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31, 2012

Sunny 說 -- 前世糾葛,自愛,自我接納,自我尊重

前兩天,我老公上吐下瀉,本來以為是食物中毒,但是想想,他跟我吃得是一樣的,是我自己煮的咖喱雞,沒有理由他又吐又泄,而我一切正常。

到了第二天,又吐又泄的癥狀毫不減少。我們問問宇宙,才發現原來他已經壓抑過久,山洪爆發了。他的身體已經到壓抑爆滿,只有罷工,不做功課都不行了。

回朔起來,原來前一天晚上狀況開始的時候,是和一個朋友聊天,提到了美國國民繳稅的事。他全身不舒服,就開始惡心的感覺。

我們找到情感程式:有一輩子,因為沒有錢繳稅,被征稅的流氓官員在討稅時害死的。他對於對於繳稅一事,以經脈情緒平衡法,做了三個平衡:恐懼,怨恨,與驚嚇。

本以為這個處理完畢,狀況應該會消失。

的確,他停止爆發性的嘔吐。但是還是有些反胃,毫無胃口。因為身體虛弱,只好喝一些粥。到了晚上,胃口好了許多,可以進食了,正好我們約好了跟朋友聚餐,所以他也加入。晚餐一切正常,還蠻能吃的,沒有反胃嘔吐。但是還是跑了幾次廁所拉肚子。

第三天早上,他還是在拉肚子。我們就問宇宙,是不是還有未處理完畢的功課。答案是肯定的。他原本不聽我說的,一直不願意做功課。我終於對他說:『你常常不願意聽我說的,不過我的學生都在做功課,這兩年來,他們的進步都比你多。我們兩個人在前世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糾葛,導致你對我說的話特別排斥?』話一說完,我就聽到了靈訊說:『有』。

老公常常不相信我所說的話,有時候還會說我是在瞎掰,說我是瘋子。我總是一笑置之。他有時候會找其他的通靈人,付費諮商。但是通常都是會再回來告訴我,他們說的話跟我說的一樣。最常見的是,當他讀了心靈成長的相關書籍,會跟我分享,我都會笑得肚子痛,因為他與我分享的,常常是我幾年前已經跟他說過的東西,只是他都不記得我說的,或是當時說我是瘋子。

他自己問了之後,發現他對我所說的話的信任度只有百分之十。

在他決定願意做功課的時候,我感覺到他腹部的右下放有一個很奇怪的能量,定了神之後,發現是回盲瓣 Ileocecal Valve (小腸到大腸中間的括約肌)因為一些未釋放的情緒卡住了無法正常收縮,卡在開啟的狀態,所以吃下去的東西跟水分很快就排除。以前在做『應用肌力動力學』(applied kinesiology)的時候,常常要看這個地方。我叫老公自己用手在腹部右下方用力摸摸,他也說有一個硬硬的一塊。

在找我們前世今生的糾葛,我看到了有一輩子,我跟他在19世紀的意大利,我們兩個是18歲的好朋友,也是無所事事的小流氓。我們突發奇想,打算策劃搶金子的陰謀。在動手的時候,他因為心虛,錯過時機,被人發現,所以我們在逃走的過程,不小心打死他的父親。這純粹是意外,但是他剎那間的後悔及傷痛,又怪罪我搶金子的陰謀,憤怒之下,把我也殺死了。最後因被人追殺,無處可逃只好自盡。

這一世,我需要平衡的是,被憤怒的好朋友殺死的驚訝。

這一輩子,他不但對我失去信任,還有八層不同的情緒需要做平衡。當他用經脈情緒平衡法處理完八層的情緒之後,他自己問到的,他對我的信任度提升到70%。

更神奇的是,他腹部右下方的那一塊不見了,他也停止拉肚子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這里要分享的,不是所有拉肚子的個案都是有同樣的情緒反應,而是要提出一個以前『宇宙說啥』尚未提及的狀況。

親戚,朋友,同學,同儕之間,有時候會有一些莫名的摩擦,很可能是因為你們之間有一些前世的經驗與情緒反應,會影響現在的生活。這並不表示你們之間有任何事情必須『一同』解決。

當然,如果跟你有前世糾葛的親友,正好也是走在身心靈成長的路上,你們也可以一起解決互相的吸引模式。許多時候,這些模式里,也有一些在單一方面影響力很大的情感程式。

但是如果你的親友並不相信前世今生,你自己可以在自己這邊平衡你當時經驗的情緒反應。處理完畢之后,你們之間的 attractor pattern (吸引模式) 就不會再互相吸引了。他的態度可能會因為你改變了你的吸引模式而改變,或是你們之間就會因為振動頻率的不同而越振越遠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我老公的這個情感程式,我們看到了他對我與對自己的不信任。宇宙的訊息進來,建議他自己以肌肉測試來問:

他的自愛程度是百分之幾,自我接納程度是百分之幾,自我尊重的程度是百分之幾。

然後在自我療癒與身心靈成長的過程,把這三個主題做成一個表格,每個月都可以再問一下,是否比上個月有進步。

我覺得宇宙對我老公的建議很好,所以寫下來與大家分享。

要記得,這個『自我』,是純粹的我,是沒有以任何外在事物,地位,名聲,來襯托的。


Monday, August 20, 2012

雜思 - 霉運當頭,吸引力法則,與感恩

如果你發現,你今天,或是這幾天,有很多不順的事情發生,你正要開口向家人朋友訴苦,或是在臉書 FB 的塗鴨牆上一一詳訴。

或許你要放下這筆思路,重新想想,你是如何吸引這些不順的事件。

這裏敘述的是一個惡性循環。

我們習慣性的訴苦,把我們的注意力聚焦在日常生活裏所發生的倒霉事件。我們在分享挫折感的同時,雖然我們也同時獲得親友的注意力與憐憫,但是我們正在向宇宙發出訊號,吸引更多倒霉事件到我們的生命裏來。

霉運當頭,原來有更深一層的意義。就是當我們頭腦裏想的是不愉快的倒霉事件,我們的心情應對到不愉快的倒霉事件,我們正把我們自己迎向不愉快的倒霉事件,一件一件地像磁鐵一般,吸引到你的場域,並且照單全收。

我們的生命,是我們以意識聚焦以及情緒反應吸引而來的。我們的心情不好,就會吸引更多讓我們心情不好的事件。

光是這一點,就足夠讓我們深思。我們真的要繼續創造讓我們自己不愉快的經驗嗎?

問問自己,我今天花多少時間訴苦,抱怨或獄卒?

我今天花多少時間享受生命,欣賞宇宙無限的奧妙,以及感恩我生命裏的人事物?

親密關係 -- 感恩

美國的心理學家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們把許多婚禮照片以及葬禮照片穿插地做成一部影片。這個影片里包含著同樣數目的婚禮照片與葬禮照片。他們把這個影片放給悲觀的人,與樂觀的人看,在影片觀看完畢,問他們:影片裏婚禮的照片多?還是葬禮的照片多?

悲觀的人會說:當然是葬禮的照片多。而樂觀的人會說,婚禮的照片占大多數。

實際上,這是我們大腦在作祟。

當我們慣性地聚焦於不愉快與不滿的事,我們更很容易看到更多令我們不滿與不愉快的事。我們大腦里對於不滿與不愉快的細胞連線系統非常強大,無論看到或經歷到什麼,這些細胞連線系統裏的所有細胞會同時激發,我們就會自動聯想到不滿與不愉快。

當我們常常有感恩的心態,我們在日常生活裏,會看到更多值得我們感恩與享受(或欣賞)的事。當我們培養感恩的生命態度,養成聚焦於建設性的角度來面對生命,無論什麼事,大腦都會自動連線到建設性的結論。

生命裏的事件,沒有好與壞,而是大腦細胞自動連線系統幫你自動做了決定。

生命裏的人呢?同樣的,大腦自動幫你做結論。任何伴侶,都會被慣性聚焦於不滿與不愉快的大腦批判的一文不值。

你如果喜歡聚焦於不滿與不愉快的事情,你就一定會在你的生命找到許多讓你不滿的事。如果你對生命裏的一切,都執著於某種與現實不符合的標準,你的生命鐵定有更多的不滿。

誠實地面對自己,開始問自己,我生命裏的人讓我不滿嗎?換句話說,我的大腦細胞連線系統讓我把我生命裏的人看成不滿與不足。只有我開始改變我的生命態度,開始創造新的慣性,從建設性的角度來看生命中的每一個人事物,我的生命才會開始轉變為美好。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常常理解了感恩,卻無法時時執行的原因,因為我們以為理解之後,我們就會自動在生命事件裏感恩,其實不然。想要改變大腦的細胞連線系統,我們必須花時間操練我們的大腦細胞,每一件小事,都要練習感恩的角度。也把過去不愉快的記憶,重新找出來,換一個新的角度,或許是同理心,同情心,宇宙觀,靈魂的觀點等等,來練習感恩。

你或許會說,光改變大腦是沒有用的。大腦的細胞連線系統,直接影響腺體分泌,慢慢地我們身體的細胞也會改善。大腦的細胞連線系統,也直接影響全身的神經系統,間接影響我們的經絡與脈輪。更何況,當你有這個意願,以吸引力法則,你也會吸引到更多的療癒與平衡的方法來幫助你,從『頭』開始,是一個很有效率的途徑。

感恩,是快樂的源泉。你有感恩的能力,就有創造快樂的能力。我們可以說,祝你快樂,這有更深一層的意義。我們祝你有意願,毅力與執行力,從今天開始練習改變自己的大腦。

Sunday, August 19, 2012

Sunny 說 - 利用肌肉動力測試 (Kinesiological testing) 與宇宙連結

不要小看肌肉測試法,當你把自己的執著放空,這個小小的肌肉測試法能夠讓你在宇宙訊息場獲得必要的訊息。你不再需要用靈擺,尋龍棒,到廟裏求簽,或是冒著被坑的危險求助於通靈人。

本網誌先前介紹過的經脈情緒平衡法,還有肌肉測試法,包括O環測試單手測試,他們的原理都是源自于1960年代整脊醫師(Chiropractor)喬治·顧哈(Dr. George Goodheart)與艾倫·比爾達歐 (Dr. Alan Beardall )所研發出來的Kinesiology。基本上他們是以中醫的經絡系統為主軸,用肌力測試來獲得身體的資訊,他們兩人原本是一起研究,但是後來因為研究的路線不同,以及處理平衡的方式不同,就決定分手。

艾倫·比爾達歐 (Dr. Alan Beardall )的系統,稱為Clinical Kinesiology(臨床肌肉動力學)。他研究許多經脈相互關聯的訊息,使用許多不同的方式引導經脈能量,並且使用輔助營養食品來做平衡。艾倫·比爾達歐 (Dr. Alan Beardall )不幸在1988年在英國教導課程期間因車禍死亡。他的系統後來也有其他人學習,繼續研發,或發展成為更細膩的系統。

筆者學習的Muscle Activation Technique 的老師就是從艾倫·比爾達歐 (Dr. Alan Beardall )的系統研發出,以更精密的人體機械學為主體的系統。

喬治·顧哈(Dr. George Goodheart)的系統成為了Applied Kinesiology (應用肌肉動力學),目前是美國整脊醫學(Chiropractic Medicine)所采用的系統。顧哈醫師的直系學生,華特·史迷特 Walter Schmidt 成為目前設計課程模式的講師。筆者在2002-2004年就是在華特·史迷特的 弟弟 約翰·史迷特 John Schmidt 的整脊診所工作。

顧哈醫師的直系學生,約翰·迪 John Thie 發展了Touch For Health,是一個簡單的經絡平衡系統,任何人都可以學的系統。目前香港有講師。有興趣將課程引進臺灣的人可以與我連絡。筆者也曾經完成此系列四階段課程,並與美國Touch For Health 協會主委是很好的朋友。

顧哈醫師的直系學生,約翰· 戴蒙 John Diamond,發展了 Behavioral Kinesiology(行為肌肉動力學),使用在心理學方面。大衛·霍金斯 (David Hawkins)所著 『心靈能量』(Power Vs. Force) 一書,提及約翰·戴蒙。

另外在紐西蘭,一位Dr. Bruce Dewe 也將肌肉動力學發揚光大,這個系統叫做 Professional Kinesiology Practice (PKP)專業肌肉動力學。這個系統包括最多的形而上學的方法。他們的使用方式完全不局限于傳統科學,矯正療癒的方向包括情緒,光體,脈輪,經絡,肌肉,同時也不局限於某種信念,甚至可以做超越時空的平衡療癒。在紐西蘭,以及世界上數個國家,已經發展成為四年制大學課程。筆者也上過一部分的PKP課程,後來發展為筆者研究身體疾病與情緒反應的主軸。也是筆者步入身心靈成長的主動力。

本網誌所提供『經脈情緒平衡法』就是源自于美國的 Emotional Freedom Technique (簡稱EFT)。EFT大約與1990年代由蓋瑞,科瑞格 (Gary Craig)在美國另類醫療領域推出。EFT也是間接源自肌肉動力學。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肌肉動力學,一般稱為肌肉測試 (muscle testing)。
直立時的三角肌測試方法

肌肉測試,不是測試肌肉的力道,而是測試肌肉本身是否能夠在瞬間正常啓動。也就是你的肌肉反應是否能夠有一種『鎖住』(lock)的感覺。所以測試的時候,一點也不需要很大的力量,而是需要很好的技巧。
躺著接受平衡時的測試方法

如果你曾經遇見身心靈講師幫你測試肌肉,你可能會發現他們使用的力道相當大。這是因為目前臺灣使用這種方式的人,大部分沒有受過正統的肌肉測試訓練。

床上的測試方法,一般是測試肩膀的三角肌。(如上圖與左圖)


以人體機械學為主的療癒,每一個肌肉會有一到三個測試的位置,通常會測試每一個肌肉瞬間啟動的功能。(如左







有許多上過這類課程的人,想發展一個個人的測試方法,讓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也可以獲得答案,所以就法展成為O環測試法,以及單手肌肉測試。(如右下二圖)

肌肉測試,是一種與身體意識交談的方法。測試者以自己的意念,與被測試者的訊息場溝通。慢慢地,許多肌肉測試的使用者,發現肌肉測試,不僅僅能夠與被測試者的訊息場溝通,它其實有更大的潛能。

個人的訊息場,與宇宙的訊息場沒有界限,一些肌肉測試使用者逐漸開始利用肌肉測試的方法與宇宙訊息場對話。

大衛·霍金斯 (David Hawkins)所著 『心靈能量』(Power Vs. Force) 一書,裏面所有的訊息,都是以肌肉測試的方式獲得答案。


肌肉測試法,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獲得準確的答案。測試者的意識層次,對於答案的期盼與執著,問題的提出方式(角度或觀點),還有問題本身的方向,都會影響答案的準確度。

比如說,一個人不應該問與自己無關的,他人的問題。這是對於靈魂的敬重,除非你從宇宙訊息場先問到了,你有獲得這個問題的答案的權利。

筆者以前在美國帶讀書會的時候,發現許多人一接觸這本書,有兩種反應。第一個反應,是要立刻學會肌肉測試法,然後胡亂問一通。比如大樂透號碼等。

另外的一些人,就是立刻要拿『意識地圖』來分析測試身邊所有的人,然后篤定,自己的測定數值一定超過200(中性)。

這本書,用這種使用方法,真讓它失去了深層的意義與功能。這本書的內容,如果我們時時拿來內省自己的情緒反應,作為讓自己療癒平衡的依據,我們步向神性的路會更迅捷。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肌肉反應與宇宙訊息場溝通

其實,利用肌肉反應與宇宙溝通,不是新鮮事。從歐美早期的Ouija Board (靈應盤),以及東方人使用的碟仙與錢仙,就是把自己對肌肉的掌控放空,讓能量場裏的能量接手。有時候,你會有仙或鬼來玩玩,你也可以指定某些意識層次的高靈來參與。

現在坊間非常盛行的光子儀(SE-5),可以算是最先進的靈應盤。光子儀有一個粘板,使用者以手在粘板上畫圓圈測試,等數據達到的時候,手就會粘著不動。其實原理是一樣的,把肌肉控制放空,讓宇宙的能量接手。
當然,光子儀有許多的附加功能,例如可以改寫訊息場裏的訊息。許多人使用SE-5 來做療癒,在物品或是個人的訊息場輸入光子密碼。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不是宇宙統合意識所要的,宇宙統合意識包括所有的靈魂意識,我們的小我無論如何努力地使用光子儀改寫訊息場,這個訊息場始終還是回到原本的模式。『人定勝天』這裏是不適用的,畢竟我們是宇宙意識的分支,我們的小我可能不知道我們與宇宙意識的連結性,但是我們的靈魂對這種連結是完全沒有疑問的。筆者與前男友數年前也有一臺光子儀,使用大約兩年的時間,發現我們如果逆著宇宙能量潮流,只是純粹浪費時間。但是如果我們問到宇宙意識所要執行的意願,辦起事來就非常快捷。

使用SE-5,或是其他任何助人的工具或學識,如果能夠學到臣服,不要以小我的需求或認證行事,以宇宙訊息場獲得的訊息為行事與做決定的依據,辦起事來如魚得水,事事順利,效果也特別顯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些人在靜坐冥想的時候,也會有『靈動』的經驗。這是宇宙能量場跟身體結合的經歷。『自發功』,『無意識舞蹈』(有些人稱呼為靈性舞蹈)等等,也有異曲同工之處。這些能量帶著我們的身體動,是因為我們的靈魂要求能量轉變,要求療癒以及意識提升。

當然,有些人利用小我的意識要求,比如通靈人對於名利的『執著』,就比較可能有非建設性的靈體介入,例如目前的假借藍慕莎名義傳遞訊息Eekarlda(依卡呃達)。或是對於自己完全沒有覺知與主見的的,比如乩童。

宇宙一切萬有的訊息場,帶有一個意識,這個意識可以說是所有靈魂的主體,當我們與祂連結,也就是與我們的神性連結。『我』就是『祂』,『祂』就是『我』。在連結之間,先有找到自己與肯定自己的課題,然後是臣服的課題。

筆者認為從肌肉測試開始,是一個練習臣服的好地方。








Wednesday, August 15, 2012

小幫手 -- 單手肌肉測試法



很抱歉這個段影片沒有中文,不過這個過程很簡單,只是需要練習一陣子才能夠有較靈敏的測試程度。

從影片的27秒開始,敘述:替代整枝手臂的肌肉測試法,我們可以使用一只手的兩個手指頭。將食指打直,中指放在食指第一節,大約是指甲根部的地方。測試的時候使用中指加壓於食指。

你可以陳述自己的名字來測試練習。

當你陳述正確的名字,食指會有力伸直,也就是中指無法將食指壓下。這就是手指測試『是或對』的反應。

當你陳述一個錯誤的名字,(當答案是 “否” 的時候),食指會失去力量,也就是中指能夠很輕易地將食指壓下。

你也可以另外找一些陳述句來練習手指力道以及『是』與『否』的連結反應。

這種方式可能要每天練習好幾次,每一次花幾分鐘,加起來可能要到20分鐘左右,可能要花幾天,或是兩個星期。所以千萬不要因為第一次做不來就停止。

這種肌肉測試,也是一種 Divination 的方式,跟靈擺,身體靈應法,O環測試,都是一樣的。只要你指定能量的源頭是宇宙統合意識,你就可以獲得許多答案。

當然,同樣的,我們不建議你問未來的問題,以及與你個人無關的他人的問題。在提出問題之前,第一個先問,『這個問題,我有權利知道答案嗎?』

等你獲得肯定的答案時,再繼續往下詢問。

你也必須放下你對于答案的執著,才能夠得到客觀的答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你把單手肌肉測試法練習到很熟悉的境界,除了用『是』與『否』的提問方式,你開始可以使用『複選題』的方式來提問。

這種方式跟原本的『是』與『否』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你在問問題的時候,意念要很清楚。現在是要『多選一』。

如果你有五個答案要選擇一個答案,食指測試弱的反應就是你要選的答案。

比如你的問題會是,

『以下五種蔬菜是否有一種現對我有最高的建設性?』如果答案是『是』,你就繼續問:
『以下哪一種蔬菜現在對我的建設性最高? 菠菜,芹菜,高麗菜,胡蘿卜,小黃瓜』在你念出每一個蔬菜的同時,你用手指測試。你會得到一個弱的反應,就那就是你的答案。

你可以把這種方式拿來問靈性課程,書籍,療癒師,情感程式····


Sunday, August 12, 2012

平行宇宙 - 我們的實相?


Bashar要說的,是每一個剎那,都是一個像電影裏的一個畫格(frame),每一個frame,都是一個平行的實相 Parallel Reality 。也就是他說的平行宇宙。我們把無數的剎那定點frame連接起來,就成為一個平行宇宙故事,也就是我們的記憶電影。

沒有過去,沒有未來,因為所謂的過去,只是在我們的記憶里,以我們個人主觀的觀點, 把無數個剎那定點的 frame 連起來,所記錄下來的電影。每一個不同的角度與看法,就是一個平行宇宙故事系統。

比如說,從A的角度及故事,母親是偏愛弟弟妹妹的。因為A先入為主的觀念,A的大腦已經開始聚焦此類事件,A將不斷地觀察到許多事件來證明自己的理論。A經驗的是一個故事系統,由無數定點經驗的 frame 造成。

A的母親的角度,她很愛三個小孩,但是弟弟妹妹比較小,需要照顧,又需要A不要來煩擾媽媽,所以可能對A的言行有挫折感或比較大聲些。母親的經驗也是一個故事系統,由無數母親的角度無數個定點經驗的 frame 造成。

A的角度,母親的角度,都是平行宇宙故事系統。當A轉換角度的時候,A可能開始可以感受到母親的辛勞,母親的挫折感,或許A開始願意在記憶中觀察架構母親愛自己的定點經驗 frame,此時,A又經驗了另一個平行宇宙故事系統。

其實,話說回來,我們所有的記憶,都只是一個我們撰寫的故事電影,我們想要聚焦什麼,我們就把記憶塑造成什麼。任何我們不爽的記憶,我們都因為有某種情緒的回饋而有目的的保留這些故事。

比如,有些人的下意識,喜歡有『傷痛的過去』的故事,情緒上癮的地方是以這個經驗來驗證自己的『韌度』,或是因為自己有能力承受苦而覺得『很棒』或『高人一等』。有些人對於『自憐』有情緒依賴。更常見的是以『傷痛的故事』作為到處討愛的工具。這些都是我們的情緒回饋,使我們不願意療癒,不願放棄這個平行宇宙的故事系統。

許多故事的情緒反應,更讓我們的身體細胞產生病變。

筆者的個案經驗裏,曾經觀察到一對姐妹,二十多年一直宣稱他們的哥哥對他們有性侵。他們講述他們的經驗,姐姐 A 說是四歲時的經驗,妹妹 B 說是兩歲時的經驗。但是對于詳細的過程,A 說她完全不記得,只記得當時13歲的哥哥把衣服脫光,在榻榻米的房間又鬧又跑跳,然後記得像是昏倒一般黑掉的一片。筆者聽到 A 敘述她的故事的時候,只覺得哪里不對,但是並無法確切地向宇宙問到如何幫助 A 療癒。後來發現,第一點,A 因為利用此故事認證自己的『韌度』,所以療癒的意願並沒有超過百分之五十。(ps,意願超過百分之五十,筆者才能夠從宇宙訊息場拿到有關療癒的迅捷方法)第二點,筆者在宇宙訊息場(阿卡西記錄)發現,A對於哥哥性侵的記憶是自己從意識記憶裏的片片短短自己架構起來的,而A的母親有被強奸的經驗,A在母親胎中下載了一些性侵經驗的記憶,下意識利用這些記憶片斷架構成自己被性侵的經驗。當筆者告知 A 筆者在訊息場找到的結果,A 就絕口不再提這個故事,但是並沒有選擇繼續進行療癒。以筆者估計,A 對於獲得療癒釋放並沒有很高的意願。

至於 B , 她一再地尋找療癒師來講述她的性侵故事,十多年來,換了近20個療癒師,每一次療癒師開始要有進展的時候,她就選擇離開,再找一個新的療癒方式與療癒師。B 已經陷入深度的情緒上癮,並利用性侵的傷痛來作為討愛的工具,她完全沒有真正要療癒的意願。

當一個療癒師遇見這類的個案,唯一能做的,就只是順自己的感受而行。或許你必須開除這個客戶,或許你將是讓他們討愛的對象。但是你必須了解,他們的療癒與否,跟你的能力無關。如果你的好友或是家人有這類的傾向,你也可以觀察到自己內心的反應。你可以選擇繼續『可憐他們』,給他們『他們要討的關愛』,或是選擇另外的應對方式。

如果我們覺察到自己有這些傾向,這真是自己好好反省的時候。我們要如何走下一步呢?

記憶,是我們下意識刻意撰寫的,問題是,我們自己下意識的目的是什麼?我們為什麼要保留某些不爽的記憶,而且還一直鑽牛角尖?每一個人的答案都不同,唯有內省,很誠實地與自我對話,才能獲得答案。

如果你真的願意找到答案,我們建議你使用靈擺或身體靈應法。如果有需要,可以把這些假設的答案寫成小紙條,折起來,或放入小信封之內來用靈擺或身體靈應法測試。

人生如戲,我們要編什么戲碼,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愉快的人,編愉快的戲碼。獄卒的人,編不愉快的戲碼。

很多人卡在戲里不自知,也不知道自己可以編寫不同的記憶戲碼。當然,很多人對某種戲碼情緒上癮,無法自拔。

身心靈成長,能夠了解這一點,真的願意放下過去的記憶,刻意選擇不再相信自己的記憶,不再留念執著於我們過去拼湊撰寫的故事,療癒的過程就會簡便許多。當你了解,你的實相是 frame by frame 一個畫格(定點經驗)一個畫格拼湊出來的,你可以選擇不同的角度來重新塑造你過去的記憶,你的日子也就很容易過的更愉快了。

所以對於過去的療癒,有很多是不需要的。我們可以刻意地選擇不相信自己架構的記憶,並且以宇宙觀點,以及愛的觀點,重新架構一個不同角度的故事。如果還有需要療癒的,也只是把這個記憶裏的非建設性情緒反應平衡。改變觀點,也就是改變戲碼,之後我們就不再經驗自己不喜歡的『不愉快』。

當然,有很多人暗地里,是很喜歡這些『不愉快』的。那也就是為什麼一再的回到他們自創的故事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於阿卡西記錄,就是宇宙的訊息場,宇宙的網絡,internet。網絡裏的訊息,都是人編寫出來的,不一定都是正確的。宇宙的訊息場,無批判無選擇地容納所有意識個體(individual consciousness)與意識群體(group consciousness)所架構的故事系統。每一個故事,都是一個平行宇宙。

阿卡西紀錄,就是一大堆空中漂浮的 radio waves,像是收音機或電視可以傳遞與接受的訊息電波,從每一個人的角度,寫出不同的東西。你的故事,我的故事,所有發生過的事,以人的角度,宇宙的角度,還有所有人的幻想,小說,都是一樣的訊息波。

這些訊息波,沒有那些比較重要,或是比較不重要。只有人,會很執著的『要』某些訊息在自己生命里的重要性。

你現在知道,你有選擇你自己如何詮釋與創造實相的權利與能力,你這一輩子從頭到現在都已經在做這些事。從今天開始,每一分每一秒,你要如何做選擇?

Wednesday, August 8, 2012

經脈情緒平衡法應用注意事項

經脈情緒平衡法,如果只是針對生活中的事件做平衡,效果有限。

最好的辦法,就是處理前先問宇宙(身體靈應法或靈擺)這是不是需要處理。如果不需要,就表示這個情緒在生命裏還有一些未成就的功能。

比如憤怒,可能要讓你說你應該說的話(或是激發你某些行為),如果你壓抑憤怒,又沒有說出應該說的話(或是做該做的事),這個憤怒不但會存在,而且會不能釋放或平衡。

當你找到靈魂記憶的情感程式 (本網誌有介紹三種方法,請自行搜尋),也就是靈魂對于同類事件反應的第一個經驗,來做平衡,效果會非常好。因為這個經驗就像是你的電腦程式,每一次遇見有類似的經驗,這個情緒反應就自動輸出。

對於這些情緒,最好是能夠稍微進入那個感受,再做平衡。有時候,在平衡的過程,你會有重大的情緒宣泄;有時候,你只會有淡淡地感受。

通常一個靈魂記憶,可能有一種情緒反應,也很可能會有許多層不同的情緒反應。在處理完一層之後,被埋藏的下一層就會浮現。

例如:第一層可能是憤怒,處理完之后,下一層浮現的可能是悲傷。悲傷處理完之后,下一層可能是恐懼(比如:害怕被人發現)。恐懼(害怕被人發現)處理完之后,下一層可能是不原諒自己。『不原諒自己』處理完之后,可能還有後悔。

每一層要做一次,必須使用身體靈應法來問,做完了沒有,或是還有幾層。有時候,會在兩個不同的靈魂記憶中來回打轉。也就是說,這兩個靈魂記憶的情感程式在你生活事件的應對是互相糾結的。這樣的話就必需要來回地處理,等到全部處理完畢。

過去壓抑的情緒,有時候需要釋放出來,就要找不同的方法去釋放這些能量。運動,唱歌,大喊,氣功,能量療癒等等。請使用身體靈應法或靈擺來詢問最合適的方法。

如果你處理完了,身體靈應法就會讓你知道你處理完了,而且你再回想同一件事,就不會有同樣的反應。

另外有一點也很重要,就是我們要改變自己的觀點與角度。

比如說,你對于父親沒有給你公平的待遇很憤怒,如果你不改變你的信念,下次想到父親對你的不公平,你還會有一些情緒反應。你必須轉換你的角度。比如,對於父親的態度,你開始看到,因為他對你的態度,讓你學到一些非常重要的生命經驗,如果他對你沒有苛求,你就不會有這種領悟。然而這個領悟對於你的個人是非常重要的。那麼,你就可以看到父親的苛求,是你意識轉變的動力。再從靈魂的角度來看,原來父親對自己的苛求,是靈魂協議的輔助。

這時,我們就離開了受害者心態。

一般來說,每一個人生命裏需要處理的事件,至少好幾百件。每天有情緒不舒服的事,都可以內觀處理平衡。所以經脈情緒平衡法,要把它拿來當作隨時使用的工具,而不是一個月或幾個月才做一次的療癒。每次遇見不爽的事,就問需不需要處理。把所有需要處理的情感程式都來做平衡,一兩年下來,我們就會有極大的進步。


不合乎宇宙真理的信念,情感程式所創造的無建設性情緒,是阻擾我們找到神性的障礙。唯有一個一個移除,(移除並非壓抑),我們才能夠讓神性透過我們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