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4, 2015

Sunny說-人與人與人之間

人與人與人之間發生的種種狀況與事件,常見的是住宿環境,工作的環境,朋友之間,親戚之間,家庭環境等等。

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會有某些人不滿,「某些人想要的」與「某些人所不想要的」有某種衝突。


* * * * * * * * * * * * * * * * * * * *
拿一個企劃案小組人員來舉例。

一組人策劃一個企劃案,其中會有一兩個領隊的人物,其他每個人會有不同的職責。有些可能職責是志願的,有些可能是分配的。

完美理想的工作環境,是每個人都可以「愉快的享受」自己的工作職責。

但是在人與人的應對之間,或許是交換意見,腦力激盪,開會,討論等等,就會開始有「我要的」「他人不要的」或是「我不要的」與「他人要的」的衝突。

例如:
「我要我的意見被接納」「他人不要接納我的意見」(這裡的「意見」兩個字可以使用「看法」,「觀點」,「設計」等等代替)

你如果把這兩個句子用替代的字念出來,你會發現你一定有類似的經驗。當然在不同的狀況下,你的情緒反應會是不同的。這裡要稍微讀者提醒一下,當你觀察到自己有不愉快的情緒,可以嘗試分析邏輯與信念上我們為什麼有這種情緒反應,然後也可以嘗試找情感程式來處理平衡。

我在這裡想要提出的是,如果我們把事情分析之後,一定是可以簡化成為「我要/喜歡」跟「他人不要/不喜歡」,以及「我不要/不喜歡」跟「他人要/喜歡」的衝突。

我個人的經驗裏,當我能夠簡化的分析到這一點,比較容易找到我們的邏輯與信念如何扭曲地詮釋當時的狀況,也比較容易透過內省來觀察自己,並且做一些內在的轉變。我們常常把「自我」建築在我們的意見觀點或是作品。覺得如果別人不接納我們的意見,就是不接納我們。從我們的情緒反應,可以大略的看到我們的自我價值的架構


* * * * * * * * * * * * * * * * * * * *
拿一群人住在同一個屋子(公寓)裡的狀況來當作例子。

這些人可能是家人,朋友,或是室友。

同一個居住環境裡的居民一定會遇見「我要」「他要」的衝突。

每個人的習慣,作息時間,乾淨的程度,所聽的音樂或鬧音,朋友的造訪等等,對於他人都會有某種程度的影響。每個人如果都任性而為,只關注「我要」而忽略了「他要」,這個環境一定會很快就起糾紛。

無論再親近的朋友或家人,只要有任何一方長時期的處在「我不要」的狀況之下,再大的忍力都遲早會爆發。

如果每一個人都能夠盡力做到「不給任何人他們不要的狀況」,這個環境就會比較祥和。當然,每個人「不要的狀況」不同,所有當事人能夠開會,創造出一個大家都同意的住處規則。

基本上,時時注意自己的言行舉動是否造成他人的不便,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另外如果能夠在不犧牲自己的條件下,順便方便(或造福)他人。當大家都這麼做的時候,這個居住環境將會操作的更順利和諧。

舉例來說,我在愛爾蘭是跟人分租房間的。我有經歷到非常極端的狀況。

我承租一個房間的女屋主跟她的成年女兒,他們生活乾淨的習慣很好。做完菜吃完飯一定馬上把餐具沖過水放入洗碗機。也會馬上把流理臺跟地板整理乾淨。洗碗機滿了就會有人自動開機洗碗。下一個到廚房的人會自動把洗乾淨的餐具放回櫃子裡。他們的客廳總是很乾淨整齊,他們使用後會馬上把自己的東西帶回房間。雖然女兒的房間是很亂,但是她很注重維持共有空間的乾淨整齊。

我觀察到他們的流程非常自動順利,所以我搬到他們家之後就加入他們的流程。他們下班回家之後常常很開心的發現有些他們平常做的小家務事已經被我做了。我並沒有覺得我多做了什麼,因為我做的家事都是我有利用到的。他們家的客廳與盥洗間也整理的很乾淨,我對自己的要求則是我用過的地方我一定保持乾淨,不讓他們需要為我多做任何事。

這一家人我們相處的非常好,後來我們還輪流做晚餐,有時候他們下班回來發現有晚餐在等他們,他們也常常在我不再的時候幫我留一份他們做好的晚餐。

雖然我與他們素不相識,住在他們家好像是自己家人一般,覺得很親近。

另外極端的經驗,我也遇見一個屋主與成年的兒子。兒子的習慣很不好,吃完東西碗盤就常常丟在水槽,雖然有洗碗機,也覺得不是他的責任,就從來沒有開機或是幫忙把餐具放回原位的行為。他有時候自己做菜,流理臺,地板跟爐子就會很髒。他幾乎每天都把他個人的東西放在客廳沙發地上,還有餐桌上。完全忽視他人使用客廳與廚房的權利。他們的電腦在廚房,兒子可以一邊打電動玩具,一邊大聲的聽熱門音樂。他完全沒有考慮到同一個屋子裡的人或是鄰居想不想聽他所聽的音樂。

我想說的,還是要提醒讀者,如果你住在一個與他人共住的居住環境,或許你可以藉機內觀內省一下。或是你有一個與他人共用的居住環境,你可以利用這兩個例子來創造你們住處的規則。

對於我來說,我利用第二個例子來提醒自己千萬不要這樣對待別人, 因為我不喜歡這樣的環境。:o)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最近觀察幾個親密關係的例子,也想在這裡分享。

我覺得親密關係裡,「我要」「他要」的衝突會更明顯。
當甲方要的,乙方不願意配合,甲方失望,除了內在情緒的反應之外,也可能會造成爭執。或是甲方要的,乙方雖然配合,但是並不是完全快樂願意,也會造成日後的怨氣。

在一個烏托邦的理想世界裡,如果親密關係裡的兩方,都能夠做到享受對方的存在與共享的時光,不要求對方做他們不是「完全樂意」做的事,這個親密關係按理說會是相當和諧恩愛的。類似這樣的親密關係,我也見過。我常常在想,做得到的真是聖人!

當然現實並不是這麼美好的。因為每個人都還有需求,需要被滿足。當然還有在起爭執的時候,自我「需要贏」,「需要是對的」的態度常常會讓我們暫時盲目,而創造某些自己都不喜歡的結果。

再把話題帶回烏托邦的理想親密關係。也正是因為我見過類似這樣的親密關係,我也知道這並不是不可能的,只是『很不容易』!我們是可以常常提醒自己,「不要求別人做他們不願意的事」是一件很重要的是。

不過「不要求別人做他們不願意的事」是有一個先決條件的。我有一個朋友有一個16歲的女兒,髒亂懶惰,搞得家裡亂的無以形容。不久前帶了18歲的男朋友回家,因為男朋友被家人逐出門戶,就住在我朋友的客廳了。朋友夫妻是好好人,也不忍心趕走女兒的男朋友。這個男友住久了也現了原形,髒亂不說,也不願意找工作,就在朋友家白吃白住。他們兩個青少年不整理自己的髒亂,18歲的男孩不願意找工作,但是他們的不願意,已經造成許多他人的麻煩與壓力。朋友夫妻覺得壓力非常大,搞的心疲力竭。

「不要求別人做他們不願意的事」不適用於這對夫妻的狀況。他們的先決條件變成「以不犧牲自己的福利為前提」。反而回過來看,這對青少年在「強迫他人做他們不願意做的事」,強迫朋友夫妻住在他們所創造的髒亂環境跟被白吃白住。

我也觀察到一點,無論是在親密關係或是一般人際關係,當一個人覺得他們的需求非常合理而卻不被配合的時候,是很難承認「我正在要求別人做他們不完全願意做的事」!

所以我們在應用「以不犧牲自己的福利為前提,不要求別人做他們不願意的事」的時候,必須以施方與受方的角度共同來斟酌狀況。

生命中取捨的抉擇不容易,希望我分享的內容能夠幫助你更容易觀察分析你的生命裡正在經驗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