然發現牠不見了,感覺自己有點心慌慌,可是還來不及感到害怕時,牠又從我右側出現,用牠長長圓滾滾的嘴巴在磨蹭我的脖子(像似撒嬌、又像似在安撫我),感覺好窩心、好甜蜜喔~然後我就跟牠一起跳躍出海面,真的就像在跟牠玩一樣,每一個跳躍、翻滾都好喜悅、好舒服,發現身體的能量也從脊椎底部呈拋物線狀往頭頂在流動跳躍著



下一秒,五年前打坐時看到過的一名老者又出現在我眼前了,一樣地全身白,鬍子跟頭髮也一樣還是很長跟很白,這是第二次與他見面,之前一次他是閉著眼睛在打坐,這一次他在打坐時把眼睛張開了,有點嚴肅、銳利、透亮,讓我有點心生畏懼可是又很想親近,看了我一會兒後,他就消失了



突然很想要躺下來,咦~怎麼有一種感覺在看著自己如何從身體裡出來,意識到自己好像和身體分離了,趕緊問一下宇宙,這情況我需要擔心需要制止嗎?對我有建設性嗎?不需要擔心也不需要制止,建設性10OK那我就完全地交給宇宙了。眉心輪上方出現一個類似空心圓的能量柱,耳朵轟隆隆地響著,心裡想著好像太空梭要出發前的聲音喔~念頭才一結束,我就感覺自己往眉心輪上方的能量柱衝上去,哇哇哇~~~這也太刺激了吧!!!!!! ~~~地穿過很多東西(空間),眼睛不停地快速眨呀眨,似乎在適應這一切的變化,真是太酷了~實在無法用言語形容,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才好,腦袋裡居然冒出巴斯光年「飛向宇宙,浩瀚無垠」這句台詞,哈哈~沒想到,最後真的就停在一個銀河系裡,看著眼前這景象,有一種回家的感覺,好一會兒~感覺自己眼角不斷有淚水滑落,回到身體裡了~



結束打坐和奇幻之旅後,身心能量感覺明顯地產生變化(滿滿飽飽的感覺),心情上也充滿著喜悅、豐足、感恩,眼睛閉上時,有個影像一直出現,剛剛上網搜尋了一下,原來是從不同維度中所看見的生命之花


2 comments:

  1. 文中那段「感謝猥褻者」的想法,很有趣… 有笑了起來
    ( 希望這沒造成當事人的二度傷害:P )

    不過覺得蠻困惑的
    其實讀過宇宙說啥後,我早有此類困惑,因為既然沒有受害者這東西,一切是依吸引力法則在運作 (或是生命藍圖中已設定好的人生功課),那麼那些扮演加害者的壞人,他們本身應該沒有造惡業才對呀?!
    相反的,
    他們常常為了"幫助"別人的功課,而為此吃上官司去坐牢 甚至被槍斃,那他們豈不是 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了嗎?

    哈哈,寫到這裡我又笑了出來,因為這反差實在是太大了,加害者變成了"受害者", 黑天使應該被感恩才對,而不該被詛咒下地獄…

    ReplyDelete
    Replies
    1. 這裡可以按讚的嗎?每個人的戲碼都很有高低潮的。靈魂就是要入戲,要演一齣深刻的戲碼。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