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4, 2016

Sunny 說- 有關內觀,正念Mindfulness

最近有一個在愛爾蘭的朋友,常常心情不好,找我聊天。她在聊天的過程,提到她跟男友的關係不是很好,覺得可能要分手了。

聊著聊著,她告訴我,男友曾經在吵架的時候對她說:「你像是我生命裡的癌症,走了又回來,回來又送不走。」然後她哭得很傷心。

我記得很清楚,上一次我見到她的時候,她也跟告訴我同樣的事情。上次我見到她,是三個月前。我心裡想:「三個月了,她說的還是同一個故事。」

這一次我聽她說完之後,我問她:「馬丁(男友的名字)這句話對你說過幾次?」

她說:「一次」

我問:「他什麼時候說的?」

她回答:「好幾個月前了,但是馬丁說他不記得了」

我問她:「那這句話你在自己的頭裡面重複幾次?」

她說:「Millions of times。上百萬次(意思就是多得數不清了)。」

我問她:「妳有注意到嗎?馬丁只說了一次,你自己一直在腦裡重複播放這一段影片無數次,每播放一次,你傷心地哭一次。馬丁讓你傷心一次,剩下的每一次你再重播,究竟是誰讓你傷心?是不是你自己一直選擇重播馬丁說的話,讓自己傷心?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她:「.........」

 * * * * * * * * * * * * *

我知道我說的話不是她想要聽的。但是我也相信她並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麼。她只是陷在自己的慣性模式裡。沒有覺查到自己的行為,也從來沒有想過要詢問或檢討自己的行為。或許從來沒有其他的人這樣提醒她過。希望我的無禮能夠給她一丁點的啟發。

當下我回到我的記憶裡,二十多年前的時候,我也是一直重複播放別人對我的不好,覺得好像抱怨別人的不是,對我的小我有某種程度上的良好感覺,但是自己也說不上來為什麼要這麼做。直到一個朋友問我:「如果妳先生對你這麼不好,你為什麼還要跟他在一起?」我才開始看到,原來當時的我,跟別人提到我先生的時候,都是抱怨他的不是。

我記得自己許許多多的經驗,我開始觀察到自己重複這麼做,也常常觀察到其他的朋友在訴苦,或是說到憤怒的事情的時候,也會一再重複他們的故事。有一個朋友的亡妻,十年之前自殺身亡。這個女鬼來找我,說要跟她的丈夫溝通,希望她的丈夫原諒她。我告訴我的朋友,說他自殺的亡妻要跟他溝通。這個朋友非常憤怒地說:「她不值得原諒,她不負責任的自殺,讓我一個人把孩子帶大。我永遠也不能夠原諒她。」

我當時心裡想:「她要你原諒她,是因為帶著憤怒的是你,不是她。她關心你,希望你不要再憤怒。她要回歸宇宙去充電了,哪兒有什麼值不值得的原諒這回事?」

所以我告訴這個女鬼:「你不要擔心他了,事隔這麼多年,他如果仍然選擇憤怒,那是他的決定。就不關你的事了。」我就請她走向了光,回去充電。她原本是灰暗並且非常傷心的。當她走向了光,一剎那之間,我看到她充滿的慈愛與滿足,飄逸的能量跟原來灰暗傷心的感覺真是天壤之別。

當任何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們的不愉快,傷心,憤怒,這是正常的情感。但是當下之後,我們就有選擇的能力。我們可以選擇釋放我們的故事,選擇原諒,選擇編寫我們的故事,或是選擇一直重播這些故事來虐待自己。

這不是一個簡單的課題。我們的慣性自動駕駛的時候我們常常看不到。我們自己被自動駕駛,一再重播過去的經驗所發出的情緒反應搞得很痛苦,卻找不到出路。我自己都花了幾年的時間慢慢改變。至少,我這個人,當我下了決心,是沒有回頭路的。我也很高興,我下了決心改變我的慣性模式,我當時只知道我的慣性模式是自我虐待,卻不知道十多年下來,我的生命可以如此的美好。沒錯,一切都是自己的慣性與濾鏡所造成。以前是重播噩夢,現在是重播甜蜜的美夢。

我在想,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一直持續地創造自己的苦,卻自己完全無法觀察得到?您呢?

*** * * * * * * * * * * * * *

愛爾蘭的朋友告訴我:「你跟我說的那麼多個步驟,聽起來簡單,做起來卻很難。我根本就不知從何做起。」

我不確定她是真的不知從何做起,還是找理由下台階。不過我倒是從她說的話裡,觀察到一點,就是我常常說的內觀自省。我實在不知道如何再更清楚地解釋。

今天跟另一個台灣的朋友聊天,她提到了「台灣正念發展協會」,我對這個機構不是很熟悉,就上網路搜尋。發現原來是美國的「Mindfulness」。

Mindfulness翻譯成「正念」,我覺得實在非常的詞不達意,但是這就是不同語言之間翻譯的缺失。要翻譯 Mindfulness 這個詞, 我也實在找不到任何文字可以表達得很完美。

Mind,名詞是介意在意的「意」,意識的「意」。可以當作動詞與名詞使用。「Don't mind me!」是說「不用在意我」「不用把你的意識花在我身上」的意思 。Mindfulness,是「有意識地內觀的存有狀態」。翻譯成為「正念」也不是不對,就是在意境上差了許多。不過因為語言翻譯的障礙,也只有湊合著用了。



Mindfulness所提到的,就是能夠在生活上與人事物應對的時候,覺察自己的反應,不要批判,或在當時有強烈的情緒反應。我麼可以覺察自己的情緒感受,不要否認自己的情緒,但也不要立刻認同它。當時或事後,刻意去覺查我們的濾鏡與當下的詮釋,弄清楚我們是否有誤解。無論他人所表達是憤怒或是挫折,我們也可以揣摩他人的心態感受,看到他們內在所渴求的是什麼,等等。這些步驟,可以在Mindfulness的一系列中文書籍英文書找到合適您使用的資料。

我在這裡分享這些資料,希望宇宙說啥的讀者裏,在實際操作有困難的朋友們,可以找到另一個工具,幫助自己學習內觀自省的步驟。




3 comments:

  1. 我小時候常被同學欺負排擠,有很長一段時間都鬱鬱寡歡,自我形象低落,腦裡常常播放自己被欺負的畫面。

    上年年尾看了奧修的書,學習如何靜心 (當一個觀察者,不帶批判地觀看自己的情緒念頭)之後,才看到了頭腦的把戲:頭腦總愛播放一些噪音,使人心緒煩亂。靜心是個很好的方法,助人從混亂的情緒中抽離,關掉大腦的噪音,以輕鬆的心情觀察頭腦的遊戲。

    ReplyDelete
    Replies
    1. 話說回來,我在想,頭腦經常播放自己不喜歡的畫面,可能也是一種程式吧(自我懲罰)?

      Delete
  2. 正念的詞,其實比外文- mindfulness 歷史存在還久,因為是佛教的八正道之一。有的用覺察、內觀來解釋,比較容易讓初學者理解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