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3, 2017

Raymond 的 「腦神經情緒網絡」重整實例分享

Sunny說:Raymond是我們宇宙說啥團隊的一名成員。本文是他個人實際的療癒經驗。與讀者分享。


Raymond 的 「腦神經情緒網絡」重整實例


在前幾個星期前的視訊會議中,Sunny 從我的言談間感受到一股傷心跟沉重的情緒,並清楚的指出它發生的時間點。當我們進一步地了解這個情緒由「腦神經細胞連線」建立的「情緒OS」,我身平第一次的「腦神經情緒網絡重整」的實做,就這樣開始了。


第一次嘗試


找了個安靜的時刻,開始播放 EMDR 的音效。心情平靜之後,慢慢地回到事件發生時的情緒中,悲傷、難過、失望跟無助一起湧現,然後跟著眼淚漸漸消退。第一次的感想是:很神奇。

隔天起床後,左肩巨疼而且肩頸痠痛。嘗試用幾種已知的方法來舒緩,都不見效。查了宇宙說啥的部落格跟再次求助 Sunny 之後,決定當天晚上再來一次 EMDR 。


第二次的嘗試

個人察覺的 EMDR 重點是:回到當初的情緒,越深刻越清晰,效果越好!
伴著 EMDR 的音效,我試著回到那個國小三年級的放學午後。

那天的我因為不小心用躲避球打破了上課教室的玻璃,讓身為該校校長的爸爸覺得面子盡失,且對我的好玩的個性感到失望透頂。他下了班回到家,先是說教然後家法就上場了。一陣毒打之後(斷了一枝掃把,彎了一枝藤條),我自己待在房間裡哭了許久。因為沒有辦法走到餐廳吃飯,媽媽後來不顧爸爸的反對把晚飯端進來給了我。

回溯的過程中,我像是個第三者。平心靜氣的看著這個痛哭流涕的自己;重複著當初說過的話。雙腳上當初被打的地方,感到一陣陣電流經過。大約二十分鐘之後,一切慢慢地平靜下來。過一陣子之後,再去試著回想這個事件經過,感覺已經模糊。肩頸的疼痛在這次的 EMDR 完成後就消失了(巧合?)。


後續的影響

坦白說,當 Sunny 感受到我的情緒的同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否認。我清楚地知道她指的是哪件事,但是我一直相信我已經放下了。現在回想起來,的確在我的言詞表達上是帶有些微情緒起伏的。沒想到這麼一點的情緒背後,有著這麼大的能量跟影響。

一直以來,我跟我大兒子的關係總是緊繃。他很清楚我的痛點在那裡,而且踩起來絕不留情。不管我嘗試什麼方法來改善,總是無功而返。

第二次的 EMDR 之後,我發現一切都不同了。他的行為的確有改善的空間(青少年,這也難怪),但是我現在可以心平氣和地跟他把話說開,一起討論我們想要解決的問題。

現在回頭看:原來之前我所認為他有的這些問題,其實根本的原因都在我自己身上(我之前一直不相信的結論)。

很高興,我又朝自由邁進一步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