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4, 2018

愛心英雄團隊成立近一年後心得

Sunny說:


自從創立了愛心英雄團隊之後,我一直在想,究竟要如何跟大家溝通,什麼是人間天堂,我們要如何達到創造人間天堂,還有在這個英雄團隊裡,究竟將會如何操作?


老實說,當宇宙告訴我,要成立愛心英雄團隊,我真的不是非常清楚,所有的一切,將會如何操作。我只能夠很信任宇宙的安排,放手讓祂帶領。


我想先解釋一下什麼是人間天堂。我想借一句朋友說的話,「只有喜悅,豐盛,再也沒有二元對立衝突的社會」。


我個人的體驗:快樂跟喜悅,程度上非常的不同。快樂是來自於外在的某種滿足,也可以說是小我的滿足。例如,我們吃了好吃的晚餐,跟朋友一起聊天,買了自己很想要的東西,或是得到自己想要的某種成就。小我可以感覺到非常快樂,但是這種快樂並不長久。因為當我們失去了讓我們產生快樂的滿足,我們就不再感受到快樂。


喜悅,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滿足感,這種滿足感不是因為我們某種需求被滿足,而是我們時時都感受到滿足。這種滿足感,不會因為任何外在環境的改變而有所不同。無論我們在做什麼事情,都會有這種喜悅與滿足感。當我們做的事情,越接近所謂「合一」「神性」或是「意識源頭」(統合意識)要做的,我們的喜悅感與滿足感越強烈。


或許你們會問我,「當你在跟別人吵架的時候,你也感覺到喜悅與滿足嗎?」我可以很誠實的告訴你們,這個喜悅與滿足,只要我醒著的時候,它就存是在的。就算是我在跟別人吵架的時候,我會很明顯的觀察到,有兩個我。一個我是在執行吵架,跟感受吵架的時候的情緒反應,然後同時有另一個充滿了喜悅滿足的我,在執行觀察那個在吵架的我。 我問宇宙,這是不是就是「合一」的狀態,祂說不完全是。祂說,這是神性與小我共存的狀態。


我開始覺得好奇,那究竟如何解釋「合一」的狀態呢? 

宇宙說:


「所有的人原本就是合一的。宇宙是一大坨,每一個人是這個大坨裡面的一小坨。這個小坨可以說是一個管道,像是水管,尾端有一個水龍頭。這個水龍頭開啟的多大,這個宇宙的大坨,就可以透過這個小坨展現出多少。如果我們的水龍頭是完全塞住的,我們就看不到任何的宇宙大坨。

如果這個水龍頭接了一個水管,水管的尾端有不同形狀的噴水機制,每一個人就像是有不同的噴水機制,這源頭的水在每個人不同的噴水機制所噴出來的水,都有不同的動態與形狀。


我們可以用另一個比喻,像是做蛋糕的奶油花。宇宙像是奶油,裝在袋子裡。透過不同的擠花嘴,有潛能可以擠出不同的形狀。還需要一個有技術的雙手,設計出不同的形狀。



有些人可能是擠花嘴,有些人可能是擠花的雙手,以經驗創造出不同的花。有些人可能是做蛋糕的,做好吃的蛋糕。有些人在某些工作層面是種小麥的,磨麵粉的,養雞生蛋的,運送材料的.... 要做一個好吃又美麗的蛋糕,是一連串的人,都投入一個階段性的工作才能夠完成的。無論多大多小。

每一個人在一個團隊裡,有時候扮演的是擠花嘴,有時候是擠花的師傅,有時候是運送材料的,有時候是把蛋糕安全送到會場的司機。而每一個人的職位,也是意識源頭透過他們所執行的。


每一個人在某個專案裡,都可能是充滿潛能的擠花嘴。需要一個擠花的師傅來合作創造。
有時候,他還只是一團不鏽鋼,需要一個鑄造不鏽鋼製作擠花嘴的人。這也是Sunny最常扮演的角色。而團隊裡很常見的,是很多人還需要花很多的時間,透過Sunny 以及團隊的協助,從一團不鏽鋼,鑄造成擠花嘴。有時候,Sunny 扮演的角色是擠花的師傅,應用擠花嘴的特製來創造美麗的設計。


我們也可以把它當作一個全息影像,透過許多的投影機,造成這個立體的全息影像。當有些投影機不乾淨,就沒有辦法完整地投射這個影像。當然如果每個人,都展現出百分之一百的宇宙大坨,那麼每個人就都一模一樣,也就沒有什麼意思了。所以宇宙的大坨,透過每個意識個體不同的限制性,展現出不同的專長與才華,創造出多采多姿的生命經驗。對宇宙統合意識來說,限制性是一個必然,但是如果水龍頭是完全塞住的,或是每個投影機都是骯髒污穢的,那麼我們就完全看不到任何影像了。」


我們想讓大家知道的,『揚昇』這兩個字,其實是極度二元論的。我們不是說這個詞是錯誤的,而是想要指出,它有一種被誤解的潛在可能性,就是在未揚昇之前的狀態是不被接納的。對於存在極度二元論里的人,告訴他們『揚昇』,可以是 一種推動小我的動力。


我們現在來解釋一下,什麼是『神性』。第一點你們必須知道,這些字眼都是人創造出來的,他們只是想用不同的詞彙,來形容他們的感受。他們所想要解釋的是 種超然,覺醒之後,跟以前所有的感覺都不同的喜悅滿足與豐盛的感受。所以他們就稱祂為神性了。


在小我提升與擴展的過程,我們從極度二元論的角度與批判性,來看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小我需要對與錯,好與壞,來獲得自我的認證。當一個意識個體的水管開啟到某個境界,他開始看懂世界的一切,都是既定的不同色彩,沒有所謂的好與壞,對與錯。當一個意識個體,能夠感受到超乎自己3D實體的經驗,意識開始與意識源頭連結,他就會發現,3D實體的生命,是一種存有的幻像,但是它具有高度的娛樂效果,所有的喜怒哀樂,酸甜苦辣,色受想行識。他開始降低對身體的掛念,並且不再害怕死亡。他能夠全然並且欣然的地投入3D實體的所有感受與情緒,沒有批判的去享受生命裏所有的一切。這就是所謂的超乎二元論。


所以人間天堂,是每一個人連結意識源頭的水管都開啟到某種境界,喜悅地執行『意識源頭透過這個意識個體所要做的』事。內在對一切的體驗已經突破了二元對立的觀點,不再把社會裡的衝突看成對立,也不在批判任何對立,也不單方面地認同某一方,因為能夠從不同的角度去看一切,理解並且同理每一方的經驗。


* * * * * * * * * * * * * * * * * * * * 

Sunny說:



我個人認為,如果我們想要幫助大家創造人間天堂,第一點,我們必須自己開始能夠感受到內在的天堂,也就是開始能夠感覺到「意識源頭」那種時時都存在的喜悅滿足與豐盛。


要能夠感覺到「意識源頭」,也就是我們要開始清楚雜草,也就是水管裡面阻檔意識源頭的東西。這些東西跟我們的小我息息相關,小我的批判,信念,價值,本身自己存有的感受,還有針對外界一切的看法觀點,以及情緒反應等等。這些都是小我的故事。我們並不需要放棄所有小我的故事,而只是需要靜下來,開始去找到那個寧靜的觀察者,沒有任何的批判,任何的意見。祂只是一種純粹的存有,接納所有的如是狀態。


當小我放下執著,不再認為自己的看法是唯一正確的看法,小我可以開始看到眾多不同的觀點,也看到這些觀點的邏輯理論,雖然這些邏輯可能和我們小我的邏輯不一樣,但是我們也可以看懂,這些理論有某種形式上的的合理性。我們開始可以看到過去小我執著的荒謬性,也看懂別人的小我執著的荒謬性,我們不批判荒謬是不好或不對,而開始發展出一種超然的幽默感。久而久之,這個幽默感慢慢發展成為常態性的喜悅。


這個意識源頭不在我們的外面,我個人的感受,祂像是一個巨大的能量,連結在我的背後,可以說幾乎像是一個手掌,在我的裡面。幾乎我現在所有的一切作為,都是這個能量作為主駕駛的。除非意識源頭說,這事兒讓小我去玩玩,去演它該演的戲,小我才盡情的玩。


這裡的重點是「臣服」。臣服是一個決定,也需要時間練習。很多人沒有辦法做到臣服,因為小我在掌控,有可能相信自己是很棒的,不再需要更多的進步。他們一向所關心的是,自己如何來表現自己的智慧與成就。為了表現,他們可能花很多心思學習,精通了某種技巧。並且在檯面上,有良好的演技。有時候小我是一種自動駕駛的過程,忘記了自己還有進步的空間,因為把心思都花在表現自己上面。


臣服對於這些人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自傲自滿的過程,我們就停止了學習。臣服在意識源頭之下,意識源頭可以帶領我們繼續學習,繼續檢視我們可以修改的區塊,讓我們獲得所有意識源頭要做的事,所需要的技巧與執行力。


有時候小我相信的是自己不足,無論多少學識成就,永遠覺得不夠。有這種慣性的人常常因為相信自己的不足,就很努力的學習,所以會擁有雄厚的知識與技術。但是因為自己相信自己的不足,也不敢提出勝任任何職責,因為不相信自己做得到。臣服的過程,可以放下小我的自我批判因與阻饒,讓意識源頭帶領他們,透過他們去展現,透過他們的知識與技術所能展現的一切。


第二點,我們必須訓練我們的身體,這包括我們的頭腦關聯性,大腦迴路,以及一切慣性思考的模式。如果我們的大腦,根本就沒有一個感恩的基本功能,我們的慣性操作模式,也就是我們的大腦迴路,完全充滿了「不滿意」的迴路,任何再好的東西,再好的經驗,都會被我們的大腦迴路自動忽略,就感受不到內在感恩的感覺。


同樣的,我們的大腦如果沒有欣賞((appreciation)的功能,任何在值得欣賞的東西和生命經驗,都會因為大腦缺乏這一個功能的發電系統,而被認定為不值得欣賞。


大腦除了感恩與欣賞的功能之外,我們也需要發展同理心。雖然大家都認為同理心是一個心輪的問題,但是我們自己本身根本在大腦裡沒有這個概念,我們就沒有辦法發展這個區塊。


如果我們的大腦迴路是競爭,所有的人都成為我們競爭的對象。競爭本身不是問題,但是如果一個人不能放下競爭的心態,並且把競爭的心態放在跟所有人相處的關係當中,這就會成為一個人際關係的大困擾。


當我們在臣服之後,意識源頭會帶領我們一點一點地看到這一些曾經有高度建設性的(或甚至是必須存在的),現在卻成為往前走的限制。在必要的時間點,突破這些限制性。


臣服的另一個好處,是我們能夠更客觀地覺察到自己的程度。等我們很誠實的把評斷交給意識源頭,我們放下了小我對自己能力的先入為主的觀念。就算是自我膨脹的人,意識源頭會讓我們知道某些區塊我們有進步的空間,只要我們能夠很踏實的接納如是。如果我們是小看自己能力的人,意識源頭會讓我們知道,什麼是該做的,我們就要去做,無論我們自己認為自己的能力夠不夠。


無論我們有自我膨脹的慣性,或是有小看自己能力的的慣性,當意識源頭指引我們去做某些事的時候,在這個過程,我們都會找到滿足感。


所謂的人間天堂,就是每一個人,讓意識源頭帶領我們去做我們靈魂出生要創造的東西。在創造的過程,以某種形式服務或給予他人,滿足他人的需求。同樣的狀況,我們容許並且喜悅的接受,他人的創造與服務,滿足我們的需求。


人類的集體意識,從歷史的觀點來看,有許多需要療癒個地方。這些需要療癒的,都在小我的基本架構裏,一切都是與「生存/存有」與「恐懼/害怕/擔心」有某種程度上的相關性。人間天堂,就是每個人都不再有這些相關的小我困擾,不再把這些困擾投射在生命裡,我們所擁有的就是愛,關懷與創造力的循環,每個人都生生不息地向前付出,也喜悅的把別人付出的收進來。


我想把結論寫在這裡。愛心英雄聯盟的成立,遠程的目的是創造人間天堂,眼前的目的,是把自己創造成人間天堂居民。我們的團隊,是一個小型的人間天堂,從我們自己開始,創造出百猴效應,並且把團隊裡所提供的知識與經驗,能夠把自己創造成人間天堂居民的所有工具,方法,理念,都傳播出去。幫助大家早日脫離小我的枷鎖,讓他們也能夠創造內在的天堂。


我另外想要在這裡分享的,是有關我的原始靈魂。兩千年前,我的靈魂曾經是馬克。馬克是耶穌(也就是約書亞)的12門徒之一。其實當時也不是只有12個門徒,我們一行人有33個。在兩千年的過程,這一些靈魂也經過複製(類似細胞分裂)的過程,光是馬克,就有18個。當時的33個約書亞的追隨者,現在有800多人。我也曾經是孔子的學生,孔子一輩子跟隨他的有300多名學生,現在經過靈魂複製分裂,在地球上的,有7,000多人。我也曾經是釋迦牟尼的學生,當時70多位學生,現在有4,800多人。另外還有一群曾經是昴宿星人的靈魂,現在在地球上,也有8,000多人。這些現在在地球上的靈魂,因為有重複參與的關係,加起來總共有17,000多人。這些人現在分散在世界各地。


我的靈魂曾經是薩滿、巫醫。我也曾經殺人,搶劫,強姦。我們的靈魂當過什麼,對於這一輩子的我們,並沒有特殊的意義。靈魂唯一遺留下來的,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就是需要處理的情感程式。


我之所以告訴大家這件事情,並不是想告訴你們,我前世當過什麼高人,而是希望你們自己也詢問一下,你的靈魂,是否屬於這四個靈魂族群裡面。或許你也像我一樣,參與過不只一個族群。這樣或許你會對自己現在生命的使命有一點瞭解。


我不知道宇宙今天要透過這篇文章跟你說些什麼?我希望你有收到訊息。


註:意識源頭,也可以稱為宇宙、統合意識、基督教與天主教裡稱為聖父。

1 comment:

  1. 說一下我個人體驗:
    要想達到「接納世間所有如是狀態」的境界,若一著手就往「接納外在世界」開始學,將會導致小我虛偽。
    這是學佛的人常常掉入的陷阱,在我們尚未接納自己的小我之前,就先去接納別人的小我,那會變成"刻意為之",內心明明受不了對方,但外表也要裝作寬容大度,然後還以為自己修得很好。

    因此,先要學的,是從「接納自己的小我」開始,自己的小我就已經有"足夠的"各式缺點和黑暗面了,夠我們處理好一陣子了,依我個人為例,都好幾年了,還沒處理完,因為越覺察越多!
    每次發現我的缺點或思維中有邪惡思想時,我不作迴避,還特意把它放出來,承認它,接受它是自己內在的一部份! (而且絕不做自責、慚愧、羞恥、懺悔等等意識位階數值低於200的事)

    我體驗到的是,先接納自己的小我後,當我看到別人小我出現類似的"惡習"時,自然而然較易接納它,我不需"刻意做接納"的偽裝!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