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7, 2014

鏡面人生

我們的生命是一面明鏡。每天我們所看到的,喜歡或不喜歡的,批判的,厭惡的,藐視的,評論的,透過鏡子的反射,都是一個讓我們看到自己的機會。


美醜之間

我們所看到的我們覺得是美麗的,是因為我們內在的審美觀曾經學習到了「某種形式我們稱之為美麗」。並不表示這個東西真的是美麗,這個東西只是「如是」。其他人的審美觀不一定會認同你的感受。而其他人的審美觀,對他們個人來講是百分之百的正確感受。


應該與不應該

我們認為「某某人不應該如何如何」的,是因為我們有一個信念,這個行為是不被我們認可的。

「某某人應該如何如何」,鏡子照到的是:「如果我是他,我會這麼做」或是「我需要某某人這麼做」。為甚麼需要?每個案例有不同的原因。如果我們說「某某人應該如何如何」,而我們因為認為他們沒有做到「我們認為他們應該做的」而感到不開心,失望或憤怒,這個就是自討苦吃,自我虐待了。我們自己看得到我們有什麼需要嗎?還是只是一昧的不高興,責怪他人不滿足你的需求?

另一點,我們為甚麼會有這些需求呢?我們必須常常內觀與內省,才能夠慢慢地看見自己的需求。



社會上,我們一再看到媒體批憑政府,社會事件。或許我們認同某些看法。其實我們認同與不認同,真的在社會事件上有什麼意義呢?我們在認同或不認同之餘,對於整個社會有任何貢獻嗎?認同與不認同之間,真的發生的事,是我們的內在「需要他人的認同與共鳴」。

每個靈魂的經歷過程中,都經過許多被否定的經驗。

父母師長曾經說「不可以這麼做」「這麼做不對,不好,不應該」。如果他們當時的口氣是堅硬並且憤怒的,你的「被否定」的感受會有一個很不舒服的「關聯性效應」。在任何「被否定」的時候,你的內在感覺是有人對你憤怒。

如果他們是好聲好氣的,你的被否定的經驗,會是當時的關聯性感受。

當然我們還要看看在其他時間,我們的靈魂有什麼被否定的經驗。哪一輩子被否定的時候,是被極刑處死的,還是被虐待,被鄙視侮辱?還是因為你的行為被權威人士否定而決定當著你的面,處死你的家人?

我們在認同他人或是被認同的時候,例如認同一個某一個專欄的政治評論。我們不只是認同他們,我們也同時覺得被認同。鏡子裡照到的是:內在覺得我們是對的,我們的聲勢浩大。突然,你覺得跟這個專家有某種連結感,熟悉感。原來我們需要的是那種連結感。有人跟我們是同一線上的。或是「我是對的」。「有人認同我,我就更對了」。


專家說. . . 

報紙或網路文章刊登,某某著名醫生說  . . . .
無論這個醫生說什麼,我們看看自己鏡子裡的反應。醫生說了你就信了嗎?我們的恐懼被激起了嗎?我們是認同他?還是把做決定的力量給了他?醫生說的就一定正確嗎?還是因為我們的自信不足,我們套用醫生說的話來雄壯自己的威力?

以前在美國有個朋友常說,醫生說的任何話,也不過是 scientific wild ass guess (科學化的野驢猜測,驢這個字也是屁股的俗稱,意思就是說胡亂猜測)。

幾個醫生曾經告訴過筆者,我的右膝蓋因為後交叉韌帶斷掉,膝蓋磨損過度,以後一輩子都要帶一個巨大的護膝。而且一輩子都會有膝蓋疼痛的問題。我不相信他們,內心一直覺得一定還有其他的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這就是直覺感。後來我找到了另類醫學的 Muscle Activation Techniques, 在學習的過程裡完全療癒了膝蓋疼痛的問題。現在已經12年了,我可以打球登山健行,一點都沒有疼痛的問題發生。斷掉的韌帶也沒有開刀修復。我學的是人體機械學,醫生學的是解剖學。 他們不了解當肌肉發電運作正常的時候,每一個關節都能夠承受極大的壓力。唯有肌肉發電不正常,肌肉系統的力道不順,關節的著力點歪了,才會產生關節磨損疼痛的問題。


你可能會說,我沒有能力來判斷他們所的話對不對。第一點,我們不一定需要判斷,而是要保持一個懷疑這個資訊真實性的態度,不要隨便地相信,把自己的力量雙手奉上。第二點,在我們生命裡遇見的所有事情,真的有需要做關鍵性的選擇的時候,你所能做的也只是聚焦在你內在的直覺來做決定。因為所有他人的建議,外在的可能性,過去的經驗,都跟當時的事件無關。


詮釋的過程

他人的言行舉止是什麼,跟我們所詮釋的完全不同。大部分的人會說,我所看到的就是正確的。但是我們忽略了,所有任何人說的做的,在我們看的時候,聽的時候,都被我們的關聯性效應重新詮釋過。只是我們沒有觀察到詮釋的過程。有時候我們詮釋的,跟原本的東西完全變了質,甚至可能相反。

但是這個詮釋的過程是非常細膩的,如果你沒有專心的內觀,仔細的分析,可能永遠都忽略了我們詮釋的過程跟詮釋時可能發生的扭曲,造成無數的誤解經歷。

某人忽略你,你可能會詮釋成為某人不喜歡你。其實他可能是忙得分不開心。

某人數落你的不是,你可能詮釋為他不喜歡你。這種狀態常見在父母兒女之間。常見的是因為他們對我們的期望不同,或是他們自己有心事。有多少做人子女的,尤其是身心靈成長的族群,說“我爸爸媽媽不愛我”?

或許他們的言行上沒有表現出「你所定義的」愛的行為。因為你認為如果他們愛你就「應該表現出某些行為」。

或許是你習慣性地聚焦在你所看到不滿的地方,而把其它他們的愛的展現視為理所當然?請閱讀親密關係-感恩一文。

或許,在互相溝通的過程,對於內在需要的溝通被詮釋為指責?其實這是非常常見的狀況。「你應該如何如何」內在的呼喚其實是「我需要如何如何」,但是在受方聽起來像是指責,或是「不夠好」。

Marshall B. Rosenberg 所著作的 Non-Violent Communication - A Language of Life,  一書,提供了很好的學習工具。繁體中文版 是由光啟出版社發行的「愛的語言-非暴力溝通」。簡體中文版是由華夏出版社發行的「非暴力沟通」。

















當然買了工具書,還是需要在日常生活內觀,看到自己的需求,看到他人的需求,看到在溝通的時候我們詮釋的誤解,並且專心確切的使用工具書所教的方法,這個工具書才能夠達到應該達到的效果。

~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