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4, 2018

團員心得:自我清理修復了我跟媽媽的關係


Shaney 是我們「愛心英雄聯盟」的一份子。自從2017年三月加入團隊,她一直很主動地在執行自我療癒跟清理,並且參與「合一舞氣陣」。想當然,這樣的努力為她的生命帶了非常多正向的改變。

以下的心得回饋是關於她跟媽媽之間的互動,在這幾個月的“調整”之後所得到的結果。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 Shaney


自從加入「宇宙說啥愛心聯盟團隊」之後,對我最明顯的改變是與媽媽之間的關係。


原本我和媽媽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通常是平日溝通時,我媽會說出一些比較刺人的話,我被刺傷後可能會忍著幾次,但後面如果忍不了就會回嘴,甚至在沒有吵架的平日也有可能會不經意說出些挑釁的話語,因此都沒注重著如何培養彼此的關係。


以前我是很想離開這樣的情境,想著說怎麼樣搬出家裡。實際上,我從高中以後就離家到外地上學,一直到大學畢業才回到家鄉。不過返家後才發現離家的這段期間,我跟媽媽之間的關係並沒有什麼大的改變.彼此的口角紛爭都還在.我仍有時會被母親傷人的話語氣到睡不著覺(即便我的情緒起伏已經比較小了)。


加入團隊前,我主要使用的工具是「經脈情緒平衡法」;成效是有的,但我卻只專注著撇除哪些不要的,忘記要觀想創造自己想要的。直到有一天Romy在群組裡記事本發文,提到人際關係的願景,「你想創造怎樣的一段關係呢?」我才赫然發現自己很少想過要一段怎樣的關係。


自此之後,我就開始思考自己想要和母親有怎樣的關係.無奈腦中「有關母女應對態度」的資料庫實在非常缺乏,於是就開始往戲劇的方向尋找,找跟內在呼應的,或是可以觀想進來的,再利用之前「形而上課程」所學到的「意識聚焦」方式來模擬能量。


在這段期間,我也透過團隊裡「非暴力溝通共修團」的線上討論,發現自己表達上有些如豺狼溝通(*文末註解)的地方需要改進。這個我就先清理掉一些不甘願的部分,再來就平日盡量練習如何表達內心真實的話.第二步再修改成如何以比較同理的方式來表達。同時,我也觀察到家中的妹妹比較擅長跟母親溝通,也有跟她請教如何表達較不會傷人,以及怎樣做,我可以看到母親真正的需求(而不是只注意到母親口頭上講的那些傷人的話)。


多方同時進行下的結果是:我和母親的關係改善很多。吵架的頻率大概降到兩周一次,甚至更少(我現在根本想不起來上次何時吵架了XD)。同時,我媽個性裡十分可愛的優點不斷地對我展現出來,雖然偶爾還是有脾氣暴躁的時候,但更多時候與我和妹妹相處時,展現的就是可愛的部分。例如會用比較撒嬌的口氣說一些話,或偶爾表現得比較像小孩。像是:在一個我們都有在玩的線上遊戲中,她會提醒我們記得要上線收東西(這不是很可愛嗎?XD)


上述這些方式不僅大大地改變了我和母親的關係,同時也讓我的人際有了更大的進展。特別是和大家一起共同討論時提到的「關注對方的需求,用心同理的方式去看看對方需要的是啥,看看能不能滿足他?」我發現在對話中這樣做的時候,往往都能達到一場很滿足和樂的對話。


除此之外,因為在團隊中和來自世界不同地方的人交際,讓我的社交能力有了蠻大的突破,我開始懂得在一場簡短的小活動中找人攀談,順勢邀約去吃一頓飯。以往我都要想個老半天最後放棄一次與人交際的機會,但透過一次次的一念之轉練習,以及情感程式的清理,讓我不再對與人交往那麼焦慮。


我其實不是一步登天馬上就做到這樣的境界。


最早我接觸「宇宙說啥」的時候,的確會想啥都清,以為清完全部就OK,生命會自動送上我要的完美。但這些都是完美主義作祟。後來我才發現,一步清一步觀想,一邊享受,體會自己當下的創造,確認是不是自己想要的--這些過程才是最重要的。當我忽略「一定要完美」的內在聲音時,那個當下就已經完美了。


* * * * * * * * * * * * * * * * * *


(*註)豺狼溝通:在與人溝通時,語言表達方式傾向批評,要求,命令,指使,調侃,諷刺,指責,或是人身攻擊(針對人的評論而不是對事),容易觸發內在捍衛,反擊,防禦的態度,並且在人際關係創造更大的距離。

Sunny註:根據 我觀察兩年多,發現華人的溝通絕大多數傾向豺狼模式,並且是常態化的。也就是說,大多數人都是這麼說話,大家都也認為是很正常的,但是多數人在這種溝通的狀況下,因為內在感受不舒服,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這是一個嚴重的負面社會現象,將會需要大家一同參與積極的改變自己,才能夠將華人世界創造成為愛心文化。

1 comment:

  1. 豺狼溝通並非完全負面,雖容易觸發內在捍衛,反擊,防禦的態度,並且在人際關係創造更大的距離。但若溝通的內容不是悖離事實惡意指摘的說法,明眼有覺察心之人,必然能知道妳說的是事實,而且直接又有力,端賴對方能否覺察省思到,旁人是否覺察省思到一次難得的機會,惠有人有勇氣直接大聲的講出來事實,而這種人有時被稱之為白目的人。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