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3, 2012

生命鏡子 -- 面對死亡

『靈魂永生』已經成為很多人都能掛在嘴上的一句諺語。但是你真的百分之百的相信,並且確切的知道『靈魂永生』嗎?

死亡的真相一文中,或許有你有興趣的內容。

當你在生命中,遇到你關愛的人因『死亡』而離開你的時候,你的感受與反應又會是什麼呢?你感到傷心,痛苦,怨天尤人?還是滿懷感恩,為靈魂的蛻變而感到喜悅,慶祝靈魂完成神聖的實體生命經驗,祝福它的回歸宇宙意識,並且預祝它下一階段的新生命玩的愉快

許多人在面對有人提出這種話題的時候,會支支吾吾地逃避話題,認為這種話題過度敏感。逃避的真正原因,是因為自我對於死亡已經有莫名恐懼。

一般人在靈性成長的路上,學習到新的信念,但是總是忘了質詢自己的信念。當我們不質詢舊的信念,我們的情緒自動操作功能,會仍然使用習慣性的模式。而不會自動使用新信念來操作。我們必須在大腦裏重新排演新信念可能會發生的未來,讓大腦將新信念逐漸融進已有的操作系統(原有的腦細胞連線網絡)。詳細內容請閱讀『信念的執著,與腦細胞連線網絡』一文。

面對死亡,我們的情緒反應是傷心痛苦,因為舊有的操作信念是:

人死不復生
死亡是生命的結束
死亡是意識的終止
死亡很可怕
死亡的過程很痛苦
我們關愛的人死亡,以後我們就再也看不到他們了

我們現在一起來探討這些信念。

人死不復生

死亡,是實體生命的結束,也是靈魂蛻變的過程。

靈魂在『投胎』進入人體之前,已經存在,並且已經選擇好生命的靈性課題。出發前,其他的靈魂家族與伙伴們,是為你即將進入的生命經驗興奮喜悅。這是一個慶祝會一般的喜悅狂歡。

這些靈魂家族與伙伴們,如果這輩子他們選擇陪你演出人生大戲,你會在你的『生命』裏遇見他們。他們可能扮演你生命中任何角色。打罵欺騙傷害你的,遺棄你的,愛你關懷你的,在靈魂的境界,都是一樣的友好。他們在你的生命裏每一個角色,都有不同的用意與功能。最主要的目的,是『幫助你』獲得色彩繽紛的生命經驗。當你死後回到靈魂狀態,在你生命裏扮演每個不同角色的靈魂,都會以原本靈魂家族與伙伴的關係與你再度相會。這是值得慶祝的時刻。

我們建議你在這裏,花幾分鐘做上述的觀想,來幫助你改變大腦原有的腦細胞連線網絡


死亡是生命的結束

死亡是實體生命的終止。然而每一個實體生命只是靈魂永存過程裏的一小部分。

靈魂的最初,源自於宇宙統合意識。請閱讀『靈魂出世』一文。在靈魂無限長的存有,大部分的我們都當過許多不同的生物(動物或植物),地球的,外星的,異次元的,其他密度層次的 · · · 當過非個體的意識群 · · · 也當過礦物(他們也有意識),細胞,分子,以及其他更出乎我們想象之外的意識形態。

如果你所理解的『生命』只局限在實體生命,『死亡是生命的結束』則是正確的說法。

如果你願意將靈魂的意識視為生命的存有,實體生命的死亡,就僅是靈魂狀態的轉換。

身邊的衣物,用舊了可以換新的。這身肉體,也像衣物,它盡其義務,讓靈魂意識能夠享受各種振動頻率在實體觀感上的經驗。這身肉體,是無價的靈魂工具。讓我們因為它對靈魂的無價貢獻而對它付出無限的感激。

面對我們關愛的人的肉體死亡,我們也為他們無價的靈魂經驗感謝他們的肉體。無論這個靈魂選擇的經驗是什麼,無論人類的觀點對這個靈魂的經驗的批判是什麼,靈魂認為每一個經驗,都是刺激,興奮,過癮的。讓我們衷心地對他們的肉體致最高的敬意。

我們建議你在這裏,花幾分鐘做上述的觀想。


死亡是意識的終止

大腦是意識累積資訊的操作平臺。大腦不是我們的意識。

許多人有瀕死經驗(near death experience),在心跳停止後被急救而復活。這些人分享他們的瀕死經驗,許多都是大同小異。他們的意識感受到無限的愛,無條件的愛,並且在溫暖的光裏飄浮,並且是感受到極度的平靜。有些遇見已經死亡的親戚朋友,有些遇見天使,觀音,或是基督耶穌。

你可以在網路上搜尋瀕死經驗的分享(美國瀕死經驗研究基金會中文網站)。或是找幾本有關瀕死經驗的書籍,閱讀他人的經驗分享。或許你自己,曾經有過瀕死經驗?我們鼓勵你盡量與他人分享你的經驗。

另外,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從事一些意識擴展的練習,例如靈魂出體,明晰夢,靜坐意識擴展等練習,你會更能體會意識不是局限在軀體之中。


死亡很可怕』,『死亡的過程很痛苦

從『死亡的真相』一文中,我們提到從靈魂的角度來看軀體死亡的經驗。

很多人害怕死亡。人類記憶裏,壽終正寢的比率佔少數。大部分的人印象裏的死亡,多與意外或疾病有關。他們把身體的傷痛,聯想為死亡的可怕。以下為三個死亡的個案,透過通靈人Sunny解析的訊息。

2006年,一名六十餘歲的華裔越南女子在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出車禍成為植物人,醫院經子女同意將生命支持系統關閉,既而死亡。亡者兩名妹妹與一名弟弟與亡者子女看法不同,進而引起爭紛。亡者妹妹與弟弟找到Sunny與亡者溝通。亡者給與Sunny的印象,車禍時的撞擊,並沒有任何疼痛。之後在加護病房全身有許多管子,有壓迫感,但是也沒有任何疼痛。在醫生停止生命維持系統的時候,她表示不能呼吸的感受,但是並沒有任何不安與緊張,或是任何的疼痛。知道身體完全停止,亡者的意識平靜的飄浮離開身體。

2007年Sunny與Tim在阿肯薩州旅行,路經熱泉鎮(Hot Springs)時塞車。原來前方有車禍,有一名騎單車的年輕男子車禍死亡。Sunny與這名男子連結,感受到他死亡的那一剎那,意識好像被真空的力量吸出身體。他的意識裏並沒有被撞的疼痛記憶。亡者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亡,經由Sunny的連結與解釋,亡者表示擔心他的女友。最後亡者由Sunny的引導,進入光裏(充電),意識回歸宇宙。

2010年,一名自殺身亡的年輕男子,形容死亡的經驗像是慢動作的高空彈跳,雲霄飛車,還有跳傘。

從這些實例,在死亡後陳述死亡的經驗,一點也不可怕。死亡,僅僅是身體停止操作,閉上眼睛,意識離開而已。


我們關愛的人死亡,以後我們就再也看不到他們了

人們之所以會有這種信念,是因為現代人的意識因為五官過度的刺激,意識過度聚焦於瑣碎煩冗小事,而失去了其他多種人類基本的感官能力。

每一個人的Aura field 光體場域不是獨立的。而是可以在無量之網裏伸縮自如的感應器管。松果體可以透過光體場域所獲得的振動訊息來解析這些振動訊息。


人的意識在死亡後離開身體,但是還是一個完整的意識電波群。當我們學習發展使用松果體的感官,我們可以以光體場域,與已經死亡的(無軀體)的意識電波群『擁抱』。這種擁抱和人與人之間的擁抱不同。人與人的擁抱,你感受到的是身體的接觸,與身體之間能量的交換。光體與光體的擁抱,是光體完全重疊的擁抱。這種擁抱,好似飄浮在他們的場域中,你能夠從他們的光體感受到他們對你的愛與無條件的支持,是語言所無法形容的感動與感受。


如果你靜下來,聚焦於光體場域,你也能夠以松果體(一般人說的天眼)『看見』他們的形象,或是他們所要溝通的訊息。有些人,能夠以松果體『聽見』他們說話。

你或許會說,我沒有這種能力。你說沒有就沒有。因為這是你的信念創造你的實相。

這是一個與生俱來的能力,每個人都有。因為從來沒有人告訴過你,你有這個能力,你忽略了它的存在。

或許你已經能夠做的到。或許你的能力比較遲鈍。任何一個人,經過簡單的提醒,只要每天花30分鐘左右練習,最多三個月,就可以恢復這種人類與生俱來的能力。這些練習,都會包括在『回歸神我』課程錄音版裏。

*    *    *    *    *    *    *    *    *    *    *    *    *    *    *    *    

人類,傳統性及習慣性地在不實在的信念前,放棄了自己的力量。我們對『死亡』有太多的無力感,對『死亡』投降。從今天起,你可以挑戰你過去對『死亡』的信念,創造你個人生命裏的新典範,新模式,跳脫傳統的『死亡』觀念,找到真正的自由。

我們在此祝福你!

Tuesday, February 21, 2012

生命鏡子 -- 原諒自己

人類經驗的特色,與其他密度層次不同的,是人類有羞恥感與罪惡感。請閱讀『靈魂在密度層次3-9的經驗』

當靈魂經驗過了『完全為他人服務』的生命經驗(密度層次5-9),他們會去經驗『完全為自己』的經驗(第四密度)。宇宙統合意識在經驗過這兩種之後,開創了另一個密度(第三密度,包括我們的世界以及另外四個次元),讓這兩種經驗共存。為了讓這些為己與為人的經驗更細膩精湛,宇宙統合意識創造了『羞恥感』與『罪惡感』兩種新的幻象。

『罪惡感』讓我們相信我們會做錯事,會傷害別人。

幾萬年來,靈魂在地球經歷過數次不同的文明。每一次的文明,都因為過度發展的『為自己』的心態而將整個實體生命系統(文明)滅亡。每一次在滅亡之後,宇宙統合意識總是興奮地改變靈魂經驗的場景與腳本,再重新創造一次文明。

靈魂在進入人類生命時,會把在靈魂時期所做的決定與協議忘得乾乾淨淨。這也是一般人所說的罩紗。

在我們的生命裏的每一個靈魂,都扮演著與我們呼應的角色。我們,也是扮演他人生命戲碼的呼應角色。

每一個靈魂選擇他們自己的經驗,我們都只是戲碼里的一個角色,互相幫助對方獲得大家所選擇的經驗。沒有加害者,也沒有受害者的。

別人做的事讓你不爽的時候,習慣性的我們是會責怪他們。然而責怪別人對自己並沒有絲毫的建設性。我們也不用要求別人道歉了,因為沒有任何人做錯事。回過頭來,我們可以詢問自己,為什麼自己會不爽?

我的信念是什麼?
為什麼我的信念會讓我對別人的行為不爽?
我在這時需要說什麼嗎?
感受一下肚子里的感覺,或許你今天是要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幫助他們有所領悟。
或許,今天扮演重要的角色的是別人,他們正在創造讓你領悟的機會。

對於過去的事,如果你還在責怪自己,不能釋懷,請你重新以靈魂的角度回顧。

請記住,他人如何在他們自己的頭腦裏撰寫有關你的故事,完全與你無關。

過去的事,如果你還懷恨在心,不能原諒別人,也請你重新以靈魂的角度來回顧。

因為沒有任何人是需要被原諒的,因為在靈魂的觀點,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會做錯事。

靈性成長的一個關卡,是要能夠覺察到我們舊的不適用的信念,逐漸的更改成為靈魂觀點的信念系統。慢慢地你會發現,原來我們會不高興,心情不愉快,都是因為我們信念的觀點不符合靈魂的觀點。當我們能夠把我們的信念系統整理成為一致的靈魂觀(宇宙觀),我們會領悟到罪惡感的虛幻,我們也會找到自由。

生命鏡子 -- 真與假, 談自我形象

很多人給自己創造一個形象。

很多人從小就被家長或社會塑造出一個形象。

但是形象不是真相。

等到真相曝光的時候,別人對他們產生失望。自己也覺得很丟臉。

演藝圈,男女交往,婚姻··· 如果每一個人都能夠很真實,很誠實的當自己,社會上就不會有這種問題了。

當我們需要形象來認證自己的時候,我們自我接納的程度顯然有待進步。

但是很多人並不知道自己活在形象裏,只知道自己行為上『應該』是如何如何,『不應該』如何如何。

如果你常常對自己說,我『應該』如何如何(或不應該),或是常常說他人『應該』如何如何,這可能是活在形象裏的征兆。

我們創造限制性的形象,不允許自己的某些行為,也不允許他人的某些行為。

當我們觀察到自己用『應該』來限制自己或他人,這時候,我們可以內省一下,我們為什麼覺得要『應該』如何如何···

我們的信念是什麼?是社會觀念,是父母親的觀念,還是權威的觀念,是我們不知道從哪里學來的,卻又好像很有道理的想法 ···

這個信念對於自己有任何幫助嗎?這個信念對他人有任何幫助嗎?
這個信念對於使用它的人,是具有建設性?還是具有壓抑(破壞)性?

或許你會說,『人不應該殺人』。這是人類的信念。

靈魂說,被殺的靈魂要體驗被殺的經驗,殺人的靈魂或需要體驗殺人的經驗,或許是回應被殺的靈魂的要求。靈魂永生,世界上沒有真正的死亡,只有靈魂存有形態的轉變。

如果你決定採用人的信念,面對殺人與被殺,你永遠會憤憤不平。

如果你決定採用靈魂的觀點,面對殺人與被殺,你的心態會平靜許多。

以靈魂的角度,生命裏沒有任何的『應該』或『不應該』。只有相對性的選擇。

像是色彩頻譜,紅橙黃綠藍靛紫,每一個顏色之間還有無限的顏色。

生命裏的所有一切經驗,我們所知道的,不知道的,人類經驗或是非人類經驗,外星經驗,其他密度層次或是次元的經驗 · · · 都是靈魂可能要的經驗。這些經驗在靈魂的角度來看,只是無限色彩頻譜裏的一個顏色。

許多人總是告訴自己,我們不應該生氣,不應該傷心,不應該有 XXX 情緒。

如果以靈魂的角度來看,人類所有的情緒反應,是靈魂的寶貴經驗。因為靈魂是沒有實體的,它的存有是一團有意識的電波。沒有實體就沒有情緒反應。人類各種不同的行緒反應,也像是色彩頻譜每個不同的顏色,或是我們味覺所能感受到的不同口感與口味。

當一個人能夠品嘗各色的食物而享受它的特色,為什麼我們不能學習以靈魂的角度來享受每一種情緒精致細膩的感受,以及每一個生命的經驗的特色?

當然,在經驗過事件與情緒反應之後,這是我們做選擇的時候。

這個經驗有意思嗎?
這個經驗對我有什麼貢獻?
這個經驗好玩嗎? 我喜歡這個經驗嗎?
我還要繼續同樣的經驗嗎?
我要他人有我所經歷過的同樣經驗嗎?
從這個經驗,我學到了什麼?
從這個經驗,我有什麼新的決定?或改變?

你的靈魂,因為經驗而選擇,而演化。
宇宙統合意識,因為你的靈魂的經驗而進化,累積更多的經驗。
宇宙訊息場,因為你的經驗,你的感受,你的認知,而累積更多的資訊。

如此,我們還需要形象嗎?

我們修飾自己的行為,是因為我們仔細地斟酌,為了造福自己與他人而做的選擇,還是為了維護我們的形象?

當一個人活在形象裏,表示他自己對於形象之外的行為不接納。也表示自己對於自己不接納。因為他只接納這個形象內所展現的自己。

無論你的形象是『慈悲的人』,『有愛心的人』,『靈性高的人』,『聰明』,『秀氣』,『小公主』,『小可愛』,『身價高』,『權威人士』,『惡霸』,『有錢人』,『精明』,還是『受害者』,『霸凌』,『好學生』· · · · 當這個形象對你來說很重要,你還在為了保護你的形象而做某些動作 · · · 你還在學習如何接納自己的階段。

無論你形象是什麼,正因為你不接納自己,你會常常吸引到不接納你的人。也因為你是虛偽的,當他人真正的認識你時,他們往往會離開你。他們接納的,正如同你一般,只是這個形象而已。

這張照片,象徵著我們的自我接納。當你不敢以真面目見人,一直需要戴著假面具,別人也不會接納你的真面目。將兩張照片互相比較,左邊的照片好難看。用你的手將右邊的照片遮住,在重新看左邊的照片,你會發現,這個女星並不難看。

我們要為著形象而活,在不小心時,讓真正的自己嚇到別人嗎?喜歡你的形象的人,絕大部分都不喜歡你,因為他們都像你一樣地排斥真正的你。你要時時為了維護自己的形象而討好他人嗎?時時擔心要如何維護形象,時時擔心別人不喜歡你,不欣賞你嗎?

還是我們要時時以真面目見人,然大家知道  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 (你所看到的,就是你所得到的)。喜歡你,欣賞你的人,自然會在你的身邊。不喜歡你的人,早就溜之大吉。

我們不是告訴你要排斥形象,而是接納所有的形象與角色。讓我們內在能夠隨時在有需要的時候扮演任何一個形象,卻不執著或局限在某個形象。畢竟,真正的自己,是要囊括所有的角色與形象。而不是把自己放在形象的框架裏。

你的形象是什麼?

Monday, February 20, 2012

生命鏡子 -- 自我肯定

自我肯定不是一個容易的課題,每一個人都在學習與練習當中,包括筆者自己。

我們有時候會很想說服別人,到最後,常常是發現別人的邏輯跟我們想法完全搭不上線,所以『不理他們』常常會是最好的結果,並且同時尊重他們的靈魂經驗。

尊重並不表示贊同,尊重表示讓他們的靈魂經驗帶領他們的信念及其轉化過程,我們只是點到為止地表達我們的觀念。

當我們想要說服別人的時候,我們發現阻力。我們可以自己問一下,我們之所以想說服別人,是因為我們需要別人的認可嗎?

還是我們知道這個訊息對他們來說,能夠幫助他們?

很多人不喜歡接受他人的建議。

因為他們對於『建議』的詮釋,是因為自己不夠好,或是自己做錯了事。別人才給自己建議。

所以對於他人的建議,常常以『憤怒』而對之。

當別人給我們建議時,我們生氣嗎?我們把建議解釋為什麼?

當別人對我們的建議感到憤怒的時候,我們能夠體諒他們內在的『覺得不被接納』嗎?我們能夠不惱羞成怒的安然而退嗎?

我們如果對於自己相當的肯定,我們就不需要別人的認可或認同。別人的看法,99%可能會與我們不同,因為他們的生命經驗與結論都跟我們不同。

畢竟,所有的觀念看法與結論,都是幻象。哪一個合適你用,就挑哪一個!

生命,玩的愉快就好。

Friday, February 10, 2012

Sunny 說 - 『宇宙說啥』身心靈聚會/講堂

過去十多來年,在我自己成長的路上,我當過被眾人崇拜的心靈導師。

以前自己還在以『自我ego』為中心的階段,對於被人崇拜很自豪。宇宙的課題,在這個時候讓我理解,雖然看起來他人好像是崇拜我,但是他們真正崇拜的不是我,而是他們心裏所塑造的一個假象,一個期望。當他們發現這個假象不符合他們的期望的時候,他們很快的把這個偶像丟掉。

我爬地很高,也摔得很痛。當這些學員離我而去的時候,我學到了謙遜,也學到了真正的當自己,不再為別人而活。當我放棄了『自我』的形象,我發現『小我』的架構越來越淡薄。同時間,我也發現,『我』越來越大,大得不可思議。

我獲得的是不是空虛,而是與宇宙合一的境界。

自己走過了著一個『被人捧的高高在上,摔得很痛』的心路歷程,很想提醒其他的心靈導師,不要也走上同樣的路,但是後來也發現,這條路,走得出來的人並不多。而且每一個身心靈的老師,都一定要面對自己『不足感』與『虛榮心』的關卡。

我參與過許多的身心靈機構,總是發現他們的帶領者,陷在同樣的關卡,成為獨裁霸君,或是排外的小團體。當然,這些機構所傳導的訊息,都還是很有價值的,而且也在幫助許多人成長。

我還發現,當我們崇拜他人的時候,我們對自己的評價是很低的。當我們真正找到了自己的價值,自己神性的那一部分,我們再也不必再跟隨任何一個偶像了。

我想要的到底是什麼?我問自己。

不是名,因為名只是別人的假象,與我無關。不是利,因為該我的自然會來,不該我的,再強求也待不久。

宇宙很明確地跟我說,當你所做的事服務許多人的時候,能量的交換,自然讓你獲得富裕。服務越多的人,這個聚集的能量越大。

在我找到了真正的自由,脫離了自己給自己上的枷鎖,我看懂了『自我ego』的功能,與它的恐懼。我想與大家分享,讓他們很快的能夠步向自由與快樂,不必像我一樣摔到谷底才領悟。

在不同的身心靈機構裏,我看到了我不願意做的事。也讓我有機會把我所想要,一個一個列出在我的願景。

過去十餘年,我發現,身心靈的路很不容易找到同路人。因為我的成長,我離了婚。我很感謝我的前夫,因為他讓我看到我所批判的自己。也幫助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我也感謝我現在的先生,因為他,我有許多的鏡子來幫助我繼續成長。也因為他的提醒,我能更容易地覺察我的課題。感謝所有我生命裏的鏡子,所有的朋友,所有的另類家人。

我一直很希望,能夠找到更多類似振動頻率的人來交往。有許多類似頻率的朋友。不想再聽他人『受害者心態』的故事與抱怨。我想幫助他們找到情感的獨立,找到超越受害者心態的自在與愉悅。想創造一個每一個人都可以當自己的環境,大家互相幫助,互相支持,互相鼓勵,一同邁向『神我』境界的身心靈社會團體。

因此,『宇宙說啥』身心靈聚會/講堂,不是一個一般的教室講堂。這裏的焦點不是講師,而是每一個學員。

在『宇宙說啥』身心靈聚會/講堂,我不是老師,只是一個分享過去經驗的前輩。有時後,我會是一個傳遞訊息的管道。有時候,我會是一個管理員。有時候,我可能是你的鏡子。

我希望透過在『宇宙說啥』身心靈聚會/講堂訊息的傳遞,讓你覺察到你內在的智慧與神性。透過其他學員的鏡子,分享與鼓勵,我們能夠一同成長。

歡迎你加入我們『宇宙說啥』身心靈聚會/講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