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2, 2011

分享 - 腦內的兩個世界

吉兒泰勒親身經歷過少數腦部科學家希望擁有的研究經驗:她親身經歷過一次腦中風。看著自己的腦功能徹底退化--動作、言語、自我意識都一一退化。但是她在腦功能退化的經驗裏,發現了另一的大腦的世界,一個一般人忽略的世界。這是一個值得深思並且動人的演講。
http://www.ted.com/talks/jill_bolte_taylor_s_powerful_stroke_of_insight.html



銀幕左下方可以點選中文字幕。

Sunday, March 20, 2011

Sunny 說 -- 二姐的癌症療癒過程part1

我二姐二十幾年前就通靈了,她是民國44年次的。

二姐和我三姐十多年前告訴我她們小時候都有性侵的經驗。雖然三姐人在美國加州,二姐人在臺灣,她們常常電話中互相哭訴,互相安慰。當時的我對于情緒是很排斥的,所以對她們的狀況完全無法同理。我只是很希望他們能夠得到療癒,但是無法了解為什麼這麼多年前的事到現在還無法釋懷。

或許我這個人是個怪胎,我從小就是有脾氣就發,而且很任性。但是常常發完了脾氣之後,也就沒事了。心情也好了很多。我讓自己叛逆過,讀大學時是全校第一個女孩騎越野機車的。現在回想起來,我還蠻懷念那部機車。

我在二十多歲的時候一個人去美國,在生命上一向是果決,並且對自己的決定完全負責。當我在生命裏有挫折的時候,我很會責怪他人,但是有時也能夠斷然的停止重復播放舊唱片一樣的自我的情緒虐待。

當然近十來年,了解了宇宙觀,而且了解自己創造自己的經驗與實相,我也脫離了『受害者』的角色,學會以種種不同的方法來提升及療癒自己的情緒。

二姐年紀大我七歲,年輕的時候總覺得她好老,也因為我的個性與脾氣,二姐和三姐與我比較『聊不來』,所以在我去美國之後,大家也就很少聯絡了。在美國24年,我很少回臺灣。

二姐97年得過一次直腸癌,做了六次化療。雖然一年多來看起來癌症沒有復發,但是她的身體卻變得很虛弱,頭髮都白了。她得直腸癌的時候,也沒有人通知我,只在她做完化療之後才聽三姐說她得癌症的事。三姐說,這是性侵情緒壓抑的結果,我也認同。99年二月因為母親過世,回臺灣辦喪事,才見到二姐。

母親的喪事,是大姐跟大哥決定的。二姐和我比較有默契,因為我們都是通靈,知道做法會是不必要的,但是因為大姐跟大哥的信仰,我們也不在意他們的決定。做七的時候,二姐和我會常常對看,偷偷地微笑。比如說,有一天,會堂裏的神位是全空的,沒人(神)在家, 我母親也不在。

做七的另一天,我聽見:『回臺灣六個月』。這是出乎我意料的。我在美國已經住了24年,從來沒有想過回國發展或定居的。但是當我聽到這個訊息,我立刻知道,這是很重要的,而且不能不回來。我再向內詢問時,我得到的訊息是回臺灣教課,還有幫助家人。當我與我先生討論之後,這個決定似乎來得非常容易。5個月之後,我們兩個人來到了臺灣。

回到臺灣之後,宇宙已經偷偷的把我們的住所與我要教課的地方安排好了。我也知道,我已經到了我在教課,我也很放心的觀察與接受宇宙的安排。後來也知道,宇宙也真是幽默,明明知道我不想回臺灣,就先告訴我『六個月』,讓我放心的回來,然後在租屋簽約時,房東要求簽一年的約,我也聽到了『簽』,我才恍然大悟,『六個月』原來是適應期,之後我就會很習慣,也不會很想趕快回美國了。

民國100年2月

二姐已經上了我4個多月的課程。對於生命的看法已經有了改變。也願意放下許多執著。這一段時間,二姐的下體一直少量的出血,她的自我解釋是身體還在慢慢地釋放兩年前化療的毒。她驗血的結果一直顯示是正常的,癌指數和血栓都還正常。

2月10日星期四,二姐發了電子郵件給我,說星期一14日要去門診,叫我陪她去聽醫生做驗血及超音破報告。11日星期五我跟她通電話,她說醫生過年前檢驗時有提過可能要開刀。我感應到她情緒上的緊張,和以前的態度不太一樣。我再繼續詢問她,二姐才說,醫生說她有很多腹水,她也以為只是自己變胖了。

這時我感應到我應該要問她有關性侵的經驗,我問她:『你們都認為你得直腸癌是因為性侵的經驗,我從來沒有聽過你親自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現在願不願意告訴我呢?』我們的對話後,結論了事件發生在4歲左右,她只記得被一個十多歲(估計12歲)光著身體的大男孩壓在地上,她之後就失去了記憶,成了一片黑暗。我再問她如何知道自己有被性侵,她說是自己後來憑感覺拼湊的記憶。

我對於這個『性侵』的事件,直覺感上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是也捉摸不上來。後來星期五晚上,我就請了一個第8密度層次的高靈來問。這個高靈告訴我,我二姐的記憶是不正確的。她將不記得的黑暗,後來以自己成人的想法與角度拼湊了其他的記憶。實際上這件事情並不是性侵的經驗。聽了高靈說的話,我內在感應覺得是正確的,我嘗試去用三眼去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看不到。我了解,當二姐想知道這件事的真相時,我就可以看得到的。所以我也沒有強求。

當晚我又跟二姐通了電話。告訴她高靈跟我說的,她仔細地想想,也覺得有可能。她說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我建議她做一個催眠,看看她能不能回想起來。她也願意。掛了電話之後,我看見了那天發生的事情,當時我問到的是還不是告訴二姐的適當的時機,我必需等到她內在做好心理準備去接受這個訊息。我們嘗試約星期天(17日)的個案,但是催眠師正好感冒,在時間上無法配合。

我一向都有這樣的理解:宇宙會給我最快、最直接、跟最有效的辦法。如果催眠師無法配合,則表示宇宙說,這不是最好的辦法。

2月14日星期一

早上我們到達了新店慈濟醫院的婦科門診。醫生說二姐腹中有很多腹水,血栓指數過高,需要馬上開到。另外卵巢,子宮以及腹膜上有很多腫瘤,先開刀去除之後,再做檢驗是否為癌細胞。如果二姐心理準備好了的話,當天下午就可以住進病房,做準備工作,星期三早上開刀。

我對『血栓』一詞不甚熟悉,我就問醫生『血栓指數過高』是什麼意思,到底有多高?他說,血栓指數是血液中凝血系統的分析。一般人的指數從500到800(我記得他好像是說800,但是不是很確定)左右是正常的。二姐的血栓指數超過3000,是一個非常不平衡,而且不穩定的狀況。血液隨時可能會凝聚成血塊,阻止血液的流動並能脫離血管壁,卡在肺部,心臟或大腦等其他重要器官,就會有中風或死亡的可能性。


星期一下午,我們住進了醫院,準備清除大小腸裏的宿便,以便周三開刀。星期一下午我在醫院陪二姐時,她正在睡午覺,我想:『身體的病變大部分是壓抑或卡住的情緒,信念以及小部分能量及飲食的不平衡而造成。二姐到底是有什麼心事壓抑了這麼久,還沒解決?』


我當下想幫她這些訊息,但是也看不到。因為二姐本身還沒有做決定要從這方面來著手做療癒。所以我只好等她午睡醒來再問她。


二姐午覺醒來,我們談了話。她說她周末想了很多,有關於性侵經驗的憤怒與怨恨。如果性侵真的沒有發生,那麼這些年來的憤怒,真的只有害了自己。


我提醒她,就算性侵的經驗真的發生過,也已經是50多年前的事,我們可以選擇記恨與憤怒,也可以選擇放下憤怒,為自己的創造新的景象。


根據美國賓州大學醫院核醫學醫師兼醫學院放射科助理教授Andrew B. Newberg M.D.運用大腦溫差影像診斷圖片分析的結果,當大腦看見一個景象,與大腦觀想同一個景象,大腦腦神經細胞所發電的部分是一模一樣的。這也就是說,我們的大腦對於親身的經歷與回想過去的經歷,我們身體的腺體及荷爾蒙反應是相同的。(這一段採訪可以在電影 “我們懂個X” 裏看到。)


我想:對於我們選擇重復在我們的大腦裏播放什麼經驗,我們真是要慎思呀!人,可以從回想過去的經歷,加上以憤怒或不滿將記憶扭曲,人類究竟在無知中怎麼樣自我虐待呀??


當下,二姐決定了開始改變她的人生,我們開始尋找她常見的情感程式,開始做平衡這些情感程式的功課。


星期一和星期二,我們觀察並且平衡了一些情感程式。


100年2月16日


星期三(2月16日)開刀,進手術室之前,我一再交代她,當你出了手術室之後,你要馬上冥想,身體躺在宇宙無條件的愛的療癒力量裏,像是一池金色的水,你浮在水上,你所有接觸到這個金水的皮膚,都在吸進金色療癒的能量,並且在肚臍眼的地方,創造一根能量導管,把不舒服或是疼痛的能量,導向天上,回歸宇宙


醫生取出了4000 cc 的腹水,卵巢,子宮以及腹膜上的腫瘤,一共大約有六公斤左右。腹膜與腫瘤取出後,腹腔放置了兩片人工腹膜。小腹部位正中間的切口有21公分長。手術非常順利,腹膜的腫瘤很集中,所以不難處理。當二姐離開手術室,送到加護病房後,我們進去看她。她因為胃部及呼吸道插了管道,不能說話。她用手比了注音符號拼出『熱』,我看了一看,感應到身體對人工腹膜很緊張,好像不太歡迎,我對她說:『你要跟身體說,叫身體歡迎肚子裏的人工腹膜,要去愛它。』不到幾分鐘,二姐就示意,身體不再熱了。她示意,她在做把能量導向天上的功課。我問她切口痛不痛,她搖搖頭。


一天半後,二姐轉回普通病房。因為還沒排氣(放屁),所以還不能吃固體。當醫生說可以喝無渣液體,我已經根據她身體的需求(通靈的方式看來的)準備好了液態補品。


我知道如果能根據身體的要求而作食療,二姐身體恢復的會更快。這是我個人練習多年的經驗,以食療來促進我通靈能力的發展。


二姐恢復進入第二個星期,醫生說他的白蛋白(albumin)過低,我了一下,感覺是肝臟製造白蛋白的能力比較差。是因為壓抑憤怒的原因。醫生推薦使用白蛋白點滴液。我們覺得是個不錯的建議,所以就答應了。


二姐說她一向都是住院時血壓一定會偏高,醫生有開降血壓的藥。我感應到的是這裏有情感程式,所以我們看了之後針對程式平衡情緒,平衡後,血壓就逐漸恢復正常,也不需要吃藥了。


二姐住院的兩個多星期,我們都很專注在食療,每天都看她身體的需求給予不同的食物。


三月三日星期四二姐出院了,她先回到她的家,打理一下,準備來我家住一陣子。因為她的腹部切口很大,而腹肌是全身力量的著力基礎,她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回到原來的力量去料理家事,她在家會有很多事不能夠做,或是照顧自己。另外我們的計劃是加強食療以及補給食品,我老公對於補給食品研究很久了,家裏常常有很多不同的瓶瓶罐罐。我老公特別為了二姐從美國 iherb.com 買了一些補品。我們來了臺灣之後才知道,iherb發展了個國際市場,貨品寄送臺灣郵費非常便宜。而且網站有中文(點紅色的大陸國旗)。如果你有興趣在iherb購買補給食品,第一次購買者在結帳時用酷碰碼 KCH236 可以獲得美金5-10元的優待。


三月四日星期五,二姐來我家。我們已經買好了床,和一大堆食療的補品。我們也準備好要繼續做心靈功課,平衡情感程式。


三月7日星期一,我們回慈濟醫院去與醫生討論化療的藥量。報告出來了說這些癌細胞是由直腸轉移的,所以二姐從婦科轉回腸胃科。醫生本來要用250mg 的 Irinotecan 和 4000mg的fluorouracil。 我們覺得用250mg 的 Irinotecan 是合適的劑量,但是4000mg的fluorouracil,看起來覺得不妥。我們跟他談論,說我們以通靈的方式去看未來,看到4000mg的用量我二姐全身的能量是黑色,很不舒服。改成3500mg,能量變得很亮,是一個療癒的現象。醫生說他不懂我們所講的,但是他認為只要我們所要求的藥量是在標準使用藥量的百分之75以上,他可以配合。


我們對於醫生願意配合的反應,非常高興。


二姐再過一兩天之後,也學會了聽身體的話,知道要吃什麼了。我們還是每天補身體。身體要求一些羊肉與牛肉,山茼蒿,五穀米,南瓜,紅棗等等食物。不能吃白菜,及蔥蒜類。


剛開始,我也不是很清楚為什麼身體要吃這些東西。後來知道是要把身體補成溫性。


三月14日星期一,二姐住進醫院打化療。她另外有一個朋友陪她,所以我沒去。下午一點多二姐打電話來,她哭著說:『我快要崩潰了,醫生忘了我沒有人工血管,要再幫我裝一個人工血管。』我當下看到了一個重大的情感程式,一個靈魂記憶在北歐維京人時期她被 『權威人士』亂錘打死的痛苦經驗。我告訴他這個情感程式之後,又叫他繼續哭,哭得越多越好。然後立刻踏上我的風火輪 (機車),從燕子湖(我家)趕到新店慈濟醫院。


三年前,二姐化療時裝的人工血管,因為堵塞,所以開刀取出。她第一次裝了人工血管時,二姐的態度很不高興,好像跟這個人工血管有仇。她也說不上為什麼。她也告訴過我,上一次裝人工血管,她的左肩到後來常常酸痛,而且左臂提不起來。這一次醫生說要再裝人工血管是,就觸發了恐懼的情感程式。


40分鐘之后,我到了醫院,我用能量幫二姐做了平衡,還有一些卡在腿上肌肉能量,我也幫二姐以靈性按摩完全平衡掉。之後我得到了訊息告訴二姐:


『你以前的人工血管之所以會堵塞,是因為你心理排斥它,所以你的意念就創造了人工血管堵塞的實相。以前你打化療,又吐又拉,而且反應非常強烈,那是因為你一直告訴你的身體,化療是毒,所以你的身體不但排斥它,而且產生 " 被毒" 的反應。你也相信農藥是毒,你等於是告訴你的身體以 " 被毒" 的反應來對待農藥,你也變相的告訴你的肝臟降低它的功能。你現在必須告訴你的肝臟,回復100%的功能,並且不要繼續壓抑憤怒。』


『這一次你打化療,你要把化療想成療癒你身體的金光,讓你身體完全以愛接受化療,然後很迅捷的排出不需要的部分。』


我們事前得到訊息,打化療時他不可以吃固體食物,所以我們已經事先準備好兩天的液態食物。


當晚,人工血管裝好之後,二姐吃了晚飯,開始打化療。我留在他身邊觀察化療的反應。當化療藥劑進入身體時,二姐身體細胞的反應是一種訝異的感覺,好像在說:『這是什麼奇怪的東西在我身體裏?』我請二姐告訴她身體的細胞,這是來幫忙的朋友,然後請二姐把它想成金光,並以愛對之。二姐的身體馬上就平靜下來。只有一種熱熱的感覺。


我這是才了解地透徹,原來這個化療的藥劑對身體是極度地躁熱,所以為什麼前幾天二姐一直要吃溫性與熱性的食物,所以身體才不會因涼與躁熱對沖,產生極度不適的反應。


我感覺二姐這次化療一切會很順利,所以我就回家了。準備明天一早帶果汁來給她。


小插曲


回到家後,我覺得有點消化不良的感覺,半夜兩點,我開始流汗,而且拉肚子。整夜流汗不好睡,跑了好多次廁所。早上八點多是我趕著出門去市場買新鮮果汁給二姐送去醫院。那一天(3月15日星期二)我有上午10點到晚上10點的課程。所以有一點擔心,但是我先向內在驗證了一下,覺得今天應該還是可以應付的過來,才放心的出發。到了市場買果汁的時候,我聽見『買兩瓶,一瓶給你自己』我想了一下,根據昨晚的狀況,今天光喝果汁,應該是好事。


到了醫院,二姐說他整夜都一直流汗,但是沒有嘔吐或拉肚子的現象。我跟二姐說,很奇怪我也整晚流汗,睡不著覺,而且拉肚子。不知道會不會是前一晚吃的便當有問題。二姐隨性地說,『會不會連到我的氣?』當時我也沒想到,所以沒有當真。等我到了賽斯花園,講了兩個多小時的課,在午餐休息時,我向內在問了一下,才知道真的連結上二姐的能量場,我在替她拉肚子。但是我也問到,我的身體正好需要排除宿便,真是一石二鳥。宇宙的幽默!!


3月16日星期三


下午二姐打完化療出院了。醫生搞不懂為什麼二姐沒有一般人上吐下瀉的反應,而且反而便秘。這就是我們偷笑的地方。嘻嘻!星期三我還是拉肚子,只喝液體食物。因為二姐自己覺得身體反應還不錯,所以決定回她家。


星期四,我的消化系統好多了,不再反胃或拉肚子,而且也不脹氣。所以我和老公中午去吃飯,下午去泡湯,休息一天。星期五也還覺得蠻好的,我們騎車到福山(烏來再進去17公里)去打坐。晚飯後回到家,肚子又開始脹氣,


星期六和星期天,我又開始了拉肚子的例行作業。星期天下午我送了一些山上的新鮮蔬菜去給二姐,才發現原來星期四我的消化系統很正常,同時間二姐的反應比較強烈。星期六和星期天我拉肚子,二姐的系統卻比較正常。


目前二姐的計劃是呆在她家,繼續她的靈性食療,以及清理情感程式。等到三月28日到30日下一期的化療完之後再來我家。我們現在預期的是下一次化療她的反應會稍微比第一次強烈。但是我們也看見未來身體及心理完全健康的二姐。


感謝大家的關心與幫忙!
(3月20日星期天)




請讀二姐的癌症療癒過程part2









Saturday, March 19, 2011

新世紀的靈性掌能者

什麼是『薩滿』(Shaman)?

或許你們有些人很熟悉『薩滿』這個名稱。『薩滿』(Shaman,也常被稱為巫士或巫師)是一種能夠以常人不能理解的力量來辦事的人,比如祈雨,醫療,語言,解夢,意識出體旅行,與靈魂或神鬼及異次元意識個體連結,與動植物溝通,探知宿命以及種種特有知識。

薩滿的能力跟角色

『薩滿』的能力是以意識與大自然連結而產生的。歷史以來,『薩滿』出自于與自然連結的居民,現代仍然常見於游牧民族及原住民。

『薩滿』的能力不是可以經由學習而來的。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薩滿。因為每一個人的靈魂所挑選的經驗不同。在現在的新世紀裏,每一個走向身心靈路程的人,發展內在感官是一個遲早的事。在靈性發展的路上,自我接納的程度繼續提高,許多人會在內我找到使命感。每一個人的使命,也就是靈魂所選擇的使命。

由於時代的演變與文明的進展,『薩滿』的演化也隨著時代及文明變遷。原始文明裏,『薩滿』是一種服務專業。當文明演變到需要群眾管理時,有些『薩滿』在得法之後也學著爭權奪利。

現代的薩滿


現代的文明裏,也有『薩滿』的存在。許多現代文明的文化中,人類喪失了洞悉萬物的內在感官能力,『薩滿』的知識變成了一種『教學的內容』,『薩滿』的操作變成了『模式化的宗教儀式』, 許多現代人由於對自我的接納不足,『薩滿』成為了建築自我價值的平臺。『薩滿』不再是人類與一切萬有連結的產物。『薩滿』的能力與道德觀也參差不齊。



什麼是靈性掌能者?

『靈性掌能者』是新世紀『薩滿』的新名稱,以避免現代文化對『薩滿』一詞的摻雜。『靈性掌能者』是靈性成長的結果。

你在靈性成長的路程上,找到了真正的自己,不再屈服於他人與社會的意見,也不再在自己的舊信念裏打滾掙扎。你毅然而然的放下了『自我』因為你發現了所謂的自我只是一個記憶所造成的假象。因為你在成長的過程中,真正的體會與了解,你和宇宙一切萬有的意識是沒有間隔的。

你在『為人』與『為己』中找到了中庸,因為你發現『為人』與『為己』原來是同一體,『人就是己,己就是人』。你發現你的生命裏,人事物的轉變開始為你而發生。你察覺到更多的心靈成長及形而上的學術,技巧,知心的人,書籍,甚至老師或是啟蒙者,來呼應你的成長。

你發現更多的訊息正在驗證你所知。你發現你的內在感官與直覺感超乎任何你所記憶的邏輯及知識,而且你也發現你有一種內在的驅動力,一種衝動,要追隨你的直覺感。你發現服務人群帶給你無限的愉悅。

你也漸漸地發現,你的使命越來越明晰,而當你自己懷疑你的使命的時候,宇宙會適時的透過他人傳遞訊息給你,帶領你回歸正途。從各個不同的學術資訊中,你瞭解你有無限的力量與潛能,你開始發現自己也開始經驗這些力量及潛能。

你不是孤單的。新世紀人類意識的成長,是一個統合意識的動作。除了你之外,許多人也有類似的經歷。這些人會自動的,因為振動波的吸引而聚集。你們就是新世紀的『靈性掌能者』。一群以宇宙觀為自己的觀點,運用自己的專長、天賦、及技能,宇宙無限的能量,無限的意識潛能,來幫助更多人達到靈性成長的目的,以現有的意識個體與一切萬有連結 · · · 你也要幫助他們回家。

因為你知道,回到了『家』是無限量的愉悅與幸福,是靈魂跨越時空所嚮往追尋的。你是新世紀的『靈性掌能者』,你找到了你的意義與價值,就是在靈魂的存有及靈魂所選擇的使命。

後註:孔明借東風是中國歷史上一個非常好的例子。他的意識能夠跟大地的能量場結合,所以他能夠知道氣流的運作。

Friday, March 11, 2011

給你自己應得的嘉獎

在你走過的身心靈成長的路上,你遇見過無數的老師,或是讀過讓你震撼的書。你已經達到一個相當高的領悟境界,才會遇見這個部落格。

你從你遇到的好老師,學習到許多對你有用的信息,有些是宇宙真理,有些是幫助你回到宇宙真理的工具。你將你的成就歸功於老師跟書籍的作者嗎?

每一個靈魂,雖然在出生時,好像忘卻了以前種種。實際上,靈魂仍然有一個內在的導航儀,冥冥地牽引你去尋找。雖然你在開始時不一定知道你在尋找什麼。但是你會自動地,不知道為什麼地去尋找。當你以為你找到了,但是其實不對,你事後也會知道你搭錯了線。當你接近你所尋找的,你會有一種興奮的感覺。當你走上正確的路,你會有一種類似觸電的感覺。有時候,你會自動莫名地哭泣。這種哭泣,是靈魂連結的喜悅。

當你在閱讀一本書,聽一場演講,或是聽一個心靈導師的課程。你有觸電的感動,像是靈魂回到了家。

因為你有靈魂的內在牽引,知覺到這個訊息是真理,也因為你與內在神我的連結,『你』聽懂了這個訊息。老師不能讓你領悟這些訊息,他們只能傳遞這個訊息。真正懂的是你,你內在的『神我』。

你內在的神我,是你真正的老師。

沒有人能夠用他們說的話或他們的行為啟發你。他們所能做的,只是傳達訊息。你的靈感源自於『內在神我』。當然,你可以感謝他們的存在,感謝他們有這個能力傳達這個訊息。以吸引力法則來看,因為你向宇宙下了訂單,吸引了合適你的老師與訊息。

以宇宙的角度,眾生平等。每一個人都是神聖的靈魂,宇宙一切萬有的延伸。沒有任何一個靈魂在任何一個時間比其他的靈魂高尚或是低下。

如果有一個心靈導師,不能與你平起平坐的,需要掌控你,限制你,指使你,或是要求你對他要有特殊的待遇,在這個時候,你要有所警戒。記得提醒自己,你是神聖的靈魂,在回家的路上。你的心靈導師也是神聖的靈魂,也是在回家的路上。或許某一段路,他走得比你早,但是另一段路,他可能還在你後面。

找到生命裏真正的自由與力量

當你了解你有讓自己情緒好轉的能力,你再也不會要求別人為了你的情緒反應而改變他們的行為.

言自誠,愛於心

我們說的話,不只是一連串的字而已。語言可以溝通訊息,表達情緒及感受,也可以做人身攻擊。

我們對他人說話時,由心輪開始,聚焦於誠,真,與愛的態度,精確的溝通與表達。人身攻擊源自于壓抑的憤怒,憤怒來自於臍輪。憤怒本身是一種啟動性的能量,適度的展現則為正常的推動行為的力量。長期的壓抑之後,則會展現為暴力或暴怒。

我們對自己說話時,也就是我們心裏對待自己的態度,也是要避免『自我人身攻擊』的。所謂的自我人身攻擊,就是我們心裏想著『我不夠好』,『我不值得』,『沒人愛我』等等。

比較難覺察到的是當我們將別人對我們說的話,加上了『我不夠好』,『我不值得』等等的濾鏡,而以為別人說的話有這些隱含的意義。如果你常常聽到別人在批判你,或是在扁你,或許,是你有一個濾鏡,將他們所說的話扭曲為批判。

當你說的話源自真理和愛,你知道自己沒有喪失氣節與道德。這是很重要的。因為有時候別人會對你所說的話加上了批判的濾鏡。這時 你或許會覺得懊惱,但是請記得,我們是無法對他人的思想,情感與行動負責的。我們無法控制別人的想法或感受。

當你的話來自憤怒,恐懼,報復和怨恨,無論有多少人認同你的行為,你已經喪失了氣節與道德。 你知道你有這個能力去有意識地以創造愛,和平與喜悅的角度去選擇你的思想。當你發現自己在使用對抗或批判自己的想法時,也請你了解,你有力量去更改你的想法,拋棄限制性的信念,對自己重新下定義。

真正的自由,來自於你掌握自己思維的力量。

Thursday, March 10, 2011

自我 - 內在所理解的世界,情緒

每一個人的世界,都是以內在『自我的定義』以及『過去的經驗』來解析現在的經驗。在身心靈的路上,大家學習到的是逐漸的接納自己。或許前後順序不同,但絕大多數都會有類似的歷程:

從不敢說話,到敢說自己想說的話。

在這個過程中,從屈服在自己的恐懼之下,我們學習接納憤怒,因為憤怒有推動自己超越恐懼的功能。

所有的情緒,都是需要被接納理解的。每一種情緒有他們特殊的功能。每一種不舒服的情緒,都是靈魂在暗示自己,有什麼地方(信念,選擇)不合乎宇宙(一切萬有)的順勢運行。許多我們認為是負面的情緒,只是社會上習慣性的批判。以宇宙的觀點來看,每一種所謂負面的情緒,都有潛在性的價值,並且應該靈活的應用。

從不敢發脾氣,到敢發脾氣。

任何的情緒在長期的壓抑之下,都會發生疾病。不敢發脾氣,是因為『恐懼』。恐懼什麼,許多人自己也不知道,也說不上來。或許是 · · ·

害怕別人不喜歡我們。這種狀況,『被喜歡』等於『被認可』。信念的差誤是『我的行為就等於我』。『別人喜歡我的行為等於喜歡我』。實際上,思考一下:別人喜歡你的行為,跟你有什麼關係?同樣的行為,另外一個人做了,別人也一樣會喜歡。那麼你做不做這個行為,跟『你』有什麼關係呢?真的喜歡你的人,你做不做這個行為都無所謂,還是一樣喜歡你。不喜歡你的人,那麼何必浪費精力去討好人?而根本還是不能讓別人真的喜歡你。

或許我們可以從這裏,根據吸引力法則,開始改變自己。我們先學習愛自己,然後我們的身邊就會吸引愛我們的人。不喜歡我們的人也就會因為振動頻率的差別而不再留在我們的身邊。

害怕別人說我們壞話。或是怕沒面子。

別人對我們的想法,是他們的自由。也是反映他們的觀點與價值觀。他們的價值觀實際上是與『我們』無關的。禪宗公案裏,蘇東坡佛與糞的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典例。當我們真正身體力行地了解,我們只是他人的鏡子,反應他們的價值觀。這時,我們可以選擇要不要在意他們的看法。也可以選擇自己在情緒上是否要有任何的反應。如果我們硬是要操控別人的想法,那麼這是我們就是『與現實爭執,肯定每一次都輸的』。要改變他人的想法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們自己願意改變。

我們的信念,會扭曲事實。

如果你相信,『不同意我的要求的人,就是對抗我』,那麼你會在你的世界裏,創造很多的敵人。因為不認同你的要求的人很多。每一個人,針對他們的狀況,都有每一個人的看法。他們就不同意你的要求,是因為你的要求不合乎他們的邏輯,造成他們的不方便或喪失權益,或是他們不喜歡等等。當你盲目的評斷『他們在對抗你』。或許你會覺得喪失了自我價值,或許你會覺得失去了掌控,或許你會覺得自己不被愛 · · · 你會有很多不舒服的情緒。但是這些情緒反應,都不是因為『他人不同意你的要求』而產生的,而是因為錯誤的信念,缺乏自愛,自信而引起。

其他類似的信念,如
『不同意我的看法,就是對抗我』,
『不同意我的看法,就是瞧不起我』
『不同意我的看法(或要求),就是不尊重我』
『不同意我的看法,就是不愛我』
『不同意我的要求,就是不愛我』等等。
或許你會有更多類似的經驗,歡迎您分享。

從不敢做事(決定),到敢做事(決定)

恐懼,經常顯像在我們生活上或工作上做決定的時刻,顯像在人際關係以及親子關係。

在做決定的時刻,我們的大腦裏閃過無數的『如果 · · · 』。
當我們屈服於這些『如果 · · ·』,我們會害怕遲疑,無法做決定。在工作上,或許我們會對他人的能力產生懷疑。會須我們會覺得工作上的職責壓力太大。在生命上,我們會限制自己的經驗。在親子關係上,我們的愛變成了恐懼的投射,我們對孩子的關愛變成了無理的要求,限制與情感的虐待。

當你在即將屈服於這些『如果· · · 』的恐懼時,及時提醒自己,『如果』是尚未發生的假設,你有選擇不相信這些『如果』的權力。

生命的改變在於你一瞬間的抉擇。你現在要怎麼選擇呢?

Monday, March 7, 2011

為人,為己,與中庸(靈魂在密度層次3-9的經驗)

靈魂服務他人的經驗

靈魂在第五到第九密度層次裏意識個體的經驗,是清一色『為他人服務』的經驗。這些經驗裏,是沒有『自我』的概念,沒有『為自己』的觀念。這也就是說,所有生存的意識個體的行為,都是以『服務他人為生命的全部目的』。

第五密度層次,除了有像人類一般的意識個體獨立思考操作之外,另外的一個特色 是包括一些整體統合意識的外星人。 他們的個體意識是與整體意識連結的。一個人說話可以代表所有群體說話。生命經驗是沒有『恐懼』,『羞恥』,『罪惡感』的概念與因為這些信念所發展出的行為。他們的社會經驗是以團體意識為自我意識,每一個意識個體快樂的執行自身的專長與技術,貢獻於社會。因為每個人都是快樂的做自己喜歡的事,所以每個人的生命基本需求,都是完全已經被他人的『快樂付出』所供給。社會上沒有交易制度,沒有金錢。因為沒有『怕不夠』的心態,所以沒有『貪』的行為。

許多人類的指導靈,來自於第五密度層次。

第六密度層次裏有我們中國人所知的『觀音』,『羅漢』以及一般西方宗教常說到的天使,他們生存的目的,完全以幫助他人為主。從來沒有聽說過,觀音或是天使在幫助人的時候,跟你談條件的。他們的生命裏,完全沒有個人的需要。身體所需要用的能量是以與人類不同的方式自然的汲取,源源不斷。不需要食物或水分。

筆者平常接觸及咨詢的意識個體,也有幾個是在第六密度層次,沒有軀體的意識團。

第七密度層次裏有透過人類通靈者傳遞訊息,比較常見的有Abraham (亞伯拉罕)。他所專注的教學內容是吸引力法則。

第八密度層次裏一般人比較常聽到的是,Seth (賽斯),*Ramtha (藍慕莎)(請閱讀註解), Kryon (克里昂),等等。這些意識個體經常被稱呼為『高靈』。透過通靈人傳遞訊息。

第九密度層次生命的顯現是『基督意識』,也是靈魂在原本的意識,但是是透過意識個體的生命來展現。這個密度層次的意識個體包括Jeshua  約書亞 (耶穌現在的人格),釋迦摩尼現在的人格,老子現在的人格,與其他類似的意識個體(例如大天使arch angel),許多沒有經驗過地球人類的經驗。

靈魂服務自己的經驗

靈魂在第四密度層次所展現的經驗,是『為了私利』的經驗。我們這裏所談的『為了私利』並沒有批判的意思。在這個密度層次,所有的意識個體的任何決定,都是以『為了私利』為前提。 為了私利,人可以害人,也可以助人。第四密度層次的經驗,沒有『罪惡感』,也沒有『羞恥心』來修飾過濾自己的行為。他們的經驗,是學習如何在『為成就自己而加害他人』與『為成就自己而成就他人』做選擇。

道教裏稱呼的『神』,絕大多數是在第四密度層次的意識個體。古埃及的眾神,希臘的神話,及印度宗教的眾神們,也大多數是第四密度層次的意識個體。人類需要了解的是,這些所謂的神,並不是真正的神。這些意識個體,也像人類一般,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加害於你, 或是為了自己的利益,順便成就了你。以宇宙的角度來看,這些意識個體,也就像你,為神聖的靈魂經驗。你與他們,是站在平等的地位。

目前第四密度層次透過通靈人傳遞訊息的意識個體有齊瑞爾(Kyreal),RA (the Ra Material - The Law of One) (http://www.llresearch.org/library/the_law_of_one_chinese/chinese_translation.aspx )。由於第四密度層次的特質是以『私利』為前提,他們所傳遞出的訊息,有時會是非常受用的宇宙真理,有時則可能是虛構的訊息。在閱讀這些訊息時,請不要盲目的相信。你的內在,有一個神我的意識,能夠幫助你分辨這些訊息的真假。請靜靜的傾聽。

為人為己平衡的境界

靈魂在經歷過為他人而存活的經驗,以完全相反的角度創造出了『為私利』的經歷。靈魂在經歷過兩種極端之後,選擇了一個新的角度與經驗,創造了第三密度層次人類的經驗。

人類,同時具有兩種極端態度可能性,也有採取任何一點的中庸潛在的能力。人類早期的經歷,絕多數是為了自己求生存。為了自己的需求,有些人會侵犯他人的權益。比如偷竊,搶劫,詐騙等等行為。有些人,以滿足自己的欲望,強奸、殺人,有些人,則以他們的創意,想出做生意的點子。買賣及服務業之中,還可以分類為『成就他人』及『侵犯他人的權益』。

光是以行為來看,我們是無法認定人類行為的動機。有些人外表善良,但是其善良的動機是恐懼,害怕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或是擔心別人不接納自己。許多人行善,是要滿足自我的名利與社會觀點的自我價值。慈悲與善良,是靈性成長之後,以心輪及同理心來啟動內在對人的真愛。

自然,宇宙對這兩種行為動機是毫無批判的。以靈魂的角度來看,他們也是平等的。但是,你內在有一個小小的聲音,似乎引導著你慢慢改變。這也是因為你的靈魂在轉世前,已經選擇過了。

請您靜靜地傾聽內我的聲音。恐懼,或許曾經有它的功能,但是你今天要選擇保留這份恐懼,還是要放下它,是你的功課。當你在幫助成就他人的時候,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快樂,這才是第三密度層次的最終目的 · · · 一個為人為己平衡的中庸。

(*註)Ramtha 藍慕莎已于2009年秋天停止傳遞訊息。目前透過J.Z.Knight 聲稱為藍慕莎的意識個體不再是與2009年以前的藍慕莎相同,而是一個第四密度層次的意識個體。這個假冒藍慕莎的第四密度層次的意識體,名字為Eekarlda(依卡呃達)。目前傳出的訊息不再是宇宙真理。請閱讀與異次元意識個體應對 - 十大注意事項就像是一般第四密度層次的靈體,所傳出的訊息,平均90%是宇宙真理,當他獲得你的信任之後,再丟給你10%的謊言。10%的謊言,是為了獲得他們所需要的能量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