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4, 2016

從 Sunny 的經歷簡介創傷症候群 PDST-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我想要分享我發覺創傷症候群以及療癒的經歷,希望有需要的讀者,能夠透過我的經歷,看到是否自己的生命有類似的狀況。如果有,也能夠進一步的找到療癒的方法與過程,讓自己的生命更美好。

* * * * * * * * * *

創傷症候群,維基百科裡面的部分解說如下:

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英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又譯創傷後壓力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創傷後精神緊張性障礙、創傷後壓力失調、重大打擊後遺症。

指人在遭遇或對抗重大壓力後,其心理狀態產生失調之後遺症。這些經驗包括生命遭到威脅、嚴重物理性傷害、身體或心靈上的脅迫。有時候被稱之為創傷後壓力反應(post-traumatic stress reaction)以強調這個現象乃經驗創傷後所產生之合理結果,而非病患心理狀態原本就有問題。

PTSD的主要症狀包括惡夢、性格大變、情感解離、麻木感(情感上的禁慾或疏離感)、失眠、逃避會引發創傷回憶的事物、易怒、過度警覺、失憶和易受驚嚇。

可能會造成這些症狀的經驗包括:

  • 孩童時期遭受身體或心理上的虐待
  • 經歷性侵害、戰爭、打鬥(後兩者常稱為戰鬥壓力反應(combat stress reaction))
  • 暴力攻擊
  • 嚴重的車禍、意外事件
  • 目睹親人、愛人等關係親近者的突然死亡
  • 自然災難,如地震、海嘯
  • 難產
  • 校園霸凌


在《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中指出,個體也有可能在經驗創傷後並沒有出現全部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症狀。大部份人對創傷事件的情感會在幾個月後淡去。如果其持續過長的時間,就有可能導致精神上的失調。大部份經驗創傷事件的人並不會產生PTSD。PTSD是一種焦慮性失常,不應和一般的悲傷或創傷後之調適混淆,此疾病也有可能伴隨著其他精神失調(合併症,comorbidity)包括重度憂鬱、一般性焦慮失調和各種成癮性。

PTSD的發病時間可能會延遲數年甚至數十年。創傷記憶有時候會被貯存在程序記憶(procedural memory)中,當病患做了某一特定身體動作時,便觸發了創傷後壓力症。延遲發病的PTSD也有可能在另一個壓力事件下浮出檯面,如家人或親密朋友之死亡、或被診斷患有重大疾病。臨床研究指出,曾罹患PTSD之幼童,在成年後比起沒有PTSD的人有更高的犯罪傾向。

以上節錄自Wiki百科全書創傷後心理壓力緊張症候群

* * * * * * * * * *

我第一次遇見完全莫名,不知什麼引發了極端暴怒的反應,是在2014年11月。當時跟我在一起的只有我先生,我也不太記得我們在說什麼,我只記得他的一個不悅的眼神,激起我完全無法控制的極端暴怒反應。

因為我沒有經歷過這種感覺,我實在完全無法解釋。如果有人問我,「你為什麼發脾氣?」我只能回答:「完全不知道」,因為我們並沒有吵架,並沒有說什麼重話,我記得我們是在討論某些事情,有些意見不同。

回想起來,我可以看到我的身體在砸東西,我的聲音像發狂一般的吼叫,好像在觀察中的我,跟這個身體是完全無關的,但是這個觀察者的我,像是被關在一個失控的機器人身體裡面。我沒有辦法叫它停止。這種失控的感覺,我很難解釋我的感受,最接近的說法大概是「夢境裡的超現實狀態」。

我想當時的我,可能看起來會很像70年代的恐怖片「大法師」裡的琳達布莉兒。

這個狀況發生之後,我開始自我詢問,跟宇宙對話,但是不太能夠找到頭緒,只能問到情感程式。當時沒有其他的辦法,也只好針對能夠找到的情感程式,一一處理平衡。類似的狀況還是繼續發生,我的情緒反應有稍微減緩。據我的估計,大約減緩30%左右。對我來說,這個結果我是不能夠接納的,我不希望以後的生活一直有類似的狀況發生,我也不想讓我先生繼續被我莫名其妙的發脾氣。

這時已經是2015年的9月。

我仍然不能明確的指出到底是什麼激發這個反應。我只能夠模糊的感覺到是我先生的某種眼神與態度。

當我自己問不清楚的時候,我會問宇宙,有誰可以幫助我問清楚,或是給我一些指引。問到了要跟美國的人體機械動力學(kinesiology)的老師,一個通靈朋友,跟另一個自我療癒非常有經驗的朋友聯絡。跟他們聯絡之後,獲得的結論是我在「兩歲的時候有一個跟我哥哥的經驗」需要深入探討。

我下意願要回溯這個經驗,也問到了有一些情感程式,讓我不願意去重新面對這個經驗,所以花了幾天的時間處理平衡,一直到我問到100%的願意,100%的要,100%的敢;0%的不願意,不要跟不敢。

我閉著眼睛靜坐放空,等待這個記憶慢慢浮出。(以下回溯經歷為深紅色)

先是破破碎碎的景象,然後我回到我兩歲的身體,

比右邊照片的我稍微大一些。感覺到有一個男人對我拳打腳踢並且怒喊。我一邊哭喊一邊躺在地上用力的拳打腳踢,試圖反抗。

回溯的當下,我的心糾結起來,我一個人在房間放聲大哭,多麼希望記憶裡當時有人來解救無助的我。我哭了很久,終於慢慢穩定下來。我繼續閉上眼睛,等待其他的記憶浮現。

18歲的哥哥不知道為什麼很生氣,當時家裡只有他跟我,他的眼神充滿了不滿,憤怒,不公平,怨恨等等。他把憤怒發在我的身上,對我拳打腳踢。我一邊掙扎,一邊哭,一邊爬,爬到一個大沙發下面,側躺在地上捲曲著身體。一邊發抖一邊哭。我可以感到冰冷的水泥地板,也可以感到沙發下面的彈簧,還掛著一些狗毛。

哥哥的憤怒減低,沒有再對我發飆,他離開了房間,我哭著哭著在沙發底下的地板睡著了。

沙發下的狹窄空間,像是我的避風港。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媽媽正在嘗試把我從沙發下面拉出來。在媽媽懷抱裏我是安全的。

回溯的過程,雖然身體並沒有感受到被打,但是情緒上完全是回到當時的感受一般。我哭了很久,並且感到傷痛,莫名,身體的能量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好像當時被毆打的能量,開始充滿我的身體。我的身體開始抖動,我知道這是舊有的記憶能量需要釋放,我很安心的讓這能量做它該做的。

在整個回溯的過程,我也同時了解,兩歲時候的我,經過了莫名的毒打,卻也做了許多的決定。在面對困境,我會反抗,我會奮鬥,我會盡力。我絕對不放棄。我知道這不是一個完全負面的經驗,因為從這裡我發展了非常鋼陽的力量,或許我放棄了一部分的我,但是這鋼陽跟隨我五十多年,也幫我創造了不少成就。我突然覺得非常傷心,因為要放下這個被毒打之後而建立力量的我,像是給這個孩子宣判死刑。

~~~~~~~~~~~~~~~~~~~~~~~~~~~~~~~~

我們在心靈演化的過程,
某些層面的我們逝去。

當我們釋放不再對我們有益處的層面,我們正在淨化,給對於我們有建設性的,新的東西創造新的內在空間。

這很可能是很痛苦的經驗,但是將會是短暫的。

不要緊抓著舊的東西不放,邀請新的東西來到我們的生命。

我們越是抗拒的,將會越被我們吸引來。創造並持住我們的願景,信任演化的過程。(王絪譯自右圖)
~~~~~~~~~~~~~~~~~~~~~~~~~~~~~~~~

我也了解,現在正是要釋放這個受傷的孩子時刻,讓他成長,讓他演化。我雖然不知道演化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為了不再讓我先生因為他不悅的眼神受我無名火的肆虐。我要的是一個相敬相愛的的長期親密關係,我必須演化。

宇宙訊息也是告訴我,對於我,與我先生,建設性最高的決定是療癒這個傷痛。第一步是找到「非暴力溝通」的工作坊。

我上網路尋找資料,發現在愛爾蘭受過正式「非暴力溝通」訓練的諮商師一共只有四個人。有工作坊講師認證只有兩個人。一個就住在離我家開車10分鐘左右的地方,並且在兩週後有一個週末兩天的工作坊。

每次在我生命裡有需求的時候,宇宙總是好像已經安排好了在等我一樣。

* * * * * * * * * * * * * * *

非暴力溝通的基本概念是:大部分的人很樂意幫助他人滿足他的需求,只要他人的需求不與自己的需求互相衝突。當我們我們了解雙方的需求,我們能夠找到讓雙方的需求都滿足的方法。這裡所說的需求是need 。不是desire 或want。

上工作坊的第一個心得,我發現我不知道如何注意到自己的需要,如何從需要的出發點溝通,所以只知道告訴對方不要做我所不喜歡的事。

雖然這樣聽起來好像沒有什麼問題。

例如,我家的桌上型電腦是在廚房。我先生常常只要在廚房打電腦,收音機都是開著。並且離開廚房時,常常忘記關收音機。他喜歡有聲音作為背景,雖然他不一定專心在聽廣播的採訪或是論壇。而我常常被廣播的聲音吵得很很不舒服。我以前會對他說,「你可以收音機不要開這麼大聲嗎?」這種表達方式對方聽起來像是被指責,收音機開得大聲是他做錯了什麼事。當我這麼說的時候,他有時候會給我一個不愉快的眼神,有時候會頂嘴說,「一點都不大聲呀!」

而且我發現,我常常一直要盯著他,叫他收音機關小聲點。

如果從我的需要的角度來表達,就會變成,「當大聲的背景聲音存在的時候,我不能夠專心。我需要比較安靜的環境。請你把收音機關小聲一些好嗎?」這是向他表示我的需求。並沒有說他做錯了事。漸漸的,他開始注意到我的需求,自動把收音機的聲量降低。

第二個心得,是我完全不懂得如何從對方的抱怨去覺察到他的需求。聽到抱怨,就覺得別人是在指責我的不是。然後又因為我並沒有覺得做錯事,所以口頭上就會頂嘴,就像我老公跟我頂嘴一樣。

我雖然是他心通,可以感受到別人的情緒,但是卻無法感受到別人不滿的情緒後面,真正的需求是什麼。

如果對方跟我一樣,只會看到別人做了什麼事他不開心,卻沒有辦法告訴對方自己到底需要的是什麼,他們說出來的話就跟我以前說出來的話是一樣的,聽起來像是抱怨或指責,很容易造成對方的「不爽」。當對方不會以需求的角度來溝通,如果我仍然可以聽懂他們所說的話,背後的需求是什麼,那我們溝通上還是會比較容易的。幾個月下來,的確證實我跟我先生之間相處的狀況變得容易許多。

第三個心得:「你應該如何如何....」或是「你不應該如何如何....」這樣開頭的話聽起來像是說他們不夠聰明,不夠好,或是做錯事。

第四個心得:「你為什麼沒有如何如何做....」這樣的話聽起來像是被指責跟,做錯事,或是不夠好。

第五個心得:標籤,批判,評估,對方聽起來都很不舒服。還是少說為妙。

* * * * * * * * * * * * * *

學習觀察到自己的需求,對我來說並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因為我一輩子都沒有這種概念。對於現狀,常常是以「能接受」或「不能接受」來評斷。卻沒有想過,「什麼狀況會是令我開心愉快的?以及「什麼狀況是我需要的?」

我不知道這是台灣人常見的狀況,還是因為我是個奇葩?總而言之,我還在繼續努力練習覺察自己的需要。學習如何溝通我的需要。

 * * * * * * * * * * * * * * * *

宇宙的另一個指引是找到一個使用「動眼減敏重整療法」(EMDR: 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的心理諮商師。

我把我回溯的幼時經驗告訴我的諮商師,她開始將我幼兒時的經驗,分成一小段一小段的讓我使用「動眼減敏重整療法」的儀器同時回溯。我訝然發現,在使用儀器幾個段落之後(每段落2-3分鐘),一段讓我痛苦發抖的回憶,竟然完全喪失魔力。我可以面對那一段記憶而沒有情緒反應。

每一次使用「動眼減敏重整療法」儀器之後,我發現身體的某區塊緊繃的部分放鬆許多。

我一共見我的心理諮商師六次。六次裡面有三次使用「動眼減敏重整療法」儀器。在我們結束療程之前,心理諮商師建議我在網路上購買EMDR的音樂,在自己認為有需要的時候使用。她告訴我,她從來沒有見過療癒過程這麼快的客戶。

我偷偷地微笑,因為我知道,針對這個幼兒時期創傷的經驗,相關的情感程式都處理完了,「動眼減敏重整療法」所處理的純粹是腦細胞連線系統的無意識自動情緒反應。所以我這個個案會這麼容易處理。她的其他客戶,都還有許多情感程式,用「動眼減敏重整療法」是不能夠平衡那些程式的。

在回溯創傷經歷的過程同時使用「動眼減敏重整療法」,更改了原來創傷情緒的大腦連線系統,創造了一連串的新的連線系統。

當然還有許多我不懂的地方,不過我對現有的結果已經相當滿意了。

 * * * * * * * * * * * * * * * *

宇宙的下一步指引..... 我的陽性能量「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Sunny說:『什麼?我不是已經擁有並且接納百分之一百的陽性能量了嗎? 』


... ... ... 請待續 ... ... ...


2 comments:

  1. sunny,對emdr的操作方法可以把您的經歷說的更詳細一些嗎,給想知道方法的人分享一點經驗,謝謝

    ReplyDelete
    Replies
    1. http://sunshiningmind.blogspot.ie/2016/06/blog-post.html
      http://sunshiningmind.blogspot.ie/2016/06/emdr.html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