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8, 2018

驚異的旅程-妥瑞症與我

以下文章是一位讀者,在參加心靈大躍進之後所分享的心得。我們希望讀者能夠藉此文章,看到一點身體健康跟心理健康相關的蛛絲馬跡,並且開始注意自己的心理狀況與身體健康。有關更多身心健康的內容,敬請閱讀「健康之道」以及健康之道結論

驚異的旅程       作者:簡家揚

原來,人生的標準答案不是完美,完美是個美麗的陷阱。尋找走出痛苦和絕望的路,是內在探險家的勇敢精神,引領著我,在那沙漠中的流浪。

以下是曾經在五月份參加一天心靈大躍進活動夥伴的心得分享,邀請你進入他的轉變歷程。走入心靈大躍進的深度療癒,看見夥伴的眼神從一開始「如嬰兒害怕陌生環境」轉而柔和,而僵硬的肩部肌肉,也轉為自然的垂放。我對於自己觀察到「他們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有這些改變」,感到相當不可思議。

「妥瑞症」與我

我的「妥瑞症」已經伴隨我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了,我以外的人,永遠沒辦法理解——我為什麼會一直這麼緊張。
即便是非自願性的,我必須承擔這個社會因為我的「妥瑞症」而給我的壓力。那個感受是很難過的,我會很想要往前衝,可是我知道我有障礙。
我人生的過程,就像是走(海軍陸戰隊的)「天堂路」,地面上滿滿的石頭,我卻必需很勇敢地,要翻過去、輾過去,唯有讓身體滲出斑斑血跡,讓自己花很多的心力和努力,我才有辦法和平常人一樣,活出簡單的生活樣貌。
妥瑞氏症讓我的起跑點和一般人的生命起跑點之間,存在一個很明顯的的距離和落差。例如:我平日的交通工具必須是腳踏車,因為車速比較慢,當我開始不自主地抖動的時候,比較不會那麼危險;反觀,大部分的人都是騎摩托車或搭捷運。
可是我常常被問到,為什麼不選擇其他交通工具?已經遇過幾百次、幾千次,也許對方可能是出自關心而詢問我,但我聽到都煩了。但是,透過這次心靈大躍進,我降低了很多「不耐煩」。


常駐生命的緊張感

這次的心靈大躍進,我將課題設定為療癒「長久以來從小伴隨著我的『緊張感』」,渴望藉由這場心靈大躍進,好好的讓自己回到放鬆的感覺。
我有一個相當嚴格的爸爸,我爸在要求我的學業是像家教老師一樣坐在我的隔壁盯我念書,還要考試,解數學應用題,抽考背答,常常覺得他以訓練大陸的奧運選手的權威方式來要求我的課業。
我從17歲第一次出來打工的時候就被暗示這個權威課題了…今年我29歲,才真的覺得時間到了想真正的處理這個功課…一切不嫌晚。
這份緊張也和我自己本身神經系統的疾病有著緊密的影響。「妥瑞」和「緊張」是我內在的兄弟檔,緊張的時候伴隨「抖動」和「叫聲」,去外面吃飯都很壓抑自己,這是我生命中常駐的惡性循環。

在工作與生活中重拾「放鬆」的感覺

從心靈大躍進之後,這些下意識的緊張感卻默默的淡化了很多,令我感到非常的感動!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麼放鬆的感覺了,能再次體驗到「放鬆」真的很好。
我在餐廳的廚房上班,面對鍋鏟以及龐大的顧客進來用餐的心理壓力,以往,只要出單機的單子一進來,我就會很不耐煩的面對,心理的下意識的「緊張感」加上妥瑞帶來的身體不適,每天都在忍耐著上班累積的情緒。
面對準備收店的時刻,我過去都希望能趕快結束,總是很不耐煩、臉很臭的洗碗。這幾天的觀察下來,已經不會有那種「一直想去看手機」的思緒,比較可以「安於當下」的感覺,心情也放鬆許多。
在這些工作上的緊張感慢慢的被釋放掉的同時,我才慢慢發現這個背後的「不耐煩」、「不甘願」、「不爽做」的感覺也慢慢淡化很多,這是我自己覺得比較不可思議的部分,超過我本來的預期。
伴隨緊張的心情,我在起床時總會發出的「妥瑞獨有的聲音」,在參加心靈大躍進之後,已經不太會出現,我變得更能夠享受在安全、放鬆的狀態下迎接早晨。
此外,妥瑞在我身上發出聲音的次數,也減少了非常多。妥瑞的聲音慢慢跟著緊張淡化了……,這是我從前單單靠氣功、打坐、運動、武術無法獲得的效果。其實這些運動項目本身都很好,但是妥瑞真的不是像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治療,連醫生都束手無策,一般也只能開放鬆的藥來輔助。


在我過往的經驗裡,遇到餐廳爆炸忙到不可開交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力不從心、快要穿梭陰陽界了…不管我在哪間西餐廳服務時,總羨慕公司裡的主廚和老闆怎麼有這麼好的體力?…心裡想:『我也要!』每次遇到這樣忙碌不已的狀況時,我總是告訴自己一定要咬牙撐過去,一定要記得所有痛苦的感覺,到谷底時,我一定要逆轉所有的狀況,更加的成長…(所以楊過雖然斷臂,但是他的可愛寵物…鵰兄救了他,彷彿可以看見鵰載他從山谷飛了出來^^)
過去的緊張感曾經全然的展現在我背後的肌肉裡,試著想像你背後有很多條毛巾一起旋轉……全部沾黏在一起,這種感覺真的是很煎熬。

但是,現在狀況完全不一樣了!因為這幾天的世界盃比賽,店裡人潮湧現..…非常多的外國人來店裡看球賽的大螢幕轉播。對於這種人擠人、忙不過來的狀況, 工作到老闆只能呈現一種"漸漸放棄,慢慢來吧"的狀態。…當遇到如此的忙碌時,過往的我會非常緊張,在外的表現也非常容易被身旁的人察覺到。但是今天呢~我專注的沈澱在世界盃為店裏帶來的豐盛中,覺得非常開心,大家工作也都很愉快,再也沒有那種很趕著準備招待顧客的感覺了,真的很不可思議。感謝妥瑞,讓我看見生命本質的喜悅..…。

我的「妥瑞症」在我的生命中造成很多、很多的不便,但是我由衷的感謝我的疾病。

跟「妥瑞症」相處了數十年,它引導我找到了療傷的路,讓我理解到,內在心理一直默默的影響人體健康以及平衡。而透過找到源頭,療癒和印記的釋放,我獲得了這麼多的改善,實在很不可思議!這份源自我生命本質的緊張感,讓我更珍視我現在所體驗到的放鬆,和我的生命所帶來的喜悅。

Tuesday, June 5, 2018

心靈大躍進,和你想的不一樣



生命中那難以解開的鎖,始終不得其門而入。然而,有一把奇妙的金鑰,透過你的到來,由沉澱澱的步伐,輕輕地推開那扇門。黑暗中可尋得光明,看見傷痛的同時,也是我們最接近光明的時刻。


~心靈大躍進~自今年一月份起,已悄悄在各地展開活動近六個月,根據每位參與者後的分享幾乎都有意想不到的收獲。以下是五月份
(三天活動)參與夥伴的經驗,奇幻旅程和你分享。


作者:卓吟錚(高雄)




這活動名符其實是一場心靈的大躍進。我像在重新認識自己,驚覺我好像不是我以為的那樣,有種更新、整合、升級的感覺(感覺很開心)。參加前想法很單純,主要是好奇宇宙說啥的活動,想參加看看,剛好時間允許,剛好來高雄舉辦,在一切剛好的狀態下我就報名了,完全沒料到後續這麼『精彩』…


活動過程

重新釋放自己以為已經了結的傷痛


第一天上午的九族導引活動,音樂響起沒多久,我就感到一股悲傷湧上來,有點想哭,但又想忍住,同組的夥伴突然緊握了一下我的手,這時候爸爸的臉浮了上來,淚水立刻潰堤。


我爸媽很早就貌合神離,雖然拖到我國中時期才離婚,但基本上我爸爸老早就一個人在外面流浪不管妻兒,所以我記憶中好像從來沒有感受到來自爸爸的愛與支持,那時候被緊握的手卻讓我感覺到了。哭著哭著就看到爸爸變得很年輕,笑得很燦爛,一副陽光少年的樣子。然後覺得他好像變成我的孩子,而孩子想要玩樂是天性,是我允許他那麼自由的…


弔詭的是我本來以為這件事已經沒什麼,也不是想在活動中處理的議題,但它就自己冒了出來,讓我猝不及防。後來在分組分享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說不出口,以往跟別人說起自己是單親家庭也不覺得有什麼,但那時就覺得我沒辦法。現在想想,或許是以前都刻意將它雲淡風輕得帶過,老是把重點放在:我很堅強地長大了,而且沒長歪,沒上社會版面,是一個正常人,好像想把自己演成勵志故事,這樣被拋棄的痛就被跨越了。


活動中很有趣的一點是,我覺得好像被一步步的「鬆開」。一開始覺得哭有點尷尬,結果大家都在哭,就覺得OK,哭可以接受。接著覺得叫喊出來有點尷尬,後來發現大家都沒在客氣,就覺得好,我也可以,再後來簡直無極限,什麼都做得出來了。這或許是宇宙幽默的地方,讓我一步步放下防備,一步步靠近自己。這點隨著活動逐天推進有很明顯的感覺。


第三天經歷了兩場我無法準確描述但很深刻的體驗。下午的活動我躺下來閉上眼睛,覺得自己好像迷失在宇宙中,無邊無際孤身一人,強烈的恐懼和鄉愁交錯出現 . . . 結束後,鉐霖(活動帶領人之一)說我都在照顧別人沒當過小孩,當下我是有點疑惑,覺得我小時候是比較老成,但也當過吧!?這句話後來又出現了,和Romy(活動帶領人之一)又聊到這件事,一個記憶浮現出來:小時候爸爸外遇,媽媽抱著我傷心的哭著說:『爸爸不要我們了。』那個時候,小小的我還沒有機會表達自己對這件事的情緒,就被那種『媽媽好可憐』『我要保護她』的感覺壓了過去。


我記得我抱著媽媽,想說我要堅強,好像連眼淚也沒掉。還有爸爸的外遇對象說要帶我們出去玩,姊姊跟妹妹立刻就說要去,我其實心裡也想去玩,可是我覺得不行,怎麼可以跟壞女人去玩,這樣是背叛媽媽,所以我說:「我不去」。


他們去逛百貨公司的時候,媽媽帶我去公園,她趴著哭,我在旁邊不知所措又無聊,可是我不敢說,因為媽媽已經很可憐了。還有媽媽帶我去抓姦,氣到把對方的門踢凹一個洞…哇…好多記憶湧上來。原來我並不是沒有感覺,而是當時媽媽的情緒太強烈,我覺得我好像要去支持她,所以我壓抑了自己。


再來是爸爸把房子賭輸,媽媽帶我們流浪了好幾個地方才定下來,一個人辛苦的工作賺錢養三個小孩,身為最會讀書也最乖的那個,我承載著要有出息的壓力,要回報的壓力。原來我就這樣長大了,真的沒當過小孩。


現在回想這些議題其實環環相扣,不想讓媽媽失望的壓力滋長成害怕讓自己失望的信念,進而排斥自己、拒絕外界,好像一個封閉迴圈。而這個活動幫助我打破這個狀態,如果靠我自己,不曉得多久才能覺察到這些我早已習慣視而不見的信念…現在,我仍然很喜歡照顧所愛的家人朋友的感覺,但我也決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


活動後覺察到的收穫


雖然活動只有短短的三天半,收穫卻非常多:


1. 覺知的角度有微妙的變化。

以前我像是一幅畫的中心,輻射出去與周遭連結,如果不喜歡的我就切斷,習慣到我以為我採取的做法是一種成人了解自己個性以後的正解。呵呵,現在感覺真是哭笑不得。面具厚到以為是自己的臉,謊說太多自己都信以為真,兩個加起來就是:裝睡的人叫不醒啊!(感謝Romy讓我正視這一點)那樣的狀態是任何感受都近到沒有檢視空間。現在鏡頭好像拉遠了,我還在畫中,但感覺像是畫的一部分,有一個新的更為全知的角度出現去感受這幅畫,「我」的感受重要度似乎變弱了,這個角度更在意的是整個畫面的協調,因為我們是一體的。啊,很難形容這個感覺,對我來說是全新的體驗。對人的感知也從平面轉變得更加立體,有不言而喻的理解。(同樣難以解釋,哈)。


2. 同理心增強。

其實之前也滿能體會別人的感受,但有時態度又會很粗暴冷漠,特別討厭討愛的行為(現在想想也是我自己的投射啊)。活動結束後的週六剛好是妹妹小孩的慶生會,當天氣氛好溫馨,充滿了愛的流動。到了傍晚,妹妹婆家親戚先離開,我們留下來繼續拍照聊天。突然間妹妹哭了起來,邊哭邊說小時候她無意中聽到媽媽和阿姨在聊說我比較懂事,批評她很自私的事,讓她很受傷。這不是她第一次說出口,但以往只在姊妹之間說,我以前的反應也只是:我也不喜歡當那個懂事的角色啊?又不只你一個人委屈之類的。這是她第一次在媽媽面前坦承她的感受。哇…我當下真的感同身受,覺得非常心疼,同時又覺得她好勇敢好感動。我跟著她一起哭(也多虧了心靈大躍進的訓練,我現在滿習慣情緒的流露,哈哈),事後我也斟酌他們的接受程度,鼓勵他們釋放情緒自我療癒。沒想到一個實際操作的機會這麼快就發生了,覺得感動又感謝。

還有對媽媽嘮叨的反應,以前她一嘮叨我就覺得我都這麼老了不要把我當小孩,講一些我早就知道的事。但這幾天聽他說話,同理的感覺增強了,我更能體會到他言語行動背後得意圖,我可以穿越他的嘮叨感受到他很愛我(以前是理性上的知道,但感受上很煩),而且還覺得她擔心這擔心那的,像是一個沒安全的小女孩,很心疼她。


3. 變得比較「溫柔」跟心平氣,想與別人連結的意願增強了。這一點只有我本人深深察覺到前後變化有多大啊,哈哈!


4. 安定的感覺比較穩固,比較能處在一種定的狀態,長期以來不明所以悵然若失的感覺淡了很多,我的意識與對外界的反應之間出現緩衝。我有餘力停下來觀察我的感受,再選擇要如何反應。


5. 變得更誠實。這感覺也有點難形容。類似面具卸下來了,或是面具變薄了。跟別人應對的時後嶄露真實的自己也覺得滿舒服的,比較不會想掩飾。對照以前不自在的強度,真的是非常明顯的轉變啊!


6. 我是人類,我應該腳踏實地(字面上的意思)。我想要在這裡盡興地玩。還有一種感覺是世界變亮了。


另外還想探索:


1. 我很怕讓自己失望,但是這個害怕是真實的嗎?為什麼無法相信自己?

2. 我不喜歡自己我知道,但對自己排斥程度這麼高有點訝異,我想深入瞭解一下

3. 我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力量,又覺得自己很有能力/力量,這中間的拉扯又是什麼?

4. 抗拒與內在空間。有些活動中的提問會激起我的防備,現在雖然還是覺得沒有答案,但我想要先不否認,看 看會有什麼東西出現…

5.其他比較明顯的還有:跟身體的連結感增強了,可以察覺到能量的流動,還有一些細微的感受,都是以前無感的。


當然不是參加完活動人生就萬事大吉,我知道前路漫漫,但我能明確地感覺到內在有一股力量長了出來。現在去思索那些讓我困擾的問題,已經沒那麼厭煩無解了。以前的我好像被恐懼牢牢地綑住,連看都不敢看,現在稍微近一點看,發現根本沒那麼可怕啊!


這幾天活動還有另一個深深的感動,那就像是我掉了又掉,但一次又一次的被接住。這個團隊是名符其實的愛心英雄啊,也很感謝一同參與的每一位夥伴的包容與支持,有些感謝當下沒說,就在這裡一併說了,謝謝、謝謝(擁抱)!。我得到好多我的理性沒有預期的收穫,我甚至覺得我得到太多了!除了深深的感謝之外,也希望有一天,不管以怎樣的形式,我也能成為牢牢接住別人的手。


活動參與頁面列出的每個可能的效果(文末註)我都感受到了。特別想強調一下「連續參加多天,可以進入更深層的療癒,啟動不可思議的跳躍級清理釋放效果。」這句話我更是有深深的體會,現在回想,如果我只參加一兩天一定會覺得很可惜啊!非常真誠的推薦大家參加多天的活動,(有機會的話我是一定會再參加的啊,拜託再來高雄辦,哈哈),帶著意願前來真的會有很多驚喜喔!


其實現在思緒還是有點亂,能明確捕捉到的就這些。還有一些感覺隱隱約約的還沒浮上來,似乎還在整合中。最後分享活動中我一度覺得內在有一股能量想要衝出來的感覺,後來我細細思索,神隱少女裡面的一個角色浮了上來。就是那個身上卡了很多垃圾(還有一台腳踏車),髒臭到讓人退避三舍的河神,洗完澡之後,恢復原本面貌呵呵大笑穿過窗子痛快飛走的畫面。我很喜歡這個意象,就用它祝福每個人都能卸下所有不再需要的負擔,破繭而出,成為真實的自己!




* * * * * * * * * * * * * * * * * * *

(文末註)活動參與頁面列出的可能效果:

參加「心靈大躍進」,你可以:

🌀 與意識源頭相連結。找到內在純淨的指引。

🌀 
改寫破碎雜亂的印記,釋放過往的傷痛。


🌀 內在力量逐漸產生,自我限制減少,開始能移動或改變生命。

🌀 
轉化業力,靈活地創造出自己想要的未來。

🌀 
洞察內在情緒,自然地突破慣性模式。

🌀 
超越深層恐懼,享受生命和諧與信任。

🌀 
更清晰的覺察與掌握自己的情緒。

🌀 
更有做自己的勇氣。

🌀 
改進僵化的人際關係及親密關係,提升連結感。

🌀 
提升同理心,言語以及文字溝通更加和諧。

🌀 
與參與的學員擁有超越時空的深刻連結,共同扶持,繼續前進。

🌀 
學習從他人的每一句分享中聽到宇宙要對我們說的智慧,提升洞察力。

🌀 
學習各種可用於日常生活中的現代科學,形而上學和玄學的知識與技巧。

🌀 
參與「心靈大躍進」,你將獲得價值千元以上的蓋婭光陣,協助你與蓋婭共振,隨時隨地開始為自己進行各種療癒。

🌀 
參與「心靈大躍進」,你還可以帶走高療癒性的神聖幾何海報,加快療癒的進度及效能。


Thursday, May 3, 2018

心靈大躍進問與答

靈修可以是消極的逃避現實,也可以是積極的面對生命。如果你想積極的改變生命,『心靈大躍進』將協助你清除印記、療癒傷痛,從核心解決生命裡重複出現的課題。在現實生活中立即看到持續性的轉變效果,賦予您掌握生命的力量。


有關心靈大躍進詳細內容

有關目前活動簡介 (參與者實際效果:改善親子關係,伴侶關係,自我價值,覺察天賦使命,動力



邀請您點閱YouTube「心靈大躍進視訊問答」


心靈大躍進是什麼?活動是如何進行的? 其他參加心靈大躍進的朋友們活動體驗了什麼樣的轉變?心靈大躍進跟其他療癒工具有何不同?心靈大躍進究竟可以如何幫助你?


分享者:Sunny Wang 與宇宙說啥團隊團員


Friday, April 27, 2018

正版「荷歐波諾波諾」示範2 - 「捨不得花錢」金錢課題

信念也有能量!純粹的信念也可以使用「荷歐波諾波諾」協助更改。想知道你如何可以也使用「荷歐波諾波諾」改變根深蒂固的信念?

在「正版『荷歐波諾波諾』示範1」一文,我們分享的處理課題雖然是「不收錢比較無私」的信念,但是因為此信念來自於一個故事背景,所以療癒的過程是著重於故事本身故事裡當事人的經驗,以及這個經驗在當事人身上所存留的能量與印象。今天我要分享的是另一個不同類型的療程,操作的對象是純粹的信念,沒有任何我個人的故事背景在支持此信念。

在「正版『荷歐波諾波諾』示範1」一文中我提到關於我找到我自己有一系列信念,阻擋宇宙說啥團隊吸引金錢財富。今天我要分享的是,荷歐波諾波諾化解「捨不得花」這個信念的過程。或許我把這個「捨不得花」更具體化的解釋一下,希望能夠讓讀者更容易了解。

我所觀察到自己的言行舉止:

1)花錢的時候會考慮很久,斟酌要不要花。跟自己值不值得花這個錢沒有什麼關聯(跟訊息場確認的答案)
2)連玩電動的時候,在遊戲裡賺到的獎勵品,也捨不得拿來用。過去幾年來,找來找去,雖然清理過相關的情感程式,也處理完自我價值的課題,但是這個行為仍然根深蒂固,即使想刻意讓自己不去想,花了錢之後還是說不出為什麼的不舒服。
3)捨不得扔舊的東西,總覺得很可惜,如果仍了,身體有一個很不舒服的能量。這個捨不得扔,不僅是我自己的東西,這個感受延伸到別人的東西,二手店的東西,已經被別人仍在垃圾桶的東西. . . 任何東西只要我看到還有應用的可能性或價值,就會感到不捨。


在開始執行「荷歐波諾波諾」針對「捨不得花」的過程之前,

1)我先跟訊息場確認。這個課題沒有其他相關的情感程式或童年經驗。

2)我問到「捨不得花」這個架構,影響我的程度有百分之一百。

3)找一個安靜沒有任何干擾的地方,能夠完全放鬆地躺著的地方(躺椅,床,或其他類似)

4)我開始讓自己進入Theta腦波(深沈靜心,空的狀況),意念專注於全心去感應「捨不得花」。

在幾秒鐘之內,「捨不得花」的震動架構變得非常具體化,像是一坨密度比較高的「氣體」。在我的意識的附近,但是不在我裡面。在 Theta 波的境界,幾乎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我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這個具象化的「捨不得花」。


於是我開始荷歐波諾波諾的步驟。


步驟一:

I am sorry for your feelings and your experience.
我對你的感受與經驗感到悲傷。


我的心是很誠懇地願意去感受並且療癒這個具象化的傷痛。當我小聲的說這句話(我說的是英文的,大概是因為英文覺得比較跟我有連結感,中文反而覺得比較陌生,連不上。畢竟上一輩子是美國人,還有這一輩子有超過一半的時間是居住在英語語系的國家),我開始在我的身體裡面可以意識到,全身都有同樣的震動頻率(或是能量感受)。像是我的身體主動讓我看到感覺到這個身體裡面的振動頻率。

我繼續小聲地念,我的心裡抱持的是「我與你共同感受這個傷痛」的心態。感覺像是我在給這個振動頻率加上一個新的振動頻率,我感受到全身的這個振動頻率開始變化,我的身體開始扭動,抖動,我靜靜地讓這個振動頻率繼續轉變。當身體停止動,我繼續念,我稍微調適心態成為「我是這傷痛」我發現身體自動做了深呼吸幾次,又扭動,踢腳,抖動。這樣的步驟轉換了幾次,最後身體完全停止動作。這個步驟執行大約有15分鐘。我與訊息場確認這個步驟已經執行完成,進入下一個步驟。


步驟二:


"Thank you for experiencing this for humanity and universal collective consciousness."
「感謝你為了宇宙統合意識與全人類來感受體驗這個經驗。」


這句話的角度,我把感謝的對象設為Sunny的身體,還有 Sunny 身體裡面的「捨不得花」的振動頻率。我可以觀察到真誠的「感謝」有實質的能量跟振動頻率。只是隨便說說的一句話「謝謝你」,就沒有這樣的能量。(在執行荷歐波諾波諾之前,我從來沒有刻意安排自己在 Theta 波的狀況來感應「誠摯地感恩」是什麼感受。這個真誠的感恩,是一個非常穩固紮實,卻又柔和的能量。)我繼續小聲地念,繼續給予「誠摯地感恩」並且體驗與觀察「誠摯地感恩」如何與Sunny的身體已經身體裡面的「捨不得花」互動。突然有一個覺得想哭的感覺,我也深深地去體驗它,感謝它。這個想哭的感覺,有一點像是那個「捨不得花」的振動架構「終於有被注意到了的那種感動與傷心」。

在這部分的流程,身體也有很多的扭動與抖動。停下來之後,我與訊息場確認這個步驟完整的結束了。這個步驟執行大約10-12分鐘。當我準備開始要執行下一個步驟。有一個直覺認為要先做「釋懷」的步驟。與訊息場確認之後,我開始執行。


步驟三:


"Please allow me to experience this with you!"
「請你讓我與你一同體驗這個經驗。」


當我開始這個步驟,發現句子有需要修改,並且使用幾個不同的句子。我用內在的感覺去感應並且挑選不同的句子。以下是流程裡使用的不同的句子。

"Please allow me to experience this with you!"
「請你讓我與你一同體驗這個經驗。」


“Please please allow me accompany you!"
「請你讓我陪伴你。」(這裡的你,指的是Sunny,也是「捨不得花」的能量架構)並且自己放出的能量是愛心與關懷。在這個步驟,我可以感受到像是集體意識無數人的傷痛。意識中靈視看到的許多很快飄過的畫面(比較明顯的有:

  • 在石頭屋裡的父母看著手上的一把大麥,知道天冷無法種植,很快就要斷糧了。
  • 一個部落經歷旱災,即將斷糧斷水。
  • 冰天雪地裏的石屋,屋裡掛著的肉乾快要吃完了,沒有辦法出去打獵。

這些畫面參雜著無奈,傷心,恐懼,絕望。

“Please allow me to care for you."
「請你讓我參與照顧你」(把這裡的你指向故事印象裡的人)然後我陪他們哭,感受他們的絕望,恐懼,無奈,傷痛。

這個步驟的尾端,我開始感覺到身體裡面各處,好像有一些亮金金的,像細粉一般的,開始從我的身體裡面,向上飄出身體之外。這整個步驟大約執行10分鐘。


步驟四:

"I love you!"
「我愛你。」

這時的我,很深刻的感動,對人類集體的經驗有深刻的愛,慈悲,與關懷。也覺得這些經驗除了無奈,恐懼,絕望,傷痛,也有無限的優美(Grace)。這個優美很難用文字來表達,是宇宙統合意識的角度,無條件地接受,歡迎,體驗人類一切的經驗,我所愛的Sunny,宇宙透過Sunny的身體,體驗這個所有人類集體意識酸甜苦辣所有一切的體驗。我體會到,人生經驗比所有的電影,小說,3D電影,甚至虛擬實境更為刺激。我只要閉上眼睛,達到 Theta 波。我就在超乎一切實體上可以體驗的經驗裡,以全身的振動頻率去連接這些經驗的振動頻率,全體的身歷其境!真是說不清楚的感覺。


流程結束後,我跟訊息場確認,這個「捨不個花」的震動架構,對我的影響是0%。我在感應一下身體,竟然有一點覺得淡淡的全身酸痛。下面幾天如果我有觀察到其他身體的轉變,我會來這個文章補充詳細的轉變。

至於在「正版『荷歐波諾波諾』示範1」一文中的六個信念,目前只清理到第三個。清完之後我會再跟讀者分享成果。


後註:
在操作的流程,我們是需要在 Theta 波,才能夠與這個具象化的「東西」互動,順利的執行修改能量的流程。但是只要我一進入思考,想著要如何做下一步,腦波就已經脫離Theta波。所以這裡來來回回,聚焦(在這個具象化的東西)跟思緒很容易飄走。當覺察到思緒漂走的時候,我立刻提醒自己回到 「I AM」的 Theta 波狀態。然後繼續進行下一個步奏。


Sunny的想法:

我在「宇宙說啥」分享這些經驗,是希望大家有機會深入了解「荷歐波諾波諾」為什麼在修藍博士與他的老師莫娜‧納拉瑪‧西蒙那,在執行的時候,因為他們的意識狀態,跟零極限作者所形容的會有什麼不同。如果我們啟動右腦,用深刻的意識與能量感應方式去『看』修藍博士與莫娜‧納拉瑪‧西蒙那的照片跟能量,或許大家可以有一點頭緒。

莫娜‧納拉瑪‧西蒙那
修藍博士



莫娜‧納拉瑪‧西蒙那花了幾十年的時間,達到了一種意識境界,在操作荷歐波諾波諾的時候,沒有自我,沒有身分,沒有限制。修藍博士跟著西蒙那學習十多年,也終於達到這個境界,可以執行荷歐波諾波諾。如果我們光是看了一本書,只用這四句話,就想要達到他們兩人合起來幾十年的修煉的境界,是不是有點不合情理的瘋狂呢?


話說回來,如果讀者裡面有自己認為已經達到修煉的某種境界,可以充滿了誠摯的愛與關懷,毫無條件,已達到完全無自我,無身分地位(也就是說對任何的身分地位或標籤,都沒有任何的執著與需求),於統合意識連結的境界,或許你也可以試試「荷歐波諾波諾」的療法,協助自己身邊的人,甚至完全不認識的人。在靈視裡所看見的人間天堂,這些傷痛是不存在的,所以人間天堂會仰仗你們一起來創造。


下一篇文章我將要分享的是我是用「荷歐波諾波諾」處理我先生家裡父系的戰爭傷痛,與母系同年被毒打的經驗。我先生完全沒有參與,完全不知道我幫他做這兩個記憶的療癒。

敬請期待!


如果您認為這篇文章對您有所啟發或助益,歡迎您以金錢能量支持Sunny以及宇宙說啥團隊。請點下方連結立即捐款。

我支持「宇宙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