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5, 2017

大師,大師, Orz

什麼是老師?

從古至今,任何人想要學什麼東西,就會想到去找個好老師。老師的功能,就是教我們一些道理,專業知識與技術,幫助我們釐清問題罷了。人從出生開始,本來就是什麼都不懂。對於不懂的東西,又不去找個老師來學習,那我們肯定一輩子要當阿呆了!如果比我早生的人,他在某個方面懂得比我多,我就可以向他學習。比我年輕很多的人,在某些方便比我專精,我也可以向他學習。我們要學的是資訊學術與技藝,不管是跟年老年少的人學習都無所謂。這些我們學習資訊學術與技藝的人,我們就無須計較他們的社會地位看起來比我們高底好壞,或是年長年幼了。畢竟我們所學的,是這些人提供的資訊學術與技藝。


咦?這些話好像以前在哪裡聽說過?


一千三百年前,唐朝的韓愈提到的宇宙真理:



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生乎吾前,其聞道也,固先乎吾,吾從而師之;生乎吾後,其聞道也,亦先乎吾,吾從而師之。吾師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後生於吾乎?是故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 


勿把手指當月亮


在禪宗公案中《指月錄》就明示了「指」與「月」的譬喻關係。

如人以手指月示人,彼人因指當應看月。若復觀指以為月體,此人豈唯亡失月輪,亦亡其指。

用白話解釋,就像有人用手指頭指著月亮告訴我們月亮在哪裡,照道理我們應該是通過他的手指頭去看到月亮。但如果我們只注意那個手指頭,一看再看,還把手指頭就當成月亮,問題就大了,這樣的人不但看不到月亮,就是連手指頭也看不到了。


如果我們遇見一位「心靈大師」,或是「解惑大師」,我們把所學的資訊學術與技藝(月亮),與這個老師(指月亮的手指)混為一談,我們認為這個老師是什麼聖人,大師(把手指當作月亮),我們把什麼做決定的力量都雙手捧著送給了他,我們放棄了自主權,完全信任這個大師。大師說:給我二十萬香油錢,我們就給他二十萬。大師說,把衣服脫光,我們就把衣服脫光。大師說,你拿你的頭去撞牆,我們就拿我們的頭去撞牆。大師說,吃狗大便,我們吃嗎?


社會盲從趨勢


這是個來自於基本教育上的缺失而造成的社會問題。華人的孩子,要聽話。不聽話的孩子就是不乖的孩子。父母親跟老師說什麼,孩子就照著做。孩子從小就沒有「獨立思考」的機會,也從不被鼓勵「獨立思考」。導致他們沒有負責任的態度,因為從來不需要為自己做任何決定,也不需要為這些決定負責任。這樣的基本教育,把孩子訓練成沒有思考與判斷能力的盲從者。盲目跟從他們心中認定的任何權威。這些權威可能是學校的老師,醫生,專家,科學家,媒體,宮廟師公,宗教領導人,身心靈老師,甚至是朋友。


盲從者的特性,就是到處找人來跟從。如果我們嘴上常常掛著「爸爸說」「媽媽說」「某某大師說」「某專家說」「某醫生說」「醫學研究說」甚至「新聞報道說」,我們很可能就是有盲從者的特質。


盲從者對自己完全沒有任何信心,常常懷疑自己的想法,能力。內在的自我完全以外在他人的意見看法來做為自己的看法。


自我附權的假權威


一個盲從者,很可能在求學成長的過程,利用學歷與知識,把自己塑造成了某種權威,形象,或標籤。小我在這個權威形象或標籤找到附著的信心。這個附著在權威,形象,或標籤的信心並不是真正的信心,因為如果失去了這個權威,形象,或標籤,自我就失去了重心。為了保持自己的重心,會千方百計地來保護捍衛我們的地位。這包括貶低他人,侵犯他人,抬高自己的功勞與身價,「需要」他人的盲從與崇拜等等。


當小我因為學歷知識成就,或是受到他人的崇拜而感覺自我良好。這個狀態正像茶杯禪理的故事:內心和腦子裡裝滿的自己的想法與理論,像是裝滿了茶水的茶杯,再也裝不下其他的東西。小我就會停止進步。也不會有任何的空間認識他人的觀點與角度。只會認為別人都是錯的,只有自己是對的。


這也是我們常見的社會現象。社會上稍有知識或成就的人,在社會論壇上互相貶低攻擊。好像是越把別人罵地越爛,貶地越低,自我的身價越提高,感覺越良好。華人社會的「謾罵名嘴」是被崇拜的,因為太多人自己不敢罵不敢說,於是把「謾罵名嘴」當作智者來崇拜。很遺憾的,這種社會狀況造成了普遍大眾缺乏同理心與感恩心態,也沒有興趣去了解不同的角度與看法。只是喜歡找到跟自己站在同一陣線的謾罵夥伴。而缺乏同理心與感恩心態,正是極度成功地讓自己的生命充滿了「我執」與「苦」。


這是個華人社會的常態。阿卡西紀錄裡的訊息,華人社會裏,約99%的人是盲從者以及自我授權的權威。


從盲從者,到自我授權的權威,可以算是一個心理上的大躍進。在身心靈界來看,就是從追隨大師,到自成一派,自封大師。


自我附權的真信心


「大師」這名稱沒有任何問題,自我附權也不是問題。實際上,唯一的問題在,我們什麼時候自我復權,在什麼時候自封大師。

如果我們面對外人,「需要」別人稱我們大師才能感覺良好,這是一個值得內省的現象。因為我們的小我功課還沒有做完。當我們面對他人,面對知識學術與技藝,我們沒有謙遜,我們就是裝滿茶水的杯子,沒有任何進步的空間了。所以,對外的展現是個大師,對我們個人的成長有極大的限制性。


但是如果我們面對自己,告訴自己我已經會的東西是很棒的,我們可以拍拍自己的胸脯,告訴自己「我是我內在的大師」,自我附權。我們也可以省去自我貶低自我批判而創造的難受。面對自己的時候說,「今天我是大師,明天的我更棒」是一個值得嘉許的態度。而對外仍然採取謙遜的態度,我們就可以很客觀地在不同的知識學術與技藝領域,繼續增長。


大師大師,真真假假,如何分辨


許多人會問:「身心靈老師滿街都是,如何分辨真假?」


如果我們能夠練習,把老師教授的知識學術與技藝,與老師的人分開。我們對知識學術與技藝採取謙遜的態度,努力學習。而對於老師,我們以對待同儕的基本尊重對待,而不是盲目崇拜聽從,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再者,使用宇宙說啥介紹的身體靈應法,心裡想著這個課程的訊息,看看身體向前,還是向後傾。向前傾表示參與課程對你有建設性。向後傾表示參與課程對你沒有建設性。       (註:參與課程有建設性並不表示課程內容有建設性。有時會是參與課程過程的某些經驗有建設性)


再想著這個老師的人,看看身體向前,還是向後傾。如果你的身體向前傾,表示這個人至少是親和性的,並不表示可以把自己的力量與決定權交給他。如果身體向後傾,就表示我們要小心一些,因為他的振動頻率可能不如我們想像的好。但是並不表示他所教的東西不值得學習。


有時候,老師如果說了什麼話,或是對你的建議,用同樣的方法,心裡想著這個建議,看看你的身體向前傾還是向後傾。應用身體靈應法的答案,我們再來斟酌要做什麼決定。畢竟,決定是自己的,經驗也是自己的。如何詮釋自己的經驗也是我們的權利。







3 comments:

  1.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You are your own truly master.

    ReplyDelete
  2. 聆聽內在聲音,敢於突破眾人眼光。
    就這麼簡單。

    ReplyDelete
  3. 內在小我的聲音也很大聲。小我說,我喜歡大家跟我跪拜,我要讓我的女徒弟(客戶)如何如何.....,我要買法拉利轎車, 我是財團法人的CEO,我要領年薪五千萬。 這樣合適嗎?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