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0, 2015

Sunny 談「合一」-1

我自己觀察自己,如果我對於生活裡大小瑣碎的一切,沒有任何先入為主的期望,我總是可以很開心的觀察現況,在觀察的過程裡,刻意的聚焦令我愉快的經驗。我也發現,有時候現狀裡也是會有一些不太令人開心的狀況。當我把不太喜歡的狀況刻意忽略,在短時間裏是沒有問題的。如果只是一次兩次,很快就過去了。但是我真的不喜歡的經驗,不喜歡的還是不喜歡。如果一再發生,遲早我會選擇移除自己,或移除他人,不再讓自己承受我不喜歡的情境。現在更是可以想辦法找到我的吸引模式,看看是否可以改變吸引模式來改變未來所吸引的狀況。

比如說,我先生的工作是自己經營修護安裝大巴士或是遊覽車的麥克風及視音系統。他的工作常常會需要他開車到不同的地方的巴士公司去工作。我出遠門的時候我大部分都會跟著他去,雖然不知道他上工會多久,但是正是因為不知道他會花多久的時間,所以我也從來沒有期望他在某個時間內完成。我就會靜靜的等,至少他認為我是在等他。他認為我非常有耐心。其實我也不是等,我只是在他上工的地方做我每天做的事。我會冥想,發呆,打電玩,和朋友線上聊天,有時候架構文章,和宇宙溝通,看風景,觀察花草樹木,昆蟲或動物,跟附近的貓狗或驢子玩.....

但是我並不是任何時候都這樣有耐心的。

最近台灣幾個朋友來愛爾蘭玩,我發現我對大家使用時間有先入為主的看法。當我帶大家出門旅行的時候,我發現到了每個定點,每個人想做不同的事,因為有些人沒有買電話卡,或是我們到的地方沒有手機訊號,所以常常會把時間花在等來等去的狀況。因為行程是稍微有計劃的,前面耽擱了後面的行程就會耽誤,到最後很可能會變成很晚到一個定點,餐廳或是超商很可能打烊了,就沒有飯吃。  或是很美麗的地方沒有時間享受。

我發現我最不喜歡的一點是,當我覺得多數人在等少數人的時候,會覺得時間是浪費掉的。我的邏輯是:如果三個人等一個人,等了40分鐘,所有的浪費掉的時間是一共兩小時。我認為等人的時間,原本是可以拿來利用在欣賞美景或是每個人個人所喜歡做的事。這個邏輯合不合理,每個人有各自不同的看法。我的看法,在我自己是覺得非常正確的。雖然別人可能不認同。因此,我儘量做到自己不遲到,不浪費他人的時間。

我想這就是我做人的基本原則,我對待他人如對待自己。我自己不喜歡被如何對待,我絕對不以這個的方式對待他人。套句常用的話,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我也發現,當別人以「我不會對待別人的方式」(也就是我不喜歡被對待的方式)對待我,一次兩次,我會繼續觀察,並且提出抗議,讓他們知道我認為他們不應該如此對待我的看法。當我發現他們是毫無尊重並且繼續我行我素的時候,我不會一直忍氣吞聲,繼續讓別人占我便宜或是虐待我。我是會開戰反抗的。

在我的生命裏,我開過幾次大戰。當我開戰的時候,我想被我開戰的人,肯定是後悔都來不及的。當然,讓他們後悔並不是我的目的。我自己覺得還算慶幸,生命裡需要開大戰的情境並不常見。一共四次。現在回想起來,四次Sunny的世界大戰,每一個大戰的來龍去脈都非常的有意思。

我們所認為是陰影的,我們的黑暗面,有它的功能。如果我們一直的排斥自己的黑暗面,在與他人吸引模式應對上是不平衡的。當然,如果我們過度讓自己的黑暗面來掌控自己的生命,總是無理取鬧地對待他人,這樣也是不平衡的。

黛比福特的「陰影效應」The Shadow Effect 一書,以及她早期的陰影系列書籍,很仔細的分享陰影背後的輝煌燦爛。

斟酌陰影與愛的平衡與中庸,我認為是做人最困難的事了。

但是讓我覺得很慶幸的一件事,是從「合一」裡,我很容易感受到,什麼是很順的事,什麼是很不順的事。像是我的內在有一個偵測器,讓我知道,在某個狀況之下,雖然我陰影面的的情緒要爆發,我會很明顯地由心領會到,以大體來言,為甚麼這是完全需要的狀況,而且是每一個人的生命裏,根據吸引力法則,最平衡完美的結果。而不是小我胡亂發脾氣的行為。


我常常在想,為甚麼宇宙統合意識,一直督促著我要分享「合一」的方法,內容與經驗?

如果我分析2005年之前的我,跟「有合一經驗」之後的我(2005-2014),還有「時時合一」的我,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十年前剛開始有合一經驗的時候,覺得合一的時候,可以感受到大地和宇宙那種無條件的包容與支持,而且可以很快的就懂了很多事情,感覺到是完全不需要思考的。覺得看事情的視野寬廣很多,像是從天空往地球看的那種可以把所有的角度都看得很清楚的感覺。所有的事情也不再是邏輯推論所獲得的結論。但是因為當時自己的意識雜草很多,所以合一算是難得的經驗,需要靜心打坐,或是沒有雜事的時候才會感受到。當然,當時也是覺得「合一」是非常「酷」的一件事。

我很喜歡那種合一時的感受,於是很刻意的追求這些經驗。慢慢地練習之後,比較容易達到合一的境界,只要努力的刪除意識中的噪音,就可以立刻達到合一。

合一的程度是慢慢進展的,過了幾年,我發現我開始在日常生活的應對中,時時可以觀察自己的言行舉止和情緒反應,好像我同時是個局外人。也就是有一個我在進行言行舉止與情緒反應,同時又有另一個「無限大的我」在觀察我的一切,並且是毫無批判地看著,並且內涵微笑與無條件的包容。

雖然可以感受到自己日常生活中高低起伏的情緒反應,同時是深刻的感受,又覺得遙不可及。這時真的覺得是一切都是幻象,卻又完全深入地活在幻象裏。所有的事情,似乎有一種深刻的「懂」,像是所有一切經歷的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已經從宇宙的角度懂了,而且有很遊戲的感覺,像是生命裡的一切高低起伏都是遊樂場的雲霄飛車,讓我們享受所有的過程。

所有的一切高低起伏,背後都有一種充滿著愛與微笑的幸福感。這個幸福感,淡淡的,卻永不消失。

宇宙這個一大團的意識,透過每一個人,每一個意識個體,來經驗一切萬有。宇宙統合意識與我們的連結是從來不斷線的,雖然有時候我們感受不到。

我深刻地懂「他人就是我,我就是他人」的那種連結感,從心裡的懂,而不是頭腦裡的懂。所以在以分享服務他人的時候,我的心裡有一種豐盛的快樂。善待他人,也就是善待自己。

套一句聖經裡的話,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要不是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 耶穌想說的,是說這個無限大的統合意識(他稱之為父),是要透過自己內在的心,才能夠連接上的。然而透過這個神性的我,你就會了解所有從宇宙角度來看的真理,你會懂所有的事的來龍去脈(也就是道路),你也會深深感受到,生命的一點一滴,都充滿了滿滿的意義。


合一,不是身心靈成長的地位,目標,本身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合一,是一種永續的愉悅幸福,是一個不需要再理論就懂真理,在生命裡任何事都能感受到深刻的意義的狀態。這就是為甚麼宇宙統合意識要透過我來寫「宇宙說啥」的原因。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