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7, 2017

我OS/情緒OS操作圖示

本文內容請點此連結


下載PDF,免費提供讀者私人使用。如欲在身心靈課程使用,請先與Sunny 聯絡。謝謝。


Friday, May 26, 2017

光行者的迷思

Sunny 說:本文由 Louis Chen 在「宇宙說啥讀者互勵群組」分享。內容非常踏實,相信宇宙說啥的讀者也會對其內容有共鳴,特在此分享。

2015-10-17 ~ Louis Chen

你今生的使命就是作一位光行者。

很多人以為光行者,就是要你去當一位靈性老師,創建一個以通靈為收入來源的工作。這樣的人卻是最容易忽略向內走的過程。

所謂的光行者,你的使命,並不是透過外在一個相應的社會職業給你的,就算是坊間上的靈性老師,也是一種社會職業。你的使命,就是好好的向內走,這完全與你作什麼工作無關。你的靈魂計畫也不會寫著某某某你今生就是該作某某職業。

如何讓「食物」更有身心靈的實質效應

「體質」在日常生活中是很常聽到的一個名詞,所謂的「體質」,是指人體的形態和功能,在生長、發育的過程中,所形成的特殊性。每個人的體質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差異,有的人容易上火、有的人很怕冷、有的人只要吃一點油膩食物就會拉肚子,而有的人卻可以盡情地享受任何美食。


同樣的各種不同的食物與草藥也有寒、熱、溫、涼最基礎上的偏性。一位合格的中醫師在開藥時,必須根據每位患者的身體狀況選用不同偏性並且適合患者的藥物。假設今天有10位容易上火的患者來找這位中醫師看診,難道這十位患者都必須吃同樣的配方跟份量嗎?

療癒DIY~ 「與母親的關係」,以及「三代情緒OS」

Sunny 說:本文是宇宙說啥團隊團員Romy分享的自我療癒經驗。希望讀者能夠瞭解,使用宇宙說啥所提供的工具做「療癒DIY」並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 * * * * * * * * * * * * * * * * *
療癒跟媽媽的關係

2017年4月25日分享

我是一個在家裡面被父母親照顧得蠻好的人,但是很常覺得跟家人沒有什麼連結感。


我跟我媽的相處一直是一個表面的狀態,就是彼此都覺得沒有人聽到自己的聲音、不被理解,所以每次溝通都是不了了之,或是沒有交集。


我媽媽原生家庭是比較多暴力事件的,很小的時候外婆就過世了,小學沒畢業就要養弟弟、顧店、擔任女主人角色照顧家裡,我舅舅們大部分都有暴力傾向、愛喝酒、強暴之類的(只有一個比較沒有),我媽因為覺得自己在家裡面默默做很多事但是很常不被重視,就學到了家裡面男生的那種發脾氣的模式來保護自己吧!所以脾氣不太好、講話比較不好聽。因為這些原因,加上她自己本身有需求很容易忍著不表達,生活中的不舒服她都是比較習慣累積一段時間後用憤怒抒發出來。


我跟我媽在應對上,大部分的時候我對於她發脾氣的方式其實是很容易受傷的,尤其是還沒接觸宇宙說啥的時候。越長大之後,跟她相處越覺得疏遠。雖然我的邏輯理解上,花了很多時間去知道她背後的需求是什麼,但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卡在,她只要脾氣一出來我完全不想照顧她的需求,因為她只要一發脾氣就踩到我沒做功課的地方,無法真正做到頭腦和心理都能同理她,所以那時候都想說算了...還是去處理自己的功課比較實際。


後來Sunny接到訊息跟我提議可以使用蓋婭光陣來試試看,我排了這兩個光陣,第一個是排完稍微靜坐10分鐘後我就流眼淚了、第二個是五分鐘。我才比較深刻的心理上和身體上感受到:我媽媽她本身的那個不被理解、和覺得沒有人要、沒有人聽她說是什麼感受。也因為有了這幾次經驗之後,這些東西有機會在我腦袋裡形成一些腦細胞連線,所以我在跟她應對僵持不下的時候,我比較會想起來這些有關於她的感受的部分,也比較願意放下一些堅持,好像突然間比較知道怎麼同理媽媽了。


不過其實題外話,以上是因為我本身的成長背景的關係,所以對於同理心這三個字在我生命裡幾乎沒什麼發展,最近除了排光陣也在發展這個能力,有機會再和大家分享。



情緒OS之三代情緒痛點


2017年5月20日分享

最近在做性方面的療育課題,看到了很多和母親的關係,甚至到了外婆,連續三代下載的情緒哀痛點。


我的外婆是情緒極致內斂,一直到我處理完了大部分性的功課,和我媽聊了才知道,外婆身邊的許多兄弟姐妹,都常常替外婆抱不平,她的個性是默默做自己的事,儘管別人對她不客氣、不尊重、她是沒有半點怨言的人,對身邊的事很包容。我沒見過我外婆,大部分的訊息是從家人、親戚得知,或是訊息場接進來。


我從訊息場知道的是:


外婆在五歲的時候,有一天晚上被姊夫誘拐性侵,被性侵的當下不曉得這是一件嚴重的事情,只是覺得很奇怪和不舒服,跟自己母親講了之後,才發覺這件事在大人眼裡是感覺丟臉和羞恥,五歲的他覺得自己好像犯了什麼天大的錯。(大部分的小孩在小時後覺得大人生氣都覺得是因為自己)


六歲的時候,就被送去當養女了,我只記得我看到這個畫面我自己是整個淚崩,我聽到我外婆心裡的聲音:都是因為我不好.....


去到養父母家,並沒有受到比較好的對待,據我媽媽說:養女的生活像童工一樣,要去工廠幫忙工作(我媽說:以前的人還真會計算,去找個養女來當童工)在那個家裡每天幹活,只有一個爺爺會對她好,後來也早早過世了。


又接著一個畫面是:外婆要嫁給我外公,迎娶的時候,坐在床上,心裡的一句話:要結婚了,嫁過過去是什麼樣子?會有人愛我嗎?


這裡我也是忍不住哭慘了,有一種椎心的哀痛感,我不是很確定這樣的聲音是不是跟著我外婆一直到過世,但是可以感覺到因為覺得自己不夠好、渺小、羞恥,然後一生都抓著這樣的信念在過日子。


我外婆過世之後,我媽媽才小學五年級,外公就不讓他讀書了,留在家裡幹活,每天要賣麵、持家、照顧五歲的弟弟。外公愛喝酒,蠻有暴力傾向,所以家裡的陽性能量氛圍是很粗暴、恐嚇。我媽媽在家裡常覺得自己的聲音不被聽到,所以她自己形成一種外在是比較尖銳的陽性能量為了保護自己,但是內在的陰性能量有很多恐懼、渺小、不足的東西。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母親有那種覺得自己不重要、不被重視、沒有人理會,這個在前面分享的那篇「療癒跟媽媽的關係」有提過。


媽媽和爸爸結婚之後,爸爸有一段時間外遇過,那時候我兩歲。


這是某一次我媽聊天的時候說的:


那時候我爸爸跟售屋小姐有曖昧,下班之後説同事們要一起去KTV,我媽媽說她也要帶著我一起去,我爸拗不過她只好答應。在唱歌的過程因為我很想尿尿,媽媽就要帶我去廁所,但是心裡一直想的是,如果離開位子,那個曖昧的小三可能就會坐過來爸爸旁邊,所以心裡一直很緊張、很憤怒。


我自己後來連這個訊息場的畫面,可以感覺到,似乎我2~4歲的時候,我媽媽心裡都有一種,競爭、憤怒、渺小、不足,然後我2~4歲的時候的感受是:都是因為我害的,所以媽媽很可憐、心情不太好,我該怎麼做才能讓媽媽好過一點........這樣類似的心情。


後來大了一點,大概是我幼稚園的時候,開始有些印像是:媽媽有時候會跟我競爭爸爸的注意力,不是很刻意的那種,但是有一度我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事。


小時候被媽媽懲罰的時候都是用皮帶鞭打然後關廁所的,這段創傷症候群我分了好幾段來做療癒。其實被打雖然很痛、瘀血,但是真正有創傷的是關廁所,因為那是一種被丟棄和無助的感覺,還有羞恥,那個羞恥的影響是:因為覺得自己很不好很爛很不乖所以形成了種很奇怪的習慣,就是所有和自己有關的事我都不願意説、也不敢說。


上小學一年級後,下課時班上的小朋友會自己跑出去玩,我發現自己不太會跟別人加入一塊兒。不曉得要怎麼主動跟別人玩在一起。我回憶起那時候的自己,覺得常常有一種當別人說我們的時候,我覺得自己不在裡面,覺得別人好像就是會忘記我,而且很多時候自己有需求不敢說出來。


有一次,我記得是校外教學的時候,因為行程比較趕,我就一直不敢說我要尿尿,後來上車的時候才跟老師說要上廁所。老師趕快帶我去廁所之後,在全班的面前說:以後要上廁所一定要說喔.....,那時候的一年級老師也比較不苟言笑,我當場是覺得被指責、或是覺得都是因為自己害得全班要等我。


小學三年級,我開始很自發性的認真念書,因為發現好像需要是模範生才能受到大家的注意、老師的注意、講話有分量。同學之間很需要競爭注意力,用成績來競爭、比賽來競爭,如果不競爭就會被丟在最後面沒有人看到我的感覺。也因為這樣,所以我很討厭被老師誤會的感覺,會覺得自己這麼努力怎麼可以被誤會。


其實這樣稍微的分析,外婆、媽媽、我,我們三個人的童年個性都有大部分的雷同性,就好像同一個模子一樣(笑)只是經歷不同的故事。都是安安靜靜的,默默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我也有了那種越來越能同理媽媽的心情(其實我們三個人小時後的長相也很像XD,小時候都是嘟嘟嘴,不太笑,尤其是我外婆,我媽總說:很愁苦的臉)


總結下來,上面這些大概就是我的人生劇本裡面的情緒OS的範本,我自己整理了一下,大概就是從小學三年級之後,大部分的人際應對痛點都是以一樣的模式發生。覺得自己不被注意、不受重視、需要競爭、因為覺得自己很爛不敢不願意說自己的事情或是常覺得自己辛辛苦苦做了事情被誤會、覺得別人不相信我說的話、需要很多的認可,要不到認可很難過


我記得自己後來有一段時間是很自以為是,因為覺得別人都不懂自己如何走過了這條路才在自己的人生裡變得比較有自信,然後很愛去當別人的救世主,哈哈哈。而且那時候還很不能接受自己限制性不足的地方,所以就像13歲的叛逆小孩,覺得什麼事情都要自己來,不要別人幫忙,很多人說的話我都聽不太進去,先入為主的東西很多。再加上一些不曉得要怎麼表達自己需求的習慣,容易被不客氣不尊重的對待,所以不是覺得自己被逼到牆角,就是發現自己怎麼自以為是的去壓了別人。

這些故事的每一個情境,我是使用NER腦神經情緒重整,很專心的聚焦在故事裡的每一個情緒,以我現在的這個身體,慢慢的去體驗無論是我、我母親、外婆的內心感受。這個過程身體有緊繃、有腹痛、有發抖,伴隨著NER的音樂,我連結我自己內在最深處的焦慮、恐懼,與自己在一起、與自己同在。

這些課題的療癒完成某些部分之後,今天下午從宇宙這裡收到一個字,我覺得很感動,也看到了一些畫面,決定在這裡跟大家分享出來。

這個字是:「願」一種發自內心很誠懇的我願意,我收到的時候心頭熱熱的。

當我深刻明白這個字之後,我感覺小我的情緒OS變得鬆鬆的,好像有一種什麼都不需要再緊抓的感覺。

這個"願"的畫面是:許多人把頭輕輕的低下來,背後有一股很大的力量、白色的光進到身體裡面,從心輪出來,這個光把許多人融在一起、包在一起,然後大家齊聲:

我願意。

Tuesday, May 23, 2017

Raymond 的 「腦神經情緒網絡」重整實例分享

Sunny說:Raymond是我們宇宙說啥團隊的一名成員。本文是他個人實際的療癒經驗。與讀者分享。


Raymond 的 「腦神經情緒網絡」重整實例


在前幾個星期前的視訊會議中,Sunny 從我的言談間感受到一股傷心跟沉重的情緒,並清楚的指出它發生的時間點。當我們進一步地了解這個情緒由「腦神經細胞連線」建立的「情緒OS」,我身平第一次的「腦神經情緒網絡重整」的實做,就這樣開始了。


第一次嘗試


Sunday, May 21, 2017

「我操作系統OS」 與「情緒操作系統 OS」 (operating system)

Sunny說:我一直很想把宇宙六年來的容,用很簡單的方式來簡化。終於找到比較適當的用語來解釋。

** * * * * * * * * * * * * * * * * * *

『我 Operating System』操作系統
(以下將簡稱『我OS』)

一個人如何慣性詮釋生命裡的每一個的事件,詮釋別人說的話。他們面對生命時所採用的態度,觀點,角度,信念,心態等等 。


『我OS』來自於許多不同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