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30, 2015

能量交換 1- 人與人的應對

有關能量吸血鬼


能量吸血鬼(energy vampire),就是在與人應對的時候一直拿別人的能量來滿足自己的需求。所謂的拿別人的能量,就是有一種需要別人注意他,認可他,認同他,跟他應對,跟他說話等等一類的需求。沒拿到能量會很難過。

如果你看得到能量的運作,你會發現,能量吸血鬼的人,與人應對的時候是慢慢把別人的能量收到自己的身體裏,像是棉花吸水的慢動作一般。

這個名稱,是在美國一般形而上界 metaphysical community,身心靈界spiritual community,以及新世紀團體 New Age community 大家都很熟悉的名稱。

通常跟這種人相處久了,會覺得精神上很累。因為你的能量慢慢的被吸走了。如果只是短時間也倒沒什麼關係。如果兩個人都是在應對的時候互相吸取能量,也就是雙方都在討取對方的注意力。這時反而會是天作之合。因為造成一種能量的平衡。 

能量吸血鬼在拿不到能量(注意力,認可,認同)的時候會很難過,就好像小孩子肚子餓不舒服會哭。能量吸血鬼有時候就會用不同的方式來強迫性的吸取能量,例如哭鬧,生氣,搞心理戰術或使用其他的方式嘗試操控別人給他他所需要的。

大部分能量吸血鬼的人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能量吸血鬼。外人反而比較容易從他們的言行舉止或是能量的應對觀察到。


* * * * * * * * * * * * *


燥鬱症(bi-polar),英文的意思是「兩個極端」。也就是形容他們的是因為需要他人的注意力,無論如何都要拿到注意力。他可以對人有非常極端的態度跟手段。燥鬱症的人肯定一定是能量吸血鬼,而且是吸取能量很多的吸血鬼,好像吸不到能量他們就會死掉一樣。但是不是所有的能量吸血鬼都有燥鬱症。

一般燥鬱症的人為了獲得他們的需求,開始的時候他們會對你示好,可能對你訴苦,巴結你,認同你。當他獲得注意力的時候他會非常的high,非常興奮與熱心。 一直表現,以獲得你給他更多的注意力,嘉許或憐憫。我們常常可以看到的是過度熱心,過度示好的行為。常見的是利用很多很可憐的過去或現在的經驗,來討愛。你越是聽他的故事,他就越喜歡你。你要是對他的故事沒有興趣,當他發現別人不理睬他的時候,他會降低或改變自己的姿態來籠絡你或迎合你。有時候你會看到哭泣傷心的苦肉計來獲得你的同情憐憫。有時候他可能會道歉(但是毫無誠意),口頭上用盡各種方式來配合你的要求。希望你繼續給他更多的注意力。這個方式沒有效果,他可能會不開心,讓你知道他不開心,或是對你發脾氣。甚至惱羞成怒,破口大罵。有時候會搞心理戰術(說你不愛他,或是對你很失望,或是沒有愛心等等一類的話)來恐嚇或操控你。當他得不到他所想要的反應,他會改變態度,激勵你,貶低你,嘲諷你,恐嚇你,挑釁你,或使用暴力,不擇手段地來獲得任何種類的注意力。當他們拿不到正面的注意力,負面的注意力他們也要。當他得不到注意力,有些會的報復,有些會無趣的離開。


燥鬱症的人,與能量吸血鬼,他們與人應對的時候,完全是以自己的需求為中心。一般來說,他們非常缺乏或是完全沒有同理心。


每一個人在生命不同的階段,都可能會有某種層次的注意力需求。我在這裡不是要貶低燥鬱症,或是能量吸血鬼。我的目的是指出他們的行為模式,讓我們能夠學習觀察自己什麼時候在做能量吸血鬼。


我們每一個人多少都會有類似的行為發生。問題是在我們能夠不能夠觀察到自己在為了獲得他人的支持或某種注意力,而做出某些手段。在這個時候,我們是否能夠暫停自己能量吸血鬼的行為模式,可找到問題的真正癥結?

能量吸血鬼的狀態,心輪是封閉,不完整,或是很小的。他們幾乎感受不到他人的愛,變成特別需要他人行為上的關懷。有些人在年幼的時候受到嚴重的心理創傷或懲罰,會導致心輪關閉。

有時候在某些挫折感極高生命事件之後,也會關閉心輪。例如跟伴侶分手,或是親近的人死亡等等。因為無法或不願意面對內在的感受或現實,心輪會自動關閉, 變成特別需要他人的關懷或注意力。

很常見的是跟伴侶分手之後變成短期的性氾濫來麻醉自己。很需要異性的注意力來證明自己的魅力。也很需要朋友的注意力來證明自己的重要性。有時候別人如果不合乎他的要求就認為別人忽視或不重視自己。身邊所有的人或事件變成反映自己內在感受的鏡子。其實這個時候如果做一些內觀,是很容易自我察覺的。因為幾乎身邊所有的人,在自己的看法裡都變成欺負虐待自己的壞人。

這時候當朋友的人,很多會受不了這種態度,也不喜歡能量被吸走的感覺,慢慢會離開或把距離拉遠。然後這個心輪關閉的能量吸血鬼就只好到處去找新的朋友,去找新的願意給他注意力的人。

這是個惡性循環,很頭大,時間越久,越不容易改變。因為大腦關聯性連線系統變成很強壯,所有他人不合乎自己要求的言行都被關聯成為「自己不夠好,不被愛,不值得...」,而且性經驗以及他人的關愛與配合被關聯成為「被愛」的表徵。

這種狀況的療癒需要很多內觀,分析,面對自己內在的批判,很長的時間來重新訓練大腦關聯性連線系統。


* * * * * * * * * * * * * * *


有關施與受


純粹發自愛心的給予和分享,和行善積德,還有給與時希望他人的認可與回饋,能量上是完全不同的。雖然表面上可能看起來是一樣的行為。


純粹發自愛心的給與和分享,因為來自心輪,也就是宇宙能量的來源。所以給予的人心裡非常愉快。從他人的感受,你會覺得給予的人是和藹可親,非常愉悅,能量上像是滿滿的而溢出來的感受。

有時候你可能會聽到一個建議,如何把事情做得更好,但是受者自己可能聽起來像是在被批評。這是濾鏡與詮釋所造成的問題。如果受者自己的心輪是不平衡或封閉的,就會完全感受不到對方的愛心。

有時候你會發現有些人在提供某種收費的服務的時候,有這種純粹發自內心的給與跟分享。大部分的人會覺得付款付的也很開心。


行善積德的心態,施與者的能量會比較像是在公事公辦,採購什麼東西一樣。能量上覺得比較僵硬死板。雖然施與者的表情行為可能很和善。


給與時希望獲得他人的認可與回饋,反而會令人覺得給與者同時在回收什麼。有一點像是能量吸血鬼,但是吸能量的感覺比較弱些。常見的有些身心靈療癒師或是咨詢師,自己覺得達到能夠做咨詢師或療癒師有一種自己很棒的感覺,而在執行服務的時候從與客戶的應對獲得一種自滿的心態,或是覺得自己高人一等。這類型的服務,根據能量吸收的多少,有時候客戶會莫名其妙的覺得不該收費,或是收費太貴。因為能量應對的時候會有一種平衡感。金錢的轉手是一種能量交換,獲得他人的認可也是拿走能量。如果給予的能量覺得和收費與認可的能量不平衡,整個服務與收費的應對就會覺得卡卡的,不太平衡的感覺。


施與受的細膩能量交換


無法接受他人幫助的,好意,或是金錢的,最好找找信念或是情感程式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讓自己不願意接受他人的給予。這種狀況尤其很容易在應用吸引力法則創造金錢的方面出現問題。不願意收錢,就是堵住了財富(能量)進門。不接受他人的付出,也會讓能量交換與循環卡住。如果他人的給予是出自愛心分享,收取也是讓給與者感受到給與的快樂的一種交換。所以如果有人充滿愛心的分享,我們就充滿愛心的收取,再感受表達一些感恩,這個能量的循環就是很圓滿的。


 * * * * * * * * * * * * * * *

當我們與心輪關閉的人應對,或是與心輪運作很好的人應對,也會有差異。如果我們自己的心輪是關閉的,就比較感覺不出來有什麼差別。如果我們自己的心輪運作還算正常,雖然不必完全開啟,也能夠感受到差別。

雖然可能兩個人的言行舉止看起來是一樣的,可能一樣和藹客氣,但是應對之中,心輪沒有開啟的人,你會覺得能量比較死板,有一種自我保護,把別人關在外面,有一層殼或是盔甲,假裝,虛偽,或是有某種企圖或是算計的感覺。

而與心輪開啟的人應對,你會覺得很真誠踏實,容易親近,親和感,沒有心機,覺得可以信任的感覺。心輪發展越完整的人,這種感受越深刻。


話說到這裡,我想提醒讀者,可以問問宇宙統合意識,自己的心輪開啟的百分比是多少。是不是自己在這方面有改進的空間。


* * * * * * * * * * * * **


對於心輪封閉的人來說,人與人的關係,是建立在需求之上。因為心輪封閉的關係,感受不到愛,只能以「自己認為是代表愛的行為」來衡量愛。其實這種狀況蠻可憐的,因為會變成苛求他人一直表現愛的行為的無底洞。不過自己在這種狀況的人不會理解,只有曾經心輪封閉,現在是運作良好的人回頭看,才能感受到兩個狀況的差別。筆者十八歲的時候父親往生,年輕不知如何面對現實就選擇逃避,心輪完全封閉,到了三十多歲才慢慢有進步。也是到最近幾年才發展更完整。


人與人之間,不是只有滿足互相的需求,而是有「心」。人與人互相關懷,互相付出,互相表達愛,互相包容,有需要的時候,退一步也不會覺得勉強。才會有真正鞏固長久的關係。如果人際關係只是純粹滿足需求,那就表示這些人是隨時可以被放棄或取代的。「當這個人不能夠滿足我的需求,我就換一個人。」這種態度造成親子離異,婚姻情侶或是友誼決裂。


我在這裡是要提醒大家,問問自己....

我的生命裡的人際關係,是隨時可以取代的嗎?

我對他們有真正的關懷與愛嗎?

我感受得到他們的關懷與愛嗎?


註:另外有一篇相關的文章,在這裡貼連結以供參考。

親密關係/生命鏡子 -- 『給與』與『拿』的平衡


問與答 - 經脈情緒平衡法操作之後

問:

請教一下王絪老師,我是宇宙說啥新鮮人,今天下午照著這篇:http://sunshiningmind.blogspot.tw/2011/01/blog-post_27.html?m=1 做了內觀和情緒平衡法,自己覺得有把一個小時候的害怕和恐懼情境化解了,做完後非常疲累,昏睡一陣後醒來,頭腦還是暈乎乎的,這樣是正常的嗎?


讀友回應:


我很久之前有幾次這樣的經驗,我一邊平衡生活上的情緒,一邊難過哭,一邊打瞌睡,感覺極度的疲累,可是又還沒敲完,一直打瞌睡常常也搞不清敲到那裡,有時敲一就倒在地上睡了幾分鐘,又醒再敲再睡再醒。嚴重一點時,是盤腿坐著身体直接倒地睡到一二點才醒來去床上睡有想過是否工作太累才會這樣打瞌睡,可是自己又覺得不是(我工作累不會想睡),重覆這些大概四五天,總之是非常奇妙的經驗。

問:我現在有時邊平衡,邊有強烈的感覺,身體要我去睡覺,然後我屈服了,睡醒之後情緒低落的情況會好一點,下一次再平衡的時候,就會發現原本的問題有比較好,但會有別的事情出來


讀友Jessica Chou 答:


這篇文章有提到身體對於平衡後能量轉換的感受。http://sunshiningmind.blogspot.tw/2015/04/blog-post_52.html


Sunny 答:


因為平衡情感程式,每個人每一次做平衡,身體的能量的轉變可能很大,也可能不太大。再加上每個人陰陽五行以及經絡盛衰都不同,所以很難預測會有什麼樣的結果與感受。

以上你讀到了讀者分享平衡情感程式之後有昏睡的狀態。

我個人見過的客戶反應也有昏睡的,有上吐下瀉的,有腹瀉好幾天的(可能是排毒或釋放),有頭痛的,肚子很餓的,放很多屁的,全身虛弱的,也有完全沒有症狀的,或是反而精神特別好的。

其實只要症狀在幾天之內消失的,都還算是很正常。有時候在處理完情感程式之後,利用能量療癒,針灸,食補等等也有幫助,所以這就是為甚麼我一直希望大家能夠跟統合意識訊息場結合的原因。因為你自己可以感覺到,缺少什麼,然後自己可以問到一些訊息,要是用什麼你已經知道的方式。如果是自己不知道的,你也會知道自己的訊息不夠,要問別人一些你不知道的方式。但是問完之後,你會知道別人提議的方式裡面那個適合使用的。


Saturday, August 29, 2015

Sunny 說 - 第七個死亡

2015年8月28日

8月16號我公公因為昏倒被送到醫院。其實我在7月底就已經預料到我公公差不多還有一個月的時間。

他老人家已經83歲,近十年前有攝護腺癌,七年前喪偶,現狀又有糖尿病,失憶症等等。因為他的視力已經退化到無法開車,五個月前被吊銷了駕照之後,感覺失去了獨立的能力,情緒非常沮喪。我在結婚前,2015年一月的時間借住他家三個星期,很多天在吃午餐跟晚餐的時候會遇見他,就常常跟他聊天,問他有關他過去的經驗。

他是虔誠的天主教徒。結婚後在報社做鉛字排版工人,很努力地工作養家。23歲有第一個孩子的時候就買了房子,為了養家常常加班工作,有時候工作12小時。十年下來有六個孩子。每當有假期的時候,就會帶小孩全家出去露營。經濟狀況不是特別好,但是也有能力買了舊車。他很會做DIY,自己家裡後院加蓋了廚房和另一個房間,雖然可能不合乎建築法令,但也用了四十多年沒有塌掉。

他是一個一條腸子通到底的人,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對人都很直爽,很愛逗笑。但因為過度直爽,不愉快的時候他也直說,也常常與人起小衝突。但是認識他久了的人,都知道他沒心眼,所以很多人也不介意他偶爾的小衝突。他喜歡唱歌,常常把小電子琴鍵盤帶到報社,員工休息的時間他會演奏和大家唱歌。

因為是天主教徒,他們的信仰是婚前不可以有性關係。所以當他的大女兒十多歲未婚懷孕了,他把大女兒趕出家門。大女兒只好到天主教未婚媽媽中心去生孩子。四十年前的天主教未婚媽媽中心不是很仁慈的。他們非常鄙視未婚媽媽,雖然給她們吃住,但是常常虐待這些十多歲的女孩子。醫療保健也很差,嬰兒孩童常常年幼就死了。有些活下來的常被外地人領養。

根據他的兒女們的敘述,他們的父親脾氣很不好,常常懲罰他們。例如該睡覺不睡覺的時候,被繩子綁在床上,或是被關在儲藏室。吵鬧不聽話的時候也會被用皮帶打。有一個兒子說,當他十多歲的時候朋友偷了汽車,他跟朋友坐偷來的汽車去兜風,被警察逮到。警察到家裡跟爸爸說發生的事情,爸爸生氣的不得了,把兒子揍了一頓。兒子自己說他跟爸爸互毆,還把爸爸的鎖骨給打斷了。互毆事件之後,他就離家出走,之後很少回家。

三十多年前,他開始打高爾夫球,很喜歡參與俱樂部辦的活動,尤其是唱歌的活動。他的妻子不是喜歡社交的人,就沒有參與任何高爾夫俱樂部的活動。在俱樂部他開始認識許多工作環境之外的朋友。他開始參與社區信用合作社(Credit Union-類似銀行,但是是群眾志工管理的社會服務)的籌劃管理志工,最後管理三個信用合作社數千萬英鎊的資金。

也就是在三十年前,他在俱樂部的活動認識了一個女性朋友佩姬。他說他跟佩姬是純朋友,他們雖然偶爾一起出遊旅行,為了省錢會住同一個房間,但是都是分床睡,從來沒有性關係。

他說跟妻子的關係惡化是有一次他跟妻子要參加一個婚禮。當時兒子跟媳婦有事托爸媽看兩歲的孫子。婚禮邀請函說謝絕兒童,他要妻子留在家帶孫子,他才可以去參加婚禮。但是妻子拒絕留在家看孫子,結果最後僵持不下只好把兩歲的孫子帶到婚禮會場。雖然婚禮主辦人沒有抱怨,但是他覺得很不妥,所以對妻子非常生氣。

我不清楚他是先認識佩姬,還是先跟妻子離異。他最後受不了了搬出去住。據說他後來很少回家,每次回家妻子就跟他大發雷霆。妻子吵著要離婚,但是當時天主教是不允許離婚的,所以沒有離婚。當時孩子們最年輕的是十來歲的青少年,最大的二十出頭。最年少的女兒,也差不多在同個時間也懷孕了。我不知道這個女兒有沒有像大女兒一樣被趕出去。總之這個女兒現在是九個孩子的媽。

從兒女們的角度,大家都認為佩姬是爸媽不合的罪魁禍首。認為她是第二個女人。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又搬回家住,之後據說妻子常常發脾氣。她不但對他發脾氣,連兒女帶著孫子女來拜訪的時候,也常常發脾氣。所以兒女們就越來越少回家看爸媽。父母親跟兒女們距離越來越遠。孫子女輩的幾乎完全不認識。

我住在他家的時候聽他聊起亡妻,雖然他們下半段的婚姻有問題,他說妻子活著的時候他們常常鬥嘴吵架,但是妻子死亡之後非常想念她。我很後悔我當時沒有問他是不是還是很愛他的妻子。因為後來兒女們在醫院陪他的時候,他們之間有幾個人是完全相信父親完全不愛母親的。

當他聊到佩姬的時候,他也是滿眼的光芒。他每天都會提到佩姬,說的都是佩姬跟他相處時愉快的經驗。因為他有失憶症,每一個有關佩姬的故事我都聽過很多次。即使他有失憶症,佩姬平均每個星期還是來看他一次。我一直沒有見過佩姬,但是有聽過我先生的小妹提到過,她定期到爸爸家去照料的時候有遇見過佩姬。

他老人家非常固執。雖然有失憶症,還是堅持住在家裡。我認識他一年多來,有注意到他的記憶退化。某個社會機構有安排每天有人送一餐到他家。他常年的習慣是自己每天做簡單的早餐。送來的餐他中午吃一半,晚上吃一半。政府的健保原本派人每天早晨來半小時幫助他整理家務,確認他有吃藥並且做記錄。到2015年年初,改成每天早晚來一次。兒女們,包括我想說服他去住老人看養中心,但是他就是堅持不去。

我跟我先生平均每星期去看他一次,偶爾兩次。最近一個多月我們去看他的時候,他越來越瘦。常常食慾不振。我們要帶他去看醫生,他堅持不肯。直到8月16日政府派的的看護發現他昏倒在家,才叫救護車送他到醫院。

到醫院急診室的時候,醫師診斷他有敗血病,糖尿病嚴重化,肝臟有發現腫瘤,還說他身體有發現癌細胞。認為是以前攝護腺癌擴散的結果。8月20號他的情況惡化,開始吐血。因為胃部內出血,所以無法進食。當天晚上醫生就使用嗎啡與鎮靜劑讓他昏睡。隔天(21日)早上他的腎臟也停止操作功能,打進身體的點滴開始讓手足腫脹,所以也只好停止液態點滴。醫師告知兒女們,醫院已經無法救治,只能夠使用嗎啡與鎮靜劑不讓他有任何痛苦。在無法進食,無法排水的狀況,到24日晚上他終於停止呼吸。

四天昏迷的時間,兒女們在不同的時間會來看爸爸。大家坐著陪爸爸的時候會聊到以前的事。大部分聊的還是對爸爸的不滿。而且對爸爸的女性朋友佩姬有許多的怨恨。一再強調她對老爸的關照是想要拿老爸的遺產。兒女之中有一個人深信,父親往生之後,佩姬一定會拿來一份遺書,證明父親已經把房子送給她的。

在這期間,我因為對佩姬沒有怨恨的理由,我認為應該通知她來看我公公。畢竟佩姬跟公公有許多年的情誼。我先生的弟弟說,前幾天在醫院爸爸還清醒的時候有遇見佩姬。所以不必通知她。但是我認為因為她並不知道我公公的病情惡化已經昏迷,所以我找到佩姬的電話號碼,傳了他病情惡化的消息給她。佩姬告訴我週末她的兒女從外地來看她,等兒女回去他會立刻到醫院來看我公公。

23日(週日)晚上,佩姬終於出現了。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兒女們當時有許多人在場,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提出要讓佩姬跟爸爸獨處幾分鐘。佩姬在眾人的敵意下很不自在地跟大家聊了十來分鐘,站起來要離開了。當她離開病房的時候我跟著她出去。我對他們之間的關係非常好奇,也知道因為兒女們不敢跟老爸提死亡的事,所以沒有任何人知道老爸的意願是要如何處理遺體。我雖然有跟公公聊過一些有關死亡的事,但是最後幾個月他的狀況轉懷,我沒有機會跟他說什麼。兒女們大家不願意把老爸的遺體跟媽媽合葬,認為媽媽如果有知,一定還在怨恨他。我猜想公公一定有跟佩姬說過他死後要怎麼處理遺體,要葬在哪兒。

佩姬跟我說:我公公說了要火焚,跟他的爸媽葬在一起。她也說,我公公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徒,他想要有個追思彌撒。她告訴我,我公公常常跟她提到我的好地方,她還謝謝我對她的善意。她說明天(週一24日)會再過來看我公公,可能現場不會有那麼多人。我跟佩姬站在門外聊了一會兒。如果我公公說過了,他們是純粹的朋友,從來沒有任何性關係的。因為他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徒,我相信他。佩姬跟我公公是三十年的朋友,三十年的情誼是很值得令人尊重的。尤其是我公公有失憶症,佩姬仍然每個星期來看他。連他有些兒女都不太來看他的。爸媽合不來,究竟佩姬的介入有多少我不確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公公跟妻子處不來的狀況兩個人都有責任。

我先生曾經告訴我,他和他爸爸有二十多年幾乎完全沒有聯絡。直到最近十年才又有聯絡。看護爸爸一個星期的時間,他的哥哥跟弟弟都說跟爸爸沒有具象的父子關係。弟弟說;「我父親從來沒有跟我的生命有任何關聯」。我覺得他們都忽略了爸爸辛苦的工作,讓一家人沒有餓過一天。大女兒最近一年比較有跟爸爸來往,二女兒沒有結婚,一直住在家裡到八年前才自己買了房子搬離開家。因為兩個人的個性都很倔強,住在一起的時候常常吵架。搬離開之後也有很久沒聯絡,到近兩年才又來看爸爸。小妹因為住的最近,她說也是近三年才跟爸爸又聯絡,最近一年比較常來看爸爸,尤其是政府派的看護都是找她聯絡。

在這一個星期的時間,大家的情緒都高低起伏很不穩定。小妹對我沒有跟大家討論應不應該發簡訊給佩姬就自己做主非常不滿。另外兩個女兒雖然對佩姬有不同程度的不滿,但是卻也對佩姬失去三十年的老朋友有相當的同情,尤其是大姐。大哥雖然很不喜歡佩姬,但是在他們兄弟姐妹討論之後,也認為週日晚上他們的確是應該給佩姬一些跟父親獨處的時間。還好週一下午佩姬又來看我公公,大家有給佩姬幾分鐘跟公公獨處告別的時間。週一晚間七點20左右,我公公很平靜的停止呼吸。三姐妹跟我都哭得很傷心。弟媳婦稍微哭了一點點。我先生因為工作不在場。但是我事先有問過他,如果你父親當你不在場的時候過世,你可以接受嗎?他說可以。我先生大約半小時之後到場,他靜靜的沒有說什麼話。

我相信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法處理自己的傷心與愧疚。有些人還利用責怪佩姬跟我來換取一絲平靜。的確這樣的親子關係很難找到平安。

24日晚上我回到家,偷偷傳簡訊給大姐,告訴她我從佩姬那兒獲得的消息,是我公公希望火化,葬在他父母的墳地。他也希望在教堂有個追思彌撒。

25日兒女們在父親家聚會討論後事。我沒有參與。我先生回來之後,我問他大家決定要把父親葬在哪裡,他說大家根據不同的人提議投票的結果是把父親的骨灰跟他的父母親葬在一起。我聽了很欣慰,知道一定是大姐提出的建議,其他人也認為是很好的建議。我又偷偷發了簡訊給佩姬,告訴她我公公的心願達成。

26日週三晚上是在葬儀社瞻仰遺容,有四十多人出席。27日早上的追思彌撒,有將近一百五十人出席。雖然從他往生到追思彌撒只有兩天半的時間,但是得到通知的人都一傳十十傳百,都到葬儀社或教堂來表達他們對我公公的敬重。有報社的工作同人,有信用合作社的其他志工及員工,鄰居,教會的朋友..... 兒女們都相當的驚訝。他們說:顯然爸爸有我們不知道的一面,大家都說他是個很好的人。

追思彌撒之後,大家聚餐互相分享自己與亡者生前的經驗與故事。這是愛爾蘭的習俗。佩姬沒有參與。我先生在聚餐的時候突然想到一件過去的事,他說他年輕的時候有一陣子跟爸爸意見不合,他叫他的孩子不要跟祖父有任何關係。我不知道我先生有沒有聯想到,現在他跟23歲的兒子的意見不同,兒子跟14歲的女兒都不理他,而且還從臉書把他刪掉。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感想:

我在這番事件看到了幾個值得借鏡與反觀的點:

我們在自己的傷心之餘,是否關切到他人的傷心?

我們是否有同理心?

我們是否道聽途說隨便斷定他人的不是?

我們是否懷恨不放?

我們是否能夠原諒他人?

我們是否能夠原諒自己?

我們是否在怨恨(懷恨)他人的過程教導自己的孩子怨恨(懷恨)是被容許的?

* * * * * * * * * * * * * * *

我想他們的內在糾結大概要很久才會慢慢地平靜。至於我公公,我覺得我跟他的個性可能有一點像。我也是一條腸子通到底,想到什麼說什麼的人。我也很愛搞笑。難怪我們會惺惺相惜。

Monday, August 24, 2015

讀友分享使用宇宙說啥心得

         作者Jessica Chou(澳洲讀友)2015年8月17日


大約在2011/2012年我接觸到宇宙說啥的文章,想從不同管道來改善療癒我當時的長期暴食症。之前找心理諮詢,寫日記,看醫生等只有短暫的效果,自己明白從表面著手的方式並不適合我。一直到宇宙說啥,我讀得津津有味,才知道,啊,暴食症是告訴我,我需要平衡自己的脈輪,但該如何平衡? 又該從哪開始,又是另一回事。平衡了好幾個"我認為自己不夠好" "很羞恥" "低下" "在意他人眼光" 的程式。真正非常認真的每篇閱讀,是在我與現任伴侶從三個月長途旅遊回來後才開始的。

當時我們開始約會沒多久,我因故辭掉工作,兩人開始三個月的攀岩之旅,三個月內在澳洲內陸開了10,000公里。兩個來自不同成長背景說不同母語的人,自然有不同價值觀跟理解,溝通方式也不同,他是有甚麼話就直說的人,我則是相當內斂。因此三個月中的摩擦很多。當時在我看來他動不動就生氣的態度是非常不合理也不應該。我很不喜歡衝突或是彼此大聲說話的場面。我覺得他好負面。甚麼事都是負面的反應,動不動就for fuck sake, 情緒起伏很大,我第一想法當然是避開負面情緒的伴侶,該換下一個了。我一直都是用這樣的態度來處理感情,不合就分手反正森林那麼多。他跟其他伴侶最大的不同是,他跟我一樣都是願意自我反省的人,以往我會認為沒必要溝通,反正對方心意已定,多講無用就分手吧。

這一次我鼓起勇氣跟他講心裡話跟真正的感受,他跟我說我們應該要站同一陣線,而不是打內戰攻擊自己人,你應該要多跟我溝通,多講話。當時我才明白,我不信任自己有溝通的能力,也不信任他是對的選擇。自此,我們的感情大增。那三個月讓我們認識彼此甚多。

旅途結束後回到現實生活,我們住在一個單人小套房,彼此空間被壓縮,我有找工作的壓力,他有學業壓力,衝突繼續增加,
http://sunshiningmind.blogspot.com.au/2011/10/blog-post_24.html
這篇文章讓我很認真的反問自己,為什麼我的濾鏡這麼髒,我是不是一直只看到他的不好,所以沒看到他的好?
接著閱讀更多宇宙說啥的文章,
像是對別人的批判,從批判伴侶的行為跟態度
http://sunshiningmind.blogspot.tw/2012/01/blog-post_13.html

到了解事情發生是有原因的
http://sunshiningmind.blogspot.tw/2012/01/blog-post_21.html

有些文章我重複讀,每次讀都有不同理解,我也開始練習O環測試法,使用動物圖騰跟aura-soma靈性彩油
http://school.aura-soma.com.tw/schAAJ.asp?gSN=3#
來理解更多宇宙的訊息。

我更開始嘗試較長時間的打坐跟冥想。當時住的小套房是房東太太將車庫改建給她女兒住的,雖然房間小,但後院腹地很大,有很多樹跟動物還有個小池塘。能量很好,我也常到後院坐在樹下冥想,或發呆看天空。
http://sunshiningmind.blogspot.com.au/2014/02/blog-post_18.html

這篇文章底下的留言也給我非常多啟示,當時的我在找工作遇到很大的阻礙,讀完這篇留言我開始想是不是還有不同的類似工作我忽略沒看到,並且開始平衡找不到工作的恐懼,以及害怕犯錯會導致他人死亡的恐懼感,認為自己能力不夠好不足所以沒被錄取等等。現在在很好的一個慈善機構工作,工作內容也是我非常喜歡的。

去年參加 vipassana 靜坐課程時,清楚感覺到能量由海底輪上升到喉輪,在接近課程結束的最後幾天,我問自己跟神我的聯結有百分之幾,問到是百分之百,自此我明白"了解自己與神我是連結的,跟實際體驗到神我與我沒有分離的感受"是完全大不同。當時內心非常感動。自己對於類出家的體驗非常能適應,也問到有過好幾次前世出家經驗。難怪當時覺得我"回到家了"。

除了閱讀宇宙說啥,還很勤勞看胤庭的分享部落格,某篇說"接受自己的情緒"敲醒了我,因為我一直抗拒自己表現出低於能量地圖200以下的情緒,認為自己走在身心靈道路上應該就要表現出愛與和平的態度。現在知道,哈 哈 哈。反抗我的情緒就是反對自己,當然會不平衡啊。

自從vipassana,我感覺現在要專注在喉輪的發展,目前的工作需要我每天跟不同的人說話,甚至與同事上司溝通也是。我學了很多,但還有更多需要學習。像你提到的從不敢說到生氣,敢發言,接著找出對彼此都有利的話語來說,是一門學問。


2015年8月20日

你這個文章分享http://sunshiningmind.blogspot.ie/2015/08/sunny_19.html
我看了心有靈犀,在心裡哈哈大笑,裏頭好多點都在講我有過的感受跟經驗。像是期盼一步登天忘了觀察自己言行 ,批判自己跟別人的態度,也包括你提到的只知道要出國念書但不知道為什麼,像我原本很相信就是是要去美國結果落根在澳洲。還有其他很多你分享的話我都很有共鳴,因為自己也走過類似的路有過非常相似的情緒。哈哈哈。之前非常固執地認為我就是要"得道 Enlightenment "才能對社會有影響力才對人類社會有貢獻,要做超脫凡俗的事才有意義。但是,因為一百隻猴子的故事,我懂 "好好過/創造自己的生活" 就是 對人類集體意識有貢獻,不論我做的事是大是小,認真就有意義。


另外分享有關喉輪 (2015年8月27日)

另,在強烈感覺能量卡在喉輪後,我上網查詢喉輪相關的題材,路過這個網站http://www.eclecticenergies.com/enneagram/introduction.php#short 有些很有趣的自我測試,測完我的九型人格,測試結果最後一句提醒"容易過於在乎他人眼光"。因為從小以來就是活在他人期望裡,活在別人對我的印象中,完全體驗不出自己有"人格",也體驗不了除了別人眼中的我以外,我其實就是我。

接著我繼續搜尋閱讀相關題材,再度複習 http://sunshiningmind.blogspot.tw/2011/04/blog-post_07.html
,裏頭提到"喉輪主管文字及語言的表達。跟心輪與海底輪有極大的聯係。接納情緒及情感,對於文字語言的表達有極大的幫助。"  心想,也許我該回頭看看自己的心輪跟海底輪。於是回頭看脈輪的介紹 http://www.eclecticenergies.com/chakras/introduction.php 提到 "當心輪不活躍,你表現是冷淡並且有距離感。" 看完有強烈認同感,因為過於在乎他人眼光的我,光顧著看自己看不到別人,心輪不曾真正為他人開放過,我自己分析是害怕開放後會受傷。是怕不被接受認同。這裡,好似又回到源頭的海底輪 http://sunshiningmind.blogspot.tw/2013/01/2.html,像文章裡說的 當找到自我接納,自愛,自重後就不怕別人怎麼看,心輪才有機會真正敞開,我也才有機會去體會甚麼叫做"關心"別人,也才有機會說內心真正想說的話,釋放出和諧的力量。我的喉輪還是很卡,不過我很開心自己看到不一樣的我。跟大家分享。

Thursday, August 20, 2015

問與答-某宗教經驗,自發功

讀者分享:

一年多前,我接觸了一個韓國的基督教…
裡面的教義導向教主是再臨的彌賽亞…
教義裡說教主靈會查看每個人信仰的狀況…
教主有很多負面新聞…

在過程中,我也自己開始去研讀關於宗教 神學 等等書籍…

一直覺得那地方不合宜。但奇怪的是,那陣子禱告時,身體會不自覺的顫動,手也會有舞蹈的動作… 不知道這是什麼狀況…

後來我離開了那地方。但傳道給我的人卻傳了一篇教會裡啟示者的話。說魔鬼到處在蓋印,會在額頭蓋666的印,然後會承受永恆的痛…

現在離開快一年了,雖然身心比較平靜。但偶爾看到666的數字還是會感到恐懼…


答:

雖然都是在這個宗教裡面發生的事,但是這是一系列看似相關,確真是毫不相關的事件。

時機是你正開始在尋找, 你的內在導航儀在帶著你尋找。因為接觸了這個宗教,你『開始去研讀關於宗教 神學 等等書籍』。這對你來說是正面的動能。

「你一直覺得那個地方不合宜」這是很好的直覺感,也是合一的起步。

你如果看得懂身心靈界宗教教主或是老師的小我掙扎,就是他們會用盡各種辦法,鞏固他們的地位,讓大家順從他們。誘導,壓迫,恐嚇,罪惡感,籠絡,有目的的善意與愛心表現等等。對他們來講,他們的機構,跟他們的地位比你的成長重要。這樣的機構,不是都是負面的。常常他們扮演的是我們生命裡的黑天使,指向我們該去的地方。讓我們練習直覺的感受,學習信任直覺。

「但奇怪的是,那陣子禱告時,身體會不自覺的顫動,手也會有舞蹈的動作… 不知道這是什麼狀況…」

禱告,不是跟他們的教主禱告,而是你跟你心目中的神禱告。這就是開放自己跟宇宙統合意識禱告。也就是願意跟統合意識連結。

自發功

願意與統合意識連結,能量就會自己來了。很多這種能量透過身體產生不禁自主的動作,這其實是自發功的一種。只要自己不要嚇自己,其實這些自動發生的能量在身心靈成長的過程是很有幫助的。有時候能量帶動你的身體像跳舞一般,有時候像是太極或八卦拳,有時候像是強力的功夫,有時候更是懂得快的手腳幾乎變成隱形的。坐著或躺著的時候也可能發生。也有嘴巴發出聲音的,像是說靈語,或是唱出天使之音可以做聲波療癒。

應用的時候,有幾點很重要必須知道的地方。

第一,要知道你的身體是你的,召喚對你有益處的能量進入,而且你隨時可以命令它停。

第二,千萬不要一直害怕有邪靈能量進入,因為你越害怕(吸引力法則),越表示你在召喚雜七雜八的能量。

第三,不要害怕無法掌控這個能量,因為害怕無法掌控,(吸引力法則)反而是在下令身體無法掌控。

第四,知道所有的能量是你在召喚,你命令停止,就可以隨時停止。

筆者常常在郊外健行的時候應用這種自發功的能量。有時候可以打出很有意思的拳法,撿起樹枝可以打出劍法。

戶外能量好的地方,練起自發功會很快很舒服。常常練自發功,身體會比較好,經絡也會比較順。還有逐漸就自動會做能量療癒,或是做聲療。這種療癒的能量,來自宇宙統合意識,不可強求。


「現在離開快一年了,雖然身心比較平靜。但偶爾看到666的數字還是會感到恐懼…」

有關對於666的恐懼,要找找看自己還有沒有一些沒處理完的情感程式。

666是早期基督教某些人陷害歐洲自然教徒(多神教,後來被稱呼為異教徒,或無宗教者)所使用的伎倆與代號。

自然教徒使用能量療癒,他們的常常使用的圖案是三個漩渦或是很多漩渦。自然教其實不是宗教,而是一種人與宇宙及大地結合,可以做能量療癒,使用許多形而上祕訣,使用藥草的自然療法,並且有許多撒滿可以與靈界溝通。自然教有幾千年的歷史。當時基督教其實是非常政治化的,他們在佔領土地之後,為了鞏固基督教的地位,編出自然教徒使用的是魔鬼的能量,三個漩渦印記的故事。讓當地人對於這些力量產生恐懼,並且利用當地人來殺死這些自然教徒。

有關邪教被迫害的類似經驗,世界各地的歷史上,還有其他外星世界都是很常見的。

在身心靈成長路上的人,常常會跟過去的記憶有很深刻的連結。靈魂記憶裏有任何宗教迫害的經驗,對於達到合一通常會有很大的障礙與阻擾。我們建議大家將這方面的恐懼徹底清除。

Wednesday, August 19, 2015

Sunny說-回歸神性的路程,小我的掙扎

最近跟一些讀者溝通之後發現,許多人在閱讀「宇宙說啥」時斷章取義,或是只是頭腦知道了宇宙說啥的理論,卻沒有(或很少)著手開始觀察自己的心態,或是生活裡的應對模式,也很少真正的著手積極地改變自己;我覺得相當可惜。

我也觀察到許多一些想要一步登天的心態,只作一點點的功課卻希望能夠有很大的收獲。很多人認為只要能夠將身心靈成長的理論朗朗上口,就是很了不起。然後就忘記了還要觀察自己的言行,做真正內化的成長。

想要把我從走上靈性之路,開始學習自愛,到現在能夠積極的改變吸引模式,創造我所想要的生活的經歷,用一篇文章來做總結輪,我覺得非常困難。但是我又覺得,至少我得嘗試一下,讓大家了解,靈性成長的過程所必經之路。

就像我所說過的,靈魂裡有一個冥冥的感受,似乎一直在尋找什麼,雖然當時不知道是在找什麼。年幼的時候我以為是要功課好,年輕的時候以為是自立,以為是找工作,創業,找到合適自己的事業,做自己想做的事.... 常常在尋找的路上,或有出其不意的結果。做自己想做的事,幾十年來,竟然也一直在變。其實當時這麼多不同的「以為」,也都沒有錯。因為每一步走過的學到的,對於現在來說都是曾經必經的步驟,造成我的經驗,經歷的完整性,並且都非常的實用。

考大學的時候,有內在反叛性的我,不像別人按照分數填志願,我只填了英文系跟新聞系。為甚麼?我也不是非常清楚,只是當時的一個直覺感受,其他的系,就是不想讀。

大學讀完四年的新聞系,喜歡搞攝影,版面編輯與美術編輯。就很想出國讀書。為甚麼?不知道。只知道從小就很想去美國,但是也不知道究竟去美國要做什麼。到美國結果是去讀「視覺設計」。在讀視覺設計的時候開始運動,開始注重健康,結果開始兼差業餘有氧舞蹈老師,慢慢又考了執照,當健身教練。當健身教練之後,又覺得老是知識不夠,就一直上課學習人體機械學,解剖學,到最後把人體的機械功能全部搞通之後,又開始對另類醫學的 kinesiology 肌肉動力學有興趣,學了好幾個不同的課程。從肌肉動力學開始學到了能量與身體機械方面的關聯,又學到情緒與人體能量的關聯,才開始接觸「形而上」的內容。也在這個時候發現,自己開始接收靈界訊息的能力。這時大約是2002年。我想這時候也是我開始走上靈性成長的路。

以下的幾年時間,我開始感覺到我的使命感。我告訴宇宙,(雖然當時我並不是很明白宇宙統合意識是什麼),『我知道我有一個使命,雖然我不知道這個使命是什麼。我願意放棄小我的掙扎與選擇,請帶給我祢認為最合適最好的安排,讓我能夠達到我投胎的成為 Sunny 的目標,做Sunny應該做的事』。

當我放棄小我的抉擇,身邊的事情很快的發生。我開始覺得冥冥中我的路是鋪好的準備好的,雖然有時像是沒有舵的舟,卻有一個力量在導引。

從形而上學,肌肉動力學,也接觸到許多不同的靈性課程與訊息。尤其是肌肉動力學,在美國有許多不同的門派,發展出非常特殊的,將肌肉動力學與形而上學之間做了連結。當然許多門牌的理論和其他門派的不同,但是我能夠將許多我所學的東西,找出共同點,並且融會貫通。我專注研究情緒與身體健康的關聯,而且也靜坐,內觀,把我自己所學的應用在自己的身上。實驗並觀察我或客戶的身體不適,從肌肉系統的療癒,從能量方面療癒,從情緒方面療癒,各有什麼利弊與效果。我知道自己過去所學的一切都有它的功能,並沒有浪費,只是需要在恰當的時機,適時的應用。

除了3D實體經驗學習到的與研究到的,我也有許多超自然的經驗。先是指導靈,開始的時候有三個。一年多後數目多到數不清。後來有一天他們告訴我:『你畢業了!你不再需要我們幫你了,因為你已經可以直接與宇宙統合意識溝通。』之後他們就都離開了。

其他超自然經驗還有:非自願的靈魂出體,到宇宙訊息場下載訊息;夜間睡覺時我的意識到異次元上課;與異次元的朋友溝通以及能量連結;另外還有自動發生的前世回溯經歷,讓我了解情感程式的來源。這幾年我看到了許多形而上方面,我們人不容易懂的經驗,也交了許多異次元的朋友。大角星人與昴宿星人,以及幾個沒有實體的意識團,也曾經透過我傳遞訊息。最後我慢慢的也了解,宇宙統合意識究竟是什麼。

其實當時我並不是非常了解我的路為甚麼是這樣的。我只知道,我得走下去,並且很重要。現在回頭過來看,是比較容易了解的。

宇宙透過我發展了尋找情感程式的系統,應用肌肉動力學能夠與訊息場溝通,然後在我自己的身上找到了情感程式/吸引模式,利用我(其實我非常自願)來作為平衡情感程式/吸引模式實驗的成果。所以我才能夠把這些訊息與大家分享,並且幫助有心想要成長,或是改變他們的生命的人。

以上是我個人的經歷簡述。下面我要提出的是我個人的,以及我所觀察到的的心路歷程。一下將會是以宇宙統合意識的角度敘述。


*  *  *  *  *  *  *  *  *  *  *  *  *  *  *  *

每個人心靈成長的過程,起步點都不一樣,經歷也一定會不一樣。走別人的路並不能保證你能夠獲得他們的結果。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只要你願意並且開始著手改變,就一定會有改變的。

基本上,每個人都有可以改變的地方,改變是一種選擇。無論你稱之為心靈成長,靈性擴張,身心靈療癒等不同的名稱,這種選擇性的改變,就是宇宙透過每一個靈魂個體所要的經驗。宇宙的觀點,沒有好壞與批判。只有完全投入的透過你這個靈魂個體的3D實體,深深刻刻的經驗所有的一切。每一個經驗,都可能有喜歡或不喜歡的部分。不喜歡的部分就是可以改變的地方,有些以你的觀點可以說是「不夠好」,所以要改變;有些你可以說因為沒有經歷過,所以想要改變才可以經歷一些新的經驗。無論你要如何解釋你所想要的改變,都只是一個表面上的幻象。靈魂,本來就是來從經歷裡,做選擇性的改變。

例如,一個靈魂投胎做人。有一輩子是殺人不眨眼的惡漢。他感覺殺人的時候有一種有力感,這種充滿了力量的感受很high。但是有一天他經歷到被他傷害的人的反抗,終於被許多人亂刀砍死。下一次他的靈魂會因為經歷過被亂刀砍死的經歷與情緒反應,而做一個靈魂的選擇性的改變。情感程式:要殺人的時候被亂刀砍死,靈魂在下一輩子遇見「殺人」的想法,觀念或是狀況(包括看電影的感受),反應會是全身不舒服。

再往前一些看這個靈魂的經驗。同一個靈魂的同一輩子,在年幼時是一再被虐待的小孩。他有一次找到勇氣去對虐待他的人報仇,找到了殺人時充滿力量的感覺,就對這個力量留戀不絕,這一輩子開始成為暴力的惡漢。

下一輩子,他就不會一再地接受被虐待,因為他曾經找到勇氣去報仇。這一次可能會受到虐待,不是報仇而只是反抗。反抗的時候可能還是兩敗俱傷,再下一次,他可能會選擇另一個方式,不是反抗,而是在事情發生之前就已經想辦法阻止這個事情的發生。或是想辦法造成雙贏的結果。

靈魂在某種經歷之中學到比較極端的可能性反應,然後慢慢的在類似的經驗裡矯正自己的經驗。到最後,開始會選擇讓自己舒服的經驗,如果讓自己舒服的經歷仍然有不愉快的後果,靈魂再慢慢地選擇讓別人也舒服的經驗,讓自己不要有不愉快的後果。最後,靈魂是會選擇大家都是獲利量最高的選擇。

所以你的靈魂課題,會是從你的靈魂的過去經驗,在現在的經驗中,來做選擇性地矯正。



靈魂經驗的紀錄形式是沒有時間性的。所有一切過去的經歷在我們現在的生命裏,都是「現在式」的記錄(情感程式/吸引模式),隨時有吸引現在生命經驗動力,雖然這些故事可能發生在數千年前,或是幾百萬光年之遠(即使是外星經驗)。

這也是為甚麼當我們在回溯情感程式/吸引模式的時候,常常會覺得這些經歷好像非常真實,尤其是我們的情緒反應以及身體能量上的反應。關於身體能量上的反應,以上面的例子來說:靈魂有一個經驗是當著別人很憤怒的時候,自己被憤怒的人砍死。這個靈魂經驗有能量上的傷痕。靈魂下次吸引到別人很憤怒的時候,就會感受到身體的不舒服。這個不舒服可能包括一些可以明顯感受到的情緒,也包括一些無法用情緒反應來解釋的身體能量感受。可以明顯感受到的情緒,可以使用經脈情緒平衡法來平衡。這種身體能量上的不舒服,也可以使用經脈情緒平衡法來平衡,偶爾會遇見比較合適使用其他方式來平衡這類型能量的。方式例如氣功,運動,能量療癒,聲療,水晶療法等等。請透過連結訊息場(肌肉測試等方式)來找最合適並且迅捷的平衡方法。

例如筆者的經驗:有一個靈魂記憶是一個很有錢的商人。商人並不是奸商,只是一個很守本分的商人。但會因為有錢,被以為是值得信任的手下嫉妒,於是手下設計在市級收款之後回程的路上,用一個有刺的大鎚子把把胸部的肋骨打扁而死。 筆者這輩子平衡這個情感程式之前,拿到大筆錢的時候會覺得全身很難過,不能呼吸,幾乎有癱瘓的感覺。而且覺得有關錢的事,即使是親近的人也不可信任。筆者以前對於金錢也有很多莫名的批判,有些純粹是信念的問題,也有許多其他不同的吸引模式。

*  *  *  *  *  *  *  *  *  *  *  *  *  *  *  *

每個人在靈性成長的過程,多少都會有「合一」的經驗。所謂的合一,機械上是聚焦右腦的感受。請點閱 YouTube影片「吉兒泰勒: 你腦內的兩個世界」。也是靈魂與生俱來與萬物已經合一的本能。人類意識中太多的雜草與信念,阻撓人類意識與萬物有持續性的連結。

合一,是要從『心』開始。當我們真的開始用心去感受,去愛,去接納,我們就會自然而然地,慢慢地與統合意識連結。如果我們遇見傷痛的經驗,又不願意從傷痛去了解自己傷痛的真相與療癒成長,把「心」關起來了。我們就會慢慢失去合一的連結。

如果你達到了「合一的感受」,並不表示你已經「得道」。只表示你有過「能夠聚焦右腦,在那一剎那感受到靈魂與生俱來與萬物已經合一的本能」的感受。

許多人因為認為已經經驗到合一,就是已經「得道」。他們又回到原本的種種社會信念,原本的雜草意識裡繼續生活。其實是又回到了「分離」的地方。殊不知,我們的社會信念與雜草,對於我們與宇宙萬物結合時的感受會有極大的限制性。

例如:當你對於「愛」的領會是有條件的,認為只有某種行為是表示愛,你不但在生命裡無法領會別人對你的關愛,你在「合一時」的感受將會感受不到宇宙無條件完全持承的愛,或是你將不會把這個感受詮釋成為「無條件的愛」。因為你的心輪是不完整的。 當你在成長的過程,心輪逐漸開展,你每一次合一的感受會越來越深刻感動。你會越來越容易看懂統合意識無條件支持的愛,你在生活上與人的應對,也會越來越容易領會別人對你的愛。

例如:當你對於事件只有一個角度的看法,你很容易落入二元論的陷阱,評斷事件為好或壞。實際上,任何事件有前因後果,不同的角度有其各自的建設性與破壞性。而破壞又是建設之前身。宇宙統合意識沒有批判,祂並不認為破壞性是不好的。如果人能夠隨時進入合一,隨時以宇宙的觀點看任何事件,就不會對於生命的好壞有所執著,因為好總有壞的一面,壞也有好的一面。

也就是說,當你用限制性的意識與萬物合一,你的感受將是有限制的。所以靈性成長沒有終點,只有繼續向前,因為你的意識將會一直有不同的擴展程度,你在合一境界的感受會一再轉變。

你或許會說,我可以選擇停止靈性成長,其實這是一個很好笑的說法。問題在,你已經選擇經歷3D的實體經驗,你不能夠命令這個3D實體經驗停止運作,你的振動頻率一直在吸引所有吸引模式的事件。吸引讓你快樂,讓你挫折,讓你歡笑,讓你憤怒,讓你感恩,讓你不滿.....的種種生命事件。其實,任何一個人在生命的道路上,都是在靈性成長,雖然他們可能不認為他們在「靈性成長」。他們可能認為自己在生命裡是被動的或被迫做一些改變,實際上,都是相同的在「從你的靈魂的過去經驗,在現在的經驗中,來做選擇性地矯正」。

身心靈成長是這樣的:許多該走到的地方,遲早都會走到。可以快快樂樂簡單地自願走,也可以被宇宙踢屁股,落到谷底,痛不欲生,然後心不甘情不願的,還是得走。這句話一定是要落到谷底過的人才會有會心的微笑(或是苦笑)。

許多在身心靈成長的路上的人,很喜歡說別人沒有成長,然後把自己捧得高高的,因為自己「在身心靈成長」。這種自我膨脹的狀況,每個人都會經歷。也必須在看懂了自己內在的匱乏與需要他人認可的飢渴,願意改變,才會走得出來。

謙遜,雖然行為上可以假裝很客氣,但是只要是用「心」與人應對的人,很容易就可以感受得出來這種行為上的虛偽謙卑。

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不必偷笑,也不必假裝你沒做過這回事。這完全是正常的,每一個覺察自己是走在身心靈成長路上的人,都會有這一段經驗,無論是一次,或是好幾次。在我們達到持續性合一的境界之前,我們一直是以「小我」ego 來操作的。小我如果沒有體會領會到自己是合一的無限大,並且時時連結那無限大的意識觀點,就會一直以自己是不足的角度來看世界。當自己感覺是不足的,就會有需要把自己放在「比別人好」的地位。當自己覺得「不安全」就會創造讓自己覺得安全的地位。這是「小我ego」機械性的基本操作功能。

如果你可以觀察到你的小我在做這件事,你可以決定要繼續做這件事,還是要應用合一境界的無限大與無限的觀點,釋放內在的掙扎。或許對著「小我」的言行大笑三聲,因為「小我」實在是很可愛的。當然,如果你觀察到「小我」的言行,覺得相當享受,那就繼續享受吧!有一天,這個小我還是會讓你落到谷底。暫時享受一下,適當的時機到了,還是跟合一多連結,省得承擔落到谷底的苦頭。(微笑)

也有許多人在身心靈的路上,會時時批判自己,這個批判如果帶給你的是正向的成長,這個批判達到了功能。如果因為自我批判,而批判他人,自我膨脹創造假象來遮掩對自己的批判。那麼這個批判就帶給你極少正向的功能。或許幫助你快一些落到谷底,趕快翻身?或許在你成長過來之後可以分享自己的荒謬愚蠢,勸告他人不要重蹈覆轍?


* * * * * * * * * * * * * * * * *

Sunny說:

我自己的小我掙扎,發生在2003到2005年。感謝一個朋友提醒我,我才走出自我膨脹的境界。這個朋友,我對他有永生難忘的感激。


原罪的消逝 The death of Sin

The Death of Sin

原罪的消逝


Sin, it was an archery terminology, it means “to miss the mark” or “miss the target”. Sin really means 'miss the point', "off the target', 'away from its original meaning"…..

基督教所說的原罪,原文是Sin。 是一個射箭用的術語,意思是「錯過靶心/射不中靶」或者「錯失目標」。 在生活上使用的的意思是「錯過重點」、「偏離目標」,「與原意相差甚遠」……



When we misunderstood something, we missed the mark. When we misinterpret something, we missed the mark. When we explain things different from its original meaning or intention, we missed the mark. When we see things from a perspective different from its original one, we missed the mark!

當我們對事情誤解,我們偏離了目標。當我們對事情詮釋錯誤時,我們偏離了目標。當我們把事情解釋成與原意不同,我們偏離了目標。當我們以與原本不同的角度去看事情時,我們也偏離了目標!



In current Christian terminology, it had a different meaning, it has been said to mean "violating God's will".

在現代基督教術語中,Sin有另外一個意思,是「犯罪」,是「違背上帝的意志」。



So, what is God's will? what does it mean by violating God's will?

那麼,什麼是上帝的意志呢?違背上帝的意志又是指什麼呢?



Since Everything is One, is God, one with God and one with everything, God's will is "What is".

因為萬物合一,萬物即上帝,與上帝合一即與萬物合一,上帝的意志即「如是」。



When we observe events of the world or in our lives, we started imposing our ideas of how everything is supposed to be. We are missing the mark! That world is what is. It is the way it is, because there were reason that caused it to be this way and it was somehow necessary to be this way. There was a "Law of Attraction" cause and effect that manifested what is. When you see all the reasons that contributed to the way it is, and understand why it was necessary to be this way, you will finally get the point.

當我們觀察世界上或是我們周遭的事情,我們開始把它們加上了自己的觀點,認為事情應該是如何運作的,這個過程讓我們偏離了目標!這個世界如是地存在。世界就是它現在這個樣子,因為總有原因讓它發展成這樣,出於某種緣故也有必要發展成這樣。「吸引力法則」就是一個彰顯如是的因果法則。當你能夠真正看懂事情發生的背後所有原因,並理解為什麼事情是有必要這樣發生的,你就不會再覺得需要加上你的看法。



If you are only complaining about it and did nothing to make changes, you are totally missing the mark.

如果你只是一直抱怨現狀卻不去做任何改變,你就完全偏離了目標。



If you feel that there is something to be done to make a better future, then start with a happy, joyous attitude and gratitude, visualizing what you like to see happen, utilizing the power of Law of Attraction, and take action in making changes.

如果你覺得可以去做某些事情而讓你的未來變得更好,那麼趕快開始用快樂、喜悅和感恩的態度,想像一下你所希望看見的未來景象,運用吸引力法則的威力,以你的行動來做出改變。



If you are holding on anger, resentment, and hatred, it is better that you do nothing and work on your healing first. Because your anger, resentment and hatred will contribute to creating more of what you resent, hate and angry about. This is Law of Attraction.

假如你仍然抓住憤怒、怨恨、憎惡不放,你最好什麼都別做,先專心療愈好自己。因為你的憤怒、怨恨、憎惡只會創造更多讓你憤怒、怨恨和憎惡的東西。這就是吸引力法則的威力。



What is, is a creation and result of all there was. What is, was a 'perfectly harmonious' state of existance, a natural happening of all there was.

現在的如是,是一個由過去的一切所創造出來的結果。如是,是過去一切自然而然發生的「和諧」的存在狀態。



If you want to see something different, then you have to start a process of creation. It is not by holding an attitude of anti-something with anger and resentment. You know this only contribute to more of the same thing.

假如你希望事情有所改變,那麼你可以開始你的創造過程。但千萬不要帶著憤怒和怨恨,站在對立的立場去改變。你知道,這只會讓你創造更多你不喜歡的事情。



This process of creation is by finding inner peace with what you saw; then with much Love and Gratitude, visualizing what you like to see and feel its formation and existence within your heart. By using Law of Attraction, you can actively participate in the creation process of a new reality.

創造的過程,是指在你所看到的一切找到內在的平安;然後帶著愛與感恩,在心中想像你所想要看到的,並且在你的心中感受到一切的成型與存在。通過吸引力法則,你能夠很積極地投入創造你的新現實。



Death of a ego, is when we let go of an identity (or many identities) that we hang on to; when we stop imposing ideas of how and what that identity should do or be; when we let go of the idea of who we need to be and how we must present ourselves to others.... when we let that identity go, when we no longer has any emotional attachment towards that identity (those identities), we can finally be "what is", be one with GOD.

當我們釋放過去緊抓不放的某個或多個身份,當我們不再認為那個身份應該如何,當我們不再執著於我們應該如何做,或必須要在別人面前呈現某種特殊的樣子,小我就會消逝……當我們鬆開抓緊身份的手,當我們不再對那個或那些身份有任何情緒依附時,我們終於能夠成為如是,與神合一。


Death of a sin, is when we let go of the ideas of "what is" is supposed to be. When we hold on to our ideas and opinions of how the world is supposed to be, how we are supposed to be, or how others are supposed to be.... we continue to sin, continue to miss the mark.

當我們不再執著於「如是」應該是什麼,原罪就會消逝。當我們仍然堅持認為這個世界應該如何,我們應該如何,別人應該如何……我們會繼續原罪,繼續偏離我們的目標。



Death of a sin, is when you no longer holding your personal principles of rights and wrongs; when you accepted Universal Law, you accepted what is.

當你不再堅持你的個人對錯原則,原罪就會消逝;當你接納了宇宙的法則,你也接納了如是。



When we let go of the idea of something "is not right", and that it is "supposed to be another way", and all of what we thought the world was supposed to be..... we let go of the image of life that we cling to. We no longer have to fight or struggle. We can learn to understand why things are the way it is, we are finally free of our own interpretation of our reality.... and accept what is. This is..... the death of sin!

當我們放棄認為某件事情「是不對的」的看法,認為「事情應該是另一個樣子」,放棄「認為世界應該是如何運作」時……我們釋放了對生命意象的執著。我們不再為其戰鬥或掙扎,我們能夠去理解為什麼事情是它現在這個樣子,我們終於從我們自己對事實的解讀中獲得自由……然後接納如是。這就是……原罪的消逝。



Accepting what is peacefully does not mean you give up your power to create. It just mean that you no longer struggle, you no longer create internal pain and suffering. It means that you do not feel indignant, angry, resentful or hateful. It means that you can fully create with the Law of Attraction and not creating contraindicating force with your inner struggle.

平靜地接納如是並不代表著你放棄了你創造的力量。而是指你不再掙扎,不再創造內在的痛苦。你不再感到憤憤不平,生氣,怨恨,或憎惡。你終於能夠充分運用吸引力法則去創造想要的實相,而不再以内在的掙扎創造與你所想要的現實相對抗的量。



We can learn from within what we can change and shift to make the new reality appear. But the new reality will not happen until we accepted what is with peace.

我們可以從內在學習如何有技巧地轉變,來創造新的實相。但是在我們沒有平靜地接納如是之前,新的實相是不會憑空發生的。




Sunny註:感謝志工Ada Li 將本文翻譯成中文。

問與答-抱怨不滿

LINE群組提出的問題:

想請問: 如果我對你說出了我對你的不爽,我釋放了我的不滿 ,但換成你對我不爽,後續怎麼辦?  比如是說與上司的關係,惹怒老闆怎麼收拾。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任何說出的話都會有一些後果。我們都從生命裡自己與他人的應對,以及他人的反應,來學習如何改善自己的態度。

如果我表達了我的不滿,會有什麼後果?我願意承受這個後果嗎?例如被開除。或是某種關係的決裂。

我的目的只是要表達我的不滿嗎?還是我有其他的目的?

我的目的是要他們改變他的們決定或態度嗎?

如果你是為了爭一口氣,準備開口大罵,罵完了就辭職,那就開口大罵吧!如果你的目的是要他們改變他們的決定或態度,那麼表達不滿就不是最重要的。

要如何表達才會獲得你所想要的結果?這就是喉輪發展的過程需要平衡的地方。

表達不爽,可以破口大罵,也可以很客氣地表達:「你這麼做很不對」,也可以表達自己的感受,讓對方了解自己的感受而不指責對方的錯誤。這樣是比較容易獲得對方的理解。這需要很多技巧的。

本來不敢說,喉輪是關閉的。

積壓不滿很久,找到憤怒,開口大罵,從憤怒找到力量。但是後果不令人愉快。這是喉輪能量爆開的狀況。也不是最平穩的。很多人停留在這個階段,因為憤怒的力量對以前不敢說話的自己來說是很high的。

從不同的身心靈成長方式,學說,療癒,或是生命經驗等等,找到表達與溝通最好的方式,有大家都獲益的圓滿結果,這才是喉輪發展的平衡境界。

有時候,這個圓滿結果並不是我們所想像的圓滿。有時候,破口大罵反而是最好的攻勢並且大家是獲益最高。但是發展一個平衡的喉輪,並不表示你會失去破口大罵的能力。:)平衡發展的喉輪,表示你會在任何狀況下都有最合適的應對,包括合適的破口大罵,以及合適的溝通你的感受。

我們都是一直在學習生命中與人應對的技巧。「非暴力溝通」一書,有很多可以值得學習的地方。但是要記得,我們溝通的時候要來自于誠懇的心。比較會得到對方的同理。

Tuesday, August 11, 2015

談人權

雖然人只是宇宙統合意識的一個面相,以目前世界人口來看,宇宙也有72億個面相。再想像一下,即使在我們的3D實體經驗,每一個動物,植物,昆蟲,細菌也是宇宙統合意識的面相,更不要說在九個不同密度層次的意識個體,包括外星系統的意識。

這個龐大的群體意識,在經歷人類,以及與人類類似智慧層次的各個意識個體,除了經過並且享受愛恨情仇與酸甜苦辣的各種類型的情緒,祂們所共同發展的進化意識,「要獲得平等權益」是一個極大的成果。

你或許可以想像的出來,當一個意識在經歷許多次「被迫害」的經驗時,他的心境發展順序大致為:傷心,無力感,憤怒,找到力量對抗,報復,同情(同理)並且保護被迫害的人,鼓吹平權設立法定不再被迫害。

一個權益不均等的政治體系,經濟體系,宗教體系或是任何小團體。基本上是有一個或數個自認為「高人一等」的人,自認為「可以拿取他人的財務或剝奪他人的權益」的人,然後在同一個系統裡,就產生了「財務權益被拿走或剝奪」的現象。

另外一種狀況,是系統裏有自認「高人一等」的人,其他的人「相信」這些人的「高人一等」所以在某種程度上的自願放棄自己的權益。

例如:

宗教系統裡的教主或教宗,系統裡相對的是教徒。教徒裏有許多是自願放棄權益的。

宗教戰爭,來自於「我的神比你的神好,大,正,等等批判比較性的觀點」於是一個宗教對另一個宗教開戰。幾十世紀之後,人類意識演化到「宗教平等」以及「尊重他人的宗教」。

殖民與世界大戰,來自於某個國家認為它可以侵占其他國家。歷史上幾千年來不是都是某個民族自認高人一等而侵略其他民族的嗎?看看亞洲歷史,「侵略,掌權,掌控治國」,「侵略,掌權,掌控治國」,「侵略,掌權,掌控治國」不是重複了幾十次幾百次?近百年之內的最大的事件是日本侵略中國(當時只有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看看歐洲歷史,古文明時期多數以宗教名義佔領統治,中古時期北歐Norse向外侵略佔領,諾爾曼族,大不列顛族(大英帝國)侵略殖民世界各地,德意志,荷蘭,葡萄牙,西班牙等國都曾經向外侵略佔領。

被侵略佔領或殖民的民族或國家,從統合意識的角度來看,是要經過壓迫而演化成反抗,最後演進為抗戰獨立,嚮往平權。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世界經濟系統的侵略政策是近幾十年來比較難被一般民眾看懂的。但是實際上在個人來講,也不是特別重要的事。因為當許多人內在都覺得豐盛富裕,經濟侵略政策會自動瓦解。

相同地從吸引力法則的角度來看,當我們內在覺得是平權的,社會上會有人和平地鼓吹平權,平權將會自動發生。

美國的黑白種族歧視狀況,其實是值得大家借鏡的地方。白人歧視黑人,黑人因為不願意被歧視,大聲鼓吹平權,結果是造成了黑人特權。例如,同樣的黑人白人應徵工作,許多大公司(例如航空公司飛行員的職位)有黑人保障名額的條款,對黑人的錄取條件特別優惠。真正的平權,應該是無論黑人白人紅人黃人,每個人的錄取條件是相通的。其實如果單是對黑人的錄取條件特別優惠,也就是說,黑人的程度不必那麼好就可以錄取。如果你是黑人,因為你被錄取的條件比別人低,被錄取的你會覺得很光榮嗎?即使你是條件很好被錄取的,別人也會認為你是特優條件錄取的。這也是宇宙統合意識自我嘲諷姓的幽默。統合意識的下一步發展,是不是黑人自己願意放棄特權,而要求真正的平權?


最近世界各國都很熱門的平權議題:婚姻平權。(Same Sex Marriage)


統合意識的每一個面相有自己的經驗與觀點,所以在統合意識整體有轉變的時候,總是會覺得像難產一般。

首先,你先看看你內在的感受對於這兩個詞有什麼感覺?

                     同性戀者          異性戀著

你內在的感受是你的情感程式以及過去經驗(包括大腦關聯性細胞連線系統)所累積的感受。你或許也有社會(宗教)群體意識的批判以及信念。

如果你對於「同性戀者」的感受是負面的,你可能有「因為自己是同性戀而被迫害,被傷害(殺害),被懲罰」一類的情感程式,或是曾經「受過同性戀者的拖累或是迫害」的情感程式。

如果你自己是同性戀者,又同時有負面感受的情感程式,你的內在對於自己是同性戀者一定非常掙扎。許多這類型的內在混亂感受不是邏輯可以解釋的,所以也不要嘗試用邏輯解釋。找到情感程式來處理平衡,就比較能夠達到對於自己是同性戀者能夠較平靜地接納。

至於「大腦關聯性細胞連線系統」所創造出來的感受,你可以重新創造不同的經驗,或是在觀想時創造不同的經驗來改變你原有的連線系統。也就是說,如果你有負面感受,你可能需要在現實生命裡面認識一些同性戀者,重新發現他們也是人,也有善良有愛心的同性戀者,或許可以成為你的知己。創造新的大腦關聯性。

當你移除所有的情感程式,大腦關聯性連線系統,以及社會信念的偏差,你會比較能夠客觀的分析:同樣是一個靈魂,同樣是宇宙統合意識的一個面相,任何人有什麼理由說他們沒有結婚的權益?


死亡的權利 Right to Die


現代社會的另一個狀況,是人類的平均壽命越來越高。老的,病的,覺得自己在生命的最後階段,不想繼續以不舒適的生活狀況活下去。他們會希望有一個法令能夠允許他們安樂死。

你試著將心比心,想想自己是一個肌肉萎縮症的病患,現在70多歲,身邊有老伴照顧自己,膝下有子孫十餘人。你喪失了自己行動的能力,生活起居,飲食,連排泄都需要他人幫忙。兒女子孫不一定能夠幫忙照顧你。你不願意繼續拖累老伴,也不願意在痛苦並且缺乏尊嚴的狀況延續生命。或許你已經在生命裡感受到愛,滿足與幸福,你覺得生命已經值回票價。

如果你有選擇,你會不會希望可以有一個儀式,讓你認識的人來跟你告別,讓他們說他們想說的話,表達他們對你的關懷與愛,你也對他們說你想說的話,沒有任何遺憾。在你所愛的人,與愛你的人的環繞之下,讓你的意識離開你的身體?當然有些人會傷心,但是一通電話告知死訊,不是更殘忍?

如果你是癌症末期的病人,卻要在安寧病房等死。你的身體可能很痛,你不是很願意讓你的親朋好友看到你的狀況,只有你身邊親近的人陪你走最後的一段路。你會不會希望可以有一個機會在你離開人世之前,讓大家都來聚聚?或許把幾十年沒有見面的老朋友都找來開一個慶祝派對?

選擇性的安樂死,對於即將死去的人,還有親朋好友都將會是比較正面的經驗。

生命的開始與結束都是一樣值得慶祝的。因為兩者都是靈魂的轉淚點。現代社會的狀況,幾乎是強迫每一個人「死得很慘」。

安樂死的法令,目前在盧森堡,比利時,瑞士,荷蘭是合法的。美國,加拿大,與紐西蘭正在倡導中。




Friday, August 7, 2015

Sunny 說 - 「面對死亡」的感性面

我在四歲多的時候,有一次在臺北公寓的家,上樓梯的時候跌倒,胸口撞到水泥樓梯,心跳停止。當時我正在很專心地享受一塊巧克力蛋糕,一邊吃一邊爬樓梯。我記得當時我看著掉在我面前的巧克力蛋糕,眼前的景象開始縮小變成一個圓形,我看到我的左手伸向那塊蛋糕,我的意識卻像是被吸塵器吸到一個圓管裡面,眼前景象的圓形越來越小,我覺得好像自己離眼前的景象越來越遠,直到我看到自己的身體軟軟的趴在樓梯上.... 我的意識浮在樓梯間接近天花板的的空中。

一切都好安靜,什麼聲音也沒有。我一點也不害怕,幾乎完全沒有任何感覺,就是靜靜的看著。

我媽媽當時是買完菜跟在我身後。看到我跌倒,大概以為我會自己爬起來,所以沒有立刻做什麼。但是過了幾秒鐘,發現我一動也不動,恐慌起來。

我從天花板的位置,看到她把菜籃丟在地上,衝上來把我抱起來。我看到我的身體軟攤攤的。媽媽的雙手從我的腋下抱著我,她很恐慌地拼命的搖,希望能夠把我搖醒。過了不知道多少時間,可能幾秒鐘吧?媽媽看到我完全沒反應,知道情況不妙,把我丟在她的肩膀上,跑下樓梯,到我家一樓的家庭醫師門口敲門。

我從天花板的位置看到醫生開門,很迅速把我從我媽媽的手中抱過去,進入他的客廳。我的意識似乎很自然的穿過了牆壁,到了他的客廳天花板的位置。

我看到我媽媽抱著我,把我的身體放在她的腿上。醫師迅速地跑進他的診療室,把他常用的醫療推車推到客廳,迅速地拿了一瓶藥(像右圖),很緊張又很努力的用一片磨砂的東西,要把這個玻璃瓶子的頸子磨過,剝斷打開。這個動作我以前看過很多次,每次生病來打針的時候他都是這麼做。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我的感受仍然是很安靜並且非常寧靜的,從天花板的位置看著他剝斷玻璃藥瓶的瓶蓋,他趕快地拿起針管,把要從瓶子裡吸到針管裡面。他的一切動作開始發抖。他把針頭對著天花板,用手指彈了幾次針管。

我看到他在我的左臂摸索,然後把針頭插到我的手臂裡。

那一剎那,我的意識被一股很強的力量吸回身體裡面,我的雙眼睜開,我看到一個好大的針筒,它的針頭插在我的左手臂裡,好痛好痛! 我痛的尖叫,從我媽媽的腿上跳起來。

我跑回三樓的家,開門進去之後,把大門關上,把門邊的抽屜拉出來擋死了門,不想讓媽媽進來。(不知道為甚麼這麼做),又同時覺得好累好累,就回到房間睡著了。

不知道多久之後,我醒過來。走到客廳,看到媽媽已經在客廳,心裡很納悶,媽媽是怎麼進來的?因為我記得很清楚我把門邊的抽屜拉出來,任何人都進不來的。後來問媽媽才知道,原來她從防火梯爬進來的。

這不是故事的終點。很多東西我當時不懂,但是我的記憶非常深刻。因為所有的經歷像是慢動作一般,而且是完全的寂靜。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寂靜感。心中的寧靜,更是無法形容。 我常常會回想這個經歷,很多年之後才突然懂了,原來我當時死了。

身體死了,意識離開了身體,寧靜地觀察我當時的家庭醫師急救我的身體。

我懂了,意識是不存在身體裡面的。

******************

我想我親身經歷過死亡,對我而言,把「意識不需要存在身體裏面」這個概念變成事實。

對於其他人,我不知道你需不需要像我一樣親身經歷過才會被說服。或許你的內在導航儀,已經知道?或許你還在猶豫你是否要相信?我不知道你目前對於意識與身體的態度是什麼。我只能夠分享我的經歷。你自己要做選擇的。


******************

過去五年半,2014年一月開始到現在(2015年7月),我經過六個親人死亡。


1****

我母親,肺部鈣化,最後導致呼吸困難。走的時候82歲。在醫院裡她多次自己拔出氧氣導管,最後腦部缺氧而死亡。她過世的時候我在美國,正在搬家。家裡人有與我聯絡,所以我知道她腦死,她離開人世的時候我也心裡有數,接到臺北家人打來的電話之前我已經知道她已經走了。她離開人世半小時之內,她已經跟我聯絡上,讓我知道她一切安好。

母親的死亡我幾乎沒有傷心,內心的感覺像是她已經大功告成。我們倆人在靈魂上有很強烈的連結。祂是一個比較年輕的靈魂,她來人世是有很多功能的。我可以從宇宙統合意識的角度很深刻的感受到祂來人世的功能與目的。尤其是與我這個靈魂之間的所有應對的功能。我也可以完全感受到祂靈魂離開身體時的寧靜與安詳。

我想「他心通」跟我的「合一」,還是有很多很多好處的。

我看到我哥哥姊姊們的傷心,只能靜靜的看他們經歷他們的傷心。


2** **

我媽媽在我出生之前,收養了一個窮人家的大女孩,幫她出錢讀書,我們所有的兄弟姐妹都叫她「大姐姐」。她也幫我媽媽照顧我們。老實說,她究竟大我幾歲,我從來都不知道。只知道在我有印象之前,她已經結婚了。她的大女兒小我兩歲。她後來還生了兩個兒子。大兒子大概小我四到五歲。小兒子年紀就差比較多,好像比我小14歲。我小時候幾乎是跟她的女兒跟大兒子一起玩大的。我喜歡當孩子王,他們每次來我家我都跟他們玩的瘋了。

我二十三歲就到美國,幾乎很少回台灣,所以覺得跟台灣的家人好像很疏遠,2010回台灣之後也不是很常見面。

我媽媽往生之後,大姐姐的的大兒子腦溢血中風,到了醫院就已經成為植物人,住入加護病房。他沒有結婚,還是單身。他在加護病房的時候,因為他自己不知道中風了,他的意識懵懵懂懂,好像半睡半醒,搞不清楚狀況的感覺。我可以感受到他的意識,但是無法與他溝通。直到在加護病房的第四天,我終於跟他的意識連上,可以開始跟他溝通。

從宇宙訊息場我可以知道他的腦部已經有很多損傷,他如果想要醒過來,雖然可能,但是需要他的意志非常的強烈的告訴他的身體要自動修護,並且要花很多的精力與時間。並且他的身體不可能恢復正常,最好的可能是半身不遂,會一直需要他人照顧。我也告訴他,如果他離開人世,並不表示他會消失,他還是一樣會有意識,只是沒有身體。所以我把這些訊息都告訴他並且告訴他我會每天到加護病房陪他。剛開始他很努力的運用意志力告訴自己的身體如何將腦部的積血一點一點的輸送離開腦部,兩天之後,他感覺非常疲倦。他告訴我他要放棄了。準備離開人世。我也只好把他的決定告訴每天到醫院陪伴他的弟弟。兩天之後,他停止呼吸,心跳也停了。

我眼看著他的家人,我大姐姐,大姐夫兩人,白髮人送黑髮人,痛心的不得了。他的弟弟在傷痛之餘,需要擔起家裡的生計(原本是兄弟倆人一起擔當的),還要擔起照顧爸媽(兩人都中風的,各有不同程度的行動障礙)的責任。我不知道除了陪伴他們,我還能夠做什麼。做七到出殯,我都陪他們。尤其是大姐姐的小兒子,我們聊了很多。

整個過程,我可以感覺到,我大外甥在醫院裡是植物人的時候,他的意識一直在思考,卻沒有感受到他有任何驚慌,恐懼,或是對生命的怨恨或不滿。

整個過程,我很清楚知道到我所扮演的角色與功能,我自己也知道我對他們家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貢獻。對於我外甥的死亡,我也幾乎沒有任何傷心,好像這就是如是的現象。我想因為他自己沒有傷心,沒有不平,沒有怨恨,我也像他一樣的接納現狀,一樣的平靜。因為我知道,他釋放身體是一個非常平靜選擇。

我也看到他弟弟,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成熟許多,變成一個很精煉能幹並且負責的人。我知道他們兄弟的感情是很好很深刻的。雖然弟弟非常傷心,他能夠把傷痛化為力量。


3****

我二姐是癌症走的。她的癌症拖了很長的時間,時好時壞。最後她在病情開始惡化的時候,我問過她,你想不想好起來?她很誠實的告訴我,她喜歡生病討愛,別人呵護照顧她的感覺。我當時聽到她這麼說,我很生氣。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照顧她,到宇宙訊息場幫她抓訊息,用盡了所有形而上的知識與祕訣,是希望她好起來。我覺得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我覺得我可以尊重她的決定。但是不願意再給她任何的呵護與照顧。

宇宙統合意識也很識相的讓我生一場大病,支氣管感染發炎,躺在床上一個半月拼命的咳嗽,所以我不能夠到醫院去看她,更別說照顧她了。她的身邊一直是有其他人照顧她呵護她。三姐從美國回來陪她,她的先生與兒女也都在照顧她。一直到她的意識離開身體。我雖然當時生氣,但是這個氣很快就消了。我當時只覺得我不能了解,為甚麼會有人明明知道自己的意識是可以讓自己的身體健康起來,卻寧可用她的地球生命來換取生病時的照顧與呵護?

當然,我後來沒多久就能夠領會了。

她臨走前的一個星期,我終於咳嗽咳的少些,可以到醫院去看她。那時她已經在癌症末期,在安寧病房以嗎啡止痛,換句話說,就是等待身體停止一切操作。因為嗎啡的關係,她心情很好,應該說是很 high。嘻嘻哈哈一直笑,當時我前男友(美國人)也在場,二姐跟他聊天,英文講得比中文還溜。到後來全部變成講英文,連跟大陸的看護小姐也說英文。

從我觀察二姐當時的狀況,如果我不放入我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她應該是健康的,她並不是在一個很不愉快的狀況。她喜歡生病被照顧呵護,她獲得了她所想要的,在靈魂的層面,這就是「如是」。她當時的狀況,沒有任何問題,也不是「不應該發生」的。所以我很臣服地接納了現狀。

二姐的喪禮非常簡單,但是她的兒女跟我三姐對我不慎諒解。他們大概認為我在二姐最需要我的時候遺棄她。可能認為我很沒良心,因為喪禮的時候我沒有哭。我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我認為他們怎麼想對我也不太重要。我沒有哭,因為二姐從我回台灣到她離開肉體的生命的整個過程,我覺得沒有什麼是讓我傷心的,或是後悔的。我們很親近地在身心靈層面一起走了一年半,她也達到了合一的境界。她告訴我,她一生最希望去的地方,是到一個熱帶海洋沙灘度假,躺在溫暖的陽光下,看著藍天藍海和椰子樹,喝著雞尾酒。她發現在我當時燕子湖的家的陽台,她已經享受到了她想要的經驗。

五個月之後的清明節,我們終於聯絡上,她笑嘻嘻的跟我比我一個大拇指表示「讚」,並且說『大功告成』。

我很感動並且也給她一個會心的微笑。『大功告成』,我完全可以體會。


4****

我媽媽收養的大姐姐,(本文前面有提到過的)她的先生 中風已經很多年了。我記得我母親剛往生的時候我去她們家,看到他行動困難,但是還可以自己慢慢地走路。說話說不清楚,吃東西需要別人餵。一般人會覺得這種狀況很不舒服。我用他心通感應了一下他的感受,有一種接納如是的平靜。

我以前想像中風的人,都覺得他們應該是會覺得很無聊。大姐姐告訴我,他整天只在上廁所,或是吃飯才離開房間。沒事就在房間坐著,或躺在床上發呆。透過合一的訊息場,我感覺到我姐夫似乎學會了某種形式的意識雲遊。可以感覺到的是他的意識沒有停下來,沒有無聊,有一種「到處去」的感覺,但是並沒有靈魂出體。他的狀況很類似打坐,很專心的感受合一的經驗,並且他的意識已經能夠在訊息場裏面隨意瀏覽。這一點很難解釋,有一點像是在圖書館隨意翻書,或是在網路上隨便瀏覽。

那一天看到他之後,我非常的放心。我心裡想:他的狀況搞不好還比我好多了呢!宇宙給我上了一堂好課。我離開他們家的時候有一個會心的微笑。

大姐夫走的時候95歲。他比我大姐姐大二十多歲。我傷心嗎?一點也不。看到他的家人傷心,但是大家也都心裡有數,畢竟95歲算是很長壽了。沒有什麼遺憾。尤其我知道他中風後的日子成天意識雲遊,老實說,還算是一種享受。因為我也常常意識雲遊,我知道那種感受。


5****

參加完「大姐姐夫」的喪禮,大姐(我親生的大姐)跟姐夫,大哥跟我四個人從殯儀館走出來,大夥兒決定一同去吃午飯。姐夫和哥哥走在前面,我和大姐走在後面。我看到我哥哥身體的能量,幾乎是透明不存在的,有一種即將要消失的感覺,我嚇了一跳!定了神之後我在訊息場感應到,我哥哥最多可以活到10月。當時大概是五月或六月份。

8月底,我接到我姪女的電話,說我哥哥在馬偕醫院加護病房,我趕過去才知道發生什麼事。原來他在家心臟病突發,姪女們(三個)叫計程車送他到馬偕醫院的時候,他已經心跳停了好幾分鐘。在醫院急救之後雖然心跳恢復,但是因為缺氧過久,已經腦死。

我在加護病房看他的時候感覺不到他的意識,我跟姪女們說,「明天我再過來看看感不感覺得到他的意識」。第二天,我仍然感覺不到。那一天晚上我在在家,半睡半醒的狀況,突然感應到他的意識。我告訴他發生什麼事。他有一點訝異,但是安靜了一陣子。我想他大概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我告訴他,「我明天到醫院加護病房去看你,到時候你的女兒們都會在,我們再看看怎麼樣。」他在深思,並且很安靜的離開了。

隔天一早我打電話給我的姪女們,請她們都要到醫院,因為我跟他們的爸爸聯絡上了。那天在加護病房,我幫我哥哥和他的女兒們溝通。一個星期之後醫院把他轉到一般植物人病房,心肺功能都是靠機器維持,狀況穩定。

我幾乎每天,或隔天就會到醫院看他,其實主要是幫他和女兒們,還有一個12歲的孫女溝通。我心裡有數,訊息場的訊息是他已經腦死,就算靈魂不離開身體也只會是植物人。我現在唯一可以做的,是陪他聊聊,看看他有什麼領會,要做什麼決定。

我大姐,哥哥跟我有不同父親。父親跟我媽媽結婚的時候我哥哥已經8歲了。父親在媽媽生了二姐之後,才正式收養大姐大哥,把他們從外婆家接回來住。

大姐很乖巧,很聽話。哥哥很憤怒,很叛逆。大姐比我大17歲,哥哥比我大16歲。我小時候的記憶裏,哥哥已經在當兵。每次休假回家就以虐待我為樂。好像一定要把我弄哭了才開心。退役之後他沒有再回家住。如果他有回家,就是跟媽媽討錢(常常是搶錢),要不就是喝醉酒鬧事。大家都認為他是流氓,不歡迎他回家。一直到我高中,也就是他已經32歲之後,他才比較像個人。那時候他還教我打籃球,我們的關係才有些許進步。因為高中的時候我很迷籃球,他跟當時有一個籃球明星曾經是高中同學,哥哥竟然有辦法把這個有名的籃球明星請來教我打球,所以我開始跟我哥哥有一點點「兄妹關係」的實質。

**

哥哥在植物人專用病房,我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他的意識是否在現場。他的意識不在身體裡的時候,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身體有一種空空的感覺。我提醒我姪女也試著感覺,幾天下來,他們也能夠感受的到父親的意識是否在場。

兩個星期了,醫師很婉轉地告訴我姪女們,要他們考慮如果父親心臟病再發作,因為處在植物人的狀況,是否要繼續急救。姪女們不太能夠做決定,我把這個訊息和我哥哥討論。他告訴我他想考慮考慮。

過幾天,我哥哥告訴我,他回想他心臟病之前的日子,每天早上有孫女們陪他玩,雖然經濟狀況不好,但是畢竟沒有餓到。他覺得很驚奇自己當時竟然沒有感覺到有享受到天倫之樂。他覺得成為植物人之後回頭看,才感覺到自己的幸福。他說,不必急救了,他準備可以離開了。他很平靜,也很篤定。

這是我最感動的地方。我哥哥從小就覺得憤憤不平,總是把憤怒出在我們後面三個姐妹身上。我從來沒有聽過他說過一次「謝謝」,或是「對不起」。他親自告訴我,他有享受到天倫之樂,覺得這一輩子非常的值得。這不就是靈魂的課題嗎?他是在心臟病之後成為植物人,才有這樣的覺悟。我覺得他這一輩子沒有白走,也算是得道了。

健保給付的植物人專用病房到期了,包括我哥哥以及三個女兒的共同決定是關閉呼吸器。關機的那一天,我哥哥的意識已經不在場了。

我哥哥住院到往生差不多三個多星期。這個期間他們三姐妹和我感覺親近許多。像是我突然變成了「一家人」。每個人的課題不一樣,他們三姐妹互相照應,雖然會鬥嘴,但是感覺很團結。


6 ****

前面五個死亡,發生在2010年到2012年。

2013年四月,我到愛爾蘭旅遊六個月。利用主人度假時照顧寵物換宿,沙發客,以及住青年旅舍的廉價方式旅遊。在2013年10月,我回台灣之前已經決定要搬到愛爾蘭常住。這裡的風景,能量,都很合適我。2014年2月,我再度抵達愛爾蘭。

在台灣的大姐被醫師診斷有帕金森好像是2011年的事。2014年二月我離開台灣之前我們有見面。

2015年七月二十一日早晨我起床後收到台灣姪女(哥哥的女兒)發來的簡訊。我大姐往生了。

驚愕之餘,我訂了機票回台灣。這三天頭裡面好像自動在跑,情緒也是自動在跑。和兩個姪女傳簡訊,很感動她們對我像是很親近的「自己人」。

給姐夫發了一個很長的簡訊,感謝他做我的姐夫,感謝他和我大姐在一起四十多年同甘共苦互相扶持。因為有他,我大姐的生命很豐盛美滿。雖然帕金森症後期她因為肌肉萎縮失控,起居飲食排泄都需要姐夫照顧..... 我覺得大姐往生是一種內在的選擇,因為發生的非常突然。

我回到臺北之後每天早晨陪姐夫去葬儀社拜大姐,然後我們坐在葬儀社的大廳2-3小時等我大姐「吃飯」。從大姐往生到跟她聯絡上之間有十天。那天早上我們正準備離開,我到她的排位面前告別,突然覺得她在跟我說話。我叫她等一下,我好去叫姐夫進來。我可以幫他們溝通。

我把大姐說的話跟姐夫說了,我可以感受到他們之間的愛與感傷。畢竟,一般人不能感受到人的意識離開身體之後的狀況,他們理解的是「生離死別」。我的領會是,沒有身體的限制,沒有病痛,意識仍然存在,但是跟在身體裡面的確是有差別的。你可以在你所愛的人的身邊,你可以看得到他們,但是摸不到。他們看不到你,聽不到你說話,所以你好像是隱形的。然後你看到他們因為你的死亡而傷心,你卻無法安慰他們。死亡的,和活在的兩個人,真的是天人之別。

每一個人都要從某一種「失去」的經驗過程,學到感恩,學到珍惜,學到做某種改變性的決定。

失去母親的孩子,學到了什麼?失去妻子的父親學到了什麼?今天你如果是一個失去某個親人(或是你親愛的人)的人,你會怎麼做?我常常問自己,問宇宙,我們真的回需要在失去的時候才會學到珍惜嗎?人類可能因為看到別人失去親愛的人的傷痛,而警惕自己學習珍惜嗎?

********

我四個月前才結婚。這是我第三個婚姻(第四個長期的親密關係)。

每一次親密關係的瓦解讓我看到自己的一些破爛處,找到自己可以改變進步的地方。每一次親密關係,讓我更了解吸引力法則,看到我如何吸引我生命裡的實相。每一個與人相處不愉快的經驗,讓我看到並且改變我的吸引模式。每一個親人離開實體生命,都給我一點啟發。


原來身心靈的路,就像是補破鍋。原來是一個有許多漏洞的破鍋,但是自己都看不到這些漏洞。每一次在生命有不愉快的事件的時候,才知道要把那個漏洞補好。漏洞補多了,就變成身心靈大師,可以教別人修補他們的破鍋裡,跟自己以前擁有的一樣的漏洞。

我的鍋還有洞,不過至少不像以前那麼多漏洞,已經可以開始煮湯。

煮湯,現在是一種享受。以前的破鍋,煮湯好困難。

我發現,很多人的鍋,沒有我的鍋破爛,所以他們不用走身心靈的路。

他們可能也已經發展了自己補破鍋的方法,所以他們不用走身心靈的路。

我的老公,就是自己發展了補破鍋的方法。從生命裡的不順遂來改變自己,學到感恩,珍惜,滿足與愛。

我的朋友問我:什麼是身心靈成長?我說:許多人在生命裡覺得需要學習如何轉變,如何從內在找到快樂。他說:這不是很簡單嗎?

許多人已經達到合一,卻從來沒有聽說過「合一」是什麼。

許多人已經是身心靈大師,卻從來沒有聽說過「身心靈成長」是什麼。

宇宙要說的話,到處都有。不需要透過宗教,透過學說,透過書本,透過身心靈老師。但是透過宗教,透過學說,透過書本或是身心靈老師,對需要的人來說,也是一樣的好。

當我們用「心」來生活,我們可以從任何人說的話找到真理,找到答案。「心」是我們和宇宙統合意識的連結點。

每一個靈魂的課題不同,走哪一條路,也沒什麼差別。不過目的地都是一樣的。找到內在的平安,學會怎麼快樂的過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