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31, 2018

宇宙對我說啥?


你曾經跟隨哪位身心靈老師,但是到後來發現他讓你感到失望?或是崇信哪個身心靈或是宗教團體,但是到後來發現這個團體或是領導人,有某些令你失望的地方?你一點都不孤單,因為這是極度常見的現象,也是絕對正常的現象。



許多人在身心靈成長的過程,從某一個老師,宗教,靈性書籍找到某些智慧,就開始把這些老師,宗教,作者當作自己的「靈性訊息來源與權威」。宇宙說啥過去曾經在下列幾篇文章,以不同的角度提醒過讀者。




當我們自己把權威的席位給了某些人,如果我們遇見的是很有良心的人,我們還算是運氣不錯(吸引力效應還好,沒有被坑的吸引模式)。如果我們吸引的人在道德上有所缺失,他自己的利益是優先於我們的利益的時候,我們可能遇見很麻煩的狀況。




我們在這裡要提出幾個例子,請您瞭解我們的目的不是做任何的人身攻擊。只是使用現實生活的例子來提醒大家。


荷蘭通靈人潘蜜拉.克里柏(Pamela Kribbe)傳遞約書亞,瑪麗亞,以及蓋婭訊息。我們絕對不否定她所傳遞的訊息。因為宇宙的確需要透過許多不同的人來分享智慧。但是如果一個讀者讀了這些書之後,開始把潘蜜拉本人當做自己的「靈性權威」,當潘蜜拉到台灣演講,讀者瘋狂地崇拜她,並且搶著預約潘蜜拉的個案時間或是參加昂貴的工作坊,這裡就有一點不太對勁。


通靈人並不等於所傳遞的訊息。我們自己是需要提醒自己,是不是又不經意把指月亮的手指當作月亮?


「巴夏」透過通靈人達里爾.安卡(Darryl Anka)傳遞訊息,也是一位世界知名度非常高的通靈人。相信許多讀者們看過巴夏的訊息影片。巴夏所傳遞的訊息,在YouTube至少協助過數百萬人。許多人也喜歡巴夏很戲劇化的幽默。但是如果一個觀看巴夏訊息影片的人,開始崇拜巴夏,當他到不同的國家舉辦現場傳遞訊息,上千的人每人付費將近萬元台幣去聽一場現場傳遞訊息,或是十四多萬台幣七天的工作坊,這裡我們是不是也要問問自己,是不是又把通靈人與訊息混為一談?


通靈人是一個有能力傳遞或解析訊息的人。如果訊息對你有所啟發,功勞是歸於訊息,以及自己內在的神性有所領悟。通靈人的功勞,僅是止於傳遞或解析訊息而已。我們如果在一個餐廳裡吃到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我們是歸功於廚師,還是端菜上來的侍者?同一道菜,你可能覺得好吃,別人可能覺得很難吃,這又要怎麼說?畢竟是廚師的高超手藝,以及自己口味與廚師的手藝正好對味!


雖然我們在這裡僅僅提到兩位國際知名度相當高的通靈人,世界各地都有相同的狀況。因為許多人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分辨「宇宙智慧」的能力,寧可把通靈人,作者,或是宗教領袖當作導師或是權威。當社會上有人自願放棄自己的力量,把「權威的標籤」雙手捧給了導師或是宗教領袖,就會創造人類社會中,身心靈老師借用宇宙訊息創造自己的個人的知名度,或甚至是斂色斂財的行為。


印度合一大學,教導的內容有許多是宇宙訊息。巴觀阿瑪兩夫妻,在印度合一機構之中,很明顯的有一種特權階級制度。他們兩人坐的是黃金座位,眾信徒跪拜吻腳,家裡擺的祭壇置放巴觀阿瑪的照片。或許信徒會說,他們的照片真的有導引正向能量的功能。以形而上學的理論,能量不是巴觀阿瑪的照片導引來的,而是每個信徒自己的意念與信念邀請來的。 我們當然不否定信徒從他們所教導的內容有所獲益。合一大學所教導的是「啟動你的內在神性」,但是巴觀阿瑪行為上所表現的,卻是「我們兩人的神性高過於你的神性」。


每一個民族或地區文化,都有數千年流傳下來,各種不同色彩的神話故事。中華文化的盤古開天女媧造人,寺廟裡眾神令人景仰的故事,西方文化所流傳上帝創造亞當夏娃以及夏娃不禁誘惑的淪陷,希臘神話故事充分的表達人性的特色與極端,埃及神話所隱喻的權威與神力.... 神話故事所代表的是人文社會的期望,人類有困難表達的內在情感的投射,或是透過故事表達自己對於生命的嚮往。神話故事常常有許多的隱喻,對我們可以有不同方向的教導與啟發,也可以說是人類精神與藝術的表達。神話故事在人類集體意識與心態上佔有極重要的地位。


但是「造神運動」在人類歷史上,因為小我的慾望與掌控,的確創造了許多問題與不必要的傷亡。當在天主教在11世紀開始以宗教「奪回中東聖土」的名義,以軍事力量東征,開啟了為期六百年的十字軍戰事。而現代的伊斯蘭教極端恐怖份子,他們所倡導的故事,也是以伊斯蘭教對白人的報復為主。其實每個極端恐怖份子,他們內在沈痛的憤怒與怨恨,全部來自於整體社會制度,家庭環境以成長過程中不良童年經驗(ACE-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以及情感程式所造成的人格陰影創痛。根本跟宗教沒有任何實質上的關聯。所謂的怨恨宗教,只是一個藉口讓他們聚焦心中堆積已久的怨恨罷了。


在身心靈成長與自我創建的路上,我們最需要時時警戒自己的,就是要去觀察自己是不是在自己的內在有了「造神運動」,把什麼人當作了「神」,當作了「自己認定的權威」,把指月亮的手指當作了月亮。要脫離這樣的狀況並不容易。因為華人社會傳統的階級制度,是透過教育系統與社會中潛移默化的方式,深深植在每一個人心目當中的。許多人覺得,沒有人告訴自己要做什麼的時候,就不敢做決定。自己的社交環境裡沒有一個「在某種形式上高於自己」角色,讓自己去臣服在他們之下,反而覺得很難過。


現在我們留一個空檔,請讀者自己回想一下,自己是否曾經在身心靈成長的路上,信任或臣服於某個導師?現在是否仍然「斷然相信」某個導師的話?


我們在對於心靈導師,宗教領袖的期望與投射,也是來自於我們在童年不良經驗裡,未曾滿足的需求。(這又是很多未來可以在部落格深入探討的內容)童年的眾多經驗,對於我們的人格,情緒反應,如何詮釋我們的經驗,以及我們如何與身邊的每一個人應對,有極大的影響。童年的我們,對於父母與師長有什麼尚未圓滿的寄望?我們開始對生命裡的其他類似角色,帶有類似的寄託。如果我們願意內觀與覺察我們內心的寄託,我們可以很容易地找到同年未圓滿的生命經驗,並且在其中找到療癒與圓滿。


我們的確要再度的提醒大家,要記得時時提醒自己,不要落入任何機構,任何人的「造神運動」陷阱。其實比較難以覺察的兩個狀態,是我們自己把別人在自己的心裏「造成神」,或是把自己造成「高過別人的神性」,看低了其他所有的人,看低了那些「我們認為他們」沒有做身心靈成長的人。


每一個人都是宇宙的一個面向,我們的內在都有神性的存在。在宇宙觀裏,耶穌,觀音,佛陀,巴觀,高靈或是任何的通靈人,每一個人都是宇宙的一個面向,每一個人都是同等的神聖。


你把自己跟所有你曾經貼上過「神聖標籤」或「權威標籤」的人視為平等嗎?如果你的回答是否定的,我們建議您開始往這個方向說服自己。或許這些人有比你豐盛的經驗,知識,見解,或是創造力。我們要接受的是,每個人都有可能在許多方面比我更強,但是我也有某些經驗知識是他人絕對沒有的。每個人都有他們獨特的地方,包括我們自己。我們如果能夠練習把他們的「人」與他們的經驗與能力區隔開來,我們就能夠學習把每個人都放在「神聖」的位置,包括我們自己。不再因為他人有我們沒有的經驗與知識,而把自己的地位定為比他人低下。


如果你觀察到了自己的內在有這樣的「造神運動」,把他人的話當作比自己的想法更大更有權威,或是「把自己放在低下的位置」的行為,你所需要做的,是不斷地提醒自己:

1)我所聽懂看懂的,是由「我」所領悟的
2)我與XXX是完全平等的靈魂
3)XXX所說的,所做的,對我的成長與自我創建有幫助。我感激他的能力與作為。我不需要對他產生崇拜的心理。


觀察內在的階級觀


你把某些人視為比你低下嗎?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我們建議您開始檢討自己。我們為什麼會把這些人放在比我們低下的位置?或是我們為什麼有這個「需要」把他們放在低下的位置?


他們做了什麼事?還是他們的身分?膚色?文化?職位?學歷?我們為什麼「需要」把自己放在比這些人「高一等」的位置?我們內在的自我批判常常是隱藏在「批評別人」的背後。從這個角度來面對自己,我們肯定會找到許多可以轉化的心態,信念與情境,甚至需要療癒的情感程式,或是童年創痛。


以台灣的身心靈界有一個非常大的機構我們要在這裡提出來討論。我們相信幾乎所有的讀者都知道有這麼一個機構。


賽斯教育基金會,在本文簡稱「賽斯機構」。


賽斯,是一個透過通靈人傳遞宇宙訊息的意識個體。根據記載,賽斯在1963年到1984年之間,透過通靈人Jane Roberts傳遞訊息。賽斯是我們(宇宙集體意識)的一個面向。我們絕對認同賽斯所傳遞的宇宙資訊。這些資訊在協助人類清楚地理解自己的心理狀態有極大的幫助。


台灣賽斯機構是購買賽斯訊息版權所創建的機構。也是許添盛在讀醫學院時所涉及的內容。當一個人在心理上準備好接觸宇宙訊息的時候,這些「訊息」就會適時地出現,無論是以著作,網路訊息,宗教團體,通靈訊息傳遞,或是心靈導師的方式出現在這個人的面前。我們要提醒您的是,訊息並「不等於」著作作者,宗教團體,通靈人,靈體,或是心靈導師


台灣的賽斯機構裏並沒有任何通靈人與賽斯溝通。所以除了原本賽斯訊息以及書籍內容之外,一切所有賽斯機構裡執行的活動,工作坊,課程,商品,心理醫師的諮商,心靈陪談,陪談師的培訓,「賽斯家族」的架構,基金會捐款的派用,馳名的花蓮賽斯村,以及賽斯機構的任何未來計畫,都跟「意識個體賽斯」以及賽斯訊息「沒有」任何直接的關連。


我們在這裡要提醒大家的有下列幾點:

1)如果你所認同的是賽斯訊息,並不表示你必須認同所有賽斯機構的任何計畫與執行。

2)如果你從賽斯訊息獲得許多助益,你希望能夠回饋社會,並不一定需要回饋給賽斯機構。你內在深處覺得要如何做?千萬不要忽略了內在深處的聲音。

3)賽斯訊息透過通靈人傳遞訊息,通靈人意識上的限制,會造成訊息的限制性。並且訊息傳遞的時間在1963到1984之間,表示內容會與當時美國社會的相關性會比較高。所以以現代的角度來看,某些內容會是「看起來有點過時的」。

4)賽斯訊息鼓吹「找回自己內在神性的根源」。請問你確切地知道嗎?台灣賽斯機構裡,哪些人是已經找到內在神性的根源,並且以神性作為一切行動與抉擇的基礎?

5)賽斯訊息,絕大多數是宇宙訊息。畢竟賽斯也是宇宙的一個面向。但是別忘了,你也是宇宙的一個面向,路邊的大叔大嬸,小弟小妹,也都是同等地位的,宇宙的一個面向。所有的書籍,也是宇宙的面向。

6)我們想提醒台灣的民眾,學習分辨清楚,什麼是宇宙真理,什麼是賽斯說,什麼是許添盛說的,以及台灣賽斯機構說的。


身心靈路上,做常見的歧路,就是內在自己常常看不見的批判與盲從。我們不希望您一次又一次的步上歧路,所以我們一次又一次的提醒你。你的內在有一支跟宇宙意識(妳的神性)連結的熱線電話。先入為主的觀念,認定了什麼人是你的靈性權威,就等於把熱線電話關機了。要釐清阻擋你小我意識跟神性之間的雜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當你願意找到神性,宇宙會一步一步的帶領你,並且把方法千方百計地送到你的面前。你唯一需要做的,是開放自己接受並且認知送到你面前的工具,方法,與智慧。


三人行必有我師。如果你認定,只有你已經標籤為你個人的「靈性權威」的人,能夠給你你所需要的答案,你很可能封殺了宇宙送來的傳訊者。每一個人,每一本書,每一張卡牌,都可能是宇宙帶給你答覆的媒介。


我們請你每天提醒自己,

「我願意聆聽宇宙智慧」今天「宇宙要透過什麼人或媒介,對我說什麼?」


Sunny說~
我如何學到聆聽宇宙的聲音,你也可以做得到


我在三十歲以前,是完全沒有自己看法的人。我常常會把別人的意見拿來當作自己的意見。直到我開始學習高深的人體機械學,我當時的老師Tom Purvis 告訴他所有的學生:「我不要你們到外面,告訴任何人『Tom Purvis 說 . . . . 』 如果你要學好人體機械學,你就必需要完全搞懂這些內容,然後從你自己搞懂的內容去與別人分享。所以當別人問你任何有關人體機械學的問題,你就可以很有權威的告訴他們你所懂的內容。不需要使用『Tom Purvis 說了什麼』來給你壯膽。」當時我很投入的學習人體機械學,把這門學問全搞通了,發現很多大學教科書的內容是錯誤的。


這個老師雖然跟心靈成長沒有什麼相關,但是他這句話點醒了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我的結論是:『我真的弄懂搞通,並且擁有的知識,就不再需要任何人的認證。』從這個時候開始,我就對我所想搞懂的東西,花許多時間投入。後來我學習肌肉測試並且作平衡肌肉發電功能的療癒方式。之後轉向學習許多其他肌肉測試所涉及的內容,方式與工具,以及能量療癒,並且開始投入形而上學。我曾經連著五年,每週舉辦以「形而上學」為主題的聊天分享聚會,聚集大江南北的形而上英雄好漢,大家分享知識經驗而學習許多內容。


我想在這裡分享的,是一個我以前常常使用的方法。我知道大家在剛開始想要學習與宇宙意識溝通的時候,會很容易陷入「靈界訊息就是真理」的陷阱。這個陷阱其實跟「權威說的話就是真理」大同小異。


早期我個人為了學習分辨靈訊內容的真偽,以及專家學者權威所說的話等等訊息,開始練習把這些內容都放在平等的地位,無論是誰說的都給予一樣的地位。然後再用自己的直覺來感應每一個訊息,或是內容。在我靜下心來仔細的去感應,我發現從很多選項裡面,大部分的經驗,總是會有一個選項會有某種特別明顯地感覺。如果當我沒有感覺到一個特別突出的選項,我會繼續去尋找不同的可能性,增加不同的選項。到最後我還是會發現一個特別顯著的選項,那就是我的答案。


我覺得這是大家都可以練習的方法,找到自己內在的選擇與聲音,也是宇宙要對你說的話。練習久了,直覺感就會越來越強。你也會逐漸有能力去分辨訊息是否正確的,是否合適你是用。到最後,你也會達到一種境界,就是把小我的知道(邏輯與其他權威說的話,社會慣性等)放下了,內在的知道,就是神性的指引,宇宙要對你說的話。












2 comments:

  1. 你好,請問哪裡能學習人體機械學?

    ReplyDelete
  2. http://www.resistancetrainingspecialist.com,我從1998年開始,每隔幾個月就到奧克拉荷馬市去上一個長週末的課,還有解剖課,然後自己研究,一共上了兩年多。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