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5, 2015

Sunny 談合一 -2

每個人的意識都是和宇宙統合意識(一切萬有)已經合一的。但是我們的注意力聚焦在身邊所發生的事情,聚焦在我們自我的不安,不足,還有不滿。我們無法感受到統合意識的存在,無法感受到我們天賦的合一連結。

就像我們的存在空氣裡面,但是我們的注意力被身邊的五彩繽紛的一切佔滿了,我們完全忽略了空氣的存在,也忘記了我們不斷地在呼吸空氣。

也像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的注意力被所看到的,所聽到的,以及小我所思考的一切佔滿了,我們忘記了光的存在。沒有光,一切將是黑矇矇的。

合一,其實一點也不難。因為是你已經俱有的。難的在,如何達到沒有雜思,將注意力聚焦在已經是合一的一切萬有的統合意識。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很希望我可以告訴讀者一個按部就班,可以達到合一境界的方法,但是從統合意識訊息場我知道,我所使用的方法大約只有百分之15的人使用之後會有效果。

我原本就是通靈體質,所以在我的成長經歷上是從肌力測試法以及靈擺和宇宙溝通之後,通靈的體質開始恢復,之後有許多的靈異事件。然而從訊息場獲得的訊息,達到合一境界的人裡面,有百分之九十五,沒有任何靈異事件的經歷。

我要稍微解釋一下何謂靈異事件。靈魂出體;異次元朋友的溝通或接觸(包括鬼,精靈,指導靈,或是沒有身體的意識團一類);第四密度層次朋友的搗蛋;睡覺的時候靈魂出體到異次元去上課;自發性的回朔前世等等。

我想現在比較重要的是,把「合一」的感受與經驗與大家分享。如果你已經有過些許「合一」的經驗,或許在讀了我所分享的經驗,你會了解,原來你已經有過的,卻不太確定是什麼的經驗,就是「合一」經驗的一部分。

如果你尚未有任何「合一」的經驗,你在閱讀我或其他人所分享的「合一」經驗之後,你可以開始向宇宙下訂單,觀想獲得這樣的經驗。並且在你開始經驗這些經驗的時候,你就會知道你正在經驗某些「合一」的經歷。

*  *  *  *  *  *  *  *  *  *  *  *  *  *  *  *  *  *  *

「合一」是什麼?

「合一」當作動詞的時候,是用來解釋「去達到合一狀況」的動作。

「合一」當作名詞的時候,解釋我們的意識與統合意識聯結的狀況。

合一的狀況,你可能會有以下的感受:


1)意識不侷限在身體裡面,或是覺得身體的邊界消失了。可能可以感受到自己無限大,也可能感受到自己是無限小。

如果你開始向某個方向聚焦,你可能會發現,你的意識可以行走很遠很遠。我聽說過有人形容他的意識向上走,往離開地球的方向,超越了九重天。超越每一層的時候會覺得有一個極大的密度差異(或是壓力的感受)。他是不是真的超越九重天,這我不知道。我本人的感受是一種不同密度的感受,很像你從冷氣開放很乾燥的房間,突然進入了一個充滿了蒸汽的房間,那種密度不同的感覺。或是在游泳的時候,憋一口氣向兩公尺深度的地方潛下去,那種身體有壓力的感受,跟在空氣裡沒有壓力的感受。我用我的意識往同一個方向也去了很久,除了感受到壓力密度的改變,其它並沒有看(感受)到什麼特殊的經驗,後來覺得有一點無聊,就把意識聚焦帶回身體。

這種狀況,我的意識並沒有離開身體,所以不算是靈魂出體。我只是將我的意識透過了「*宇宙場域架構」擴展/伸展。


2)感受到非常強烈的愛的感受


你如果想到你的親戚朋友,任何你認識的人,即使是你有瓜葛的人,你雖然對他們的言行可能有所不滿,但是你會同時對他們有很強烈的愛,好像這些瓜葛在某個層面上變成非常的淺,不是很重要了。這種愛是打從心裡的愛,不是互相滿足需求的那種愛。這個「愛」好像很大很大,攮括一切。

「愛」是從內心發出來的感受,你了解你的愛的感受完全是一個屬於你自己的內在感受。是沒有任何人能夠理解的。你也了解別人的愛的感受,完全是他們內在的經驗。


3)「順」與「不順」的內在偵測器

像是內在有一個偵測器,可以知道什麼是對的(順的,正確的,真實的),什麼是不對(不順,不正確,不真實的)的。這與一般社會信念的對與不對常常會不同。但是你又不一定能夠說的上來為甚麼會有這種感覺。

如果你在跟人聊天,他們說的話,你會有一種感覺,好像知道他們所說的是正確的或是不正確。如果你看電視節目,是歷史節目或是科學的節目,你會有覺得某些敘述是正確的,某些敘述是不正確的。有時候會非常清楚地知道,這些科學家所說的完全是無稽的推論。雖然你並不一定知道真正的事實是什麼。

如果跟靈性成長的朋友在討論某些話題,你也會很清楚的知道什麼是比較正確的。什麼是比較不正確的。

例如:當我在架構「混沌之美-從宇宙觀看心經」一文,我知道要寫這篇文章,我也知道我的資訊與中文字彙的不足,沒有辦法獨自完成這篇文章。這種不足的感覺不是缺乏自信心,而是透過合一,很有信心地知道的確不夠。我問到要請楊胤庭,煌鉐霖參與討論。討論的過程,我很仔細的聽他們所說的,因為我知道他們所說的,會有一些是很正確的,這篇文章需要的內容,而且是我所不知道,或是不太能夠解析的訊息,因為我的大腦裡缺乏某些概念的database。他們給我很多不同的觀點與解釋,對於某些資訊會覺得有特別強烈的「就是這個」的感覺。

這種強烈的「就是這個」的感覺,是合一經驗裡一種非常特殊的感覺。不需要揣測,不需要說服。不是邏輯分析來的答案,也不是科學,更不是過去經驗獲得的結論。也沒有任何的猶豫或懷疑。整篇文章架構完的時候,也是有這種「很肯定」的感覺。

我在寫每一篇文章,在結束的時候,我都會有這種肯定的感覺,覺得「完成了,可以刊出了」。

另例:很多讀者告訴我,當他們在閱讀宇宙說啥的時候,他們會有一種「訊息很正確」的感受。


5)直覺「該做」或「不該做」

當你面對一些事情或抉擇,你會有一種「該做」或「不該做」的內在感覺,雖然有時候覺得「該做的」,反而是不合邏輯或是不被社會論點接受的。或是你感覺「不該做的」,反而是大家都認為應該做的。

我相信很多讀者常常會有這種感覺,我也相信很多人曾經有這種直覺感,但是卻在社會觀點的壓力,或是邏輯分析之後,做了不同的決定。但是後來證明原本的直覺感才是應該選擇的。

這種感受可能會展現在選擇靈性課程,而且你上完了課,還覺得被騙了,或是課程很爛。但是幾個月之後,會突然有某種更深刻的領悟與成長,而且不是因為上的課所學到的,而是上了課看到不正確的訊息,讓自己有了內在「順」與「不順」的偵測器。或是看懂了自己內在的問題。


6)開始「懂」為甚麼所有負面的經驗都有正面的功能,對一切有感恩的心態

面對曾經發生的不愉快的事,會發覺它們的在自己生命裡的正面功能,甚至在事情發生之後(或同時)很快的能夠看到它的正面功能。面對自己曾經排斥的陰影面或黑暗面,比較能夠接納。會漸漸更很容易看到這些陰影面與黑暗面的完全正面功能,完全不再排斥。也開始接納他人的黑暗/陰影面。


7)同時以觀察者的角度看到自己的言行舉止

通常我們在靜坐的時候,很容易回想早先所發生的事,可以以觀察者的角度來看已經發生過的事情事情。經過合一的狀況,你會在事情發生的當下,也可以立即看到自己的言行舉止,好像是當時的自己還有另一個意識同時存在,在觀察自己。事情發生的當下,你所有的一切情緒反應都是深刻的,但是那個觀察者的意識,不但同時存在,並且能夠很客觀地觀察自己的情緒反應,像是跟觀察者無關的感覺。


8)同時共存的平行觀點,很複雜的情緒反應

我想也是因為有觀察者的角度,而且觀察者並沒有執著任何一個觀點,我們很容易從一個觀點跳到另一個觀點,並且覺得每一個觀點跟情緒反應都很真實。實例可以從「Sunny的大功課 -多重平行宇宙」找到。

多種平行宇宙的觀點,表面上會讓自己的生活複雜許多,但是優點是可以在靜下來之後,刻意的在不同的平行觀點中做選擇,不再被一個或兩個觀點完全霸佔自己的情緒反應。

我要刻意地保存哪個觀點?刻意去釋放哪個觀點?我個人是選擇根據意識地圖的情緒位階來看我對這個觀點的反應。如果情緒是低於200的,我會選擇慢慢的消化釋放我的情緒跟帶來這些情緒的觀點。我想這是我做自我療癒的過程。我也會在心裡常常排演我要刻意保存的觀點與感受。


畢竟,我們如果認為我們身邊的那一個人讓我們失望或不滿,原因還是我們自己對他們有超過他們能力與意願的期望。最後我們的課題,還是要回到如何對「如是」感到快樂滿意。當然,我們永遠都還有另一個平行觀點,就是一切都是幻象!哈哈!


9)正確而且有絕對信心的知道自己能力可以做得到的,跟做不到的

信心不再是根據過去經驗而獲得的內在肯定感,也不是任何外在因素,例如他人的認同,社會的推崇等等而來。對自己的能力與缺陷有毫無批判的完全接納。

比如說,我先生每週在Pub演奏橫笛。每次我跟他一起去Pub,他的演奏夥伴們,幾乎每一個人都會問我,你會不會樂器?聽了我說「不會」,幾乎每一個人都會加一句:「你應該也學一種樂器」。我總是以笑答之。我自己深深地知道,我如果學樂器,我完全不會享受這個過程,或是這個成果的。聽愛爾蘭傳統音樂是一種享受,像是全身內外都被音波清洗得乾乾淨淨,好舒服。演奏,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對我而言,也不會有相同的享受。


10)預知的感受

對於自己的未來的事情會有一種淡淡的「預知」,雖然不是很清晰或很仔細的。有時候對他人也會有一些這種預知感。


11)Deja Vu 似曾相識的熟悉感

你常常會對於完全沒有看過或去過的地方,或是完全沒有見過的人,有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這是因為透過宇宙訊息場,前世今生或是他人的經驗與記錄,所連結到的感受。

有時候透過宇宙場域架構,還會連結到前世今生的故事,現在生命裡的親友在前世演出不同的角色,會有前世情緒反應莫名其妙地展現在現在的生命裏的狀況。

例如,前世伴侶今世是你的老闆,平常面對老闆都沒有特別的感受,突然有一天覺得對老闆有非常愛慕的感覺。那種感覺非常深刻,可能想要跟他私奔。老闆如果沒有透過宇宙場域架構接收到同樣的訊息,可能你的感覺就是單方的。有時候雙方都會接到同樣的訊息,就會兩人都會有同樣的感受。

這種狀況是因為這個訊息在場域架構裏,跟當下時間裡的一切記錄,兩個訊息的排列架構很接近,兩個訊息的能量就會互相影響。因為訊息是恆動的(一直是正在演出的狀況),所以兩個訊息互相影響的過程會有時間限制。通常六個星期之內影響就會消失。這個例子,你跟老闆的互相愛慕,四到六個星期,就會轉淡消失。像是完全不存在,連想要回想這些情節感受都可能覺得很難。

其他的例子,可能你突然對某個同性朋友,有了愛慕的感受。你還以為自己突然變成同性戀。幾個星期之後這個感覺會消失了。可能你身邊很親近的人,你突然覺得很遙遠,或是你突然覺得很害怕他會出賣你或背叛你。同樣的,這個感覺會在4-6個星期消失,然後你會覺得很荒謬。

12)內在對於「重要性」的偵測器

對於有些事情,你會有一種「很重要」的感覺,覺得要去做,或是有一種緊迫性。但是卻完全說不上來為甚麼。邏輯上根本無法分析的感覺。

這種狀況跟有情感程式驅動的感覺不太一樣。以我的例子來說,我一直對人權平等有許多感動。從訊息場也獲得「我有許多情感程式與喪失權利有關」但是卻問到這些情感程式是不可以改的,因為倡導平權在我這一次的生命裏是一個很重要的「做人基本原則」。對於看電視影片或是新聞,有關人權的主題,尤其看到有錢有勢,或是自以為是的人,虐待他人,或壓榨他人。我常常會有一些不滿與怒氣。

內在的「重要性」,感覺起來也有一點像是使命感。內在的感受在意識地圖的情緒位階,是超過200的。而有情感程式驅動的使命感,內在的情緒感受一般來說低於200。


13)很容易被感動,有一種心連心的感覺

看電視,電影,聽他人的故事,參加婚喪禮的時候,常常很容易被感動。那種心連心的感受,不是傷心,但是常常會流眼淚。


14)整體的利益比個人的利益優先考慮

雖然我們可能過去學到,所謂的大我比小我重要,要犧牲小我,成全大我。 這些曾經只是口頭禪一般的填鴨教育。我個人在合一之前,常常覺得很難在這方面做抉擇。真的要我放棄我個人的選擇或是需求,來成全大我,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我也在生命中看過許許多多的案例,一般人跟靈修人是一樣的。真的到了需要考量小我的利害關係的時候,自己沒飯吃的時候,沒有任何一個人會把自己的一碗飯端給別人。但是我也發現,很多人很能說大話,尤其批評別人沒有犧牲小我。

在合一的經驗之後,我發現我會先考量整體的利益,看看什麼是整體上最高益處的,再考量自己沒有犧牲到自己的利益。我的感覺是「我」比「這個身體」大很多,這個無限大的我,攮括我所看到的,我所能夠感受得到的。人類的意識提升成為很重要的事情,而重心不再是個人小我的意識提升。

我還記得早期我在參與身心靈成長的時候,都是很自私的為了自己的進展與認可。請不要誤會我所說的。我不是說小我的需求是不對的,反而是說小我的需求是完全正常的。但是人與人之間,除了小我的需求,還有愛與付出。在自己的能力範圍之內,我發現能夠付出是一種幸福,給予是很快樂的事。

例如平權的問題。我現在的看法是每個人的權利是平均的。沒有任何人的社會階級是通認的高或低。政府官員,一般人民,皇室貴族,都是一樣平等的。同性傾向與異性傾向的人一樣都是人,都有權利結婚,也有權利離婚。沒有任何宗教比其他的宗教高或低,每一個宗教之教徒的言行舉止並不代表整個宗教的道德文化。畢竟每個人都是宇宙統合意識一個面向的展現。每個人同樣的神聖,每個人也同樣有獨特的癡傻!

例如台灣人,中國人,海外的華人..... 大家身體裡面所流的是一樣的血統。華人,洋人,黑人,白人,黃人與紅人,大家的靈魂終究是同一個宇宙統合意識。

分享訊息也是提升人類意識的方法,我所做的是提供閱讀中文的人一個能夠擴展意識的方法與提醒大家內省的機會。

* * * * * * * * * * * * * * * *


其他

以上是我個人體驗過,並且能夠觀察得到的經歷。我相信還有很多合一的經歷與感受我還沒有觀察到,所以還不能夠很廣闊很完全的寫出來。

我相信宇宙說啥的讀者群裏,很多人也經過合一的感受,歡迎您也與其他讀友分享您個人合一的經驗與感受。


2 comments:

  1. 謝謝你這麼精準的描述,那種絕對信任宇宙之流的感受

    ReplyDelete
  2. 我個人有好幾次作夢的夢境與現實發生的情況一模一樣的巧合~~ 當親身經歷夢境的狀況時都會全身發麻....
    不知道這是否是合一的一種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