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2, 2019

駭客大腦,拿回創造生命的力量-改編DMN

靜不下來的心

你有注意過,當自己沒有在專心做某些事,或是專心在想什麼的時候,自己是不是會擔心些什麼?或是會不自覺的評論自己或八卦別人?是不是在靜下來的時候就胡思亂想?唯有打開電視,聽音樂,或玩電動,才能讓自己停止胡思亂想?有時候想到跟自己有不愉快經驗的人,是不是會一再重複想像如何去報復,或是幻想看到他們倒霉?

我記得我在20歲的時候,第一任男友因為有了另一個女友而跟我分手的時

Tuesday, September 3, 2019

「憤怒」的生命力

所有的情緒感受帶動身體的能量,所以都是充滿了生命力的。情緒的高低起伏,讓我們在生命裡有多采多姿,不同口味的體驗。他們的能量在經絡裏運行,讓我們的氣血更有力。

或許有人會說,「憤怒」具有太多的破壞性了,「憤怒」不是好東西!我們不可以憤怒。

讓我來為你分析一下多年來我觀察體驗自己,認識的人,以及個案,並且比照心理學於腦神經生物學的角度來重新認識「憤怒」。

對於憤怒,我個人的經驗與美國心理諮商師Andrea Brandt 四十年的諮商經驗結論相同:(Andrea Brandt 為‘Mindful Anger 正念憤怒’ 一書之作者)

憤怒通常背黑鍋,是因為我們對於憤怒的表達,或是我們經驗裡面其他人對憤怒的表達讓我們敬而遠之。尤其是如果我們在童年時期,我們目睹親人因為憤怒而互相傷害,或是自己曾經在別人表達憤怒的時候莫名其妙地遭殃,我們可能會在潛意識裡立下誓約,「我絕對不可以憤怒」。


憤怒的流程

憤怒的流程如下: