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 2013

楊胤庭的經驗分享

   我是楊胤庭,今年30歲。
 
  18歲那年,我的身體狀況不好,經常脹氣、打嗝、胃食道逆流,而且我觀察到自己對事情有嚴重的掌控慾、完美主義(請參考掌控慾的實質(掌控慾1)掌控慾的轉化(掌控慾2)小幫手-不再害怕別人對我們的想法);經常感到焦慮、無法化解,卻又經常可以單純地開心、大笑,懷疑自己有躁鬱症。我也一直思索:我是誰?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22歲開始有了第一份正職的工作。因為打嗝脹氣的症狀,我開始接觸中醫,以及太極拳、八段錦、氣功等。也因為情緒的困擾,及思索人生的意義,接觸佛經、修行、靈修。如此過了一陣子,我的涉獵開始更多元,包括傳統宮廟、通靈人、命理、靈數、奇蹟課程、禪卡、牌卡、占卜、奧修、新時代思想、西方的靈媒訊息、花精、精油、靈氣、氣功、能量療法、脈動、催眠等等。

  從前,我一直在尋找可以讓我一門深入的究竟之法,然而,大部分的涉獵,都不會很想實地接觸或學習;而有接觸的,都不深入。

  大約24歲那年,我思索自己想要過的人生:快樂,從事助人助己的工作,經濟無虞,不用遷就別人。 動了報考學士後中醫的念頭,於是辭去研究助理的工作專心研讀。讀著讀著,有許多有意思的收穫,但仍然在第二年報考的時候,冥冥中感到中醫學院派的現況、學成後中醫師的現況,似乎不是我要走的方向。最後放棄。

  25歲那年,回到補習班工作,一邊繼續探索更多的課程、工作坊、另類療法。剛好有一位通靈人老師很有氣質,合我胃口,開設的佛堂空間也很清新、清淨(台灣很多傳統宮廟佛堂因為燒香燒紙錢而煙霧瀰漫,這些空間都讓我不會很喜歡進去),於是經常在初一十五到佛堂共修、念經。好奇她口中的亡魂、各種佛、菩薩,到民間信仰的神、靈、動物。只是,那個階段的我是還感知不到這些的。

  差不多同個時期,在網路上看到某派氣功,許多人練功之後發展了靈視力、特殊感知能力,我很好奇,也很羨慕。一開始上課作氣感的練習,我是毫無感覺的麻瓜,然而心中的一股動力,覺得別人可以我哪有不行的道理?開始乖乖地每天練功,早晚都練、沒事也練,第二週之後開始感覺得到坊間不同靈氣的振動頻率和觸感,以及自己的脈輪在轉動。


   至於親密關係方面,從18歲到25、6歲,談過幾次戀愛,但都不長久,從來沒有超過一年的。幾次後,我開始反省。我觀察到自己似乎總是在交往後,對對方有許多不滿之處,卻也從不開口溝通,然後在某一個臨界點要求和對方分開。我領悟到,我以為對方應該要知道、應該要懂得我那些默默的要求與期望,然而我沒有講,對方怎麼會知道呢?(請參考寄望與失望)又在某次失戀挫折後,發現自己竟然數不出自己的優點。想了兩天,才勉強擠出一項。現在回頭想想,我的狀態,就如同這幾篇文章(小幫手-自我接納與自我排斥滿意程度的濾鏡身體感官與感受-談情緒)分析的一模一樣。
 
   接觸氣功,吐納、呼吸法練習後,我體驗到一種心情的寧靜,是從沒有體驗過、難以言喻的喜悅。誦經後,也偶爾會有那樣的狀態。然而,在家庭關係的人際互動上,卻還是時常動怒、感受到不舒服,彷彿練過的功都不存在一般。與父母的關係,小時候的親密、權威、信任,也因為我一直在探索自己的方向,大部分行為和嘗試與父母的期待及舊有價值觀不同,從上大學後就開始變得更多衝突。一邊我覺得我是愛他們的,一邊我卻又為他們不認同我而感到傷心。

  我思考著,想要改變我與父母的關係,我們之間一定要有人改變。而我要求父母改變,期望了這麼多年,他們都沒有變化。現在他們的年紀更大了,改變更不可能了,那麼,就從我開始改變吧。而且,我很清楚,一定要從心裡真正的轉變開始,由心而發不是表面的壓抑或配合

 ********************************


  2011年,28歲那年,經由靈性聚會朋友(一群與我同樣覺得自己與地球格格不入的朋友)介紹,參加王絪開授的「與神我合一」課程(靈性掌能學院前身)。作了一些打坐、靜心、意識擴展的練習,聽了很多她與異次元意識個體互動的經驗,也學習到送鬼充能量、回宇宙的概念。之後,又參加了信念/情緒平衡的課程(改變,從思想開始),理解各種情緒的功能性(參見:自我-內在所理解的世界,情緒),學習到觀察自己想法裡對人事物的應該、不應該(參見:改變,第二步-從情緒到自我覺察),以及經脈情緒平衡(參見:改變,第三步-內觀與情緒平衡法) 等等,至今受用。 

  課程後,我沒有花很多時間內省,仍然在坊間"參觀"眾多課程、靈訊、占卜卡、工作坊,然而心情是越來越亂成一團。漸漸一邊開始閱讀『宇宙說啥,心中對寧靜的渴望越來越強烈,我感受到宇宙說啥』提供一個比較有統整性的觀念系統,也有實際可以執行的方法得以依循;然而對我來也還是博大精深、似懂非懂的。


  2011年中,我毅然辭掉工作,決心開始好好整頓內在,不再外求。
 
   之後我每天花一些時間使用形而上禪修能量坐墊打坐。同時,在飲食採購與攝取上練習身體靈應法,也一再地反覆閱讀、領悟宇宙說啥的文章,回頭檢視自己的感受,對宇宙觀的體會有多少(參見:負面,正面,宇宙觀問與答:宇宙觀2及宇宙觀4意識成長三部曲)。然而,我就如同文章所說的,跳著臣服與掌控之舞真正開始內觀,回想生命裡頭的不愉快事件,願意釋放、轉化,卻是又三四個月後的事情了。

  開始願意放下自己的執著,我更努力地從各方面來尋求改變,因為已經累積一段時間的練習,對於使用身體靈應法(參見身體靈應法的重要性)有一定的信任和熟練,我更開始詢問並使用各種工具、能量產品、對自己的建設性,來協助自己的轉變。

  在2012年春天,我開始把自己的經驗以及其他分享,寫在相信就會實現網誌。(目前標籤有三十多篇針對以平衡情感程式作療癒經驗的平衡日記,建議從第一篇開始閱讀,可以對情感程式的平衡操作更有概念)。差不多同時期,我也跟王絪開始有較多生活上的接觸與互動。她與我過去接觸過的任何老師、通靈人、靈性參與者都不相同。直來直往、忠實表達自己的情緒與想法,是最大特色,也對自己的生活很有行動力、經常自己解決問題(在國外生活的訓練,什麼都自己來)。她不是一個會呵護人、順著你情緒的老師,也將自己的教學內容、教學觀念落實在自己的生活言行裡。如同我在部落格一週年紀念--感謝生命中給你當頭棒喝的人提到的:

  然後你知道,王絪很不一樣。你要遇到一個道理講得深入淺出,不牽強附會、一知半解,作為上又科學又靈性,同時也觀照自己修行,言語平實不誇浮抽象用很多形容詞的前輩,很不容易。代價是,常常被當頭棒喝教訓一番。那種教訓與棒喝,卻沒有倚老賣老的驕傲與批判。聽起來還是不舒服,但心底知道也能夠開始好好反省。
 
  另一邊,在親密關係上,這任男友跟我從生活習慣到行事風格,可說完全迥異。我是北部人,他是台南人;我習慣效率和迅速,他喜歡在最後一刻慢行;我喜歡到戶外郊外逛賣場,他卻傾向在家看電視。愛吃的東西、消費的習慣、家務的操持,完完全全是不同的取向。從前的我,必定跟朋友抱怨,大聲嚷嚷著指責他、批判他。然而因為經常與王絪、當初的一班同學互動,大家都不愛聽人抱怨,追求自己的喜樂生活,我也慢慢培養出不再追求別人認可為自己創造的親密關係負責為自己的生命負責的態度。時常反求諸己,打坐、檢視自己的信念,觀察自己與男友互動中的不愉快,檢視己的觀點,練習打破比較性的(好壞)二元論、採取相對性的二元論,再回到『宇宙說啥』尋找宇宙觀及其他建設性文章,找出情緒的源頭並平衡(真正的自由)。慢慢地脫離受害者心態

  這是一個比較艱辛的過程。人的信念與執著,所有的習慣與想法,不是一天兩天養成。然而我謹記著意識成長三部曲一文中提到的:人類經驗基本階層意識的目的,就是學習紀律執行力。當初破釜沉舟般地辭去工作,就是有所準備,要一步一步地紮紮實實地打好基本功。

  我曾經在王絪的協助下,找到一個自己談戀愛時候的吸引模式。從大學時代一直到最後一任男朋友,我經常吸引到已經有伴的對象或有很多戀愛對象的人,也經常對這樣的異性心動。有些時候不是刻意介入對方的一對一模式,事先也不知情,有些時候則是事先知情,卻仍然抵擋不住彼此的好感。道德感讓這樣的情感談得痛苦。平衡過幾個情感程式後,我的生命中,的確是再也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曖昧情境;當初的男友,也變成現在的老公了。

  就這樣一點一點的轉化、平衡,我的吸引模式改變了。當我的自我接納與自愛程度越來越高,人際互動中的前世糾葛越來越少,我發現,很明顯的,周遭家人、愛人與朋友,與我的互動也就改變了。尤其與家人之間,更是深刻的轉變。從前,經常和爸媽對話幾句,我的情緒地雷就被引爆。現在,我的意見經常被採納、尊重,自己也越來越少因為他們的意見不同、作法不同而感到激動。 吸引力法則的內幕,說得一點也不假。當真我改變內在世界,外在世界也就跟著改變(參見吸引力法則的提醒)。

 ***********************************

  靈性成長的過程有許多面向,2012年中至今,我開始有種種形而上經驗。如同靈性成長的方向與過程一文提到的那樣。

   我觀察到動物、昆蟲給我的訊息,思索背後的提醒。覺得身邊的人常常在敲我,生活上物質上也有許多無形的妥當安排。經過一次啟蒙經驗之後,我開始走向自己的薩滿(參見新世紀的靈性掌能者)學習之道。宇宙陸續安排我經歷許多與異次元意識個體互動。曾經到美國著名的鬼屋、日本的廟宇墳墓、台灣濱海公路、漢人的墳墓、原住民的山林場域等等。
 

  那次啟蒙經驗後,宇宙好多次訓練我去送鬼充能量、回宇宙。這些事情沒有委託人,而是宇宙一次次告訴我要去某個地方。我在路途上或快到目的地的時候,才知道此行的任務。每一次,從出門前的準備到行走的路線,宇宙會一路指引,告訴我要買什麼、撿拾什麼。走到最後儀式的地點,會是恰好的時間,就把所有的東西拿出來用上。 

  很多時候宇宙會要我準備火的元素(點蠟燭、焚香、點菸、燒枯枝落葉、燒少量紙錢等),可能需要山珍海味的元素,也有時候需要啤酒或烈酒,其他如清水、糖果都曾使用過,但也有的時候僅需要使用靈能念珠』即可。這些物品,大部分從我身邊、或實施儀式的場合附近即可就近取得。宇宙不曾要我花大錢,大陣仗,或很多額外的功夫去作這些準備,也不曾要求我用我不會的方式、作辦不到的事、準備買不到的東西,帶來困擾。與大地意識連結,與宇宙意識連結,這些儀式簡單、莊重而有創意。
    
  另外,我也遇到過卡陰的朋友,因為身體的能量跨越不同振動系統,經常有鬼和其他意識個體跟著他。我觀察到,因為他一直不願意為自己的生命負責,覺得可以與這些意識個體為伍很驕傲。他也不敢、也不願意為自己規劃與這些意識體的界線,他放棄了自己身體的主權,間接地讓這些能量體進出自己的能量場,甚至附身。

   
************************************


  2013年的尾聲,我快滿30歲了。

  我經常感到愉悅、輕鬆、自在(真正的自由),容易滿足,感到生活是容易的、如同遊戲般有樂趣,有創造性、未來性。身體也越來越健康。我不那麼介意別人對我的看法,也經常對別人有許多信任。我的親密關係越來越愉快,家庭互動越來越合諧,人生與事業也在自己喜歡又認同的道途。閱讀著回歸神我-創造生命之路 自我檢視指南1,兩年間,我越來越少有那些感受,也看著自己,離目標(指南2)越來越近。把力量拿回自己身上、不崇拜權威,能夠把自己與他人、所有的訊息方法,放在平等的地位上衡量。發展自己內在感官與神性的聯結,事情作得對不對、訊息的正確性,身體可以有一種順暢或不順暢的感覺。

   我們常說,自己的外在世界就是內在世界的創造。然而回過頭來真正改變自己的內在世界,彷彿是那麼的不容易。無論你的身心靈成長之途,是從身體的病痛或心理情緒的困擾切入,還是精神哲學的嚮往開始,宇宙說啥都提供了不少經驗與寶藏,讓我們可以更快速地走向自己嚮往的人生。

  我的轉化經驗,與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