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2, 2017

我如何從「一念之轉」找到真正的自由

每個人都會用頭腦去假設可能發生的未來。假設他人的行為動機,假設生命事件的來龍去脈,假設多了,我們就開始以為我們的假設就是事實。


當我們相信我們的假設,尤其是很多不是事實的假設,我們的生命承受很多沒有意義的苦悶。


例如:
  1. 搭乘飛機很容易失事。我如果搭飛機會意外死亡。
  2. 我的老闆不重視我
  3. 我的母親不愛我
  4. 我的伴侶認為我在他的生命裡不重要。

每天每時每刻,我們的頭都在自動發生想法。我們有選擇「相信」或是「不相信」這些想法的權利與責任。


任何人說的話,包括醫生,科學家,專家,父母親,老師,親友等。任何人說的話,都有參考價值,但是我們有權去選擇我們要相信的是什麼。相同的,我們自己頭裡面自動發生的想法,甚至我們經過邏輯分析與結論的想法,我們也有權選擇相信或不相信。


我為什麼會說選擇我們相信什麼,是我們的責任?小我的責任是讓自己感受舒適,良好,安全。我們選擇要不要相信別人說的話,也同樣要對自己頭裡面的想法做相同的篩選,創造內在的舒適良好與安全。


2005年我在美國一個教會的演講中,遇見拜倫凱蒂的「一念之轉」。當時是教會的牧師把英文版的「一念之轉」的內容,整理過後用很精簡的演講表達出來。聽了他的演講之後我獲得深刻的啟發。


當時我同時買了「Loving What is」的語音版與書籍之後,其實有一段時間的掙扎,才開始使用一念之轉的「功課」。當時的掙扎是,我知道一念之轉是要為自己的經驗負責,習慣使用受害者角度來經驗生命的當時的我,非常的不願意面對自己的責任。2002年我已經臣服宇宙,願意面對一切宇宙帶給我的挑戰,讓我能夠發展最大潛能,從事我的使命。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責,還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也不記得是什麼事,讓我落入很接近谷底的經驗,心不甘情不願的開始使用一念之轉的功課。結果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好笑」。


一頭栽進去一念之轉的功課,把所有身邊發生的不爽事件,心裡面所有「任何人的不該與不好」通通拿來「功課一下」四個問題一個反轉。開始的時候我乖乖的一個一個寫下來。發現所有我頭裡面想的,歸納的,結論的,都有極大機率不是真的。在做反轉的過程,可以看懂自己的投射,還有自己原本沒有觀察到的實相。這個時候真是哭笑不得,因為完全看懂了原來生命的一切全部是幻象。但也是因為看懂了幻象,我開始看到離開幻象這個枷鎖之後,所可以獲得的自由。


原來,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不是我以前想像的困難。不但不困難,後來就越來越簡單。


使用一陣子之後,功課的步驟自動在我的頭裡面簡化。到最後,還不需要問「你確定這是真的嗎?」就自動結論「這個想法不真實」,直接跳到反轉的思維,所以很快就離開自己創造苦惱的狀態。原來走出苦惱很容易耶!


人類都會根據自己的假設,或以過去的經驗來推論,然後做結論或決定。這幾乎是每一個人不自知的慣性。


「假設」永遠不是真實的。過去的經驗也不能夠預測未來。透過積極使用「一念之轉」的「功課」挑戰每一個讓我稍有不舒服的思維,連續幾個月時時的自我反思自我詢問,我終於打破了我相信自己的假設/結論的慣性。


我發現當我不再有這個慣性,我可以很容易很客觀的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拿來分析,當我放下我個人的執著的答案,好像正確的答案就會毫不費力地自動浮現出來。這其實就是有點像是預知/先知的能力。我的經驗或許也夾雜了多年以肌力測試為職業所發展出來的內在感受。


當我遇見很多人提出不同的建議,或是腦力激盪的時候,我可以很容易地去感應到那個是最合適的或最可能發生的結果。如果你也想發展內在的「知」的感覺,你可以考慮問問宇宙,一念之轉是不是也可以協助你達到這樣的成果。


「一念之轉」是我個人在身心靈與通靈發展過程的一個很重要的階段。對我來說,一念之轉不僅僅是轉念,讓自己走出苦惱,而且讓我看懂了生命裡的一切幻象,獲得永恆的自由。我認為透過一念之轉,我也逐漸可以看懂生命裡一切的如是狀態,逐漸超脫二元論。一念之轉並且協助我發展內在的真知。也才有宇宙說啥的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