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6, 2017

氣到爆炸的鏡子

你曾經有過在跟人對話的時候,原本好好的對話,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莫名其妙搞不懂為什麼的,氣得半死?我有。常常有。


我跟我先生的應對,如果他在說故事,我很安靜的聽,完全沒問題。如果他在述說他的挫折,然後指稱那些讓他感到很挫折的人是笨蛋,白痴,笨驢,只要我靜靜地聽,他會感到舒服很多。但是如果我說什麼讓他覺得我並不認同他的看法,或是我不想繼續聽同樣的抱怨。他會感到不爽。




我有相同的狀況。例如2017年的年初,我們在發展合一舞氣陣。我在看到台灣的團隊夥伴寄來合一舞氣陣活動的照片,我感到很興奮,馬上拿給他看。他看了之後回答:「people nowadays will pay money for anything!」中文翻譯大約是說「現在的人什麼東西都願意花錢」口氣上讓我覺得他是在說「連這玩意他們都願意花錢喔?」現場聽了他的回答之後,其實我覺得不太高興。「這玩意兒」我下載訊息,團隊夥伴畫出神聖幾何,並且手工上特殊材料的能量漆,手工製作銅線圈把手,焊接電線,至少花了幾百小時的工時。他這樣的回答,讓我覺得很氣餒,並且對於「他不能夠對我所創造的東西表現某種程度上的支持」感到失望。

合一舞氣陣

我自己認為合一舞氣陣這玩意兒,真的超級酷,而且大家參與活動之後,許多人進入了意識某種說不上來的狀況。使用者曾經敘述他們的經歷像是:「合一經驗」,「死藤水經歷」,「接收訊息」,「無止境的空與安詳」,「寧靜並且感受到永恆的愛」,有些人形容為「開悟」或「頓悟」,也有「看到前世的場景」,或是「適時的療癒」。也有許多使用者提到了「身體能量的變化」,「不舒服的地方有好轉」,以及「練氣功多年都沒有參加幾次的效果高」。根據這些使用者回饋,我們的結論是「合一舞氣陣」創造大腦與身體的某種震動頻率,是我們平常或許要修煉很久才可以達到的地方。


對於我先生的反應,在邏輯上我非常可以了解,他又不懂線圈加上所搭配的材料(神聖幾何於奧跟),跟九個人的能量放在一起,會有什麼狀態發生,所以對他來說,看到合一舞氣陣的照片,就像是看到了電影特效在搞噱頭。沒有實際體驗的經驗來支持任何結論。我又怎麼能夠怪他?可是聽了他說的,心裡還是覺得不是滋味。至少我會希望他看了照片之後會很好奇的問我,「這玩意兒可以做什麼?」


除了這件事之外,也有其他類似的狀況。我仔細想了很久,為什麼這個心裡的疙瘩總是淡淡的存在?我一直在問宇宙,也在很有耐心地等宇宙給我解答。


跟他相處的這幾年,偶爾見到的大吵架,吵到丟東西,有幾次甚至動手對打。真的可以說是氣到爆炸。可是兩個人都說不上來到底在吵什麼。真的是很奇怪。吵完架我都會去找情感程式或童年經驗來處理。一直抽絲剝繭....


我觀察了很久,很希望做出結論。在學習善意(非暴力)溝通的過程,終於有了一些頭緒。原來我們兩個人說話溝通的方式,都使用「豺狼語言」,在說話的過程,不但容易踩到地雷,並且導致對方的不安。


善意(非暴力)溝通把人的溝通方式規劃成「豺狼語言」以及「長頸鹿語言」。

「豺狼語言」容易踩到地雷,戳到痛點,讓人感受沒有受到支持,裡面可能包括批評,評論,人身攻擊,指責,命令,「應該」,「沒有被對方邀請的建議或協助」,對對方質疑,或是沒有給予對方存有或說話的空間,或是沒有給予對方當時經驗上所需要回饋。

「長頸鹿語言」,是出自於愛心的語言。也就是在表達的過程,顧慮到對方可能會如何感受,不插嘴,安靜並且賦予同理心地傾聽。


例如:
評論針對人,或是行為的不同 (請試試找人唸給你聽,感受會跟自己讀這些話的感受非常的不同)

「你讓我感到很失望」
「我對你感到很失望」
「你令人失望」
「你這個人就是失敗」
「我對於你所做的感到很失望」
「看到你所做的,我感到傷痛」
「因為我沒有獲得我所期望的,我感到傷心」
「我的需要是被傾聽,當我所想表達的沒有被注重,我感到非常傷心」

有感覺到這幾句話所帶出的不同感受嗎?前方的六句,都屬於不同程度的豺狼語言。


我在兩年前才真正的遇見了善意(非暴力)溝通,也是因為跟我先生吵架吵翻天了,我很希望能夠改變這種吵架的狀況,宇宙才領導我去上課。上課之後,就是一直在日常生活裡面拼命練習。讓我告訴你,這可以說是我有生以來最困難的事。因為我的整個頭腦的語言中樞神經,都是原有的豺狼慣性。兩年之後,還在天天練習。仍然覺得非常具挑戰性。


在我自己生命裡面,因為練習善意溝通可以觀察得到的結果,是我最近認識的人,在溝通的過程,他們跟我都感到有很深刻的連結感。加上最近在練習對人敞開自己的心胸,分享我的脆弱面,(請參考脆弱的力量),抱著「我能如何支持對方」的態度,並且以安靜的同理很專心地傾聽對方之後,常常與人有那種心連心,像是一家人,或是已經像認識很久了的朋友的感覺。這狀況其實讓我非常感動。因為我大部分的家人都已經去世了,有新的另類家人是一件很溫馨的事。


我自己內在的感受,本來已經認為(可能有一點自以為是)自己是很有愛心的,但是現在更可以深刻的感受到,再大的愛心,沒有長頸鹿語言,也是無法完全地在與人溝通的時候表達我的愛。有了愛的語言作為表達愛心的工具,覺得更能夠把愛活出來。


除了我自己在溝通上的語言缺失之外跟我先生三年多來偶爾的大吵架,每一次我都回去找相關的源頭(情感程式或腦神經情緒網絡)。除了在善意溝通裏,看懂了需求並且學習表達需求,也逐漸看見,同年傷痛經驗如何塑造我的情緒人格。


童年創痛經驗,越是親近的人,越容易激發這些情緒反應。例如:「你應該去工作賺錢」這一句話,當一個陌生人對我們說,朋友對我們說,父母對我們說,或是我們的伴侶對我們說這句話,在我們的意識裡,不同親近程度的人說這一句話,對我們有不同的價值,我們也會有不同的感受。


我先生認為自己是很棒的,完全沒有必要修飾他的言行。他常常說出人身攻擊的話或是羞辱人的話,卻是沒有惡意,並且他還認為完全是正常的。因為他童年也有許多創痛經驗,父母親就是用人身攻擊與羞辱的語言對話,父母親也是又吵又打。他所學到的就是這樣的說話方式。他將自己的感性面封閉起來。所以很難去同理別人。我自己年輕的時候也是完全一樣,自己關閉情感,就沒有辦法對別人的感受有任何的連結與同理。

當別人在說話,他常常會不經意地插嘴,或是自己想到什麼就插嘴轉變話題。看起來他一輩子都沒有學到傾聽的藝術,也不知道插嘴是一件不禮貌的事。這狀況跟我以前的幾個狀況蠻類似的。在四十歲之前,我不知道有「感恩心態」這回事兒。在兩年之前,也不知道當沒有被邀請當面提點人是很豺狼的語言,更不知道什麼是安靜的同理心。所以我對他的狀況非常能夠理解並且接納如是。一個他從來沒有見過跟學到過的行為,如果我期望他做得到,其實是一個不合理的要求。

有一次,我跟我先生在聊天,我正在敘述一件發生在我身上的事,說了一半,他就插嘴轉變話題。我看他插嘴,我就說「讓我先說完 Let me finish first」。結果他竟然很大聲的回答「不,你讓我先說完。No! You let me finish first」。這一句真的把我氣炸了。這下子,兩年來的善意溝通一下子全部沖到馬桶裡面去了。我指責他插嘴,他回過頭指責我才是插嘴的人。後來變成大打出手。真是好氣又好笑。


吵完架後,我們兩個人嘔氣很久。其實我是比較容易讓事情過去就算了的,並且我的看法是吸引力法則,我吸引來的吵架,就不會要對方道歉。但是他會堅持是我的錯,要我道歉(有一點很像小孩子,又可愛又令人生氣)。他所要的道歉拿不到就擺臭臉,可以每天擺臭臉擺好幾個星期。我也很固執,我認為雙方都有責任,只要他不承擔責任,我就絕對不道歉。他擺臭臉對我並沒與任何影響。我繼續做我的事。平常我會做飯洗衣服照應他。他臭臉不停,我就開始罷工。(很好笑吧!)


說笑的部分說完了!重點其實還是我所找到的童年創痛經驗。他對我的看法說法完全忽略的這個態度,帶引出來的是童年經驗每天被家人跟老師指定(命令式的)做什麼事,覺得自己沒有選擇的無力感與憤怒,並且好像我這個人的的自由意願在他們的眼裡是完全不存在,不被容許存在,也沒有任何價值的。另外,因為閱讀障礙功課不好,被老師當作不用功的學生,並且不相信我所說的話。每天上學都是很心不甘情不願地,感覺是被別人逼著去。這種每天發生的經驗,到我成年之後,也就很習慣地一直拿別人的看法當作自己的看法,所以大約有三十多年的壓抑。當他一再忽略我的存有,我就氣的爆炸了。

雖然氣炸了,另一個面向的我的確非常感激這樣的鏡子,這麼敏銳地找到這個超級大的創痛。這個創痛經歷不是一個事件,所以在處理上會相當複雜。最近在部落格介紹的NER(腦神經情緒重整)以及自我圓滿,在這樣的長期經歷創痛的狀況效果很低。其實我很想趕快把這些經歷的後遺症解決掉。可是這一次,從宇宙那裡問到的訊息,除了「九族導引」有幫助之外,還需要很多不同的步驟才能夠逐漸療癒。目前我只問到療癒的過程到現在,只處理了30%左右,裡面有需要身邊很多人力支援,至於是什麼形式的人力支援,並沒有明確的訊息。我問到的是九族導引需要使用蠻多次,可以療癒到90%左右。所以我就訂了機票在一月份回台灣參加「九族導引」咯!歡迎您跟我一起參加2018年一月份九族導引活動

上一段提到的已經療癒的30%,宇宙非常神奇巧妙地執行一個療癒,使用導航儀胡亂導航,引導出我童年內在的傷痛。我會在下一篇文章詳細分享。敬請期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