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1, 2015

談人權

雖然人只是宇宙統合意識的一個面相,以目前世界人口來看,宇宙也有72億個面相。再想像一下,即使在我們的3D實體經驗,每一個動物,植物,昆蟲,細菌也是宇宙統合意識的面相,更不要說在九個不同密度層次的意識個體,包括外星系統的意識。

這個龐大的群體意識,在經歷人類,以及與人類類似智慧層次的各個意識個體,除了經過並且享受愛恨情仇與酸甜苦辣的各種類型的情緒,祂們所共同發展的進化意識,「要獲得平等權益」是一個極大的成果。

你或許可以想像的出來,當一個意識在經歷許多次「被迫害」的經驗時,他的心境發展順序大致為:傷心,無力感,憤怒,找到力量對抗,報復,同情(同理)並且保護被迫害的人,鼓吹平權設立法定不再被迫害。

一個權益不均等的政治體系,經濟體系,宗教體系或是任何小團體。基本上是有一個或數個自認為「高人一等」的人,自認為「可以拿取他人的財務或剝奪他人的權益」的人,然後在同一個系統裡,就產生了「財務權益被拿走或剝奪」的現象。

另外一種狀況,是系統裏有自認「高人一等」的人,其他的人「相信」這些人的「高人一等」所以在某種程度上的自願放棄自己的權益。

例如:

宗教系統裡的教主或教宗,系統裡相對的是教徒。教徒裏有許多是自願放棄權益的。

宗教戰爭,來自於「我的神比你的神好,大,正,等等批判比較性的觀點」於是一個宗教對另一個宗教開戰。幾十世紀之後,人類意識演化到「宗教平等」以及「尊重他人的宗教」。

殖民與世界大戰,來自於某個國家認為它可以侵占其他國家。歷史上幾千年來不是都是某個民族自認高人一等而侵略其他民族的嗎?看看亞洲歷史,「侵略,掌權,掌控治國」,「侵略,掌權,掌控治國」,「侵略,掌權,掌控治國」不是重複了幾十次幾百次?近百年之內的最大的事件是日本侵略中國(當時只有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看看歐洲歷史,古文明時期多數以宗教名義佔領統治,中古時期北歐Norse向外侵略佔領,諾爾曼族,大不列顛族(大英帝國)侵略殖民世界各地,德意志,荷蘭,葡萄牙,西班牙等國都曾經向外侵略佔領。

被侵略佔領或殖民的民族或國家,從統合意識的角度來看,是要經過壓迫而演化成反抗,最後演進為抗戰獨立,嚮往平權。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世界經濟系統的侵略政策是近幾十年來比較難被一般民眾看懂的。但是實際上在個人來講,也不是特別重要的事。因為當許多人內在都覺得豐盛富裕,經濟侵略政策會自動瓦解。

相同地從吸引力法則的角度來看,當我們內在覺得是平權的,社會上會有人和平地鼓吹平權,平權將會自動發生。

美國的黑白種族歧視狀況,其實是值得大家借鏡的地方。白人歧視黑人,黑人因為不願意被歧視,大聲鼓吹平權,結果是造成了黑人特權。例如,同樣的黑人白人應徵工作,許多大公司(例如航空公司飛行員的職位)有黑人保障名額的條款,對黑人的錄取條件特別優惠。真正的平權,應該是無論黑人白人紅人黃人,每個人的錄取條件是相通的。其實如果單是對黑人的錄取條件特別優惠,也就是說,黑人的程度不必那麼好就可以錄取。如果你是黑人,因為你被錄取的條件比別人低,被錄取的你會覺得很光榮嗎?即使你是條件很好被錄取的,別人也會認為你是特優條件錄取的。這也是宇宙統合意識自我嘲諷姓的幽默。統合意識的下一步發展,是不是黑人自己願意放棄特權,而要求真正的平權?


最近世界各國都很熱門的平權議題:婚姻平權。(Same Sex Marriage)


統合意識的每一個面相有自己的經驗與觀點,所以在統合意識整體有轉變的時候,總是會覺得像難產一般。

首先,你先看看你內在的感受對於這兩個詞有什麼感覺?

                     同性戀者          異性戀著

你內在的感受是你的情感程式以及過去經驗(包括大腦關聯性細胞連線系統)所累積的感受。你或許也有社會(宗教)群體意識的批判以及信念。

如果你對於「同性戀者」的感受是負面的,你可能有「因為自己是同性戀而被迫害,被傷害(殺害),被懲罰」一類的情感程式,或是曾經「受過同性戀者的拖累或是迫害」的情感程式。

如果你自己是同性戀者,又同時有負面感受的情感程式,你的內在對於自己是同性戀者一定非常掙扎。許多這類型的內在混亂感受不是邏輯可以解釋的,所以也不要嘗試用邏輯解釋。找到情感程式來處理平衡,就比較能夠達到對於自己是同性戀者能夠較平靜地接納。

至於「大腦關聯性細胞連線系統」所創造出來的感受,你可以重新創造不同的經驗,或是在觀想時創造不同的經驗來改變你原有的連線系統。也就是說,如果你有負面感受,你可能需要在現實生命裡面認識一些同性戀者,重新發現他們也是人,也有善良有愛心的同性戀者,或許可以成為你的知己。創造新的大腦關聯性。

當你移除所有的情感程式,大腦關聯性連線系統,以及社會信念的偏差,你會比較能夠客觀的分析:同樣是一個靈魂,同樣是宇宙統合意識的一個面相,任何人有什麼理由說他們沒有結婚的權益?


死亡的權利 Right to Die


現代社會的另一個狀況,是人類的平均壽命越來越高。老的,病的,覺得自己在生命的最後階段,不想繼續以不舒適的生活狀況活下去。他們會希望有一個法令能夠允許他們安樂死。

你試著將心比心,想想自己是一個肌肉萎縮症的病患,現在70多歲,身邊有老伴照顧自己,膝下有子孫十餘人。你喪失了自己行動的能力,生活起居,飲食,連排泄都需要他人幫忙。兒女子孫不一定能夠幫忙照顧你。你不願意繼續拖累老伴,也不願意在痛苦並且缺乏尊嚴的狀況延續生命。或許你已經在生命裡感受到愛,滿足與幸福,你覺得生命已經值回票價。

如果你有選擇,你會不會希望可以有一個儀式,讓你認識的人來跟你告別,讓他們說他們想說的話,表達他們對你的關懷與愛,你也對他們說你想說的話,沒有任何遺憾。在你所愛的人,與愛你的人的環繞之下,讓你的意識離開你的身體?當然有些人會傷心,但是一通電話告知死訊,不是更殘忍?

如果你是癌症末期的病人,卻要在安寧病房等死。你的身體可能很痛,你不是很願意讓你的親朋好友看到你的狀況,只有你身邊親近的人陪你走最後的一段路。你會不會希望可以有一個機會在你離開人世之前,讓大家都來聚聚?或許把幾十年沒有見面的老朋友都找來開一個慶祝派對?

選擇性的安樂死,對於即將死去的人,還有親朋好友都將會是比較正面的經驗。

生命的開始與結束都是一樣值得慶祝的。因為兩者都是靈魂的轉淚點。現代社會的狀況,幾乎是強迫每一個人「死得很慘」。

安樂死的法令,目前在盧森堡,比利時,瑞士,荷蘭是合法的。美國,加拿大,與紐西蘭正在倡導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